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有声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钻石闪婚之溺宠小娇妻最新章节列表 » 044

044

文/花间妖
钻石闪婚之溺宠小娇妻 本章字数:9082 钻石闪婚之溺宠小娇妻txt下载
推荐阅读:最强败家子 地狱恶灵 一宠到底:腹黑老公逗萌妻 爱上坏坏女上司 极品全能学生 山河血帝 踏歌远行 网游之邪神逆天 快穿炮灰女配 穿梭在无限废土
    第44章

    “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夫妻对拜!”

    偌大的天水山庄长厅,凤长清,容颜和皇甫卿三个人坐在主位上,接受两位新人的跪拜,随着司仪的唱礼,拜过天地拜过父母的,随后两个人相对而站,怀着虔诚的心,缓缓的拜了下去,这是古礼,三拜成夫妻,相守永不离,所以,无论是凤临,还是皇甫苒,此刻,都很郑重,这是他们一辈子的大事儿,夫妻对拜拜下去,他们就是夫妻了,从此以后,相扶相持,享有作为夫妻一方的权利,同样也要承担相对的义务,两个人在两个大家庭的背景下组成了一个小家。

    这是一场传统的婚礼,却并非完全的按着传统的法子来,毕竟传统的新娘子只能乖乖的坐在新房中,至少,凤长清一家是不敢把公主一个人丢在新房中的,所以,在两个人夫妻对拜之后,司仪便喊了一句:礼成,现在请新郎掀红盖头,并亲吻新娘!

    站在皇甫苒的面前,看着盖在红盖头穿着一身红色嫁衣的人儿,凤临不得不承认,他的手抖得厉害,唔,紧张的,他从来没有过这样的体验,却在今天体验了一遍又一遍,从去帝京接她在帝宫中按着皇家的礼仪进行,到现在,回到江南,在自己家的山庄,最后关头,他不仅没有放松,反而,更加的紧张了。

    双手,抓着绣着龙凤呈祥的红盖头一角慢慢的网上掀了起来,先是那人线条优美的肤色白皙的下巴,接着是她那嫣红的唇,微微颤动,足以看出,她现在和自己一样,一样有些紧张,看着紧张的皇甫苒,凤临瞬间就不紧张了,目光坚定好似再说:‘不怕,都有我!’哗啦一声,凤临直接将那红盖头给掀了过去,新娘子的模样终于全部显现在众人的面前!

    “哇!”虽然,很多人都见过皇甫苒,哪怕没有在现实中见过,也肯定在电视上见到过的,就算都没见过的,看见帝君帝夫那对夫妻,再看看边上他的那些孩子,也足以料想皇甫苒定然长得不差的,然而,当掀开红盖头的那一刻,几乎所有人都不由得呼吸一窒,不管是新娘子本身,还是新娘子的一身行头,本来,那身做工精美且价值不菲的嫁衣就够让人们惊艳了,尤其是女人们,没有一个不羡慕的,然而,当他们看到掀了红盖头的皇甫苒时,所有人都觉着,刚刚羡慕的太早了,现在的皇甫苒,才是更让人羡慕嫉妒恨,那个凤冠,和那种古老的凤冠有相似之处却又有很大差别,没有传统凤冠的笨重之感,却又不减其奢华瑰丽,上面镶嵌了十八颗夜明珠,每一颗都价值连城,每颗夜明珠的周围,又镶嵌着十八颗碎钻,在灯光的照耀下,更加显得耀耀生辉,迷人心智。而凤冠下的那张小脸,低眉敛目的模样,同样不比夜明珠逊色,是可以与之争辉的。

    凤临看着这样的皇甫苒,就听见噗通噗通噗通的心跳声,一个心激越的,好像随时要跳出来一样,良久,方才想起自己应该做些什么,双手扶着她的肩膀,微微俯身,在她的红唇上落下虔诚的一吻。

