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有声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钻石闪婚之溺宠小娇妻最新章节列表 » 010 苏醒!

010 苏醒!

文/花间妖
钻石闪婚之溺宠小娇妻 本章字数:9571 钻石闪婚之溺宠小娇妻txt下载
推荐阅读:极品全能学生 山河血帝 踏歌远行 快穿炮灰女配 穿梭在无限废土 爱上坏坏女上司 重生电子帝国 霸道老公,抱一抱 完美世界 星光璀璨:重生第一影后
    第10章

    “你们两个,不需要好好和我解释解释吗?”皇甫卿费力将赖在自己怀里的皇甫苒小姑娘推了出去,让宝贝女儿和儿子一起站着,声音严肃的开口。

    “爸爸……”

    “不要套交情!”皇甫卿打断儿子女儿软绵绵的撒娇,板着一张脸,认真的说道。“老实交代!”显然,皇甫卿这次是铁了心了,如何都不能忍受自己的头顶上顶着一个渣男的名号,别的地方渣也就算了,偏偏是对待老婆的问题,这是绝对不能渣的。在外面和年轻的女人亲亲我我,妻子怀孕了却一个星期不回家?想到这里,皇甫卿看着儿子女儿,便忍不住咬牙了。

    “……”兄妹两人互相看了一眼,知道这次是糊弄不过去了,于是,哥哥看着妹妹,妹妹看着哥哥,两个人相互推诿。

    哥哥,哥哥说吧,哥哥可好可好了。

    妹妹你说吧,你可漂亮可漂亮了!

    两个人在眉目传情,皇甫卿也不是没有看到,轻轻的咳嗽了一声,精致的眸子扫了两人一眼,示意,是不是商量够了?

    “咳咳……是这样的爸爸!”最终,皇甫离还是无奈的担起了身为哥哥的责任,开口,甚是认真的说道,“那天我和妹妹看到妈妈来看望小舅舅,看见妈妈好伤心好伤心的模样,我和妹妹舍不得妈妈难受,就想,是不是应该找点法子叫醒沉睡中的小舅舅!”

    皇甫苒听着哥哥的说法,连忙跟在一旁使劲儿的点头,“是的是的,爸爸,咱们的最终目只是为了喊醒小舅舅的!”所以才如此抹黑老爸你的,你看在咱们是好心的份上,就别介意了吧,与皇甫卿有些神似双眸忽闪忽闪,意思很明显。

    “嗯,为了叫醒你们的小舅舅,就非得这样说你们爸爸我?”皇甫卿瞪着他们,一脸的幽怨,“你们这么说,对得起爸爸么?”

    “爸爸……爸爸……”皇甫苒再次罔顾老爸的命令,颠颠的跑了过去,一把扑进自家老爸的怀里,搂着老爸的脖子,甚是娇俏的说道:“爸爸,那个只是权宜之计么!爸爸在我们的心中就是这个世界上最伟大的人!是谁都比不上的!真的,可真可真了!”

    皇甫卿听着女儿银铃般的声音,眼中闪过一抹无奈,好吧,他确实狠不下心真正的教训他们。“是谁告诉你们,说你爸爸不好,你们小舅舅就会醒过来的?”

    “爸爸,这是方向思维!”一旁皇甫离连忙开口说道,“咱们想着,如果妈妈每天去看望小舅舅告诉他她一切都好,小舅舅却一直没醒过来,咱们就试一试,不让妈妈来看望小舅舅,并告诉小舅舅妈妈过的很不好,人人都说,小舅舅的心中妈妈最重要,如果,妈妈并不如他想象中过的那么好,你说,小舅舅会不会焦急不安进而想要醒过来亲眼看一看?”皇甫离本事胡诌的,然而,越说越通,连他自己都吓了一跳,不得不感叹自己说的好有哲理。

