爱有声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钻石闪婚之溺宠小娇妻最新章节列表 » 060 得知真相

060 得知真相

文/花间妖
钻石闪婚之溺宠小娇妻 本章字数:10650 钻石闪婚之溺宠小娇妻txt下载
推荐阅读:一宠到底:腹黑老公逗萌妻 爱上坏坏女上司 极品全能学生 山河血帝 地狱恶灵 踏歌远行 快穿炮灰女配 穿梭在无限废土 重生电子帝国 霸道老公,抱一抱
    第59章

    “阿?我们见过吗?”花似玉看着容盛一脸疑惑的问到。

    “…。”容盛看着她,一脸认真地打量,好似在确定他是不是在说谎一样,然而,她的小脸一脸的认真无辜,根本让他看不出半点破绽。“喝酒!”

    “不要吧,妈妈说,陌生男人请喝酒一定是心怀不轨的!让我注意来着!”

    “……”容盛很是不雅的翻了个白眼,“凤临结婚那晚,你去抢婚,让我陪你喝酒的!”这人如果再敢说想不起来,那就绝对是装的了!

    “原来就是你呀!”花似玉做出一个恍然大悟的神情,“你真是弱爆了我跟你说,我就没见过男人跟你一个样儿的,还好意思说自己三杯倒,明明只喝了一口就倒了!我跟你说,我真是亏大发了!我答应了你那么重要的事情,而你却只陪我喝了一口酒!”花似玉说着,一脸上当受骗的模样。

    “……”容盛看着她不说话,脸色有点黑。

    “你跟我说说,你到底是真不能喝酒还是故意骗我的?”花似玉看着他一脸好奇的问道。

    “我没怎么喝过酒!”容盛老老实实的说道,他哪里有时间喝酒呀!无论是小时候还是现在,他都没有闲情逸致喝酒,渐渐的,也就没有喝酒的习惯。

    “那就是说,你也不知道自己的酒量如何了?”花似玉坐在栏杆上,唔,因为这个人太高而她又太矮的缘故,不想仰着头看人,只好便选择这样一个地方,他把她抱坐在栏杆上,而他站在她的面前,这样他和她正好能够平视,不用她仰着头,也不用他低下头。

    “可以这么说!”容盛说道,为了不让眼前这个人去破坏自己外甥女的婚姻,容盛的态度可以说是很好的。

    花似玉对他的表现很满意,虽然也知道他这么听话并不是因为自己,就是她可以幻想啊!幻想他现在这个模样这是因为她,唔,还有她肚子里的宝宝。远远的看,这个样子的他们是不是也有点一家人的味道?要是能拍张照留念一下就好了!

    “你结婚了没?”花似玉开口,心中生出一抹贪念,她不知道是好是坏,一开始她想着,嗯,用尽一切的手段得到这个男人,后来,这个男人离开江南,而她也意识到自己和这个男人之间的距离,又加上怀孕,感情上有了寄托,觉着就算得不到这个男人她也不会觉得多么的难以接受,然而现在,不经意间又碰到了这个人,花似玉想,她可不可以把这个当成是命运对她的恩赐?她想要和他在一起
爱上极品女神!如果可以的话,她想要和自己的心上人,和肚子里宝宝的爸爸在一起。

    “嗯?”容盛扫了她一眼,不明白明明刚刚是在说喝酒的事情怎么突然间就跳到了他的婚姻状况上了!都说女人善变,可是姐姐为什么不是这样?

    “我就是好奇问问呀!反正现在我让你陪我喝酒你肯定是不想去!那就在这里陪我说说话吧!嗯,如果你不想陪我的话,就只能去找凤哥哥了!”花似玉很是淡定的说道。

    “……”听了她的话,容盛立刻就瞪了过去,这人还拿这个当杀手锏了?

