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有声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钻石闪婚之溺宠小娇妻最新章节列表 » 018 你混账

018 你混账

文/花间妖
钻石闪婚之溺宠小娇妻 本章字数:10864 钻石闪婚之溺宠小娇妻txt下载
推荐阅读:雄霸神荒 闪婚少校娇妻 桃运双修 青春的死胡同 神医嫡女 星光璀璨:重生第一影后 与校花同居:高手风流 完美世界 儒道至圣 我是极品灵石:爆宠萌徒
    第18章

    “可是我就是担心嘛爱在渐暖的午后!”容颜对他翻了个白眼认真的说道。“你这么淡定,我真希望,轮到你自己头上的时候你也能看的这么开!”

    “呵呵……”皇甫卿轻笑,“我才不会像你那样,恋爱自由,只要他们想清楚了,我是不会干涉的!”皇甫卿说道,显然忘了当初开新闻发布会的时候自己是怎么说的了。

    容颜看他冷笑的时候,忍不住也笑了出来,“希望你记住现在这句话,以后苒苒带男朋友回来,希望你能表现的淡定一些!”

    “……”皇甫卿瞬间就闭上了嘴巴,不用等到那一天,他现在就不淡定了,有些强词夺理的开口:“女儿和儿子怎么相提并论,女孩子不懂保护自己是要吃亏的,自然要我这个父亲帮忙把关的!”

    “……”容颜看着他不说话,只是一个劲儿的笑,看吧好吧,双重标准就是这样的人。

    “咳咳咳……阿离找女朋友我是一定不会管的!”皇甫卿开口补充,这也他认为完全不需要去管容盛会不会在高中谈恋爱这个事情了,毕竟,他从来就不认为早恋有什么不对,当然,也不能听之任之,而是要往好的方向引导,毕竟相爱的人一同努力向上也不是不可能。还有,谁规定的,高三谈恋爱那就是早恋,大学谈恋爱却是再正常不过,明明只隔了一个夏天不是吗?当然,他家苒苒是例外的,无论是高中还是大学,想要找男朋友一定要先过他这个关的,无论是什么样的男孩一定要通过他的审核才能站在他家女儿的身边。

    容颜看着他,表示深深地为女儿担忧,是不是要被留在家里成为老姑娘才能嫁人?容颜相信,这个世界上想要找到一个能比皇甫卿还要优秀的男人,就算长江后浪推前浪,容颜也觉着这样的机会少之又少。目光再次落在自家老公的身上,而她也相信,如果不是比他还优秀的人,他若是能轻易答应才怪。唔,她以后是要站在丈夫这边还是站在女儿那边?

    “行了行了,孩子都还小呢,你不要想这些没有的事情了!”皇甫卿继续把文件拿了起来,在认真办公之前说道。

    容颜扫了他一眼,很想告诉他不早了,再有几年,他们的儿子女儿也就到了可以谈恋爱的年纪了,然而,想着这人到底是自己的亲亲老公,还是不要让他这么快的进入焦虑期好了。

    倚在门边,看着院子里的一株株红梅,容颜的嘴角缓缓的勾了起来,是了,现在,哪怕有这些那些的烦恼,她也觉着幸福的要命,这些,都是她甜蜜的负担呀!

    吃过晚饭的时候,她收到一条信息,唔,她的大儿子发给她的信息,一个名叫安溪的个人资料,起先她还愣了一把,这好好的把一个陌生的小姑娘资料发给她干什么,直到她看到后面的资料显示,得知这个小姑娘是福缘高中二年一班的学生,容颜便知道这人是谁了。这个就是向阿盛表白的那个姑娘?

    安溪,帝京安家的小公主,她的爷爷安定邦,容颜几乎每隔一段时间就要见上一面的,尤其是之前,见面的次数更多,只是如今,和皇甫爷爷墨爷爷一样,年纪大了,很少出现在帝宫,只有联欢晚会的时候,容颜才会邀请他们一定要参加。没想到,安溪竟然是他的孙女。

    皇甫离给自家妈妈的这份信息并不详细,只是给了一些最基本的消息,至于其他更深层次的消息,却并没有汇报上去,比如只告诉妈妈安溪是安爸爸续弦生的女儿,却没有告诉妈妈安溪这位小公主在安家生活的并不愉快。虽然得到安爷爷的疼宠,然而在安爸爸因为安溪妈妈出了车祸两人一同丧命之后,安溪这个小公主的身份似乎便已经名存实亡了。

