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有声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钻石闪婚之溺宠小娇妻最新章节列表 » 055 我的宝宝

055 我的宝宝

文/花间妖
钻石闪婚之溺宠小娇妻 本章字数:10856 钻石闪婚之溺宠小娇妻txt下载
推荐阅读:暗夜将至 武炼巅峰 乱世仙妖 我的绝色女友 借种 邪医毒妃 拒嫁豪门:少夫人99次出逃 废材逆世:腹黑邪妃太嚣张 女神的近身护卫 凤逆天下:银发太子的嗜血妃
    第55章

    当天晚上,便有一通电话打到了帝京,正在焦急等候消息的容颜等人,一颗心终于放了下去。当然,一波一波的命令下去,似乎还是情况紧急的模样,外人看着,便还以为那个躺在病床上的人似乎还很严重的模样。

    “到底是谁有这么大的胆子,竟然敢把坏心思动到凤临的身上?”帝宫之中,因为女儿不在这边,容颜倒也可以随心所欲的说话,想到儿子刚刚打电话传递过来的消息,容颜就忍不住心中的怒气,这一次是因为有人替凤临挡着,如果没有呢,那将会是什么样的后果?

    “放心,无论是凤临还是阿离都不会轻易的让对方得逞的,既然已经设了套,现在就等着对方钻进去了!”坐在媳妇儿身边的皇甫卿淡淡的说道。眼中闪过一道危光,显然也很是佩服那个下黑手的人,到底有什么样的后盾才能让他做出这样的决定,向凤临出手,不看江南凤家的权势,也不看看凤临刚刚做了他的女婿,果真是胆大的可以!

    “嗯!”容颜点了点头,放下了心来。之前确实是让她紧张得可以,就怕凤临出了什么事情苒苒接受不了,如今听到儿子送过来的消息,这下终于可以心安了,只要人没事情,其他的都好说!

    “等过些天,事情都差不多解决的时候再告诉女儿!”皇甫卿开口说道,终归是苒苒的心上人,哪怕只是一点点小伤也会很紧张很紧张的,苒苒现在是怀孕初期最受不得刺激,还是等凤临的情况稳定下来再说。

    “嗯,现在苒苒一心陪着太奶奶他们,好不容易回来一趟,就让她好好陪着!”容颜说道,赞同阿卿的说法。

    而江南军区总院,两间相邻的重症监护病房的门口站了七八个荷枪实弹的军人,除了必要的医护人员,其他人根本不得走近一步。

    本来凤长清是想在医院里面陪着的,然而,重症监护病房里面根本就不容许别人停留,所以凤长清只能守在外面,恰好在晚上的时候,家里的人给他去了电话说是有重要的客人拜访,凤长清没有办法,只能先赶紧回家一趟。

    也就在这个时候,姜家老三准备的第二套方案正准备施行。

    “站住!”病房的门口,守在外面的军人伸手直接拦住了一个推着推车的医生,那名医生穿着白色的长袍戴着口罩,被几个兵哥哥挡住了去路却依旧淡定如斯,拿出自己的名牌,很是坦然镇定的说道:“我是今晚的值班医生,给病人换药的同时顺道要进行一番必要的检查!”

    “……进去!”兵哥哥仔细的检查完,这才收回自己的手很是认真的说道。

    “是!”医生对着兵哥哥们点了点头这才打开门推着推车走了进去,进了屋里,做模做样的看了一眼放在床头边上的各种各样的机器,似乎确定一切正常,这才开始给床上的病人换药。

    一切如常,直到最后,悄悄的看了眼四周,这才从推车到地下拿车的另外一一小瓶药,确定站在外面的斌哥哥都不曾向里面看过来。这才拿出针筒,将瓶子里面的药粉混合成液体抽了出来,然后小心翼翼的将抽到针筒里面的药水拿到病床边上,扫了一眼躺在病床上的人,嘴角挂着阴狠的笑容,凤临,你可别怪我心狠,反正你醒过来还是要遭罪的,那还不如舒舒坦坦地睡过去,你放心,你死后我会给你烧钱上香的,不会让你死了到那边做穷鬼的。

