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有声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钻石闪婚之溺宠小娇妻最新章节列表 » 230 小狗的头发

230 小狗的头发

文/花间妖
钻石闪婚之溺宠小娇妻 本章字数:11094 钻石闪婚之溺宠小娇妻txt下载
推荐阅读:与校花同居:高手风流 儒道至圣 神医嫡女 我是极品灵石:爆宠萌徒 青春的死胡同 绝杀飘雪 闪婚少校娇妻 萌妻很纯情:天价富豪来相亲 异能小农民 雄霸神荒
    本,请勿转载!

    “那不是小狗的头发吗?”皇甫离抬头,甚是无辜

    “哥哥,老师偷咱们的头发干什么?”皇甫苒问着皇甫离,一脸好奇的模样。

    而幼儿园里,三只小宝趁着休息的时候围在一起。

    “是!”萧敬东应了一声,神情严肃。

    “换了,无论是头发还是老师!”皇甫卿淡淡的说道,“以后,每一个老师都好好查一遍,所有人都不能轻忽,只要是可以出现在阿离和苒苒面前的人!”

    “还没有!”萧敬东说道,“刚刚咱们的人才汇报,问我们要怎么做?”

    “已经交出去了?”皇甫卿皱着眉头问道。

    “boss,幼儿园的一名老师去了小少爷的几根落发!”第二天,皇甫卿去魅影大楼的时候,萧敬东便出现在他的身后,压低着声音,甚是严肃的开口汇报。

    然后,当付婷回去的时候,第二天却没能按时起床,不得不继续请假。至于宁宗,经过一夜的奋战,心中醋火稍降。

    当然,还是有人不高兴的,一个人看的黯然神伤,一个人看的醋火冲天。

    按着这两人的交情,着实不应该如此亲密的相对,然而现在,这两人就这么光明正大的坐在公寓的大楼门口,如此亲密却又让人说不出半点淫邪的意味,因为,无论是谁,都那么的坦然。

    “……”

    “卧槽,罗斌,你是不是眼睛瞎呀眼睛瞎呀!长这么大的眼睛留着干什么的?”

    “嗯?”

    “那露西怎么办?”

    “我就是这么一说!”

    “卧槽,你还想老牛啃嫩草?”

    “女人跟男人能一样吗?无论是boss还是你家大叔,媳妇儿都比自己小了**岁,按这样的数据来算,我的媳妇儿还未成年?”

    “屁呀!比你小的容颜都五岁孩子的妈了!”

    “我其实还狠年轻!”

    “哎,赶紧找个媳妇儿吧!估计现在你就是带回个乞丐回去,你妈也会夸人家是个美人儿!”

    “……”

    “反正没有我爸好!”

    “切,我爸也是个好爸爸!”

    “哎!要不,这样吧,我认你做干弟弟,我把我爸妈分你一半,我爸妈可好了,连宁大叔那个毒舌都喜欢的不得了!”

    “嗯!”

    “行了,有些事情不怪你,你也不要忘自己心里藏,这也是我和颜颜不想告诉你的原因!”付婷开口说道。“撇开当初的不懂事,现在的我们都应该好好过不是吗?至于你那个妈,以后你也不要搭理她了,在她没有认错之前,这都怪你,小时候肯定一直都是乖乖宝,所以才把她的控制欲养的这么强!晓得不!以后少听她的话!”

    罗斌愣了一下,随即便放松自己,枕在她的肩膀上,倒是没有哭,只是保持静默,脑袋放空,什么都不想。似乎对这人,他除了对不起还是对不起!然而,一句对不起,又是多么的苍白无力。此刻,枕在她的肩上,心中没有什么其他的想法,一颗心,渐渐的趋向平静。

    歪着头,付婷看着他难受的神情,终是忍不住伸手,见他的脑袋掰过来枕在自己的肩膀上,“你要哭就哭吧,姐肩膀借你用一用!”

    “……”罗斌的脸色一白,良久,终是点了点头,小声的说道:“好!”