    “是的是的极道神皇!我们就是这样想的,只要等小舅舅醒来咱们再告诉他真相就好,不会让小舅舅找爸爸麻烦的!”皇甫苒连忙开口说道。

    就连皇甫卿听了儿子的话,也觉着不无道理,至于容盛会不会找他麻烦,他问心无愧,谁来也不怕,抬头,看着自己的儿子,认真了眸色,最终终是开口,“行了,这件事情就交给你们兄妹负责,给你们两个月的时间,我负责看住你们妈妈不让她去探望你们小舅舅!”两个月,还有两个月的时间就要过年了,过年的时候,他是无论如何也阻止不了容颜来探望容盛的。

    “嗯!爸爸你真好!啵!”赖在皇甫卿怀里皇甫苒搂着他的脖子,在他的脸上很是用力的啵了一下,那叫一个崇拜。

    “给我收敛点!胡说八道也要有个限度!”皇甫卿笑了笑,然而想到自己无意中听到的,还是忍不住出声叮嘱。

    “是!”皇甫离和皇甫苒听了老爸的命令,连忙大声的应道。

    “妈妈醒了,咱们一起去和妈妈吃饭!”皇甫卿起身说道。

    皇甫苒从老爸的身上跳了下来,听着老爸的话,连忙欢喜的应了一声,“爸爸你先去,我和哥哥去抱深深和阿愿!”

    “不用了,他们被你伯伯和干爸带去玩了!”皇甫卿说道。

    “哦!那好吧!”皇甫离和皇甫苒应了一声,便跟着老爸一起去了前面妈妈坐在的院子,唔,吃晚饭。

    而此时,躺在床上的容盛,却在用力的想要从昏睡中挣脱出来,上眼皮不住的颤动,然而,眼皮就像有千斤重一般,无论他多么的用力,他都没法子睁开眼睛。手指颤动,容盛止不住在心中痛恨自己,如果……如果他没有一开始就沉溺在这种昏睡的状况之中,他现在是不是就可以很轻易的就苏醒过来?不,或许他会更早就清醒过来,在那个男人有机会伤害到他姐姐之前就清醒过来,有他在,谁也不能欺负他的姐姐,任何人都不行。然而现在……使尽了全身的力气,却没有法子,泄了力气的容盛,躺在床上,和活死人没什么两样,再也动弹不得分毫,是了,躺在这么什么都不想是比较容易的多,然而……不行,他不能让姐姐一个人伤心难受!他必须要醒过来!

    第二天的晚上,容盛还在与另外一个自己做着斗争的容盛便再次听到了不好的消息,他的外甥女在他的床头哭的上气不接下气,告诉他,那个叫皇甫卿的男人,不仅没有收敛,反而把自己在外面养的女人给带了回来,他的姐姐,终于在听到这个消息之后,打击过重昏了过去,这还不算,皇甫卿那个人,不仅没觉着满足,反而囚禁了他的姐姐,还妄图去抢他姐姐的帝君之位。

    “舅舅,怎么办?妈妈现在昏迷不醒,爸爸却带着那个小狐狸精鸠占鹊巢,我真的好后悔好后悔,如果我早一点告诉妈妈,早一点告诉外公他们,妈妈是不是就不会这样凄惨了?呜呜呜……小舅舅,现在怎么办?我现在连妈妈的面都见不到,我不知道她是不是还在昏迷,我不知道她是不是难过的恨不能死去,我不知道……呜呜呜……我什么都不知道,我和哥哥都被爸爸给控制了起来,没法子打电话,没法子给外公他们报信,脸看一眼妈妈都不行,只因为我们的院子很近,我才得空偷偷的跑了过来跟你说说,小舅舅,你快起来好不好,快起来告诉我我该怎么做?”皇甫苒握着容盛的手,哭的那叫一个肝肠寸断。

    皇甫离站在那边,老老实实的,因为,这一次,他们的老爸再一次前来观摩,虽然不曾开口反对,然而皇甫离却能清晰的感受到身后的冷气源源不断的传了过来。十一月的天气,已经够冷了,真的不用老爸你在这边帮忙制冷,他只穿了一件套头毛衣,这样吹风很容易感冒的。然而,虽然心中这样想,面上却不敢有半点不愿意的情绪表露,只能静默的替自家妹纸祈祷,希望她最后还能活着七界战仙。

