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有声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钻石闪婚之溺宠小娇妻最新章节列表 » 025 他最喜欢你

025 他最喜欢你

文/花间妖
钻石闪婚之溺宠小娇妻 本章字数:7419 钻石闪婚之溺宠小娇妻txt下载
推荐阅读:邪帝凛然 我在泰国卖佛牌的那几年 拒嫁豪门:少夫人99次出逃 武炼巅峰 暗夜将至 乱世仙妖 修冥纪 我的绝色女友 借种 邪医毒妃
    第25章

    凤长清抬头,便看见走廊那边,一行人脚步急切的走了过来,看见为首的那个老人,凤长清的瞳孔一缩,眼中酝酿出无尽的痛苦,痛苦之外,还有对老人无比的愧疚,让他几乎没有勇气来面对这个人。

    “你当初是怎么承诺我的?”终于,老人走到凤长清的面前,一边使劲儿的跺着手中的拐杖,一边怒声质问。

    噗通一声,凤长清跪了下去,心中的痛处比任何人都盛,然而,终归,没有做到自己对这人的承诺,一次,是当初从这人手中接过沈梦的手,承诺这人会一辈子照顾好沈梦让她一世无忧。终归没有做到,让沈梦英年早逝,第二次,是在沈梦的葬礼上,他向这人承诺,一定会照顾好沈梦的儿子——凤临,让他安乐无忧的长大,然而,终究还是不曾做到,如今,让他生命一线。

    “爸!长清也不想这样的!”站在老人身旁的中年男人,看着妹夫这个模样,连忙开口说道。知道此刻,最难受的人莫过于妹夫了。

    “是啊,爸,不要在责怪长清了,凤临一定会没事的!”另外一边,带和眼镜的中年妇人,扶着自己的公公温和的说道。

    “…。”拄着拐杖的老人长长的叹了一口气,终是走到一边,坐下,安静等着手术的结束,一颗心,难受的紧,女儿早逝,当初白发人送黑发人,已是痛苦不堪,如今,得知女儿唯一的儿子生死未卜,这让他如何能受?他何尝不知凤长清的苦,可是,他老头子的苦谁又能知道,他……他宁愿自己死了换女儿多活几年。眼眶有些发热,沈老爷子微微仰起脸,同样不信神佛的他,也在祈祷让孙女活下来,哪怕……哪怕用他的命来抵都没事。

    沈爸爸和沈妈妈把凤长清给拽了起来,都担心自己的外甥,也说不出什么宽慰的话来,只是沈爸爸,用力的拍了拍凤长清的肩膀。

    不一会儿,皇甫卿便带着人走了过来,本来,容颜是想要亲自过来探望的,毕竟,江南的发展还得仰赖凤长清这个人,只是正在坐月子的她,完全被皇甫卿限制了行动,特意让阿离和苒苒帮忙看着,当然,为了让她放心,他还是亲自前来探望,毕竟,凤家也不仅仅是凤家,还是帝京沈家的姻亲,不为别的,就算只看在沈家和皇甫家的关系,沈靳淘和他皇甫卿的关系,他都要来看一看的。

    “沈爷爷,你怎么也来了!”皇甫卿赶到明魅研究所,看到沈老爷子的时候明显的愣了一下,毕竟,按着沈爸爸的意思,这件事情是瞒着沈老爷子的,毕竟,凤临伤势过重,很有可能……

    “我能不来吗!”沈老爷子看着皇甫卿,声音之中满是伤痛的说道,他知道他们的意思,现在不告诉他,等到最后,直接告诉他接过,死了的活着的,省得他坐在这里苦苦的煎熬,然而,他宁愿坐在这边苦等煎熬,也不愿意那伸头就是一刀的痛快,那样,他错失,谁又能弥补?所以,察觉到儿子儿媳妇儿的异样,他想也没想就跟了过来,路上,儿子儿媳见实在瞒不过了,这才向他说出来事实真相。这……这是有多大的伤,才需要送到明魅研究所?虽然他已经不问世事多年,却也知道明魅研究所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一颗心,直接就塌了一半。

    “沈爷爷,你放心,余味是脑科的天才,一定能够想法子治好凤临的!”皇甫卿看着沈老爷子,很是认真的说道。

    “谢谢!谢谢!”沈老爷子紧紧的抓着皇甫卿的手,很是真诚的说道。

    “应该的!”皇甫卿认真的说道。

    不一会儿,沈靳淘便赶了过来,原本那始终不怎么正经的脸辞了也不由得微微皱了眉头,对着家中的长辈都点了点头,这才走到皇甫卿的面前,低声的询问:“情况如何了?”