    “说说吧,反正闲着也是闲着不是吗?”花似玉轻笑了一声,随即声音温软的说道。

    这个丫头,虽然连带这次也不过是第二次见面,却也不难让人得知她是一个比较有主见且略微强势的人,像这样温软的说话但是比较少见。容盛不知,自从怀孕了之后,花似玉的脾气好了很多,当然,这么温软的和人说话却也是不常见的!

    “没有结婚!”不知是因为她忽然变软的语气还是认同她说的那句话,容盛终是开口回了她之前的那个问题,今年,随着他年龄的增加,姐姐但是为他担了不少心,只是他远在希望之城,姐姐也鞭长莫及,再有便是他自己,因为往日的记忆,并不确定对方是否能接受他的曾经,再说了,太忙的他也没有闲情逸致去谈这些情情爱爱的东西。

    “你多大了?”花似玉继续询问。

    “二十七!”容盛扫了她一眼淡淡的说道。

    “我才十八呀!”花似玉听了他的回答之后小声的嘀咕了一声,随即又抬起头一脸微笑着看着他,声音微笑着问道:“那你不打算结婚了吗?如果结婚的话,你会找一个什么样的姑娘家呀?”

    容盛又扫了她一眼,开始怀疑这个姑娘是不是对他进行户口调查了,然而这并不是什么秘密,容盛虽然不解也还是一一的说了,聊天,和一个只有一面之缘的小女孩聊天,这对容盛而言是一个很新奇的体验,虽然一直是她在问他在回答。“没有想过,以后应该会结婚吧!”容盛想,就算他没有想过结婚的事情,姐姐也一定会帮他想的周全,不会允许他单身太久。

    “你看我这样的行不行?”花似玉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容盛,脸上带着浅浅的笑容很是认真的问道。

    “什么?”容盛愣了一下,有些没反应过来她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我这样的做你媳妇怎么样?”花似玉问,巧笑倩兮的模样,哥哥说,她这个模样最是美好,唔,她想让他看见她最美好的模样然后再决定。

    “……”这一次,容盛是彻底听清楚了,也因为听清楚了所以才愣住了!显然,没有想到一个小丫头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来,一时之间不知道该如何回复。

    “不行吗?”花似玉问,似乎有点落寞。“我很好很好的!”

    “你才几岁?不好好上学读书尽瞎想些什么?”容盛终于回过神来,眉头微皱,声音低沉的说道。

    “我已经是博士生了!”花似玉学着他的模样小脸微皱的说道。“……”容盛惊了一把,眼前这个人卸去妆容,和苒苒看起来也就差不多大,竟然是博士生!“可是你看起来顶多才十八岁!”

    “我本来就十八岁呀
财阀战争!”花似玉很是认真的说道,“我们两个差距九岁,唔,我不嫌弃你比我老!相差十二岁是我能接受的底线,你还很宽裕!”

    “……”容盛抬头望天,他想要表达的是这个意思吗?他是怕她嫌弃他的吗?这姑娘是不是想太多了?

    “唔!你不愿意吗?不是说男人都喜欢老牛吃嫩草的吗?”花似玉看着他一脸疑惑的道。

    “……谁跟你说男人都喜欢老牛吃嫩草的?”容盛的脸有点黑,这姑娘对男人还挺鄙视的!

    “难道不是吗?很多男人出轨不都是因为自己的媳妇儿成了昨日黄花,然后在外面包养比自己的女儿还小的女人?”花似玉更加的迷惑了,无论是新闻还是电视剧上面好像都是这么说的。

    “胡说八道!”容盛怒,“个别败类能代表全部的男人吗?”

    “你的意思就是说你以后不会出轨喽,也是,本来我就比你小这么多了,你再去找比我还年轻的,不是变成诱拐未成年了?那可就是犯罪了!”花似玉微蹙着眉头一脸认真的说道。说完看着他,又是一年温婉娴雅的模样

    “……”容盛再一次无言,这姑娘的思维似乎有点异于常人。谁…谁要和她在一起了?