    拿人钱财替人消灾,虽然知道这件事情有损医德,然而,医德不能让他解决现在的困境,他需要钱,需要很多很多的钱,所以哪怕违背良心,他也答应了做这件事情,他的孩子需要上学,家中的老母需要救治,虽然很狗血,然而这就是人生,不是说了吗,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就算自己用一条性命相换,他想,他也会点头答应的!再说了,姜家对他有恩,如果自己能为他们家出一点力气,也算还了当初的恩惠。

    想个这么多,终于下定了决心,将针孔插进打点滴的输液管中,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一只手突然握住了他的手腕,一时间,这个医生只觉得肝胆俱裂,哪怕之前想过死亡,然而当它真的来临的时候,他还是没办法坦然的接受,瞳孔紧缩,只觉得就想缩回自己的手,然而,对方就说轻轻的捏着他的手腕,他的那一只手就像废了一样,根本动弹不得分毫。缓慢的抬头,对上那张妖孽的脸,一时之间半句话也说不出来。

    “呵呵……这个是什么?治病救人的良药吗?”皇甫离很是轻松的拿出了他手中的针筒,扫了他一眼轻笑着问到。

    “……”医生看着他,两个唇瓣不住地颤抖着,牙齿相碰发出吱吱的声音,想要说些什么却一个字儿也说不出来。

    “我等了很久了,没想到会等到你!”皇甫离却不顾他的反应依旧自说自话,随即又看向床头,对着躺在床上的人开口说道,“行了,不用装了,人已经拿下了!”

    然后医生便看见那个伤势很严重需要住在重症监护室观察的凤临很是自如的拿开掩住自己口鼻的氧气罩,又把身上其他的一些管子给拔了,最后只剩下另外一只手上的点滴还在继续,医生忽然便睁大了眼睛,直到此刻,他也明白了自己是装进了别人设的套子里了,不,不只是他,连带着姜家的算计都被他们知道的清清楚楚,这些人知道有人想要凤临的命,所以想要背后的人给揪出来,而他们就蠢蠢的上钩了。

    “说!李旦,到底是谁让你这么做的?”这个时候,又进来了几个人,为首的自然是凤家的大家长凤长清,这个据说家里面来了重要客人不得不离开的人,而他的身后,便是医院的领导,是他的顶头上司,看着他,皱着眉头问道。虽然他戴着口罩,然而到底相处久了,只是看他的身形便一眼就能知道他是谁,李旦看着眼中难掩失望的人,不由得一阵轻笑,似乎也没有之前那么恐惧了!恐惧到了极致便是麻木!说与不说又有什么差别呢!既然没有差别,他还不如留一份恩情于姜家,这样,看在他没有把他们供出来的份上,他们是不是也会实现对自己的承诺?

    众人看他不说话,并没有对他做出什么过激的行为,重症监护室有摄像头,皇甫离的手中握着那支吸满了可以害人性命的毒药,只凭这一点,这个医生就完了,当然,他背后的人也不会有什么好。

    “凤伯伯,你让人给这位医生送一点钱,如果医生家中还有什么难处的话一并给解决了!”一旁坐了下来的皇甫离一边打量着手中的针筒一边对着凤长清说道,“当然,至于这位医生,凤伯伯也送一面锦旗,感谢他的手下留情,唔,医院嘛,也可以考虑考虑给他升个职什么的!”

    其他人先是一愣,只有躺在床上的凤临很快的便反应了过来,脸上带着灿烂的笑容,很是佩服皇甫离的阴险。

    而其他的人,尤其是凤长清和那个叫李旦的医生,在愣了一下之后同样很快的反应了过来,凤长清也扬起了笑容,而李旦则忽然便惨白了脸色,直觉的抬头扫向皇甫离,一双眼中满是惊恐。

    而反应比较慢的医院高层,此刻也终于反应过来,虽然觉着这个法子太过恶毒,却也知道这是李旦咎由自取,本身的苦难从来都不是做恶事的借口,因为,这个世界上比你更加不幸的大有人在,如果所有不幸的人都以此为借口报复社会,这个社会又将变成什么模样?