    “哥哥,你说怎么办?咱们小舅妈似乎过的很辛苦呀!后妈带进灰姑娘家的小妹妹,没有后妈罩着,灰姑娘不是灰姑娘,妹妹也不是妹妹了呀贤妇入宅!”一边看着资料,一边摸着自己的下巴,皇甫苒很是感叹的说道。

    “说什么呢?乱七八糟的!”皇甫离扫了她一眼淡淡的说道,“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如果她命定成为咱们的小舅妈,为了能配得上咱们受了那么多苦的小舅舅,这么点苦又算得了什么?能配得上咱们小舅舅的,可不是光有一张天使面孔就行了的,如果自己都没法子让自己在这个世界存活的话,那么软弱怎么可以?”

    “哥哥,你好凶哦!”皇甫苒看着自己的哥哥,“等有一天你遇到你喜欢的人,你难道不会心疼她在没遇见你之前受了很多苦吗?”

    “不会!”皇甫离很是干脆的说道。

    “不会什么?不会心疼吗?那人家可不喜欢你了!”皇甫苒说道,至少,如果是一个完全不心疼自己的人她可不会要。

    “不会遇到很喜欢的人!”皇甫离淡淡的说道,不是所有的人都会像爸爸那么幸运,遇到自己喜欢的人也喜欢自己的人,唔,就像外公那样,那么他宁愿跟外公一个样,自己一个人,随性自在。

    “可是如果遇到了呢?”皇甫苒问,秀气的眉头微皱,显然,不喜欢哥哥以后会孤单的一个人。

    “如果遇到了,真像你所说的话,那么,我还是不会心疼,因为,或许只有受了那许多的苦,才能遇见我!遇见我这么完美的人!”皇甫离甚是淡定的说道。

    “噗……哥哥,你好自恋哦!”皇甫苒听到这句话,忍不住喷了出来。

    “呵呵…。好吧,我也觉着有点!”难得的,皇甫离也笑了出来。

    而此时,容盛还在自己的房间里认真的复习安溪给他讲解的题目,安溪写的很清楚,在计算的时候,所涉及到的每一个知识点都写了出来,所以,他看的时候会比较容易懂,只是有点费时间。

    至于另外一个主角安溪,此刻正在安家大宅,她自己的房间,拿着容盛的笔笑的一脸花痴样,好吧,如果说前一天她说出以身相许的话来,多多少少有些玩笑的意味,然而,现在,在他得知自己是小怪物的事实之后还那么平静的模样,安溪想,她好像真的心动了,一支普通的笔被她抱的死紧,嘴角的笑容宛若三四月的春风,温暖又不显得焦躁。

    砰的一声,房间的门被人一脚踹了开来,嘴角的笑容来不及收敛正好落在门口那人的眼中。

    “呵!”站在门边的人双臂环胸,嘴角勾起一抹轻蔑的笑容,“哟,咱们的小怪物也犯花痴了!真是难得呀,什么样的傻瓜才会喜欢上你这样的小怪物?那人是眼睛瞎了吗?”

    “安静!”安溪从床上站了起来,手中的笔缩到身子后面,看着站在自己门口的人,小声的喊了一声,“这是我的房间,请你能不能不要随意的就进来!”看着那个轻蔑冷笑的女孩,安溪微微蹙着眉头,有些小声的说的。

    安静看着这个模样安溪,忍不住又是一声冷哼,看着她那吹弹可破的白玉一般的皮肤,安静更是不喜到了极点,就凭这个,就被别人称之为天使?呵呵呵呵……天使?就凭她这个怪物也能被称之为天使?

    “不要再痴心妄想了!”安静走了过来,冷冰冰的说道,“哪怕被你一时迷惑,到最后,任何人都会离你而去的,你就是一个怪物,一个扫把星!”

    “你……你干什么?”刚开口,安溪那握着容盛笔的手就被安静给拽住,安溪忍不住大惊,连忙焦急的说道[位面]狼后。

    “……你说我想干什么?”一个用力,安静就从安溪的手中把那支笔给抢了过来,“你从里不用这个牌子的笔,说,是谁的?你喜欢的那个男人的?”