    然而,事实上,容盛还是很偏爱这个小外甥女的,兴许知道如果自己醒不过来,小外甥女可能要遭到惩罚,唔,虽然他真正的心思并不是为此。

    在演的正*的时候,还在痛哭的皇甫苒突然便停了下来,身子不受控制的僵直下来,头,缓缓的低了下去,然后,然后她便发现,那个原本应该毫无知觉的人,那个被她抓着的大手,此刻正紧紧的反握着她的手,那么用力那么用力,好像握着救命稻草一样,至少她的手都被抓的快要变形了。愣了好大一会儿,皇甫苒豁然回头,看着自己的哥哥以及意外出现的爸爸,来不及惊讶惧怕,对着自己的哥哥和爸爸万分激动的开口,然而不知道激动狠了还是怎么滴,皇甫苒的嘴巴开开合合,却愣是半天都没说出一句话来,急的那是一个满头大汗。

    而皇甫卿和皇甫离看着自己的女儿妹妹这个模样,愣了一下,终是反应了过来,虽然心中万分的不敢置信,父子两人却还是快步的跑了进去,一进去便看见容盛露在被子外面的手,此刻,正紧紧的握着他们女儿妹纸的手,父子两人也是一愣,最终,还是皇甫卿比较快速的反应过来,敲了敲儿子的头,皇甫卿开口,连忙开口说道:“快去,让你余叔叔他们赶紧过来!”

    “啊,哦!好的!”皇甫离应了一声便快步的跑了出来,而皇甫卿,则伸手,将女儿那几乎被勒断了的小手从容盛的手掌中解救出来,抬头,看着容盛那不住颤动的眼皮,一颗心也不自觉的紧张了起来,显然是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做好的,哪怕觉着儿子说的理由不错,然而,也不曾想过,会这么快就有了效果,可见,他的媳妇儿在这个孩子的心中占有多重的位置。

    余味等人接到皇甫离的电话,便领着他的团队以最快的速度赶了过来,对余味来说,容盛是他们经手的一个比较失败的病患,因着按着容盛的伤势,理论上来说,是根本就用不着昏睡这么长时间的,然而,要他们说出原因却又没有什么比较好的解释,只能用一句人的大脑太过奇特来总结,此刻,接到皇甫离的电话,不可谓不激动,因为按着常理推断,植物人一旦有了反应之后,那边是苏醒的征兆,容盛要醒来了!

    耶!虽然被从房间里赶了出来,皇甫离和皇甫苒还是很高兴,甚是高兴的击了个掌,然后,心满意足的回屋睡觉去了。唔,以后妈妈终于可以放下心了。

    三天后,正好是周末,皇甫卿不用去魅影大楼上班,也不需要处理那些没完没了的国事,一大早的,皇甫卿就从床上爬了起来,而容颜却在床上多赖了一个小时,将近八点的时候才从床上爬起来,刚起来,便看见皇甫卿坐在床头,一脸微笑的看着她。容颜看着这样的皇甫卿,心情也不自觉的跟着变好,二十几岁,正是女人一生最美好的年纪,原本便长得跟妖精一样的人越发的风华绝代,“怎么了?这么高兴,难道有什么好事情发生吗?”容颜看着皇甫卿,声音温软的询问。

    “是有惊喜,只是,得等你吃过饭之后才能告诉你!”皇甫卿伸手轻轻地点了点她的额头,声音同样温软的说道。

    “你这样说我哪里还能吃得下饭?”容颜娇嗔的睨了他一眼,甚是不满他如此这般故意的拿乔。

    皇甫卿却不理会她,只微笑着将她推进了洗浴室,但笑不语。

    “阿卿,你真的不要现在就告诉我?”容颜接过皇甫卿递过来那挤上牙膏的牙刷,歪着头,不死心的问着站在自己身旁的皇甫卿。

    “安心刷牙吧!”皇甫卿站在她的身边,一脸温笑着说道。“如果想要知道惊喜的话,就安安心心的洗漱吃饭,唔,少吃一口,惊喜没有!”