    李旦看着这些人,一时间,眼中的所有希冀都被击碎,只剩下灰败。他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做?是告诉他们还是继续死扛,然而,就在他迟疑的时候,对面的人已经做好了决定,手一挥,他便被几个拿枪的士兵给带走了。而凤家的大家长,则把刚刚皇甫离的提议吩咐给了凤家的大管家,管家大叔自然二话不说就应了。

    李旦被带走了,他以为自己铁定要被带到那些密室呀之类的地方,然而,却不想,直接带进了一家五星级大饭店,当然,之前的兵哥哥也变成了几个西装革履的人,他不认识,然而,别人却认识,那是凤家四叔五叔,那态度客气到了他好像是凤家的英雄一样。李旦心惊胆战,而心惊胆战的却不止有他一个,整个姜家的人在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无一不是心惊胆战。

    “三弟,这就是你做的事情,这就是你的第二个方案?”最最应该恐惧的姜家老大,此刻,恨不能拿着锤子把自己的三弟给锤死。这是什么情况,他派去弄死凤临的人,却和凤家人勾肩搭背的一同去大酒店吃香的喝辣的?

    姜家老三同样震惊,显然,他是不愿意相信这个消息的,李旦,当初受姜家的恩惠才能在江南最好的医院当医生,如果没有姜家,李旦根本不可能有今天,更别说,他的女儿想要出国留学却没有钱,他的老妈更是有重病,自己许诺会帮他解决所有的事情,他绝对不可能会背叛姜家的。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又有一个人慌里慌张的跑了进来,一边跑一边激动的大喊,“报告老太爷,大爷二爷……”

    “被说废话了,说重点!”姜家老大黑着一张脸沉声的说道。

    “是,是凤家的大管家,我们派去守在医院的眼线汇报,凤家的管家先是去了银行,提了一大笔钱随后就去了……”

    “去了哪儿?”姜家几个人紧张的问。

    “李医生的家中!”

    “噗通!”一声巨响,姜家老大直接摔坐在地上,他却好像没有感觉到疼一样,只是两眼无神的坐在地上,嘴里不住的念叨,完了完了完了……

    “爸!”而其他的两个兄弟却没有人管他,现在不用想也知道,李旦背叛了姜家,很有可能,不仅没有杀了凤临反而把姜家出卖了。这样的情况就很严峻了!

    “老三,你说,现在还能怎么做?”姜老太爷的脸色很难看,然而,现在却不是发火的时候,而是如何能让姜家安然的度过这次危机。

    “舍车保帅!”姜家老三扫了一眼自己的大哥,眼中虽然有着愧疚,却还是很干脆的说了出来。如今这个局面,是要么死一个要么死一家,这两种结局,便是傻子也知道该怎么选。

    姜家老太爷瞬间便动了三儿子的意思,一张脸虽然沉痛,却并没有反驳,显然,也是认同了老三的选择。

    “什……什么意思?”一直呆愣的姜家老大,此刻像是终于回过神来,一会儿盯着自己的三弟,一会儿盯着自己的父亲,然而,那两个人却始终不愿意迎接他的视线,自然也没有人给他解释到底是什么意思,姜家老二,虽然同情自己的大哥,然而,为了不让灾难将领到自己的身上,他哪里敢说话,努力的缩着脖子,努力让大家忽略他的存在。

    “爸!你不能!你不能抛下我不管!”此刻,姜家老大终于回过神来,连滚带爬的爬到姜老太爷的面前,两只手抱着自家老爸的腿,连哭带嚎的说道,“我也是为了姜家能够更上一层楼,我也是好心的,爸,你不要抛下我,千万不要抛下我!”

    “老大,你放心,就算你进去了,你爸我也会想法子尽快把你弄出来的!”

    “爸,我不要,我不要进去!我不要!”姜家老大紧紧的抱着自家父亲的腿,就像抱着救命稻草一样,他不想进去,进去他就完了,他的职业生涯,他的富足无忧的生活就全没了,他不要进监狱!

    “儿子,老爸也舍不得……”姜老太爷的话还没有说完,便一旁的三儿子打断了。

    “爸,不能再拖了!”姜家老三沉着一张脸说道,“李旦出卖了姜家,肯定出卖的彻底,否则,凤家不会那么厚待李旦,凤长清现在担心自己的儿子,暂时没想起来追究责任,但是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咱们就完了!”