    “你还给我!”安溪看着安静,难得的来的怒火,这人……这人怎么可以这样?

    “给你,好呀!”安静说着,随即把手中的笔递了出去,只是在安溪伸手过来接的时候,啪的一声掉落在地上,然后,在安溪蹲下身子要去捡的时候,一脚踩在了笔上。

    “安静!”安溪抬头,一双水眸瞪着她,满是怒火。

    “呵呵……不好意思啊!我可不是故意的!”安静对着安溪歉意的笑了笑,然而,说着不是故意的人,却突然使力,只听咔擦咔擦几声,那支黑色的水笔便碎裂成了几块。

    安溪听到声音的时候,突然便愣住了,低着头,便看见安静把脚缩了过去,而那支,她用尽心机换回来的荣盛的笔已然不再是原来的那个模样。

    “啊,抱歉啊,我只想把脚缩回了,没想到……哎,不过这样也好,正好告诉你,人啊,还是不要痴心妄想的好,不是你的东西就不是你的,妄想了,哪怕一时得到了,最终还是会碎了的!”安静说完,冷冷的扫了一眼那个盯着坏了的笔显得失魂落魄的安溪一眼,便得意的大笑着转身走了出去。

    房间里,安溪一个人蹲在那里,看着那个破碎了的笔,就这样,眼泪终于大颗大颗的掉落了下来,伸手,将那个碎成好几片的笔小心了的捡了起来,放在掌心,一颗心也好似这个笔一样,碎成了好几片一样,眼泪落在掌心,染到笔壳上,安溪觉着刺眼,连忙抬起手,狠狠地抹了一把脸,似乎想要画把眼泪擦净,这才走到自己的书桌旁,想要将那个被踩碎的笔拼合在一起,小心的,一点一点,细致的拼凑,她好不容易想法的法子,去店里买了这个这个一模一样的笔,当做容盛的还给他,而这个,实实在在的是容盛的,她想要留下来,哪怕只是一个纪念也好,然而现在……想到这里,安溪的眼泪又要掉下来了。她想哭,大声的哭出来,然而,却只能死死地忍住不让自己出生,哭,不仅一点作用没有,反而会让那人更得意,她不能哭!哪怕是掉眼泪,她也只能一个人默默的掉不让任何人看见。

    用了整整半个小时,终于把那个碎了的笔拼成原来的模样,不,不是原来的模样,而是多了很多很多丑陋的裂纹,哪怕,她拼把碎了的东西拼好了,也不再是原来的模样了,可是,可是她却舍不得丢弃,用透明胶带将笔紧紧的缠了一圈,看着大部分恢复成原来的模样,安溪的嘴角方才漾出了点笑容,然而,笑着笑着,就哭了,趴在桌子上无声的啜泣,手中是那只破笔,她紧紧的抓着,就跟抓着无价之宝一样,然而,却又不敢太用力,就怕,就怕将自己好不容易补好的笔给抓破。

    而外面,安静正好从她的门口经过,看到她这个模样,忍不住一阵冷哼,哼,就是这个小可怜的模样,才讨得爷爷的欢心,才会让爷爷无视其他的人存在,然而,那样又如何呢?爷爷再喜欢你,又能罩着你一辈子吗?哼!

    安静,同样是福缘高中的学生,只是比安溪年长一岁,在读高三,成绩没有好到极致,也没有坏到极致,在高三三班,倒也不曾辱没了安家的千金的名声。

    关于安溪的事情,她只要在学校里一打听,便能知道是谁让他们安家的小公主动心,呵呵……安溪不是坏了他那么多好事儿吗?那么她就让她看看妄想不该妄想的东西到底需要付出多大的代价。

    容盛春草碧!叫容盛吗?呵呵呵……从卫生间回来的容盛便被安静挡住了去路。

    “你就是容盛?”安静站在容盛的面前,虽然便容盛的长相以及画周身清贵的气质晃了一下眼,然而,想起同学说的话,也不过是个上学要做公交车的平民子弟罢了,这样的人,哪怕长得再好看,气质再好,也是入不了她的眼,她是安家的正宗的千金,可不是安溪那个没出息的,什么样的人都能动心,没有一丁点家世的,她自然不会让自己动心。