    “我怀孕了!”花似玉似乎是看出了他眼中的意思,突然便收敛了脸上习惯性的笑容,很是认真的说道。

    “……”这下,容盛更加没话说了,只是愣愣的看着她。

    花似玉也愣愣的看着他,其实,本来她是不想说的,因为她不确定,这个人能接受她到几分,如果他不接受自己,会不会……会不会撇开她并从她的手中抢走她的孩子?然而,她最终还是把这个秘密说了出来,是的,秘密,她有什么打算除了自己的家人谁都不说的秘密,可是现在,她想要试一试,用自己和孩子做赌注,赌这个人是一个负责任的男人。赌他知道情况之后绝对不会放任他们母子不管。当然,她也知道,等这个人知道所有的真相时,铁定会很生气很生气的。想到这样生气的模样,花似玉控制不住的抖了抖身子。

    “……”容盛却不知道她心里在想些什么,当然也更加不知道,自己会和她肚子里的孩子有关系。现在的他只是有点疑惑,这人已经有了孩子了,不去找孩子的父亲找他做什么?只是一个才十八岁的女孩子,孤身一人且怀孕了,莫不是因为,年少冲动和男朋友偷吃了禁果,如今珠胎暗结却遇到了不负责任的男朋友,所以现在,才会急切的想要给自己的孩子找个父亲?按着容盛的智商,似乎也只能想到这一点了,他相信,就算是智商再高的人来了,也不能想的比他再多了!“你家人是什么样的想法?”

    “我的婚事我做主啊,只要你同意了就行!”花似玉眨巴着大眼睛很是认真的说道,好像生怕他不同意一样,花似玉又连忙加了一句:“我的家人很好的!没有那种极品亲戚!这一点你就放心吧!”

    “……我是说你家人对你肚子里的孩子是什么看法?”容盛有点咬牙切齿的说道,这姑娘也太东拉西扯了!

    “……哦!”花似玉点头终于明白他那句话的意思,还以为他但是自己过不了爸妈那一关呢!原来是她想太多了!花似玉摸了摸鼻子,是一种自作多情后的尴尬,小脸微红,良久方才开口说道,“能有什么看法?这是我费尽心思得来的,他们除了支持我还能有什么别的办法?我的孩子就是他们的外孙,他们自然会当宝贝一样宠着!”花似玉说道,家人对她的宠溺也是她敢这么无法无天的坚实后盾。她也知道自己有时候任性的会让人头疼,当然,她更多的时候是乖巧懂事的
续城之半生浮图

    “你等等,这孩子是你费尽心思得来的?”容盛问,有点不敢置信。

    “……”花似玉疑惑,却认认真真的点了点头,那一晚确实是有点费尽心机了。

    “为什么?”容盛问,他真的老了吗?所以,已经看不懂年轻人的做法了?

    “因为我喜欢他!”花似玉说道,“当时我并没有想太多,只是想着,唔,得不到他的心得到他的身也好!至于孩子,想着得不到他得到他的孩子也好!”

    “……”容盛听到这个话那叫一个生气,只是再气完之后,又有点愣怔,人家怎么做是人家的自由,他有什么好生气的?每个人都有选择自己如何生活的权利不是吗?当然,不扯上他就行!想到这里,容盛努力让自己平复下来!直到他觉着自己不那么生气的时候方才继续开口,“既然你那么喜欢那个人,这么快就移情别恋好吗?……千万不要跟我说想要和我结婚和喜欢不喜欢无关!”刚问完话,看着她开口欲言的模样又连忙加了这么一句,是的,如果她现在要是来一句,她就是看着他这个人觉着很像当便宜父亲的人,和喜不喜欢无关的话,他铁定会掐死她的!

    “没有,你想太多了!”花似玉听到他的补充很是淡定的说道,“我也不是那么不负责任的人,如果要给孩子想到爸爸,除了是他的亲生爸爸,否则,我铁定不会那么随便的!”