    “行了,姐又不是不知道你是什么人!”付婷扫了他一眼甚是豪气的说道,“不过,颜颜的额头撞了个大包,你得好点好吃的给她补补!”

    “……”罗斌扫了她一眼,终于还是坐了下来,抬头,仰望着夜空,这里,几乎看不到星星,然而,即便这样坐着,心中的沉闷好似也在渐渐消散,“对不起!一直打扰你的生活,我却无能为力!”

    “坐吧!”付婷在公寓楼门口的阶梯上坐了下来,伸手拍了拍自己的身边,小声的说道。

    付婷一看他那神色,便知道他都知道了,叹了一口气,终是还是走了过去。

    回到公寓的罗斌,便直接打了电话给付婷,正好付婷从萧敬东家吃饭结束,接到电话,连忙就跑了下去。

    然而,这一次,罗爸爸却不是吓唬她,而是打定了注意,一定要和她离婚,给儿子一个自由。

    “不要离婚!我不要离婚!”罗妈妈跌坐在地上,一边痛哭一边无意识的呢喃,她不要离婚,她没有做错,她……她只是想要儿子好而已!为什么……为什么所有人都要逼迫她?为什么所有人都说是她的错?为什么?她不离婚,绝对不要离婚!

    “若是不能协议离婚,咱们就上法庭吧!”罗爸爸疲惫的说完,便扯开罗妈妈的手转身,毫不留恋的转身走了出去。

    “我不要离婚我不要离婚!你听到没有,我不要离婚!”罗妈妈紧紧抓着罗爸爸,一边摇晃一边嘶吼。

    “……”罗爸爸闭了闭眼睛,终是对这人死了心,哪怕到现在,她还没有认识到自己的错误,还把所有的错都归咎在别人的身上。已经到了这种地步,多说无益。他怎么样过都无所谓,唯一放不下心的便是自己的儿子,天知道,当他看到儿子那快要被绝望占领的眼神是有多么的心疼,为何,为何这个生养他的女人却能如此理直气壮的打着为他好旗号却行伤害他的事实呢?明明当初她也曾把他捧在怀里如珠如宝的宠着不是吗?

    “我不要!我不要离婚!”罗妈妈挥手大声的嘶喊,“我做错了吗?我只是……我只是不能眼睁睁看着自己唯一的儿子一辈子就这么孤单下去,我想他可以像个正常人一样生活,结婚生子这也有错吗?你凭什么和我离婚?你为什么要和我离婚?你说,你是不是在外面有人了?”

    “我们离婚!什么都可以归你,儿子的事情你不要再管了!”罗爸爸很镇定,当初,他愿意用罗氏换她活命,如今,他依然愿用所有来换她活命,却无法在于这样的人一起生活,他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她把自己唯一的儿子给逼死,所以,只剩下离婚这一条了。

    “你说什么?”本来拔掉自己正在输液的针管要去追儿子的罗妈妈,在听到罗爸爸的话之后突然便顿住了脚步,愣愣的看着自己的丈夫,有些不敢置信的模样,他刚刚说了些什么?为什么她听不懂?

    “我们离婚吧!”罗爸爸看着罗妈妈,看着她失魂落魄的模样,却没有半点心疼,自己对她的感情,早就被她这样一点一滴的消磨干净,他自己无所谓,然而,却不能让儿子被她一毁再毁,“我们离婚,什么都可以归你,我只有一个要求,儿子的事情你不要再管了!”