    “有点棘手!”皇甫卿说道,他虽然不是医生,不知道具体情况如何,然而,余味在进手术室之前有打电话给他汇报情况,伤情严重,他只能尽力一搏,成功率也只有一半而已。

    沈靳淘听了之后,不由得皱紧了眉头,显然,能让余味说出这样的话来,凤临的病情便可以想象到底是如何的严重了。转头,扫了一眼自己的爷爷,想当初自己小姑离世的时候,爷爷虽然什么话都没有说,然而,所有人都知道,他差一点便支撑不住了,如今……对于这个唯一的表弟,沈靳淘突然觉着自己很无能,虽然他也是医生,也是专攻脑科的,然而,却对这个表弟的伤势没有半点作用。

    “你要相信余味!”拍了拍好友的肩膀,皇甫卿开口说道。

    “……嗯!我相信,凤临那臭小子一定会没事的!”沈靳淘点头,是了,余味是什么人,一定能应付这么点小伤的。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从白天到黑夜,当手术室门前的那盏红灯熄灭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三点钟的模样。余味走出来,一脸的疲惫。

    外面的人,无论是皇甫卿还是沈老爷子或是其他的人,没有一个人离去,看到那盏红灯熄灭了,都控制不住的打了个激灵,等余味走出来的时候,众人连忙围了上去,一脸紧张的盯着余味看,却很没有默契的,谁都没有开口相问。

    余味虽然偶尔迟钝些,然而,对于治病救人这种事情,尤其是从手术室出来该说的话还是知道的,虽然看着他们一个个盯着自己却一句话都不说很奇怪,但还是老老实实的把自己知道的说了一通:“手术很成功,暂时不会出现生命危险,但是……”

    一个但是,让所有把心放回去的人们再一次提了起来,一个个脸色都变得很难看。

    “但是,未来二十四小时很关键,二十四小时之内醒过来并没有什么大碍了,如果二十四小时之内不曾苏醒,就会有成为植物人的风险!”命,是无论如何都抱住了,然而,能不能苏醒,还要看剩下这二十四小时的情况。

    这句话一说,忧喜参半。终归不会有生命危险,可是…。植物人……他们又如何能接受前一天还活蹦乱跳的孩子突然变成了植物人?

    “谢谢你!余所长!”凤长清对着余味认认真真的鞠了一躬,终归,与他而言,起码还活着,只要还活着就好,其他的总会好的,他相信,他的儿子一定能够醒来。

    最终,凤临被送到了重症监护室,只有凤长清一人穿着无菌服在里面陪着,其他的人,譬如沈老爷子无论别人怎么劝说就是不离开,一定要等外孙醒过来才行。

    其他的人没有法子,只能让他呆在这里,研究所大得很,皇甫卿直接让人给他们都安排了房间,晚餐什么的。虽然谁都没有什么胃口吃东西,然而,就像皇甫卿说的,多少吃一点,不能凤临醒过来了你们却倒下了不是吗?除了凤长清,其他的人多多少少是吃了一点。