    “你说什么?你说什么?你就是想让我进监狱是不是?我说你怎么突然变了呢?原来,你就是存了这个心思,你故意想把我弄进去你好独的姜家是不是?”姜家老大怒的,不管不顾的大骂,捡起茶几上的水晶烟灰缸就对着自己的三弟砸了过去。

    “老大!”姜老太爷一声惊呼。

    “砰!”然而,姜家老大手中的烟灰缸已经脱了手,姜家老三并没有躲,砰的一声,烟灰缸直接砸在了他的额头,瞬间就砸的鲜血直流。

    姜家老大显然也没有想到会是这个结果,看着他那鲜血淋漓的场面,顿时慌了手脚。

    “老大,你放心,我不会白白让你受这个苦的!”姜家老三并没有介意自己的额头是不是正在留血,只是看着自己的大哥,一脸阴鸷的说道,“无论是谁,我都不会轻易的放过!”

    “……好!”愣了好半天,姜家老大终于回过神来,万分沉痛的应了一声。

    “爸,现在该你出场了!”姜家老三看着自己的父亲声音严肃的说道。

    “我知道!”姜老太爷应道。

    很快,便有消息传到了医院凤家人的耳中,姜家老太爷亲自押着自己的大儿子向警方投案自首,因为心疼自己的外甥被不公正对待,所以用的比较极端的办法想要教训一下外甥的同父异母的弟弟,也便是江南凤家的二少爷。

    第二天,这件事情便被报道了出来,一方面责怪姜家老大作为一个军队高层却做出这种知法犯法的事情来实属大过,另外一方面却也有赞扬姜老太爷深明大义大义灭亲,当然,还有一部分人的目光放在了被不公正对待的凤家大少爷身上,毕竟,几年前,这凤家大少爷也是惊才艳艳的人,而这几年想一想,好像确实销声匿迹了许久。

    当媒体的话筒递到姜家老太爷的面前时,自然又说了一番,错了就是错了,无论因为什么理由,都不是自己犯错的借口,犯了什么错,就该承担什么样的这人,他不会包庇一分。然而,谈到自己的外孙,他却没了那激昂的态度,只是垂着头叹了一口气又一口气,随后,在他的两个儿子搀扶下慢悠悠的离开了,光看那个背影,那是要多萧条就有多萧条。

    “我从来没想过姜老太爷的演技这么好!”凤临和小四已经被转到了普通的病房,凤长清看着电视上的新闻忍不住冷哼,显然,怎么都没有想到会是姜家的人在背后搞鬼,他自然不相信姜老太爷是什么铁血无私到可以大义灭亲的人,既然敢动他的儿子,那就别怪凤家不给他面子,他会让姜家人知道,算计凤家会有什么样的后果,凤家的处事原则,与人为善,别人待我一分好,我待别人三分好,别人若待我坏一分,我必以十倍还之,显然,皇甫苒对这对父子认识的还不够深刻,如果只有忠厚没有果决,他们又如何让凤家在江南屹立百年不倒?

    “这老头还是挺狠绝的,自己的儿子说舍弃就舍弃了!”坐在另外一边的皇甫离双腿交叠,一张妖气十足的脸上带着笑容,淡然的说道。

    “他从来都是这样!”凤长清微微皱着眉头说道,无论是当初,他舍弃他的女儿还是几年前舍弃他的外孙亦或是现在舍弃他的女儿,似乎,年纪越来越大,不仅没让他变得仁慈还让他变得越来越冷情了。

    “我真是没想到,军中竟然还被混了这种人!”躺在病床上的凤临冷哼着说道,随即转头看向一旁的皇甫离,“这种事情你不是要好好管管的吗?毕竟最后这些部队都是你的!”

    “我不是来了吗?”皇甫离摊手,甚是理所当然的说道。

    “不是,你来了不是整天都赖在我这边?”凤临一点也不认同的说道。

    “军队有我妹妹重要吗?”皇甫离淡淡的说道,“等确定你没事儿了我就该去干活了!”

    一提到皇甫苒,凤临突然便不说话了,当然,他现在还不知道自己要当爸爸了,凤家人一直忙着追查幕后黑手的事情,倒也忘了告诉他这个事情了。“我没什么大碍!”凤临开口说道,当初之所以传出他身受重伤不过是为了今日好调查出谁是幕后黑手罢了,真正受伤中的却是小四,如果不是余味带的人过来,小四的那只手根本就保不住,如今,虽然不能使大力,终究还是保住了,他也不会那么愧疚,毕竟,小四是为了护住他,否则,没有丝毫防备的他只有死路一条。

    “嗯,没什么大碍,那你要不要让苒苒来看看你现在这个模样?”皇甫离扫了他一眼凉凉的问。

    凤临连忙摇头,“别让他担心,过两天我去帝京接她!”他肯定是等不及等背上的枪伤全部好了再去接她的,唔,在等两天,两天他就去接她!