    “你还不随便?你才见过我几次知道我是一个什么样儿的人……”说了一半的话容盛突然便停了下来,看着花似玉,脑海中出现一种可怕的猜想,这种猜想在那个丫头肯定的眼神下越发的清晰明了,不,不可能的,容盛用力的甩甩头,绝对不可能是他猜测的那个模样,否则他不会一丁点记忆都没有,是了,容盛太过相信自己的记忆,也相信自己的自控能力,绝对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的。可是,坐在他对面的女孩子,那个看起来好小好小的女孩子,却一脸认真的对他点了点头。

    “……你是不是觉得自己一点也没有察觉?所以认为我在胡说八道?”花似玉看着他认真的问。

    “……”容盛愣愣的,现在的他还能说些什么?

    “我是医药学博士!唔,你也可以称我为医药学家!”花似玉看着他,一脸的平静,当然,只有她自己知道,现在的她是有多么的紧张和不安。她觉得自己就好像是正在等待宣判的囚徒一样,眼前这个人这将决定她是无罪释放还是直接枪决。这样一个决定她生死的时刻,说不紧张那绝对是骗人的,当然,为了能让眼前的人作出公正的选择,她并没有让自己露出可怜兮兮的模样,而且她也很怀疑,就算她露出了那个模样,眼前这个人又能有几分怜惜?唔,别说怜惜了,只要少生气几分她就心满意足了。

    “这不能说明什么?就算你也是医药学家,还能让我没跟你发生关系就让你怀了我的孩子?”容盛问,语气微冷。

    “……谁说没有发生关系的呀?”花似玉好似没有察觉他突然变冷的语气和神情,低着头小声的嘀咕。

    “……”哪怕是很小声的嘀咕,站在那么近的容盛自然也不可能听不见,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容盛的脸直接就白了,关于那天晚上的记忆,无论他怎么用力都只是一片空白,他一点也想不到那天晚上除了喝酒还发生过什么样的事情?他以为自己头晕乏力这是因为宿醉的原因,却不想……

    “你想不想要试一试?”良久都没有听到声音,一直低着头的小姑娘缓缓的抬起了头,小脸微红,好似染了天边的霞云一样,看着容盛,花似玉小声的说道。

    “嗯?”容盛看着花似玉,一脸的疑惑
偷心妖孽啵啵哒

    “这样!”花似玉说着,然后伸手,拽了一把容盛的衣领,猝不及防的容盛被她这么一拽,直接倾身向前,容盛怒,抬头,刚想要问她干什么,一个柔软微凉的东西便堵住了他的唇,第一次清醒着轻吻一个人,准确的来说,是被别人亲吻,容盛直接便傻住了,显然,另外一个人也是没怎么亲过别人的,只是将柔软微凉的唇贴着他的,然后一张脸就红的跟西红柿一样,好像正在做一件见不得人的事情。

    “唉!”容盛很是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轻轻的把这个人巴掌大的小脸推了过去。

    “你想起来了吗?”红着脸,花似玉小声的问道。因为不确定未来的走向,所以她选择的药也是有讲究的,给容盛服下的,是可以让他暂时忘却所有的东西,可是却会再特定的环境下恢复这一段的记忆,比如,和她进行亲密的接触。

    “什么?”容盛看着她,一脸的无辜,好似真的什么都没有想起来一样。

    “真的一点都没想起来吗?”花似玉看着他,有些落寞的说着,似乎很是失望这样的结果。

    “你确定那个……那个是我的?”容盛咳嗽了一声,不想和她继续谈这件事情,而是提起了自己比较关心的,这个人的肚子里到底有没有他的孩子,本来,他是绝对不应该相信这样的话的,然而,不知道为什么,当她这么说的,他似乎没怎么怀疑就想要相信她了。

    “自然!”花似玉嘟着小嘴说道,显然还在为他没有想起来而懊恼,她对自己的研制的药物很有信心,可是,他那个模样,也确实不是说谎的模样,那问题到底出在什么地方?