    “阿斌!阿斌!”罗妈妈躺在病床上看着自己的儿子头也不会的走了,连忙起身要去追,然而,罗斌却连头都没有回,砰的一声,关上了门,直直的转身走了出去。

    而此时医院里,被付婷那么一折腾,又因为看见容颜自己吓到自己,罗妈妈从楼顶下来的时候直接就晕了,被好心人送到了医院,当然,此事,虽然当事人谁都没有说,但是罗斌还是知道了一点风声,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回过家的他终究还是回去了。只是,这一次,却不是妥协,而是宣告,“以后,我的事情你就不要管了,无论是付婷还是你说的那些淑女名媛,我一个都不会娶,如果你想要逼死我的话,你就接着作,总有一天,都会如你的意愿!”罗斌说完,终是不再停留,转身走了出去。

    “好吧!你要吃就吃吧!”容颜举手投降,谁叫他现在是老大呢!乖乖的从床上爬起来,由着这人给她穿衣服套鞋子,最后两个人一起走了出去。这下,容颜也不装失忆了,也不问自己怎么到这里来,只说了好饿,可以吃好多的饭。

    “嗯?”皇甫卿眯着眼睛,睨着她,从鼻子里哼出声音。

    “你不要吃我豆腐!”容颜扫了他一眼,撅着嘴巴说道。

    “赶紧起床吃饭!”皇甫卿拍了拍她的屁股淡淡的说道。

    “哦,那算了吧!”容颜很是识时务的说道。皇甫卿这样说,已经算是做了决定,今天的事情既往不咎了,容颜想,她挨这两巴掌也是值了。反正一点也不疼,至于丢不丢人么?反正只有她和他知道,她是绝对不会说给别人听的,至于他么,容颜相信,他也是绝对不会对外传播的!于是,所有人都相安无事正好不是吗?

    “你想让我问问你额头上的伤是怎么来的吗?”皇甫卿扫了她一眼,咬牙问。

    “和你过!”容颜老实的说道,说完了才觉着不对劲了,直接从他的怀里起身,盯着他一脸不服气的说道:“不是你打我的么?不应该你哄我的么?不行,你再重新问一遍!”

    “和谁过?”皇甫卿问。

    “不躲了!”容颜趴在他的肩膀上小声的回答。

    “以后还躲不躲着我了?”皇甫卿问,声音如旧。

    “不跑了!”容颜很干脆的回答。

    “…。”听着容颜的哭诉,皇甫卿瞬间就无话可说了,良久,方才把心中的无力感给甩开,这才开口,声音依旧严厉:“以后还跑不跑了?”

    “呜呜呜……”容颜也不问他了,直接搂着他的脖子,枕在他的肩膀上大声的哭泣,那叫一个委屈,“呜呜呜……你打我,妈妈说你不会打我,你竟然打我,呜呜呜……你这是家暴,我不要和你过了,呜呜呜……,妈…。”

    “啪!”她的话刚问完,一个巴掌又落了下来,力道不轻不重,却响的让人难为情。

    “……”容颜也是被这一巴掌打懵了,倒不是有多疼,实在是太响太丢人,盯着皇甫卿,一张脸瞬间就红了,“你打我!”

    皇甫卿咬牙,终是忍不住,抬头,在她的屁股上打了一巴掌。啪的一声,伴随着的是容颜忽然睁大的双眸。

    “唔,已经这么晚了吗?阿离和苒苒呢?我是不是忘了去接他们放学了?”容颜抬起头,看着皇甫卿,一双妖气十足的大眼睛直直的盯着皇甫卿瞧,那叫一个坦然。

    “八点半!”皇甫卿冷笑,装,看你能装到几时。

    容颜完全没有放在心上,而是乖乖的爬起来,跪在床上,赖到他的面前,伸手,甚是自然的圈住他的脖子,将脑袋枕在他的肩膀上,声音软绵绵的开口:“唔,几点了?”

    “……”皇甫卿扫了她一眼,没有说话。

    而容颜一睡,就睡了两个小时,直接睡到了八点半才醒,一睁开眼睛,便看见皇甫卿,微微一笑,甚是自然的开口:“唔,你已经下班了呀!”那么自然,似乎失忆了一样,完全忘了白天发生的事情一样。

    然后,他们得知,容颜现在正在睡觉,两个一听,终是舒了一口气,赶紧将米饭蒸上,夫妻两人一同去超市买菜,幸而,超市离这边不远,倒是很方便。

    “可是家里没有食材了!”这下徐傲松更加心虚了,刚刚,为了证明自己肯定能做出一盘菜,然后就……就那什么了!明明,以前给她帮忙的时候也不觉着有多么的难呀,怎么自己上手的时候就变得那么……

    “能怎么办?要不重做,要不出去吃!”商迩雪白了他一眼说道,“他俩正在解决问题,应该还有时间重做!”