    “……”皇甫离看了他一眼没说话。想到妹妹着实担心狠了,不止是妹妹,便是爸爸妈妈都被吓到了。

    其实,对于这一点,凤临还是挺愧疚的,他不知道自己受了重伤竟然会上报到帝君和帝夫那边,早知道,一定不会把自己的伤势说的那么重了。

    第三日,凤临出院,当然,安排好了小四,而姜家的事情则直接交给老爸处理,凤长清一开始并不同意儿子那么快就出院,然而想到儿媳妇儿坏着孩子,哪怕不知道凤临受伤,定然也担心不安他为何一直没回来,便也没有阻止,只让他小心身上的伤口不要让伤口裂了发炎什么的,然后便让人把凤临送到机场去了。

    他的这一表现让凤临很是不解,然而,为了能尽快见到自己的媳妇儿,凤临也便没有深究老爸的异样。

    而皇甫离则留了下来,代表帝君,调查此次事件中失职的军官。

    而凤长清,则全力应对姜家抛过来的炸弹,毕竟,姜老太爷说他们的外孙受到不公正的对待那就是说他凤长清偏爱小儿子而错待了大儿子,他自然不能让姜家坏了凤家的名声,而他不知道凤天在这件事情中作用,所以,还是有点为难的。

    凤临好好的去了帝京,这个消息让姜家的人差一点没气疯了,如果现在他们在看不出来这其中的问题他们也就不用继续在这个世上混了,对方不费一兵一卒,轻而易举的让他们折了一个儿子,一个兄弟,不仅如此,还让凤家让他们姜家有了防备,以后想要对付凤家将会更加困难,然而,这个还不是最让他们生气的,就在他们以为好歹利用凤天的存在而回击了凤家一把的时候,那个被他们带回来一个多月的凤天却给他们一个迎头痛击。

    就在有一些小报妄图抹黑凤家的时候,凤天却在最大的报纸上发了一条公告,自己当初年轻气盛做了错事,后来生病一直在家养病,凤家从来不曾错待他!

    当看见这个公告的时候,姜老太爷差一点没气疯了,然而,当他气呼呼的上楼找到凤天的那个房间的时候,里面却整整齐齐空空如也,显然,凤天已然离开多时。屋子里只留下一封信,告诉他们不要想从他的身上打主意了,是了,当初,凤天是做好了打算,在姜家利用他的时候,他也利用姜家来夺回凤家,然而,在皇甫苒和他说过那一袭话之后,在爸爸不仅治好了他的腿又给了他一笔钱之后,他终于还是放弃了复仇,不,不是复仇,无论是凤长清还是凤临都不曾错待过他,真正错的人一直就是他,现在他想通了,想要通过自己的努力真正的活着,虽然,当他们讨论在楼下讨论的时候,他得知了凤临受了伤,他的心中还是突然生出一种期盼,期盼凤临就此没了,然后,那个精致的女孩会把视线落在他的身上,然而,这样的想法也只是一闪而过,如果凤临真的没了,那个精致的女孩还能快乐的活着吗?这样想着,凤天就不敢期盼凤临没了,他终归不愿意那个女孩难过,或许,他也不是对皇甫苒动心,只是因为皇甫苒对凤临的全心全意动心,唔,是了,他真正想要的只是那份全心全意,然而,皇甫苒的全心全意已经给了凤临不会再给他,凤天想,或许,他该走了,就像爸爸说的,找一个没有人认识的地方,然后某一天,也能遇见自己的全心全意。当然,临走之前,他想做一件事情,那就是不想让凤家再受他所累,他已经错过了,不想一错再错。哪怕不能把以前欠下的债全部还了,他也不能成为姜家对付凤家的工具,所以,他才写了那一份公告寄了出去。

    “混账!混账!混账!”姜老太爷气得,不住的弯腰拍着桌子,直到拍到第三下,姜老太爷突然便捂住了自己的胸口站不起来了。

    “爸!爸!”

    “快来人,叫救护车!”