    “噢噢噢噢……”最先反应过来的是那些孩子们,看着玩亲亲的两个人,不由得笑了出来大声的起哄。

    这时,其他的大人们也终于反应了过来,一个个微笑着祝福着这对小夫妻。

    然后便是向父母敬茶,凤长清在第二任媳妇儿去世之后便一直寡居没有续弦,皇甫苒和凤临跪在他的面前,甚是认真的喊了一声:爸爸,请喝茶!凤长清自然微笑着应着,将儿媳妇儿递过来的茶接了过来,意思意思的喝了一口,便拿出四个红包,每个人两个,因为还有一个是替他媳妇儿给的。皇甫苒和凤临接了过去,又很认真的道了谢。然后,两人又走到容颜和皇甫卿的面前,“爸,妈,请喝茶!”自然,每个人又得到了两个大红包。之后,凤临将皇甫苒扶了起来,手中的红包也很自然的塞到了皇甫苒的手中,引得众人笑声不断,皇甫苒原本便嫣红的小脸也变得越发的红润了。

    所有的仪式完成,宾客们移到宴会大厅,而皇甫苒则在皇甫小五的陪同下,回去换衣服。

    “小五,你有看到小舅舅吗?”在凤临的小跟班小四的带领下前往后院,穿着嫁衣带着凤冠的皇甫苒低着头看着自己的小妹妹问道。

    “没有!我没有看到小舅舅!”皇甫小五看着自己的姐姐很认真的说道。声音软软的,就跟棉花糖一样。

    “骗人!”皇甫苒皱着眉头小声的说道。她口中骗人的人自然不是小妹妹皇甫小五,而是她们的小舅舅容盛,明明说好了一定会来参加她的婚礼的,可是,竟然到现在还没有出现。

    “姐姐不气!小舅舅说不定在人群中!”皇甫小五看了姐姐的模样,连忙开口说道,语气有点焦急,然而,哪怕如此,说话的声音还是软绵绵的,没有半点气势。

    “嗯,姐姐不气!小五别担心!”看着小五急了,皇甫苒哪怕再难受,也不会在表现出来,对着妹妹微微一笑,牵着她的手继续向后院走去。

    只是没走几步,那个原本应该去陪客人的凤临便快步的跑了过来,直接赶走了小跟班小四,自己拉着皇甫苒继续向前面走。

    “你怎么回来了,不是应该陪着客人喝酒吗?”皇甫苒不去看身边的人,只是盯着前面的一路红灯笼小声的说道,另外一只手紧紧的握住自家小妹的手,希望能以此缓解心中的压力。

    “那是我们的家,我想亲自带你去看看,再说了,喝酒不是有伴郎团吗?如果一定非要我喝酒不可,那要他们何用?”说完,又低下头,看着站在皇甫苒身边的皇甫小五,“怎么样?累不累?要不要姐夫抱?算了,我还是抱着你吧,要是累的话,就趴在姐夫肩膀上睡一会儿!为了陪姐姐,辛苦小五了!”凤临说着,还是将皇甫小五给抱了起来,这样,一手抱着皇甫小五一手拉着自己的媳妇儿快速的向自己的院子走去。

    在院子的门口停下,皇甫苒抬头,看着大门上的牌匾——因风院,皇甫苒瞬间想到自己和哥哥名字的由来,因风初苒苒,覆岸欲离离。转着头,皇甫苒看着同样仰头看着牌匾的凤临,原本那种紧张和羞怯似乎淡了许多,这人,真是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考虑她的心情呢!一点一滴,慢慢的将她侵蚀。

    “怎么样?好看吧,这可是我亲手写的字儿然后送给别人雕刻的,这个院子,都是我为你准备的!”凤临看着牌匾,随后,又回过头来,看着皇甫苒,献宝一般的说道。“走,我带你进去看看!”

    “嗯!”皇甫苒应了一声,跟着凤临一同走了进去,院子里,几棵结满果子的树上,都挂满了红灯笼,

    “那是青梅,很快就可以吃了!”凤临指着那些挂着灯笼的果树说道。

    “现在不能吃吗?”皇甫苒看着灯笼的红光下,一颗颗绿色的小灯笼挂在树上,有点口水泛滥的模样。

    “现在还没成熟,非常酸还有点涩,等成熟了,虽然也是算的,但是微微带着甘甜,还可以制成梅子酒!”凤临说道,“管家大叔那边有好多,如果你喜欢喝的话,我去给你拿点来!”