    “怎么办?”徐傲松看着商迩雪,难得心虚的询问。

    而楼下,因着将饭菜交给徐傲松,虽然徐傲松也有着一颗帮媳妇儿分担家务的心,但是,天生不是下厨房的料,这不,没煮好饭菜也就算了,偏偏还将商迩雪之前准备的也给弄糟了,折腾了半小时,终于是将残渣给收拾干净了。

    弯身,将人从衣橱里抱了出来,小心的安放在床上,仔细的帮她把被子盖好,随即看到她的刘海散乱的贴在脸上,终是伸手将刘海拨到一边,然后,然后便看见她额头上肿起来的大包,一双眸子瞬间变得幽暗无比。似乎可以理解她这么胆大包天的理由了,眉头皱了又皱,一张脸难看的紧,想到宁宗给他汇报的情况,又是罗斌的妈吗?还真是不知死活啊!盯着容颜,不想让这人为难,然而……然而,她额头上的包却让他怎么看怎么不舒服!

    至于睡着的某人,虽然将皇甫卿比喻成入室抢劫的强盗,然而,无法否认的是,只要在这个人的面前,她就会很安心很安心,哪怕是不舒服的衣橱里,她也能很安适的睡着。

    一分钟,两分钟,十分钟……半小时过去了,好不容易平静下去的皇甫卿再一次又火了,走到衣橱的面前,哗的一下打开了衣橱的大门,刚想开骂,就看见他的媳妇儿已经窝在衣橱里睡着了,顿时,哭笑不得,看着睡的很是安适的人,一时之间,不知该怒还是该笑。

    皇甫卿就坐在沙发上,目光静静的落在衣橱上,显然不知道,自己已经成了强盗的代言人。

    躲在衣橱里的容颜,耳聪目不明,然而,虽然看不见那人,却也知道那人已然进了屋,容颜老老实实的站着,衣橱里是妈妈给她准备的她从来都不曾穿过的衣服,然而现在,她却没有心思欣赏,一颗心噗通噗通,这感觉就跟做贼一样,偷东西偷到一般突然家主回来了,等等,容颜连忙甩了甩头,她怎么可能做出偷东西这样的事情呢,是这样的,睡觉睡到半夜突然发现有强盗进了家门,是了,她为了保命躲起来,而强盗正在到处的找她,唔,就是这样,呜呜呜……现在的皇甫卿就是强盗!

    皇甫卿得到徐傲松的提示终于找到这个房间的时候,却看到里面空无一人,一张脸顿时就黑了,进了屋里,扫了四周一眼,最后,目光落在唯一可以藏身的衣橱里,有些控制不住的抽了抽嘴角,冷哼一声,直接在一旁的沙发上坐了下来。

    “妈……妈!”容颜看着自己妈也跑了,这下就更害怕了,扫了一眼气势不减的皇甫卿,容颜终于也做了一个决定,那叫是逃,在商迩雪逃到厨房的时候,她也很没出息的跑了,楼上,商迩雪给她准备的房间。砰的一声,将门紧紧的关上,容颜拍了拍有点失控的心。做了几次深呼吸,过激的心跳方才渐渐的趋向平稳。然而,好不容易镇定下来的人,还没来得及休息,便听到了熟悉的脚步声,容颜顿时便慌了,无头苍蝇一般乱跑,最终看到了衣橱,想也没想,直接拉开衣橱的大门,整个人躲了进去,快速的把门给拉了起来关上。