    安顿好了这里的一切,皇甫卿才开车赶回帝宫,而余味自然留在这里,观察伤情的发展。

    而凤长清,则没有吃一口饭,也没让别人替换,一直安安静静的陪着自己的儿子。

    “凤临,不是我说你,就你这个样子的,还想娶帝君的女儿,你觉着,无论是帝君还是那个有点女儿控的皇甫卿愿意把女儿交给你这样莽撞的人?今天,皇甫卿也来了,唔,显然是对你印象深刻!这下你想要拐他女儿似乎不大可能!”凤长清跟话痨一样不住的在儿子的耳边唠叨,说的还专门挑凤临比较关心的事情说。只想着刺激刺激,儿子受不了就该醒过来了!从凌晨一直说道天亮,哪怕口干舌燥,也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这样的凤长清,沈老爷子担心外孙的时候,便会一个人拄着拐杖来到窗户边上看看,然后,便看见这样的凤长清,心中所有的不满不甘,好似一下子都被风吹散了一样,对于这个女婿,再也没有半点意见,终归,这几件事情,都怨不得这人,这人的难受程度不亚于自己,一个是他的爱妻一个是他的幼子,还有谁能比得上他的难受。想通了这里,终是闭了闭眼睛,转身慢悠悠的回自己的房间,眼角有些湿润,梦儿,如果你地下有知,就保佑凤临一把,让他度过这个难关吧!

    第二天的中午,凤临依旧没有醒来的迹象,闭着眼睛,好像睡着了的天使,原本十分坚信儿子一定会醒来的凤长清终于有些焦躁了。

    “他最在乎的人是谁,或者多和他说些他在乎的人或事情!”这是余味对凤长清以及其他的人说的话。

    凤长清一愣,不用想,也知道儿子这些日子心心念念的人是谁,只是……他可以求他们出手相救,求他们的女儿和自己的儿子说说话,他们会答应吗?凤长清半点把握也没有,尤其是皇甫卿……那个清冷高贵的男子,一旦涉及他的女儿,这事情可就悬了!

    “小姑父,有什么事情你就直说吧!”被叫道一边的沈靳淘看着欲言又止的凤长清连忙开口说道,现在时间紧急,如果有法子唤醒凤临,再为难的事情都算不得为难不是吗?

    “是这样的,苒苒小公主曾经对凤临有救命之恩,两人的关系不错,凤临比较听苒苒小公主的话,你可不可以请苒苒小公主过来和凤临说说话?”虽然有点不好意思,然而,为了儿子,凤长清还是请自家媳妇儿的侄儿帮忙,其实,凤长清这个姑父比沈靳淘大不了多少。沈梦老爷子的宝儿闺女,而大儿子小了十几岁,这不,沈梦出生没几年,沈靳淘便出生了。

    “是这样吗?那我和阿卿说一声!”沈靳淘连忙说道,毕竟有一线希望,还是要试一试的。

    “别!”凤长清连忙开口说道,“我怕和皇甫卿说了,他就不允许苒苒小公主过来了!”

    “……”沈靳淘愣了一下,想了想,有点理解自己小姑父的话,救命之恩就会听话吗?那家伙若是往深了想还真的不容易放人,“小姑父放心,这件事情交给我,我会尽快带苒苒小公主过来的!”

    “谢谢!”凤长清开口说道。还有几个小时,他不能放弃。

    “客气,我先走了!这里就交给你了!”沈靳淘拍了拍小姑父的肩膀,便快步的走了出去。

    “嗯!”凤长清应了一声,看着他离去,这才走进病房,继续和凤临说话,“你知道今天几号了吗?在这样睡下去,你可就要错过小公主的满月宴了,唔,我知道,你的计划,打算去当兵的,唔,这样,你就要好几年见不到苒苒小公主了吧!唔,也不知道什么都没有和她说过的你能在她的心中留多长的时间,呃,不会她根本就不知道你是谁吧?别说,这还是很有可能的,救你一命算什么,人家说不定救的人多了去了!救你,说不定和丢十块钱给乞丐是一样一样的!”

    一个小时,皇甫苒终于出现在明魅研究所。

    “沈叔叔,你不会是带我来见余叔叔的吧?”一边跟着沈靳淘向里面走,皇甫苒一边开口说道。

    “怎么会?真的是你的朋友!”沈靳淘有点心虚的说道,他也不知道姑父是不是说错了,终归,皇甫苒不认识一个叫凤临的人,无奈,他只能死皮赖脸的把人给偷过来了。至于皇甫卿知道了会有什么后果,他也没有时间顾及了,只要让凤临醒过来就好,其他的,随他怎么说吧!

    皇甫苒被带到凤长清的面前的时候,明显的愣了一下,唔,虽然她觉着这位叔叔的眸子好像在哪儿见过,但是,印象里真的没有见过这位大叔,更不可能是什么朋友了,歪着头看着沈靳淘,精致的眸子似乎在说,沈叔叔,你真的确定吗?这位叔叔是我朋友?