    “你真坏九阴武神!”容颜翻了个白眼,“你要是现在不说的话,完全可以等我吃过饭了再说么,现在让我一颗心七上八下的慌的厉害!”然而,饶是她怎么说,皇甫卿都只是一脸微笑的看着她,打定了主意不告诉她,没法子,只能老老实实的刷牙,洗脸梳头发,脑海中却在想,到底是什么事情让他这般高兴,如果是一般的事情,一定不会让这人高兴成这样,那么一定是很大很大的事情了。

    “阿卿,你确定你不现在告诉我吗?那个心里有事情的话,吃饭会消化不良的!”收拾妥当,容颜和皇甫卿坐在餐厅里,容颜拿着包子,看着坐在自己对面的人,眨巴着眼睛,甚是认真的说道。

    “赶紧吃饭!”皇甫卿不为所动,将粥和包子以及饺子都递到容颜的面前,“今天要多喝半碗粥!”

    “阿卿……”

    “惊喜哦,对你而言很大很大的惊喜,不听,你一定会后悔的!”皇甫卿看着她,诱惑。

    容颜看着堆在自己面前的一堆食物,没法子,只能用力的吃起来,怀这一胎,容颜比前面都好,几乎没什么妊娠反应,没有孕吐什么的,只是嗜睡,整日里昏沉沉的,碍着床就想睡觉,只是饭吃的就不那么香了,所以这人整日里想法设法的就是如何能让她多吃一点,这不,就为了让她多吃半碗饭,这种法子都想了出来,然而,不得不承认,他这个法子还很好,至少她很想要听到底是什么惊喜。

    “唔,我吃完了,你赶紧说,到底是什么惊喜,唔,如果你的口中的惊喜实则不那么惊喜的话,我会劈了你的!”容颜的嘴里塞得满满的,瞪着皇甫卿,甚是认真的说道。

    “先把嘴里的东西咽下去在说话!”皇甫卿轻笑,在她鼓鼓的小脸上捏了一把,甚是认真的说道。

    容颜瞪大了眼睛,然而,这么长的时间都等了,也不差这么一时半会儿,瞪了他一眼,容颜慢慢的咀嚼着嘴里的食物,刚咽下去,一杯奶便递到了她的面前,正好噎得慌,容颜想也没想,接了过来就是咕噜一口,然后才露出嫌弃的眼神,显然,之前不喜欢喝这东西,如今依旧不喜欢喝这东西。“这下可以了吧?不许再提别的条件!一个都不许!”容颜看着皇甫卿很是严肃的说道。

    “呵呵呵……”皇甫卿忍不住笑了出来,抬头,看了一眼容颜,随即轻轻地拍了拍双手。啪啪啪……三声,皇甫卿放下手,静等外面的人走进来。

    “当当当……”皇甫离和皇甫苒两个人甚是欢快的跳了进来,看着自己的妈妈,一脸笑眯眯的模样,看的容颜瞬间就黑了脸,这对父子,父女,是不是太闲了,这么逗她玩?害得她一早上都没能安稳下来?

    “这就是你说的惊喜?”容颜瞪着皇甫卿,甚是不悦的说道,虽然这两个,无论是阿离还是苒苒都是她的宝贝,可是,惊喜着实算不上吧?

    “姐姐!”

    突然,一道虚弱的声音传了过来,本来还在向皇甫卿质问的容颜瞬间便僵直了身子,坐在凳子上,半天不敢回头。

    “这才是我给你的惊喜,准备的来说,是阿离和苒苒给你准备的惊喜,你确定不要看看吗?”