    “那个,我先去帮你爸爸做饭了,你自己在这里等着!”商迩雪拍了拍容颜的肩膀很没义气的跑了。

    容颜透过门缝,看着气势汹汹走进来的皇甫卿,就像看着古达提枪跨马的大将军正在向她冲了过来,容颜有点都,小心肝乱颤,怎么看怎么觉着,她就是那个等着挨宰的敌军头领。

    而站在院子门口的皇甫卿,在耐性即将用尽之前,那道紧锁的大门终于缓缓开启,皱着眉头,皇甫卿终于抬脚走了进去。

    “嗯!”商迩雪应了一声,这才按了一下墙上的按钮。

    “嗯!那你开门吧!”容颜点了点头,深吸了一口气,这才对着自己的老妈说道。

    “还行,不像之前那么恐怖,却也没有全然消下去!你用刘海遮一遮就行了!”商迩雪说道,随即,伸手,将女儿拨到一边的刘海给弄散,堪堪能遮住额头上的大包。“这样好多了!”

    “等等!”容颜连忙开口先不让商迩雪开门,“你看看,我额头上的包还明显么?”

    “那不就是了!”商迩雪说道,“我开门了哈!”

    “嗯?”容颜看着自己的老妈,连忙用力的摇了摇头,她怎么能舍得让他站在外面站一个晚上呢?

    “嗯!让他进来吧,也该吃饭了!”商迩雪说道,她饭菜才做到了一半,就被女儿抓过来守着大门了,没法子,只能让徐傲松去厨房盯顶上了。“你还真的舍得让他站在外面守着一个晚上?”

    “那……让他进来?”容颜问着自己的妈妈,寻找勇气支持。

    “你放心好了,阿卿哪里舍得揍你!”商迩雪安抚,那人哪怕是再生气,也不可能揍自己的媳妇儿不是?

    容颜也心软了,可是……可是那人看起来好像很生气的模样,自己现在开门,他会不会揍自己?

    “要不,让他进来吧?”本来就不大同意女儿的做法,如今看着女婿站在外面,好似很生气的样子,商迩雪很没出息的承认,她有点退缩了!听着女儿的话,把家里的电灯什么的全部都关上了,装作家里好似没人的样子,徐傲松也是个宠闺女的,闺女说啥就是啥,而她也舍不得违逆女儿的意思,可是现在……现在的情况一看就是没瞒过去么?在装还有什么意思?

    “妈,怎么办?他还没走呢?”容颜和商迩雪站在门口,开了一点点的门缝,凭借着超好的势力,清楚的看见皇甫卿站在门口,似乎,那张俊脸还有点黑。容颜顿时就紧张了,她……她可不想惹那人真的生气呀!

    这边欢欢喜喜的吃着火锅,那边,皇甫卿被拒之门外。

    “我晓得了!”拉拢着脑袋,付婷有气无力的说道。

    “干妈,不要吃辣椒哦!”皇甫苒甚是好心的提醒!

    “吃饭吃饭!”瑶姐微笑着打圆场,害怕大家在笑下去,某个姑娘就该钻地洞去了。

    唯独,付婷,一张小脸快要被火烧着了一般,早知道……早知道她就该让苒苒在客厅里问了就好了;皇甫苒一副懵懂无知的模样。她说的是事实呀,为什么大家要笑?