    “好!”皇甫苒点了点头,然后这才和凤临一同向主屋走去。

    进了屋,皇甫苒在门口站定,看着屋子里的装饰,眼眶有点发热,握着凤临的手不自觉的收紧,这人,总是一次又一次的给她意外惊喜,这里的家具和摆设竟然和她在帝宫中的房间一样,不,不全一样,大体上一样,只是有些地方多了些小摆设。比之帝京的房间,更像两个人的家。从外厅到内厅,再到卧室,皇甫苒惊奇不定,尤其是瞪着床的内测,贴着墙的那一面,偌大的婚纱照。脑海中并没有半点印象自己有和这人拍过婚纱照,等等,脑海中灵光一闪,她终于知道这张照片的来处了,皇甫苒忽的转头,瞪着凤临,这人……还真是……

    “以后你只能和我拍照!”凤临自然知道她在吃惊什么,连忙开口说道。

    “噗!”皇甫苒看着他那委屈又认真的模样,终于忍不住喷了出来。

    “呵呵呵…。”便是皇甫小五也忍不住笑了出来。

    “不要浪费时间了,我换个礼服还要去敬酒了不是吗?”看着凤临更加委屈的模样,皇甫苒连忙收起笑容认真的说道。

    “先等等!”凤临将怀中的皇甫小五放了下来,然后把自己的手机递给小五,“你帮姐姐和姐夫拍张照片好不好?”

    “好!”皇甫小五听话的说道。

    “多拍几张!”凤临点头,虽然全程有摄像并且转播到地宫的宴会大厅,但是,他和这人还没有拍一张这样的照片呢!叮嘱好了皇甫小五,然后直接拉着皇甫苒到一旁的床边坐了下来,屋子里,所有的家具都是传统样式的,包括床,包括另外一边的软榻,包括梳妆台,都是檀木所制,便是那张婚纱照,也使用偏古风一般的样式,价格都不便宜,所以才会那么轻易的刷爆了凤长清的卡,倒不是他一个大男人会喜欢这些东西,他只是想着自己的媳妇儿或许会喜欢。

    “要是姐夫也穿唐装就好了!”喀喀喀拍了好些张的皇甫小五开口小声的说道。

    “唐装,我有啊!你们等着!”这么说着,有点激凸的凤临便走到一旁的衣柜中,拿了一套红色的唐装,直接进了一旁的洗浴室,没过五分钟,一身唐装的凤临便走了出来,然后,便快步的走到皇甫苒的面前,两个人倒也没有摆很多的姿势,只是规规矩矩的坐在床边,牵个小手就不错了,毕竟,身为摄影师的皇甫小五还是个孩子,他们可不能带坏小孩子。

    “你还是不要去了吧!”最后,照片拍完了,凤临对着皇甫苒说道。

    “嗯?”说实话,她也累得很,并非很想去,可是不是有很多宾客吗,她不去没有关系吗?

    “我不想你这么漂亮的模样被别人看见了!”凤临直言不讳的说道,“你这么好看只能我一个人,唔,小五也可以看,所以,让小五在这边陪你,你不要去了好不好?”

    皇甫苒被他说的小脸通红,良久终是点了点头。

    “你真好!哈哈哈……”得意的凤临,木马一声,在皇甫苒的脸上狠狠的亲了一口,然后看到皇甫小五掩着嘴巴小声的笑着,有些赧然的挠了挠头,“你在这里陪着姐姐,姐夫去给你们找点吃的!”

    “嗯!”皇甫小五收了笑,很是认真的点了点头。

    “我很快就回来!你们吃过饭就趁机好好休息!”凤临又对着皇甫苒说道。

    “好!”皇甫苒点头,小脸微红。

    凤临这才放心的走了出去。屋子里只剩下皇甫苒和皇甫小五。

    “过来,到姐姐这边坐!”皇甫苒对着皇甫小五招了招手。

    “嗯!”皇甫小五应了一声,便走了过来,手中还拿着凤临的手机,“姐姐要看照片吗?”

    “好呀!”皇甫苒笑着说道,心中却还有一半心思在容盛的身上,不知道小舅舅到底怎么了?明明说好了要来参加她的婚礼,竟然到现在还没有出现,难道被什么事情耽搁了吗?还有什么事情能比她这个外甥女嫁人还要重要呢?