    还没转过身去,容颜的眼泪就掉了下来。啪嗒啪嗒,好像断了线的珍珠,最终落在自己的衣服上,形成一大滩的水渍,好像一副晕开的水墨画。

    “姐姐是不想看到我吗?”拿到陌生却似乎染着记忆深处那种色彩的声音再一次响了起来,一个字儿一个字儿,好像锤子一样,在她的心上击打,让她有点承受不住这样的跳动,缓缓的转过头,容颜便看见那个人,那个她最近不曾去看,却整日担心不已的人,之前,她去看他的时候,他只是躺在床上,偷懒的不回应她一句,如今,终是站在了她的面前超神脑装。看着看着,眼前的人渐渐的就变得朦胧模糊了起来,妖精似的眸子被泪水淹没,容颜坐在那里,终是低着头,无声的落泪。

    “对不起,让你担忧了!”突然,一只手握住她放在膝盖上来回来搅动的双手,白皙修长的甚至比专业手模还要来的精致的双手,容颜再也忍不住,挣开他的手,直接把他圈进自己的怀里,站在孟贤的怀里,肆无忌惮的哭了出来。

    容盛站在那里,任由容颜揽着自己的腰哭的恣意,俊俏的脸上是一种病态的苍白,刚刚苏醒的他还没有恢复体力,只是想起自己昏睡时听到的那些话,怎么也放心不下,哪怕是皇甫卿和皇甫离皇甫苒解释了,他依然不放心,似乎非要亲眼看一看她方才可以安心,如今,看她果然安好,终究是不在那么担心,看着这人的发顶,嘴角微勾,然而,却毫无预警的,直接落下了泪来。一颗一颗,落在容颜的发顶,容盛见状,连忙抬起头,长长地睫毛扑闪扑闪,似乎想要将眼泪给眨回去一样。

    “好了好了,不要哭了,醒来了就是好事儿!”皇甫卿走了过来,轻轻的拍着容颜的肩膀小声的安慰。

    “嗯,好事,醒来就好!”容颜点了点头,一边哭一边笑着说道,随即站起身,看着已经比她还要高的少年,一双带水的眸子中盈满了笑意,抬手,轻轻的抚上他那消瘦的脸颊,容颜忍住哭,忍住的叮嘱:“以后,以后再也不准离开我了!知不知道?”

    “……”低头,容盛看着这个哭的难受的人,心中疼痛万分。现在的他如何还能守在她的身边?他的手,哪怕现在再如何的干净,也洗不去上面沾染的血迹,与卡塔斯相处的时间长了,他并不能确定自己是不是已经被卡塔斯传染了,变成一个多么疯狂的人!这样一个充满变数的自己如何能守在她的身边?

    “你还想悄无声息的躲起来是不是?你还想让我跟着担心是不是?”看着始终保持沉默的容盛,容颜终于不淡定了,伸手,抓着他的手臂,一边摇晃一边哭泣的质问,“你答应我,你答应我,以后再也不要离开我了!”

    “……好,你别哭!你别哭!我答应你,不会再悄无声息的离开!”看她的情绪这么激动,想起她已经怀孕了,如何承受得住这样巨大的心情起伏,连忙开口答应。至于之后的事情,就只能之后再说了。

    容颜见他答应了自己,自然万分的高兴,想着自家爸爸妈妈和自己一样期盼这容盛苏醒,连忙就要去找手机给爸爸妈妈打电话,只是不知是不是高兴狠了,一时之间,就像无头苍蝇一样,在原地转了好几圈,最后还是皇甫卿看不下去,将人给揽进自己的怀里。

    “我已经通知了爸妈他们,相信他们很快就会赶过来,晚上,咱们一起吃饭,算是为容盛庆祝!”皇甫卿覆在容颜的耳边甚是认真的说道。

    直到此刻,容颜方才渐渐的安定下来,倚在皇甫卿的怀里,心中感激莫名,幸好,幸好一直有这人陪在她的身边。否则……

    “这次你要感谢就该好好的感谢一下咱们儿子女儿,如果不是他们,容盛也不会这么快就醒过来!”皇甫卿搂着自己的媳妇儿,下巴枕在媳妇儿的肩上,一张脸笑的那叫一个温润善良。

    容颜不知其中缘由,看着儿子女儿,一脸的惊喜,“快来和妈妈说说,你们是用的什么法子?”