    “……”原本热热闹闹的餐厅,出现片刻的静默,随即,便是控制不住的大笑声。

    “干妈,你嘴巴都破了,可以吃辣吗?”坐在椅子上的皇甫苒看着自己的干妈甚是担忧的询问,声音那叫一个清脆明了。

    “我要,我要辣的!”付婷端着自己的调味盘连忙说道。

    “喽,这是每个人的调料,谁要想要辣椒和我说!”宁宗将已经拌好的调味盘递到各人的面前,声音认真的说道。

    “开饭了!”餐厅里传来萧敬东的喊声,付婷连忙过来,将瑶姐扶起来,这才领着两只小宝一起前往餐厅,此时,餐厅里,正弥漫着浓郁的菜香,挑动着个人的味蕾。

    皇甫离扫了她一眼,很是无奈的摇了摇头,而瑶姐,坐在一旁看着,嘴角挂着幸福的笑容,她想,真好,能拥有现在的幸福真好,这是她几乎从未期待过的生活,从她被自己的父亲当一个间谍培养的时候,便不再期待这样平淡却幸福的生活,直到那一次,那个人走进她的生命,虽然不敢想,却还是大胆的想了一回,终是,让她圆满。她爱的男人,孩子,时常相聚的朋友,瑶姐想,这样,真是太好不过了,她只希望能够一直这样下去。

    “真乖!”付婷捧着皇甫苒的小脸很大声的啵了一口,甚是满意的开口说道。

    “……”皇甫苒睁着大眼睛看着付婷,随即,很是认真的点了点头,成交!

    “呵呵呵……”付婷对着一脸奇怪的瑶姐以及皇甫离笑了笑,这才看着皇甫苒,笑的一脸讨好的意味,附在她的耳边,小声的说道:“吃饭之前,不要问干妈问题,干妈送你礼物怎么样?”

    “干妈……唔……”皇甫苒一看见付婷,便开口,只是话还没来得及说,便被付婷一个箭步冲了上去捂住了小嘴,最后,半个字儿也说不出来。

    付婷到了那边,装的那叫一个自然,她家男人正在和萧敬东一起准备食材,不知道是不是受到皇甫卿的影响,这些个男人虽然各有各的毛病,但是在做家务上,除了特别白痴的几个,其他的,自己能做的都是自己动手,就是那几个生活白痴,倒也不是不想做,实在是做不好,最后,实在是其他的同伴看不下去,会过去帮忙,完全没有那种,家务活儿就是女人的事情,也不会觉着自己在外面打拼是多么多么的辛苦,回家之后,就得跟大爷一样让自己的媳妇儿伺候,这也是付婷能忍受宁宗那么毒舌的一个重要的原因。嘴巴虽然坏,做的事情却不错,她总之很满意。

    然而,虽然生气,这火锅还是要吃的,至于嘴唇么?唯一担心的就是皇甫苒,至于皇甫离么,最多鄙视她一眼,方正,她已经被鄙视习惯了,早就不在乎了!所以,到时候,只要堵住皇甫苒小宝宝的嘴就好了。想到这里,付婷宽心不少,换衣服,梳头,快速的收拾好自己,便跑去隔壁了。

    “宁宗,你个混蛋!”刚洗了澡的付婷裹着一条浴巾站在自己的面前,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终是忍不住骂了出来,脖子上青青紫紫满是草莓是也就算了,穿个高领的毛衣也就遮过去了,为毛要把她的嘴唇给咬破了?这破了的嘴唇她该怎么说?尤其时那边还有一个对什么都好奇的皇甫苒,干妈,你的嘴角被猫叼了哦?想到那个画面,付婷就忍不住火气上涌,这个混蛋,一定是故意的!

    一个半小时,对面的人终于过来了,宁宗拿着一袋子的菜,有荤有素,神清气爽的过来。至于他媳妇儿么?

    隔壁正在准备烧火锅,当然,只有萧敬东一个人准备,瑶姐现在挺着大肚子,哪怕是想帮忙,萧敬东也是不愿意的,至于想要帮忙的两只小宝,比疼自己孩子还要疼他们的萧敬东,自然也不愿意让他们插手,这不,一进屋,就把瑶姐和两只小宝赶去客厅里看电视了,自己一个人在准备,将买来的菜都洗好放在一边,大骨头烫已经在锅里炖着了,虽然也不急着对面的菜,但是……这都快要一个小时了,难道事情还没有解决完?