    就是呀,还有什么事情能比她这个外甥女嫁人还要重要呢?而容盛,便是为了能够她安安稳稳的嫁人这才缺席了她的婚礼,而且,就在她和凤临三拜堂的之前,容盛便已经赶到了天水山庄的门口,只是,这个时候,有另外一个人也出现在天水山庄的门口。而对方的衣着,让他不得不注意——一个女人,一个穿着婚纱的女人,这年头穿什么衣服都可以解释,唯独穿婚纱这种衣服,可以解释的理由很少,结婚求婚,所以,这个人一下车,就引起容盛的小心注意了,尤其对方还气势汹汹一副要去抢婚的模样。这样他更加的不放心了。上前一步,直接挡住了那个女人的脚步。

    “让开!”自己的路被别人挡住了,女人自然不高兴了,扎着一个丸子头,穿着一身简约的婚纱,巴掌大的小脸,是江南特有的那种婉约秀气,只是性子似乎不大像江南那种软绵绵的了,看着很有杀伤力。

    “请问这位小姐有何贵干?”容盛居高临下的看着脸色有点不好的女人,这女人忒矮了,穿着高跟鞋才到他的肩膀,苒苒赤着脚都到他的肩膀了。

    “废话,我都穿婚纱来了,我还能来干什么?自然是抢婚来着!”穿着婚纱的女人这时候才把注意力放到眼前的男人身上,一双眼睛瞬间就成了心心眼,只是头仰着有些难受,悄悄的向后退了两步,一张小脸便有些绷不住了,唔,她想笑,然而,想到自己应该做些什么,而不能就这样笑场,大脑快速的运转,一个计划很快的在脑海中成型,于是一张巴掌大的依旧维持着冷冰冰的模样,虽然痴迷这人的长相气势,面上也恢复了正常,就当没有那回事儿一样,就一副要来抢婚的架势!

    “……”容盛的眉头皱了皱,本来对凤临印象还不错,所以就算有点舍不得苒苒嫁这么远,他还是忍了,却不想凤临还给他搞出这么一出。“你是凤临什么人?”容盛开口询问,声音有点冷。

    “他本该是我的!”声音也完美呀!女人在心中激动地大喊,面上却依旧清冷高傲,看着容盛,声音同样冷然的说道。

    “什么意思?说清楚!”容盛皱着眉头说道:“你是风铃的女朋友?”

    “不是!”女人很是干脆的摇头说道。

    “未婚妻?”容盛又问。

    “不是!”女人再一次摇头,回答的不拖泥带水。

    “那你为何说凤临原本应该是你的?”容盛皱眉了,不是凤临在外面乱来的产物,那为何要这样说?

    “我家和凤家是世交,本来,凤临应该和我订婚的,他却不要我!却要了帝国的公主,我就是来看看,公主又如何?除了公主的身份,她还比我优秀什么?”女儿看着容盛甚是高傲的说道,是了,这也是一个傲气的女子,倒不是她多么的在乎凤临,她根本连凤临长什么模样都忘记了,只记得是一个散漫到随时随地都能睡觉的人,当然,这个样子的凤临她是绝对看不上眼的,看上看不上另外说,这不要她却要了别人,是不是说她就比那个别人差?哼,不要也该有她来不要才是。

    “这不是优秀不优秀的问题,这是相爱不相爱的问题!”容盛听了女人的理由之后,很是无力,然而,总不能让这个女人真的去破坏外甥女的婚礼,每个人的婚礼都应该是浪漫而完美的,有这么一个人出现,虽然不会影响两个人的婚礼,但是,绝对会让一个完美的回忆出现一粒老鼠屎,唔,抱歉,他不是要用老鼠屎来形容她的。

    “我不管呀!我只管我有没有受伤,我的心受伤了,自然不能让伤我的逍遥自在不是!”女人说着,“行了,我也不想和你浪费时间了,别耽误了我的吉时!”说着,绕过容盛便直接要进去。

    容盛一把把想要向院子走去的女人给拽住,里面是他最疼爱的外甥女的婚礼,任何人都不可以破坏,他自然不会让这个心怀不轨的女人进去。每个人都希望自己的婚礼浪漫而完美,他绝对不能让苒苒的婚礼上出现一丁点的瑕疵,哪怕这个瑕疵不会影响苒苒的幸福生活,他也是坚决不允许存在的。“进去也不会有任何的改变!”