    皇甫离和皇甫苒听到这里,原本欢喜的心情不再,皆是一脸哀怨的瞧着自己的老爸,唔,他们虽然用的法子不怎么好,但是效果惊人不是么?哪怕就看在他们让妈妈以后不再伤心这一点也应该不和他们计较太多不是吗?看看,连小舅舅都黑了脸阴冥婚庆司。

    容盛自然也想到自己如何会这么快的清醒过来,着实没想到,自己竟然被两个小鬼给骗了。

    看着妈妈依旧一脸期待的看着他们,两只小宝顿时干笑了起来,“呵呵呵……都是妹妹/哥哥的功劳!”

    “呵呵……兄妹之间倒还谦让起来了,不管谁的功劳,都重重有赏,来,告诉妈妈,到底是用的什么法子把你们这个跟小猪一样的舅舅给叫起床的?”容颜看着他们相亲相爱的模样自然欢喜不已,当然,她真的很好奇,余大哥的法子不行,自己的儿子女儿到底是用的什么方法。

    “啊,妈妈,外公外婆可能来了了,我去接他们!”皇甫离好像突然想到这么一个问题,甚是严肃的说道。

    “是哦,外公外婆一定特想见到小舅舅,我也去看看他们来没来!”皇甫苒说着,也不等妈妈回答,便也百米冲刺一般的跑了出去。

    容颜觉着这两宝太奇怪了,做了好事,不仅不邀功反而跑的这样急,不知情的人还以为做贼心虚呢。“他们到底用的什么法子?”回头,看着自己的丈夫,一脸好奇的询问。

    “也不是特别的法子,和你做的差不多,就是每天晚上都和容盛说说话罢了!”终归,皇甫卿还是给了面子给自己的儿子女儿,当然,也算间接的给自己留点面子了。

    “原来是这样啊!”容颜看向自己的弟弟,“我和你说了那么长的时间,你一点反应都没有,而阿离和苒苒才和你说话几天你却醒了,可见你的心中,阿离和苒苒这个外甥和外甥女是比我这个姐姐来的重要的!”

    “……”容盛看着自己的姐姐,同样的有口难言,终归一方面不愿意出卖自己的外甥外甥女,一方面也不愿意暴露自己竟然被这两只小鬼骗的团团转。

    “行了,还和儿子女儿吃起醋了,儿子和女儿说的最多的自然还是你!”皇甫卿拥着容颜小声的说道。

    “噗!”容颜忍不住喷了,“我和容盛说着玩来着!”说完,看向容盛,一脸关心的模样,“可吃过早饭了?身体还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放心吧!”容盛对着容颜漾起一抹清淡的笑容,甚是温软的说道,“我已经吃过早餐了,现在已经没什么大碍了!”

    “刚刚苏醒,还是得多多休息!余味说了,得好好休养大半年!”皇甫卿开口说道。

    容颜一听这话,顿时便紧张了起来,拉着容盛就往外走,“你最近还是好好的在屋里休息,别乱走动,唔,今天晚上的家宴你要出席一下,这是大事,去去晦气,以后否极泰来!”一边走一边叮嘱,哪怕容盛怎么说,容颜都不放心,非要他继续在床上躺着,无论什么事情,都得等身体养好了再说。

    容盛躺下来不到十分钟,徐傲松一家子便赶了过来,商迩雪一看见容盛,二话没说,直接就跑了过来,一把将容盛搂进自己的怀里。同样又是哭又是笑的。

    “妈!”容盛看着这人还是自己记忆中的模样,眼角同样有了泪花,开口,甚是郑重的喊了一声。

    “乖!回来就好,醒了就好!”商迩雪搂着容盛激动的说道,而商绯月和孟贤看到这一幕,眼中闪过泪花,嘴角却勾起了笑容,这些日子,这小夫妻,也是一有空了就来和容盛说说话,这是商迩雪要求的,当然,哪怕她不要求,他们两人逮着机会也会过来探望,商迩雪的说法,那就是给容盛满满的爱,让他知道,还有好多好多人爱他天生高人。