    “……”容盛垂眸,扫了一眼眼前这个不可一世的女生一眼,没有要说话的意思,却也静等她说找上自己的目的。

    “我不知道你是什么样的身份,但是,我要和你说说安溪的身份,她可是安家的小公主,不是谁想要就能得到的,你这样的人是配不上她的,以后,请不要扒着她不放!我是她的姐姐,不希望她的人生出现什么意外!”安静看着容盛甚是冷静的说到,看着容盛一张脸变得暗沉,不由自主的在心中得意的笑了出啦,她知道,这个年级的男生,没有什么能力自尊心却强得要命,被她这样一说,要是还敢和安溪沾上边才怪,呵呵呵……虽然极力隐忍,然而,还是控制不住微微弯了嘴角,她现在很期待呀,期待看到安溪痛苦的神情,如果可以的话,她真的很想看一看,看一看安溪被自己喜欢的人厌恶的模样。

    容盛是什么人,经历过生经历过死,又岂会被她这么简单的一句话就打击到自尊心,再说了,安家又如何,他姐姐还帝君呢!他都没拿出摆美,她倒好,把自己的家族拿到他的面前摆弄,哼,别以为他没看出她眼中那浓浓的恶意,而这个恶意还不是针对他,那么针对谁也就可想而知了。冷冷的扫了她一眼,容盛直接绕过她走人,天知道,他现在有多忙,除了要学习之前的基础,还得保证自己课上听得都能吸收掉,当然,这就要借住坐在他前面的那位同学了。

    “这道题是这样做的!”安溪拿着笔在白色的草稿纸上演算,恍若跟没事人一样,似乎,昨天晚上并没有经过什么不好的事情一样,然而,事实上却是,她演算的题,并不如昨天那般顺畅,反而漏洞百出,最终,只得把稿纸拿过来,在掌心画揉来揉去揉成一团丢到垃圾桶里,低着头对着容盛小声的开口:“对不起!”

    “现在没有心情的话,那就下次再讲好了!”容盛看着她轻轻地说道。

    “嗯!”安溪应了一声,这才转过头去。

    晚上放学的时候,也不像之前那样,小尾巴一样的跟在容盛的身后,而是自己一个人收拾了东西有点魂不守舍的外面走去,容盛拿着自己的包,皱着眉头看着走在自己前面不远处却到现在还没有发觉他的人。

    安溪现在还难过呢,终归,安静的话还是对她有一定作用的,是啊,她这样的人,又能拿什么去喜欢别人呢?除了爷爷,她就和孤儿没什么两样,再加上宛如怪物的诸多缺点,人格都不完整的人,如何去完整的喜欢另外一个人!

    “安溪!”当她听到这个一句熟悉的叫声时,身子已经脱离了自己的控制,一辆车从快速的从自己的面前驶过,她…。她好似能感受到车带过风扫到了她的脸上,站在她身后,揽着她那小蛮腰的人一松手,她便有些腿软的差点跌倒在地,还是身后的那人心软,在她快要摔倒的时候,伸手又将她给揽进了怀里。

    “谢……谢谢啊!”安溪惊魂未定,看着前面慢悠悠的行驶的车来来去去,刚刚,差一点,差一点她就要被车子给撞飞了,“不是说学校门减速慢行的么!”良久,终于回过神来的安溪瞪着早就不知道行驶到哪儿去的车子大骂。

    站在她身后的容盛瞪着她的后脑勺,很是无奈的摇了摇头,看她中气十足的模样,终是放开了还揽在她胸前的手,他没怎么和女孩子相处,在他的记忆中,女孩子,要不就像姐姐那般美丽温暖,要不就像苒苒那样活泼慧黠,不曾想过,有人可以把聪明和愚蠢融合的这么完美的盛宠之相府嫡女。

    “如果你已经回神了的话,我就先回去了!”想到自己还有那许多的书要复习,容盛便有点头疼,他似乎有点明了,十七八岁的孩子为何特别容易叛逆了,实在是学业太重,激起了他们反抗的决心,唔,如果不是姐姐,他绝对也要叛逆一把的。

    “等一下,容盛!”看他放开自己直接要走,还在瞪着那辆车离开的那个方向的安溪终于回过神来,快步走到容盛的面前,伸展双臂,直接拦住了容盛的去路,像是下定了决心一般,很是认真的开口:“我做你家教老师好不好?不要钱的,只要包吃包住就行!好不好?”