    “这可不一定!”女人挂在容盛的手臂上,有点不可一世的说道,“没有什么事情不可能,如果凤临看到我的时候突然就改变了注意爱上我了呢?”

    “不可能!”容盛扫了一眼挂在自己手臂上的人,声音果决的说道。无论凤临有没有这个心,他都没有这个胆子,如果凤临不想活甚至想让整个凤家覆灭的话,他倒是可以试试。

    “切,你倒是了解凤临,你是他什么人?”女人依旧挂在容盛的手臂上,反正他没有推开自己,而她乐的占占大帅哥的便宜。

    “我是容盛,新娘子皇甫苒的小舅舅!”容盛很是干脆的说道,清冷的面容在想起那个人的时候不自觉的染上了笑容。

    “……”女人的嘴角咧开一个大大的笑容,小舅舅哇!嘻嘻……如果她成了这人的妻子,凤临不就是要喊她小舅妈了?哈哈哈……女人很满意,很满意自己发现的事情。“你不想我破坏你外甥女的婚礼!”

    “你根本破坏不了!”虽然相处时日不长,但是凤临是什么样的人容盛也是知道的,否则,也不会那么轻易的答应苒苒和凤临的婚事,这也是皇甫卿和容颜会答应的原因,最最主要的人不会受到影响,而他相信,无论是凤家还是皇家都不会让她这个闹事者蹦跶太长的时间。

    “我知道我破坏不了!我是我能让他们的心情变得很不好你应该会相信吧!”女人信心满满,她可是穿着婚纱来的。

    “你到底想做什么?明明知道自己根本就改变不了什么,为什么让自己变得那么丑陋呢!”容盛把还挂在自己手臂上的人给扶了下来,让她站直了皱着眉头认真的问道。

    “你不想让我进去?”女人看着容盛,再一次体会到仰视别人的痛苦,悄悄的退后一步,唔,抬头,正好!

    “自然!”容盛清冷的说道。

    “我可以不进去,但是我有个条件!”女人双臂环胸,很是认真的说道。

    “什么条件?”容盛的眉头又皱了皱,心中渐渐的有了些不耐烦,唔,他很想直接让人把她绑了丢到山下,只是,想到自己放下屠刀已经很久了,最终还是忍了下来。

    “跟我去喝酒吧!”女人说道,“陪我喝酒,以后我再也不打扰他们的生活,如果你不同意,我就隔三差五的来他们家坐坐,你也知道,凤叔叔对我还愧疚着呢,据说还想认我做干女儿的!你说……”

    “我同意!”女人的话还没有说完,凤临并没有考虑多久,为了让苒苒和凤临过上幸福的生活,为了替他们解决一个大麻烦,他宁愿错过他们的婚礼,毕竟,比起能够参加他们的婚礼,他更希望苒苒能够幸福。

    “好,那还等什么?上车吧!”女人也干脆,丝毫不浪费自己的时间,然后便直接上了自己停在不远处的车子。

    容盛愣了一下,终究还是绕到另外一边的副驾驶的位置坐了下来。

    “我叫花似玉,你可以叫我似玉!”穿着婚纱的花似玉扫了一眼坐在副驾驶上的容盛说道。

    “……”容盛扫了她一眼没说话。

    “坐稳了!我可出发了!”花似玉提醒道。

    容盛扫了她一眼完全没有放在心上,然后,没有两分钟,容盛便后悔了,这个女人……这还是女人吗?有这么不要命开车负女人吗?这里可是山道,小心翼翼都有可能掉下山崖,她倒好,竟然再山道上玩起了漂移,容盛开始怀疑,他是不是安逸的生活过的太长了,否则……否则怎么会出现晕车这种症状?

    “喂,你也太没用了吧?大男人竟然还晕车?吐成这样好丢人哦!”在一家酒吧的门口停了下来,下车的花似玉看到吐得脸色发白的容盛,很是不客气的说道。

    “唔!”好长的时间,躁动的五脏六腑终于归于平静,闷哼一声,容盛站直了身子,瞪了一眼罪魁祸首,终是什么话都没有说。

    “走吧,先带你去洗手间漱个口吧!”毕竟是自己一眼看中的人,也不能玩的太过,一点也不介意自己还穿着婚纱,幸好,婚纱不是那种裙摆很长的那种,她比较喜欢简单的东西,所以选来闹场的婚纱,也是那种只是及膝的婚纱,这样,不会让她的腿显得太短。她不知道,容盛见到她的第一面就把她的身高嫌弃了一把。

    “谢谢!”容盛应了一声,他也正觉着嘴里正难受的厉害呢!