    “咳咳咳……不是我!”凤长清连忙开口说道,然后对着皇甫苒深深地鞠了一躬,甚是郑重的开口说道:“拜托你了!请您一定救救他!”

    “啊……”皇甫苒愣了一下,显然没想到对方来这么一下子,然后在她还没有回过神来的时候,便被推进了病房,直到她看到病床上躺着的人,才知道事情的大概,原来……原来是沈泽呀,怎么突然又叫凤临了,还有,怎么每一次见着,都是这种伤痕累累的模样?她…。她又不是医生,她该怎么救人?

    “沈泽!你这又是做了什么?唔,第一次被枪击,这一次有伤了脑袋,到底是你容易招惹危险还是危险比较喜欢招惹你?”在病床边上坐了下来,皇甫苒摇了摇头很是无奈地说道,看着这人的枪法还挺不错大家又在一起吃顿饭的情况下,唔,最最主要的是,自己还救过这人的性命呢!好歹这条命是她救的,终归不能就这么白白的没了吧?可是她要怎么救?小舅舅当初,那是因为知道妈妈对小舅舅而言最重要,可是现在,她除了他叫沈泽之外一无所知,这要从哪里救起来?

    “叔叔,沈泽最喜欢的人是谁?”将脑袋探出门外,皇甫苒问着坐在外面椅子上的凤长清。

    “……你!他最喜欢你!”凤长清愣了一下,终究还是选择实话实说。

    “哦!”皇甫苒应了一声,把脑袋缩了回来,关上门,三秒钟,整个人愣在那里,一张精致的小脸瞬间变得嫣红,很想出去问一下凤长清,你在开什么玩笑,然而,终究还是忍了下来。滚烫着一张脸坐在病床边上,一双眼睛死死的瞪着躺在床上的人,他最喜欢你!想着凤长清的话,皇甫苒差点没喷出一口血来,她和他算起来,也只有一面之缘而已,最多……最多只是阴差阳错救了他一命,救命之恩以身相许?是不是太老套了?皇甫苒很想一走了之,实在是有点不能接受这最喜欢你这句话,也不知道是羞的还是怎么的,然而,终归还是不愿意罔顾一条性命。再恼羞再不能接受也好,终归还是不忍外面的那几个人伤心难受的,如果……如果自己真的能让他活下来的话。

    “沈泽!你喜欢我?”皇甫苒坐在床边忍着脸红说道,“我也可喜欢可喜欢你了!可是我很不喜欢你这么虚弱的模样!真的,可喜欢可喜欢你了,这辈子除了你就不会喜欢上别人了,不过你要是一直睡觉下去的话,我可能会努力改变主意让自己去喜欢别人的!你也知道,帝京长得帅的男生可多了,再说了,我是公主,如果你错过这个机会的话,可就永远也没有机会了哦,你知道的,爸爸那么宠爱我,想要给我找一个与你有点相似的男人还是很容易的!”皇甫苒不敢看那个人,只让自己的视线盯着病床的一角,漫不经心的说着鬼话,然后,不经意之间,瞧见放在床边的手指动了一下,皇甫苒愣了一下,随即二话不说,站起身便跑了出去,一副见了鬼的模样。

    “怎么了怎么了?发生什么事情了?”看她那么紧张的跑出去,守在外面的人连忙站了起来,一脸紧张的问着皇甫苒。

    “手指…。手指动了!”皇甫苒有些受惊的说道。

    “真的吗?”凤长清大喜,而沈靳淘则连忙打电话给余味让他赶紧过来。心中欢喜的同时,不得不惊讶苒苒在凤临心中的地位。

    余味以及他的助手很快的跑了过来,进入病房进行了一番检查出来之后,出来之后,众人从他的脸上便能看出定然有好消息。

    “余所长!”众人焦急的询问。

    “已经没有大碍了!”余味看着他们微笑着说道。

    “真的吗?真是太谢谢你!”凤长清看着余味激动的说道。

    “不必客气!你们真正……苒苒,你怎么在这里?”余味才看见皇甫苒诧异的说道。

    “叔叔,我是有问题来找你的!”皇甫苒说道,不等其他的人说话,便拉着余味走人,“余叔叔,是这样的……”

    凤长清看着皇甫苒,嘴角的笑容越甚,他想,他有点明白自家的儿子为何要喜欢这人了,只是……有这么喜欢吗?自己说了那么多的话,说的口干舌燥,他一点反应都没有,皇甫苒才来多长的时间能说几句话,竟然就醒了,真是……

    凤长清走进了病房,果然,看见儿子已经睁开了眼睛。当然,依旧虚弱的厉害,凤长清看着,突然便湿了眼眶!