    屋内,热情似火,付婷说,为那样不相干的人浪费和她欢爱的时候,你确定吗?宁宗明了其中的意思,自然不在纠结,终归,他最怕的,不是她在外面杀人放火给他惹无尽的麻烦,唯独,他害怕一件事情,害怕她的心中,他只是将就,而心中最在乎的依旧是她年少时的青梅竹马。不是都说,初恋最令人难忘么?没有初恋的他体会不到,他知道,他不想放开她,哪怕她的心中没有他。

    “……”宁宗看着她那模样,终是不在忍耐,低着头,直接咬上她的嘴角,身下大力的运动。

    “嗯?”付婷闷哼一声,抬眼,如水的眸子定定的看着他,风情无限,声音同样微哑,“你确定要在这时候和我说这个?”

    “不动!你先说!”宁宗压抑心中快要爆炸的**,看着她,一脸淡定的模样。

    付婷看着他,坚定的摇头,随即,不耐的低喊,“你倒是动一动!”

    “你就没有什么要和我说的?”当两人坦诚相见的时候,压在付婷身上的宁宗皱着眉头哑着声音问道。

    宁宗的双眼冒火,然而,却也不会和自己的好运作对,很快化被动为主动沉溺其中。

    “……”原本兴致高昂的宁宗,瞬间就黑了一张脸,谁……谁跟非洲难民似的了?“你就不能……唔!”宁宗的话还没有说完,坐在琉璃台上的付婷便捧着他的脸,歪着头,直接吻了上去,将宁宗没有说完的话瞬间就吞进了口中。

    “哎呦,又发情了?”付婷看着他的模样,也不矫情,直接将手上的东西放在琉璃台上,双手一撑,便坐在了琉璃台上,双腿一圈,直接夹住他的腰,双手抬起,直接圈住他的脖颈,“切,想上我就干脆一点,非整的跟非洲难民似的!我又不是不愿意!”

    “一会儿再送!”宁宗不退反进,直接将付婷抵到身后的琉璃台上,双手一撑,便将她控制在自己的怀中,小小一方天地,动弹不得。

    “喂喂喂,你让一让,这么大的地方非得站在我旁边做什么?”付婷手里提着好几个袋子,双手不便的她只能靠嘴说了,“让让,我把东西送过去!”

    付婷直接去了厨房,看着家里还有什么菜可以烧火锅的,打开冰箱,发现里面的东西虽然不多,却也还算丰富,海带,金针菇还有冻豆腐,当然,还有一些肉,付婷想也没想,全部拿了出来,只是,刚放到桌上,关上了冰箱们,转个身,便被一个人堵住了去路。

    而宁宗给萧敬东打了个手势,便也进了自己的家门。

    “是!”付婷甚是欢喜的应了,然后便快速的进家门。

    萧敬东翻了个白眼,终是开门让两只小宝进屋,等媳妇儿进去了,这才开口对着对面的小夫妻开口:“如果家里还有菜什么的一起拿过来吧!”

    “……”付婷好宁宗两人,都对皇甫离和皇甫苒两个没有节操的小东西表示鄙视,然而,抬头,对上萧敬东夫妻两,付婷和宁宗瞬间又变得很没有节操起来,“我也要来吃!”

    瑶姐挺着大肚子,在一旁,笑容满面的看着。

    “好!”两只小宝扫了一眼宁宗和付婷,最终,还是对着萧敬东,同样很默契的点了点头。

    “好不好?”萧敬东却不管他们,只是低着头,看着两只小宝,微笑着询问。

    “谁做饭不好吃了呀?”看似闹别扭的付婷和宁宗却很默契的异口同声的说道。

    萧敬东看了一眼好像闹别扭的两人,随即低头,微笑着询问:“你干妈和干爸做饭特难吃,要不要到萧叔叔家吃饭?火锅哦!”

    “妈妈去外婆家,爸爸去找妈妈,爸爸让苒苒和哥哥去干妈家吃饭!”皇甫苒对着萧敬东认真的说道。

    “乖!”萧敬东和瑶姐看着他们,脸上不自觉的露出了笑容,甚是温和的说道,抬头,便看见付婷一脸的黑沉,宁宗一脸的坦然。萧敬东顿时皱了眉头,低着头,看着两只小宝,关心的询问:“这是怎么了?”