    容盛看着她,显然没想到她会说出这个提议。“家教?”

    “是啊!”安溪看着他使劲儿的点了点头,“我知道你在复习以前的基础,你放心,无论哪个科目,我都会的,没有偏科,不需要你再请其他科目的家庭教师,而且,你也知道的吧,现在的家教要很多的钱,我完全免费哦,唔,我对吃住都没什么要求的,随便应付应付就行了,好不好?”

    “我也不知道!”容盛看着她说的,想到她讲的题目,确实易懂,只是这件事情还是要和姐姐商量商量的,抬头,看着满脸祈求的人,拒绝的话终是说不出来,最终只得说道:“你自己和我姐姐说吧,如果她同意,我没意见!”

    “好的好的!”安溪连连点头,看着容盛,脸上绽放出一抹绚丽的笑花。

    容盛摇了摇头,终是带着她一同上了公交车,却不知学校的大门口,他们的身后,安静看到这一幕,又是多么的愤怒。只是,她愤怒他的,谁放在心上?

    公交车上,安溪好不容易抢到了一个位置,而容盛就站在她的身边,不知是有意无意,正好避开了其他人碰到她的可能。

    安溪见此,脸上的笑容就没有消失过,总归是无意还是有心,她都把他当成对自己的暖心之举,生活已经很悲催了,难道还不允许她做做梦?

    “你家在帝宫的旁边吗?”下了公交车,跟在荣盛的身后,安溪很是好奇的问,之前两天,她都是看着他向帝宫的方向走去,本来,她还想好好看他往哪个方向走去,然而每一次,几辆车经过,挡住了她的视线,等车子走后,她便失去了他的方向。可是她又有点疑惑,这帝宫旁边的都不是简单的家人可以住的,又如何上学还需要坐公交车呢?

    然而,出乎安溪意料的,容盛去的不是帝宫的边上,和帝宫门口的守卫点了点头,带着她很是直接的走了进去,安溪的小心脏在进入帝宫的时候便紧缩了起来,伸手,扯了扯容盛的衣摆,甚是小声的询问,“那个……你家里人在帝宫当差?”安溪能想到的只有这个理由了。

    “……是吧!”容盛愣了一下,觉着这个说法似乎也没有错,他姐姐确实在帝宫里当差,于是点了点头,甚是认真的应了一声。

    “呼!这才差不多!”拍了拍心口,安溪这才放心心来。“吓死我了!我还以为你是王子啥的呢!可是没听过帝君有你这么大的儿子!”安溪说着,听爷爷说了,现任帝君也就二十几岁,至于容盛,都十*岁了,不可能是什么隐形的王子之类的,当然,安溪并不知道当今的帝君龙颜本名容颜,尤其是熟识的朋友,至今还叫着她容颜这个名字。所以,当她被带到容颜的面前,听到容盛喊坐在帝君那个位置的女人为姐姐,已经惊的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

    “姐姐,你觉着怎么样?”容盛将安溪要当自己的家教的事情说了一下,这才问着自家姐姐的意思空间之百花女王。

    “这件事情我得好好想想!”容颜说道,随即看向自己的弟弟,“你先出去,我要和你的这位同学好好谈谈!”

    “哦!”处于对自家姐姐的绝对信任,容盛想也没想便点了点头,自然,临走之前还和安溪说了两句,“你不要紧张,我姐姐人很好的!”然后,也不等安溪回答,容盛便乖乖的走了出去。

    “哎……”安溪回过神来的时候,容盛已经走了出去,安溪这才头皮发麻的转头,小心翼翼的看着眼前这个美丽如妖的帝君,“参……参见帝君!”是这样的吧?安溪屈膝,学着自己在电视上看到的模样对帝君行礼。

    “噗!”容颜看着她的模样,终是没忍住笑了出来,看着人家小姑娘一脸紧张的模样,终是放弃了逗她的心思,挥了挥手,甚是随和的说道:“别拘谨!我也没那么吓人吧!”