    “花花姐,什么风把你给吹了过来!”花似玉一带着容盛走进酒吧,就有熟悉的人打招呼。

    “废话那么多做什么,给准备一个包厢!”花似玉说道,然后便带着容盛去了洗手间。

    “进去吧,我在门口等你!”洗手间的门口,花似玉对着容盛说道。

    “谢谢!”声音虽然清冷,虽然不怎么愿意,终究还是说了这么一句,这才转身向着洗手间走去。

    容盛刚走,花似玉便被一只手给拽走了。“他是谁?”

    花似玉一点也不觉着怕,只是耸了耸肩,淡然的开口:“你未来妹婿!”

    “他看起来起码二十五岁!”花似玉的话一说出来,她身后与她长相有些相似的男人瞬间就不淡定了。

    “二十五岁怎么了?只要不大超过一轮我都接受!”花似玉一点也不在乎的说道,“赶紧的,给我准备点东西!”

    “什么东西?”男人问,皱了眉头。

    “别给我装傻!”花似玉沉着一张脸说道,“就你从我哪里拿的东西!”

    “你不要胡来!”男人皱了眉头,显然万分不赞同自家妹妹即将要做的事情,“你今年才十八岁,哪里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样的男人!”

    “放屁!我看见别的男人,再好看,也没有想要嫁给他的心思!”花似玉认真的说道。

    “屁,你晚上还说要去凤家抢亲来着!”花似玉的哥哥对妹妹的说辞不屑一顾。

    “切!就凤临那个懒散的家伙我会看上他吗?我只是气不过,气不过自己是被嫌弃的那个罢了!行了,不要浪费我的时间,赶紧把东西给我,别,不要给我,直接放在我要的酒中,要是办不好,你就别指望再从我这里拿到一点那个东西了!”眼看着那个人就要出来了,花似玉急切的说道,“还有,我不是冲动,如果你敢让我错过我的心上的人,小心我让你一辈子不举!”

    “你是女孩子能不能不要这么粗俗!”男人听到后面的话,一张俊俏的脸瞬间就黑了。

    “你又不是才认识我!”花似玉说完,一脚直接踹开了自家的哥哥,然后倚在墙上,状似安静的等着那人。

    “去哪儿喝酒?”容盛出来,转了个拐角才看见倚在墙上穿着婚纱的女人,心想着,如果这个人不说话的,还是挺淑女的一个人。“等等,你几岁了,能喝酒吗?”

    “不要小看人好不好?我可是泡在酒坛里长大的,不相信的话咱们比一比谁的酒量好?”花似玉轻笑着说道。

    “我可没兴趣和一个小女孩比酒量!”容盛淡淡的说道。完全不知道,自己已经被一个小女孩给惦记上了。

    ------题外话------

    《绯闻影帝宠夫入骨》文/慕君非白

    【双c,男禁*流氓,双强爽文,he】

    尘九曜:看到书名没?影帝是我,从头到尾都是我宠你知道吗?

    某男:媳妇儿说的都对!

    正式版简介:

    尘九曜一直觉得,虽然她没有银白色的蓬松大尾巴,没有祖母绿色的眼睛,但是依旧是一只能够迷倒万千母狐狸的帅狐狸。

    直到她为了体会人情冷暖世间百态下了山。

    某影帝:阿曜你好美,我好喜欢你,做我的女朋友好吗?

    某导演:阿曜,要不要考虑嫁给我?

    某土豪:包养你多少钱?

    尘九曜:呵,我明明是男的!

    关于他们的爱情:

    她对他一见钟情,誓要追到手,他万般冷淡,终被偷了心。

    可是……

    尘九曜:噫……怎么是个男的?可以退货吗?

    某男:妄想!
(快捷键 ←)上一章:043 婚礼 返回《钻石闪婚之溺宠小娇妻》目录 下一章:044 抢亲(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