    “你确定吗?”容盛问。

    “废话,我活这么大,也就和你上过床!”说完,小脸一红,原本理直气壮的花似玉连忙快步的低下了头去。而站在她面前的容盛也直接愣住了,一脸俊脸浮现一抹赧然。

    “先下来吧!”良久,容盛终于缓了过来,对着那个脸红的人说道。

    “哦!”花似玉愣了一下,然后便连忙应了一声,双手撑着栏杆就要跳下来,只是还没等她跳下来,一双手突然便伸了过来,一手揽着她的后背,一手扶着她的腿弯,一个公主抱将她抱了下来,花似玉再一次愣了,随即,嘴角缓缓的勾了起来,果然,她没有看错人呀,哪怕对她没有爱情,因为她怀孕了,所以也能绅士以对。这样的男人,真是……真是相处越久,认识越多,她越不想放手呀!

    容盛将她放在地上,确定她站稳了,方才收回自己的手,“天色不早了,我送你回家!”

    “哦!”花似玉乖乖的应了一声,幸好,这个模样的她没有被花哥哥看见,否则,醋也要醋死了。

    直到把她送到花家老宅,也就她家司机所在的位置,容盛才要离开,只是还没走两步,放在身侧的手便被一双小手抓住,让他不得不停下自己的脚步。

    “你……你告诉我你是怎么想的!快刀斩乱麻,你放心的说吧,无论是什么样的结果,你接受我或者不接受我都不用有什么负担,我不会赖着你的,当然,唯一的一点,我和肚子里的宝宝是一体的,你不能光要宝宝不要我,除了这一点绝对不行之外,其他的我都能接受!”花似玉说道,反正这人不会只要她不要宝宝,所以,这一种可能根本就不需要她考虑。

    “……”容盛看着眼前的小丫头,十八岁,和他的外甥女一样大,可是,却有了他的孩子,“给我三天的时间,三天之内我给你答案
昏昏欲醉,首席上司请止步!”

    “……好!”花似玉看着容盛,良久终是点了点头轻轻地应了一声。然而,她看见那人转身走离开,眉头微蹙的模样,似乎真的很为难一样。

    而一旁的司机早就看呆了,他……他听到了什么?那个是……是他们的姑爷吗?

    “小姐?”司机有些惊恐的问道。

    花似玉回头,很是淡然得扫了他一眼,“怎么样?你家小姐的眼光是不是很不错?”

    “呃……是不错!很不错!可是……”可是现在这个是重点吗?找到了糟蹋小姐的人,就这样让他轻易的走了!

    幸好,别人不知道这个司机的心思,否则铁定得喷。事实上不是别人糟蹋你家小姐,若是你家小姐把别人糟蹋了。

    晚上,在天水山庄吃过晚饭,几个年轻人坐在因风院里打斗地主。

    为了怕凤临这个没节操的故意让牌给他媳妇儿,皇甫离便安排他们相对而坐,这样子就算他想让牌也得经过他小舅舅。

    “小舅舅,那个女娃娃是谁?”一边打牌,皇甫离一边八卦。

    “花似玉!炸!”一边回答问题一边不忘出牌,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心情烦闷的原因,这牌出的也很有杀伤力,让身为地主的皇甫苒很有压力。

    “然后呢?是我妹妹的情敌还是我未来的小舅妈?”皇甫离又问,一脸的期待。

    “我觉着十有*会成为你的小舅妈!”再一次把皇甫苒的牌给劫了。容盛很是无奈的说道。

    “啊?”

    “咳咳咳……”

    “呃……真的小舅妈?”