    一时间,整个姜家慌乱不已。幸而,快速的送到了医院急救,说是大脑小面积出血,经过一番抢救,终是活了过来,当然,医生交代,万万不能再受到刺激了。

    姜家人气的,对凤家人更是恨得要命,姜老太爷是他们家的主心骨,虽然说现在没有什么重要的职位,然而只要他活着,他的一句话还是可以抵上他们这些小辈说很多话的。毕竟,他也算是元老级的人物,很多的在朝官员都是他曾经的部下,无论说什么做什么这面子总是要给的,然而如果他去了,还有谁会在乎他们的脸面?老太爷活着对他们来说只有好处没有坏处,然而现在生生被凤家气成了这个模样!这让他们如何能不生气?

    可是再生气也没有办法,他们妄想得到不属于自己的,却忘了思量自己到底是不是别人的对手?

    “稍安勿躁!”老太爷并没有清醒多长的时间,只是留下了这四个字便再一次陷入昏睡之中。

    无论是姜家老二还是姜家老三都懂老太爷的意思,显然,老太爷也明白了对付凤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如今他躺下来了,没有法子和他们好好商量商量计策,他终究害怕儿子们因为冲动而酿成大祸,所以勉力让自己醒过来就为了警告他们。

    老二和老三如何能不懂,凤家在江南的地位固若金汤,至少现在让他们真正的见识到了,以前是他们小看了凤家。想要再动凤家,必须要好好筹谋再筹谋,否则,只会让自己死无葬身之地。

    而此时,凤家在坐了两个小时的飞机之后终于到达了帝京,想要给媳妇一个惊喜,所以并没有事先通知她,所以下了飞机之后,凤临便打了车直接向帝宫赶了去。

    帝宫的守卫人员在看到是凤临之后,自然便快速的放行,这可是帝君的女婿,帝国的驸马爷,他们如何敢拦着!

    凤临谢过了之后并快速的向里面跑去,并没有急着见媳妇儿,而是先去了帝君的办公大楼,这么些天,吃饭麻烦岳父岳母照顾了,他自然要去好好的感谢一番,还有自己的事情……

    —当容颜看见自己的秘书带进来的人之后,明显的愣了一下,随即便快速地笑了起来,“快过来给我看看!”容颜对着自己的女士招了招手温和的说道。

    “妈!”凤临对着自己的岳母灿烂的笑着,连忙快步的跑了过来。“你过得好吗?”

    “我很好,倒是你,伤势怎么样了?”容颜很是关心的问道。

    “我没事的!”凤临笑的阳光灿烂,“我本来就只是受了一点轻伤,只是为了调查事情的真相所以才不得不汇报的那么严重,没想到吓着你们了,我以后一定注意!”凤临保证的说道。

    “胡说些什么,没有下一次了!无论如何也不要让自己受伤!苒苒会很难过的!”想到那一天女儿因为噩梦而难受的模样,幸亏她不知道凤临真的受伤了,否则铁定会更难受的。

    “妈,你放心!我以后一定好好的保护自己,一定不让自己再受伤了!”凤临收了笑容认真的说道。哪怕有很多事情是不可控的,然而如果这么说能让他们安心他愿意说出来并努力做到。

    “嗯!”容颜点了点头,这才拍了拍他的肩膀,柔声地说道:“去,苒苒在华府豪庭,因为你受伤大家不敢让她知道,太爷爷和太奶奶并将她困在十号院那边,那边人多,苒苒不容易胡思乱想!”

    “嗯,妈,辛苦你了,我现在就去找她!”凤临开口说道。

    “说什么傻话?赶紧去,等一下,我让人开车送你过去!”容颜想起他还有伤在身,连忙开口说道。

    “没事的,没事的,我自己能开车,妈借我一辆车就好了!”凤临对着容颜说道。

    “小秋,把车钥匙给他!”容颜对着站在一旁的秘书说道。

    “是!”之前带凤临进来的那个秘书听到容颜的吩咐应了一声,连忙取来车钥匙递到凤临的手中。

    凤临结果车钥匙道过谢之后才快步的离开,一路飞车向华府豪庭疾驰而去。

    而此时,皇甫苒正呆在后院里采摘蔬菜,这些都是太奶奶和太爷爷亲手种的,保证无毒无污染,反正她闲着也没事,就过来帮忙采摘些蔬菜得到中午的时候吃了。

    有西红柿,有青椒,还有豆角等等,皇甫苒摘了两个西红柿,抬起头来的时候便看见不知何时小路上多了一个人,等她看清那个人是谁的时候,皇甫苒便直接愣在了那里,好半晌都不曾回过神来,一瞬间眼泪就掉了下来。