    “爸……你好吵!”隔着氧气罩,凤临看着爸爸的模样,轻笑着说道。

    “臭小子!”凤长清骂,又哭又笑的。

    而沈靳淘,则赶紧跑向自家爷爷那边,将这个好消息告诉爷爷。

    而皇甫苒,果真请教了余味几个问题,便拐着余味一同离开了。而余味,交代了几个助手注意凤临的情形便开着载着皇甫苒回了市中。

    而江南凤家,凤天神色焦急的站在书房中,他的面前,是心惊胆战的下属。

    “你们都是废物吗?到现在还不知道他们的情况如何?”凤天双手撑着书桌,对着对面站在的几个人激动的说道,一张还算英俊的脸显得十分狰狞可怖。

    “二少爷被送达明魅研究所,然后便没有半点消息传过来!”手下的人,战战兢兢的回答。

    “你们都是死人吗?这么长的时间你们都查不到有用的消息,你们说,我还要你们做什么?”凤天瞪着他们愤恨的说道。

    “……”下属们低着头不敢出声,就怕一不小心成了被打的出头鸟。

    “滚!都给我滚出去!一群没用的废物!滚!”凤天一把挥开桌上的东西,愤怒的大吼。

    属下听着他的话,如蒙大赦,连忙快速的跑了出去。

    “啊!”凤天站在书房里,仰天大吼,没有人知道,他才是最恐惧的那个人,在得知发生车祸的那个时候,不,准确的说是在得知没有人员死亡而凤临被紧急送到帝京的的时候,他就被恐惧缠绕了,是了,按着他的计划,是所有人都要死的,无论是凤长清还是凤临都得死的,这样,他就可以没有任何阻碍的继承凤家了,然而没死,他知道接下来等待他的会是什么,凤临危在旦夕,他只能求凤临保不住自己的性命,因为,凤长清只有他和凤临两个儿子,凤临死了,哪怕凤长清再怒他的行为,也不可能亲手断了自己的血脉,他还有一线生机,可是如果……如果凤临还活着!凤天不敢想象,到时候的他会有什么后果。

    所以,他急切的想要得知凤临的消息,然而,帝京是什么地方,就算他曾经私下里培植了一部分势力,却仍旧伸不到帝京那么远的地方,从昨天到现在,没有半点消息传出来,天知道,他已经快要被逼疯了。

    现在的他开始怀疑自己这个决策的正确性,是了,一开始,他是打算偷偷随着爸爸一起去帝京,抢先得了凤临喜欢的女人的欢心,那样,凤临一定会很痛苦很痛苦,可是最终他还是改变主意了,虽然看着凤临痛苦他会很爽,可是…。可是再爽也没有大权在握爽快。所以,他才想要一劳永逸,才会想到,只要狠狠心,他就什么都有了!却不想……却不想没死,竟然一个都没死!怎么办?怎么办?爸爸会怎么收拾他?凤天很慌很慌,他不知道怎么样逃过这一劫,他有点后悔了,早知道,早知道他就选择去诱惑凤临喜欢的那个女孩了。怎么办?

    “爸爸!”苒苒回到帝宫的时候正好遇到皇甫卿,连忙微笑着打招呼。

    “刚回来?去哪儿了?”皇甫卿摸了摸她的脑袋问。

    “去看望了一个朋友!”皇甫苒说道。

    “嗯?”皇甫卿问,疑惑不解。

    “就是沈泽呀!”

    ------题外话------

    花花新文pk求支持:千金嫁到之染指俏总裁!么么么
(快捷键 ←)上一章:024 车祸 返回《钻石闪婚之溺宠小娇妻》目录 下一章:026 永不气馁(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