    容盛的话一出,立刻让其他的几个人炸了,也不打牌了,一个个紧张的盯着容盛瞧。

    “哎哎哎,打牌呢!你们把牌丢了是几个意思呀!”容盛看着另外几个人,尤其是皇甫苒,这小丫头,是不是看自己输定了,所以才这么着急忙慌的把自己的牌丢了的。

    “哎呦喂,小舅舅,现在都什么时候了,你竟然还想着打牌?”没等皇甫苒说话,皇甫离便把他手中的牌抢了丢下去了,然后众人看着他手中的三张牌,瞬间就无语了,一张三一张四一张五。小舅舅,就你这三张牌还打算赢的么?

    “赶紧说说什么情况?你对人丫头一见钟情?”皇甫苒立刻化身为好奇宝宝,一脸八卦的询问。

    “小舅舅,你就说说吧!我也很好奇!”现在的凤临终于想起花似玉是谁了,也终于明白她为什么说她是自己的青梅竹马了,什么青梅竹马,就是差一点订娃娃亲而已,根本就不是自己喜欢的类型,不过如果能够成为小舅舅的媳妇儿他还是挺高兴的,唔,就是辈分有点受伤,明明和他是平辈儿的,嫁给容盛之后,他也得跟着叫小舅妈。

    “她怀孕了,孩子是我的!”容盛说道,有点苦大仇深的模样,完全不管其他三个人被雷的外焦里嫩的模样,他也很犯愁,是不是要娶一个才十八岁的小丫头做媳妇儿,娶了,她还小,没个定性,会因为心血来潮看上他,会不会某一天觉着他烦了又后悔了?不娶,那丫头是打定主意要把孩子生下来的模样,终归,无论他愿意不愿意,那是他的孩子,他总不能不管
16厘米的娘子!?!想到这里,就一阵脑仁疼。

    “哇塞,这么劲爆?”听了他的话,其他三个人瞬间就爆了,一个个都没想到,原来他们的小舅舅竟然也在做先上车后补票的事情。

    “我想起来了!”这时候皇甫离突然灵光一闪,想到苒苒结婚那天,小舅舅明明到了却没有赶上苒苒的婚礼,“是那天晚上吗?”

    “嗯!”容盛点头,“不要问我什么情况,因为我也不知道,我只是为了让苒苒的婚礼不被破坏就答应了陪那人喝酒,我醒来的时候只剩下我一个人且一切如常,我什么事情都不知道,只是现在被告知了她怀孕了孩子是我的!”容盛摊手,将自己知道的事情主动告诉大家,并示意大家不要再问了,因为他也不知道更清楚的。

    “……这个小舅妈好给力呀!”皇甫苒感叹道。

    “哇塞,这是不是就是传说中的*?”皇甫离看着自己的小舅舅,眼中有一点点同情。

    “咳咳咳……”凤临听了皇甫离的话,忍不住一阵咳嗽,然而,却又没法子反驳,因为似乎好像确实就是这样的。

    “……”容盛扫了一眼自己的外甥,就不能用好听一点的词儿来形容吗?

    “别胡说八道!”皇甫苒拍了一巴掌自己的哥哥,这才看向自己的小舅舅,脸上带着笑容,之前她还想着那个可爱的小丫头不是做她的嫂子就是做她的小舅妈,原本听她怀孕了还觉着可惜来着,如今得知小宝宝是小舅舅的,那真是再好不过了,“小舅舅,你打算怎么做?”

    “谁胡说八道了!”皇甫离不服的说道,“这要是男人干这事儿绝对是坐牢的份儿!果然,男女平等永远真是个传说!”

    “闭嘴!”皇甫苒又揍了自己的哥哥一下,“小舅舅又没吃亏,白得了一个漂亮小媳妇儿还外赠一个小宝宝!”