    “是!”安溪应了一声,然而,终究还是紧张的不行。帝君呀,她竟然活生生的站在帝君的面前,这……这让她怎么能不紧张。

    “坐吧!”容颜起身,挺着五六个月的大肚子走到一旁的沙发边上,对着安溪招了招手,这才坐了下去。

    安溪愣了一下,着实没想到帝君会这么亲和,慢慢的走了过去,在容颜的身边坐了下来。

    “你说你要做阿盛的家教老师,你知道阿盛需要学些什么吗?”到了一杯茶递过去,容颜问道。

    “我都行的!”对于家教这方面,安溪还是很自信的,也不紧张了,信心满满的说道,“高中以下的课程我都有把握!如果您不信的话,是可是出题考我的!”安溪看着容颜一脸认真的说道。

    “我看过你给阿盛的解的题!也相信你有这个能力,包吃包住也没有问题,但是几年也有满十八岁吗?做这个决定需不需要家里人的同意?”容颜看着她,一脸和善的问,“还有不用说您,那样会显得我很老!”

    “啊,是!”安溪愣了一下连忙应是,至于和家人联系的事情,却让安溪愣住了,是了,她只顾着逃亡了,却忘了还有爷爷,转头看向容颜,声音有些落寞的开口:“我会先和家人商量,真是抱歉,是我唐突了!”

    “半个小时,够不够?”容颜看着她微笑着问。

    “嗯?”安溪愣了一下,一时之间有些没反应过来。

    “和家人商量,半个小时之后给我你们的结论!够不够?”容颜又问了一次。

    “够了,谢谢!”安溪微微一笑,很是感激的说道。

    “不用客气!”容颜点了点头,这才回到自己的办公桌前继续看那些让人头疼的文件。

    而安溪,则拿出自己的电话,怕打扰帝君办公,便走了出去给自家爷爷打电话。

    “爷爷!”安溪在电话接通之后,小声的喊了一声,电话那端的声音虽然很严厉,然而,她却听的很欢喜,爷爷一直很宠她,这也是安静会看她不顺眼的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因为爷爷这几天南下,所以,安静才得了机会处处与她为敌。只是以往很顺着她的人,这次却在听到她的打算之后,直接怒了!

    “你以为你天天躲着不见就万事大吉了吗?我怎么有你这么没出息的孙女儿极品妈咪之老公太腹黑!”电话那端的老头怒气冲冲的骂着,语气之中,是一种恨铁不成钢的意味,明明,该是一个很优秀的人,偏偏,因为有这样一个懦弱的性子,成天受人欺负,他以为她只是依赖自己成瘾,自己走了,她被逼到一定的程度总能够振作起来,却不曾想,她依旧还是当初的模样,不,比当初更糟糕,当初默默的受着,现在却学会了逃避!

    安爷爷从来没有对安溪发过火,所以,这一次,直接把安溪给吓懵了,半晌没回过神来。

    “随你吧,你想怎么做就怎么做吧!我不管你了!”电话那端传来一声苍老的染着疲惫的声音。

    “爷爷!”安溪止不住的心慌,连忙喊了一声,然而,电话那端,却传来嘟嘟嘟的忙音。安溪愣了一下,缓缓的蹲下身子,紧紧的抱着自己的膝盖,自己……自己真是太懦弱了吗?懦弱到爷爷都对她失望了?可是……可是兄弟阋墙,不容于世,这姐妹之间就可以斗得你死我活吗?然而,她却不知,对这些豪门大户来说,如何生存下去比所谓的亲情更重要,而且,一味的忍让,并不一定就可以换来姐妹情深。她自己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不是吗?

    “哥哥,怎么办?小舅妈好像很难过,可是舅舅却不在!”一旁的树下,两颗小脑袋露了出来,皇甫苒对着对着皇甫离小声的说道。

    “不破不立!”皇甫离高深莫测,只说了这么几个字儿。

    “哥哥,你是得道高僧吗?”

    “我是你哥!”

    “……”

    不知道多久,蹲在那边的安溪终于站了起来,好似下定决心一般,抬起脚步,坚定的向着容颜的书房走去。

    “做好决定了?”容颜看着她微笑着问。

    “嗯!”安溪对着容颜重重的点了点头,“周一到周五,我做容盛的家教,周六周日休息!可以吗?”

    “可以!”容颜同样很是干脆的说道。“不知道你对工资怎么说?”

    “就按市场价来吧,如果您没有什么意见的话,当然,吃住的费用可以再工资里扣!”安溪认真的说道。

    “ok!”容颜点头,随即对着门口大喊:“还不快进来,帮安溪同学安排在苒苒的院子里!阿离去跟小舅舅住!”