    凤临微笑着看着那个人,看着那个明显有点消瘦的人,眉头不自觉的皱了皱,张开双臂,凤临歪着头静静的看着她。

    此时,皇甫苒终于回过神来,西红柿也不要了,便快步的向蔬菜田的尽头跑去,却在最后一步的时候,脚下不小心绊到了枝条,身子不受控制的往前倾斜,皇甫苒心中一慌,突然想起来自己已经怀孕了的事实,如果这一跤摔下去,那后果真是……小脸不由得一白,想也没想只觉得喊道:“凤临救我!”眼看着自己就要跌倒在地,皇甫苒不敢看,只觉得闭上眼睛。然而最终没有得到在地而是跌进了一个温暖的怀里。

    “这么想我吗?”凤临将那个投怀送抱的人搂进自己的怀里,在她的耳边轻笑着说道。这么想我吗?所以才会这么急切的想要投怀送抱?凤临的心情很好,因为发现她一如他想她一般在想念着自己!

    皇甫苒什么话都没有说,只是紧紧的搂着这个人,她从来也没有想过,会如此的想念一个家人以外的人,不,这个人已经成为了他的家人,一个最特别的家,还有她肚子里的宝宝。宝宝呀!想到这里,皇甫苒又笑了起来,甜甜蜜蜜的模样,只是闷在他的怀里并没有被这人看见罢了。

    凤临以为皇甫苒会哭的,扑在自己的怀里因为太过想念而哭泣,然而他等了又等,愣是没有半点动静传出来,倒不是他想听见她哭的声音,实在是太安静了!“哎,宝宝,你睡着了吗?”凤临搂着怀里的人很是疑惑的问道。

    “你才睡着了呢!”皇甫苒抬起头来,看着凤临嘟着嘴说道。“还有我也不是你的宝宝,你的宝宝在……”在我的肚子里,只是话还没有说完,皇甫苒的小嘴便被凤临堵了起来。温软的唇纠缠,相濡以沫的姿态。

    分别了这么久,好不容易可以亲吻这个人,凤临怎么会把时间浪费在说话上,自然是逮着机会好好缠绵一下了,却不知道自己因为这个而错过了什么,只用心的亲吻着自己的小妻子。并且告诉她:“你就是我的宝宝,我这一生中挚爱的珍宝!”

    皇甫苒听到这句话,只是伸出手臂紧紧的圈着他精壮的腰。唔,宝宝对不起,先让妈妈占一下你的位置,妈妈也很想爸爸来着!

    正在厨房里准备做饭的皇甫妈妈,虽然很需要孙女帮忙采摘的蔬菜,然而也知道小两口刚刚相聚,正所谓小别胜新婚,终归还是没舍得去打扰他们,这是在冰箱里面寻找着可以做菜的食材,每个人的脸上都带着笑容。真好,他安然无恙的回来了!

    “快点过来洗手吃饭!”直到饭菜做好了,两个人才慢悠悠甜蜜蜜的从后院走了过来,皇甫妈妈见着了,连忙开口说道。

    “好嘞!”凤临嘻嘻一笑,这才拉着自己的小妻子走了过来。“太爷爷,太奶奶,奶奶!”

    “不要这么客气,赶紧过来坐!”太奶奶连忙挥手对着自己的重孙女婿说道。

    “唉!”凤临欢喜地应了一声,这才和皇甫苒一起坐了下去,有了他,饭桌上很是热络,一会儿帮太爷爷添菜一会儿帮太奶奶,当然也没忘了自己的小妻子,“喽,喝点汤,这个汤大补!”

    “哎哎哎,你媳妇怀孕了,哪里能喝这个汤?这个你多喝点!”皇甫妈妈连忙把甲鱼汤从苒苒的面前端到凤临的面前,认真的说道。

    “哐哴!”凤临手中的勺子掉桌上去了!

    
(快捷键 ←)上一章:054 第二套方案 返回《钻石闪婚之溺宠小娇妻》目录 下一章:05 皇甫苒的命令(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