    “屁……”皇甫离还要再说,只是接受到妹妹的眼神最终还是识相的闭上了嘴巴,明明,以前这个妹妹很听自己的话的,现在被凤临宠的,这都无法无天了。

    “小舅舅,你是怎么打算的?”皇甫苒很是满意哥哥闭上了嘴巴,这才歪着头看着容盛认真的说道。

    “我还没想好!”容盛说道。

    盛在为难忐忑,花似玉同样不好过,从这边的老宅回到市中的家里,原本她想要保持自己的从容淡定,然而,面色虽然没有什么改变,心里面却一直在发抖,无论是爸爸还是哥哥问她问题,她好像都听见了,然而却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他们,因为听见了他们说的话,却没有理解那句话的内容,以至于根本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小妹妹,你这是怎么了?心不在焉的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花家哥哥看着自己的妹妹又是担心又是疑惑地问。

    “啊?”花似玉愣了一把,完全不知道自家哥哥刚刚说了什么。

    “回魂啦,回魂啦!”花家哥哥的大手在自家妹妹的面前来回来的挥着,就跟古代的那种神婆一样,一边回着一边念叨着,就怕他妹妹被什么脏东西给附身了。

    “做什么呢!”一把挥开自己哥哥的手,花似玉眉头微蹙的说道
道之扉。“有事说事儿,没事儿我就去睡觉了!”

    “这话明明是我想说的,你说你这是怎么了?魂不守舍的,我跟爸爸和你说话都跟没听见一样!”花家哥哥同样皱着眉头说道。

    “……”花似玉傻了,这才反应过来,“你和爸爸说了什么?”

    “算了算了,你还是先就睡觉吧!”花家哥哥挥了挥手说道,然后直接转身去找司机了,他有吩咐过司机,要陪在她的身边,问现在的她还不如去问司机来的干脆。

    “你说什么?”当花家哥哥问了司机听了他的回答之后。脸色就变了,一脸紧张的问道,“你确定小姐是这样说的?那个男人确实是姑爷?”

    “小姐就是这样说的!”司机对着自家的少爷说道。“小姐还说她眼光好来着!”

    花家哥哥点了点头,这样说来妹妹那个失魂落魄的模样就可以解释。想到那个人,那个清冷高贵的男子,也怪不得妹妹一见倾心了。

    而回到楼上的花似玉,躺在床上,闭着眼睛,好像睡着了一样,花哥哥上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个模样,叹了一口气,花哥哥坐在床边,看着即便是闭着眼睛也眉头微蹙的人妹妹,伸手,想要抚平她眉间的褶皱一样。“如果难受的话就和哥哥说说,别憋在心里!”花哥哥小声的说道,显然,花家哥哥虽然是个花花公子放荡不羁,却也是个疼爱妹妹的好哥哥。

    “…。哥!”翻了个身,侧着身子面向自己的哥哥,怀里抱着一个巨大的大白熊娃娃,“我今天和他说了实话!”

    “已经做好了决定了?”花哥哥问。

    “嗯!”花似玉点头,“决定了,无论得到得不到,我也想要试一试,哪怕最后得不到,想来到以后我也不会懊悔是不是!”

    “是!”花哥哥说道,“所以还有什么好沮丧的呢!本来是得不到的,现在说了,得不到也不会亏,得到了就是赚了不是吗?”

    ------题外话------

    书名:《神探影后之疼妻上瘾》

    笔名:天下为奴

    简介片段:

    她在他眼里,除了科班出身,演技一流,姿色拔尖儿以外,还是个查案小能手。

    他在她眼里,除了生来好命,断案如神,相貌出挑点以外,还是个老来好依靠。

    他说,既然我看上了你,当然要死缠烂打,立志与你缠缠绵绵到天涯。

    她含笑默认。

    **片段四**

    新剧发布会上,记者提问:“据说今天是闫检察长的生日,不知道您有什么生日愿望么?”

    他墨眸轻眯,向来冷硬的俊颜温柔惑人,握着夏乔的手紧了紧,道:“我的愿望,就是娶她回家。”

    【本文一对一,女主影后养成,男主妻奴渐变,身心皆干净。喜欢的妞儿们,记得戳进去看看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