    “是!”阿离和苒苒连忙跑了进来,听到容颜的吩咐,没有半点异议。自然,帝宫之中有很多的院子,只是,为了学习方便,只有阿离他们院子和容盛的院子相近,不用浪费很多时间在路上。

    “行了,你们都下去吧!”容颜挥了挥手说道。

    “是!”三个人应了一声,阿离和苒苒才带着安溪离去。

    “小舅妈,你一来就抢走了我们的工作!”

    “等等等……你叫我啥?”

    “小舅妈呀!难道不对吗?”

    “谁……谁是你小舅妈呀?”安溪脸红,她……她她她还是黄花大闺女好不好?再说了她已经有喜欢的人了。

    “你喜欢我小舅舅,我不喊你小舅妈那要喊你什么?还是说你的喜欢不是以结婚为前提的喜欢?奶奶说了,不已结婚为目的的恋爱都是耍流氓,你想对我小舅舅耍流氓?”

    “胡说……”反驳到一半的安溪突然停了下来,想到容盛喊帝君姐姐,这两个孩子,她在电视上看过的,帝君的儿子和女儿,这样算来,他们喊容盛确实是舅舅了,那这个舅妈……想到这里,原本只是微红的小脸瞬间爆红,说话也结结巴巴了起来,“那个……那个你们同……同意吗?我我我能追到他吗?”

    “精诚所至金石为开[综]我的前任是极品!”一直没说话的皇甫离开口说道。

    “谢谢你们!”听到这句话,原本紧张不安的心情倒是好了不少。

    “不过小舅妈,你可不能因为追求小舅舅而影响小舅舅的学习哦,不然妈妈会反对!”皇甫苒提醒。

    “这个你们就放心吧,我一定会让他的成绩和我一样好的!”安溪竖起竖起大拇指,慷慨陈词的说道。

    “可是小舅妈每次考试都倒数第一啊!”皇甫苒毫不留情的戳破。

    “……”安溪倒,她那是……“下次就不会了!下次一定不会倒数第一!”

    她这么坚定,倒是让阿离和苒苒刮目相看,看来,刚刚那通电话对她影响不小哦!

    “小舅妈,好样的,我们看好你……”皇甫苒的话因为一个人的突然到来而戛然而止,看着眼前这个脸色有点黑的人,皇甫苒一脸的干笑。“小舅舅,你今天好帅啊!”

    皇甫苒这句话一出,安溪就有一种遇到同类的感觉,她拍马屁的时候经常用的就是这么一句话。

    “我哪天不刷吗?”容盛扫了她一眼,一脸认真的询问。

    “噗!唔……那个我不是故意要笑的!”不小心喷笑的人,在所有人的目光落在她身上的时候,连忙举手投降。

    “小舅妈……那个安溪同学,你想笑就笑吧,咱们不会说你的!”因为小舅舅的瞪视,皇甫离很是识时务的改变了称呼。

    一行人说说笑笑,吵吵闹闹,终是到了各自的院子,皇甫苒将安溪带到自己的院子,她的房间隔壁就有一间空着的客房,“小舅妈,你就住在这里好不好?”

    “都行的,谢谢你!”安溪认真的道谢,然而,并没有多做停留,便去了隔壁的院子,给容盛补习,安溪的补习方法与阿离和苒苒的并不相同,她是通过解各式各样的题目从而牵引出无数的知识点,继而强化对这些知识点的讲解。看的皇甫苒和皇甫离都不得不佩服,很是不解这样的人为何能次次都考到倒是年级第一!

    晚上十点,安溪便准时的停笔,看着听得认真的人,嘴角的笑容加深,“今天的讲解就到了这里,喽,这是针对以上的知识点而出的题目,你做完了这些就可以睡觉了!嘻嘻,我先走了!”

    “嗯,路上小心!”容盛应了一声,便接过试题认真的做了起来。

    第二天四个人一起上学,自然,两只小宝半道就下车了,而安溪和容盛则直接坐到了福缘高中,只是在校园的门口,安溪就被一直等在门口的安静拦了下来。

    “你混账!”安静冰冷着一张脸,骂了一句,直接扬起了手。
(快捷键 ←)上一章:017 怪物 返回《钻石闪婚之溺宠小娇妻》目录 下一章:019 惊喜or惊吓?(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