    “萧叔叔,瑶阿姨!”出了电梯,正好看见萧敬东和瑶姐从另外一个电梯里上来,萧敬东的手中正好还拿着一大袋的蔬菜水果,两只小宝一看见人,连忙开口问好。

    “……”毒舌!毒舌!没到这个时候,付婷就在想,当初她是傻了才会和这人结婚,每天都要被刺激这么几次,她想,她迟早有一天会被他气得吐血身亡。这个混蛋,难道就不能像她家男神宠容颜一样宠着她吗?你才便秘,你全家都在便秘!于是,付大小姐,你这话说的,就算别人想违心的夸张你智慧超群,人家也说不出那样的话来呀,如今,除却他那些异姓兄弟,你便是他唯一的家人,你这句话岂不是把自己也给搭了进去?幸而,这句话她也只是放在心里骂一骂,否则,还不定被两只小宝如何嘲笑。

    宁宗就像脑后长了眼睛一样,在付婷瞪视他的时候,很是漫不经心的开口:“要怪就怪自己蠢!便秘难道真是地心引力失去作用了?”

    付婷愣了一下之后,终于回神,一张脸瞬间涨的通红,心里头又一万头草泥马在狂奔,自己也忍不住骂了起来,付婷,你真是蠢到极点了!她刚刚这是关了电梯却忘了按键,所以……所以,到现在,电梯依旧还是在容颜家这层?等等,差点被自己蠢哭的付婷,瞬间想到一件很严肃的事情,如果电梯一直没动的话,那她刚刚在电梯里哀嚎的那些话岂不是都被那人听见了?抬头,瞪着站在自己前面的人,付婷的心中一瞬间就有了火,这个无耻小人。

    宁宗皱了皱眉头,两只小宝无奈的翻白眼,就在付婷不明所以的时候,一直站在门口的人抬脚走了进来,关了电梯,神色淡然的按了一下他们家所在的楼层,随即,坦然安静的站在那里。

    “呜呜呜…。那肿么办?”付婷假哭,却真紧张,然而,没等到两只小宝的回答,却等到电梯打开,想着,先回家再说,然后,起身,便看见不应该看见的人,她的老公,两只小宝的干爸,宁宗就站在电梯的门口,“卧槽,你速度这么快?”付婷瞪着宁宗,忘了心中的忧虑,有点不可置信的开口感叹。

    “就你这么蠢,干爸要是察觉不到才奇怪!”皇甫离扫了她一眼,甚是淡然的说道。

    “干妈,爸爸有说,车到山前必有路!你现在紧张也没用啊!来,放轻松!”皇甫苒抬起小手,在付婷的肩膀上拍了拍,声音清脆的说道。

    “宝啊,怎么办?我有点心虚啊!你说你们老爸和干爸是不是已经察觉到了呀?”蹲在电梯里,付婷看着两只小宝,甚是紧张兮兮的问道,他竟然告诉她罗妈妈进医院了,为什么要告诉她呀?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深意呀?是故意的还是无心之说?

    “你说什么,我不怎么懂?罗妈妈怎么去医院了?”付婷对着宁宗,眼睛却盯着宁宗身后的大门,不去看宁宗的脸,那模样真真印证了一句话,做了亏心事,就怕鬼敲门。“咳咳……算了,她生不生病跟咱们也没有关系,今天阿离和苒苒在我们家吃饭,你做饭吧!”掩饰性的咳嗽了一下,付婷甚是不在意的说道。说完,也不停留,便快步的跑了出去,追上已经在电梯里等候的两只小宝,也不能宁宗进来,直接关了电梯的门。
(快捷键 ←)上一章:229 吵架了? 返回《钻石闪婚之溺宠小娇妻》目录 下一章:231 你始终是个女人(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