    “小鱼儿,快来,叫小叔叔!”徐傲松是男子汉大丈夫,终是将眼泪憋了回去,在容盛的身上使劲儿的拍了拍,这才对着自己的大孙子招手,将商小鱼抱过来,甚是认真的说道。

    “小叔叔!”商小鱼看着容盛,有点认生的模样,然而在爷爷奶奶的鼓励下,终是开口,怯怯的喊了一声小叔叔。

    “叫小鱼儿吗?真好听!”容盛看着自己的小侄儿,甚是欢喜的说道。

    “我叫小鱼儿!”听到容盛夸自己的名字好听,小鱼儿顿时便笑了出来,语气之中,轻快多了一些,怯弱少了几分。

    众人并没有和容盛说许多话,因为过了一会儿,余味便过来赶人了,是了,从几天前,在皇甫卿他们察觉到容盛有了意识余味被调过来之后,这几天便一直住在容盛的院子,用以观察容盛的情况,做最合理有效的安排,现在容盛被打扰的时间有些长了,如果想要正常参加晚上的家宴,现在就该好好的休息了!

    知道这已经是容盛的承受极限了,其他的人自然不敢在耽误,看着容盛躺了下去,一个个便很自觉的退了出去。

    晚上六点,家宴准时开始,并不是有多隆重,只是一大家子,围在一个大圆桌的周围,一起吃顿饭。

    徐傲松一家五口,容颜一家六口以及容盛,容盛很欢喜,尤其是看到还有两个小外甥,嘴角的笑容便一直没停过,他很喜欢他们,就像当初,他很喜欢阿离和苒苒一样,只是现在,阿离和苒苒长大了,和他记忆中的小人儿完全无法重叠,倒是深深和阿愿,和他记忆中的模样有些相似,当然,如果阿愿是女孩子那就更像了。

    “阿盛,孩子我来抱,你赶紧吃饭!”坐在容盛边上的商迩雪对着容盛说道,伸手,便要去抱坐在容盛怀里的皇甫愿。

    “妈,没事的,我一只手抱也可以吃饭的!”容盛看着商迩雪认真的说道,嘴角是一抹宛如孩童般纯真的笑容。

    “阿盛喜欢,你就让阿盛抱吧!”坐在商迩雪旁边的徐傲松开口说道,“你给他布菜!”

    “嗯!”商迩雪听了,便不再多说,点头应了一声,刚要拿起一旁的公筷,有一只手却比她更快一步。

    “妈,你吃饭,我来布菜!”坐在容盛另外一边的容颜拿着公筷开口说道,她的另外一边是皇甫卿,此刻正抱着皇甫深。容颜想到这人小时候最喜欢吃牛肉,想也没想,直接夹了一片牛肉放在了容盛的盘子中,声音欢快的说道:“你最喜欢吃的!”家里穷,李兆龙又是个好赌的,猪肉偶尔还能吃一顿,而牛肉却只能过年的时候吃一顿,因而便显得越发的珍贵了,往往一片牛肉他们兄妹两要推来推去好长时间,最后却只能落到李兆龙的嘴里,因为,他们两人推来推去的时候往往不小心落到了桌子上,还没等他们反应过来,李兆龙的筷子便伸了过来,毫不犹豫的把那片肉塞进自己的嘴里。

    容盛当然记得小时候的事情,然而,另外一个记忆却比这个记忆更加深刻,所以,当那块牛肉落进他碗中的时候,他的身子便不受控制的僵硬了一下,然而,僵硬也只是片刻,随即,他便若无其事的将那片牛肉塞进嘴里,慢慢的慢慢的咀嚼着,好似天下间最美味的食物,然而,他的眼前,却是一片血红,满嘴的血腥味儿。
(快捷键 ←)上一章:009 渣男 返回《钻石闪婚之溺宠小娇妻》目录 下一章:011 王子和公主(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