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有声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钻石闪婚之溺宠小娇妻最新章节列表 » 211 被揍成猪头

211 被揍成猪头

文/花间妖
钻石闪婚之溺宠小娇妻 本章字数:11408 钻石闪婚之溺宠小娇妻txt下载
推荐阅读:萌妻很纯情:天价富豪来相亲 绝杀飘雪 异能小农民 我是极品灵石:爆宠萌徒 拒嫁豪门:少奶奶99次出逃 儒道至圣 与校花同居:高手风流 绝世神医:腹黑大小姐 神医嫡女 吴限宇宙
    对于罗斌给露西找房子的事情,无论是武胥还是宁宗都是十分欢喜的,因为除了罗斌,任谁都能看出露西对罗斌的心思,武胥作为罗斌的师傅,自然是希望自己的徒弟走出以前的那段感情,开始新的生活,至于宁宗,当然也是这么希望的,虽然目的没有武胥那么纯粹,却也是很好心的以,即便露西没有达到分配房子的等级,但是有这些人作保,露西还是得到了在这套公寓楼生活的资格,当然,不需要她支付租金,如果她能在魅影集团工作超过十五年,这套公寓也将转到她的名下,唔,忘了说了,她的楼层同样在五楼,正好在罗斌房间的对面。

    两人正好是上下属的关系,一起上班一起下班什么的倒也很正常,付婷有几次见了,脸上终是露出了安心的笑容,终归,她有了自己的归宿,她也想少时的好友也能有个幸福完美的结局。

    逮着罗斌,一副哥俩好的搭在他的肩膀上,甚是佩服的说道“行啊,这么快就找到个大美人儿,还是外国妞,说说,是不是早就有奸情了?”

    “......”罗斌听了她的话,先是一头雾水,随即想到边上的露西,一张脸顿时黑了,直接把她搭在自己肩膀上的手拿开,大步的走了进去。看也不看她一眼,那叫一个气呼呼的。

    付婷看着她的背影,甚是无奈的摇了摇头,这才走到有些傻眼的露西身边,很是同情的看了她一眼,随即,又将自己的手臂搭在露西的肩膀上,叹了口气,开口说道“这个人很难搞吧?”问完之后,才想起对方是个外国人,顿时就蔫了,“你......你会说汉语吧?这这这一直说外语多累啊?”付婷承认,她虽然在f国呆了几年,却也只会说f语,其他国家的语言还是说不顺溜的。

    “你好,我是露西!我会说汉语!”露西看着付婷,字正腔圆的说道,这人......这人就是让那人心心念念了好些年的人呐!这应该算是自己的情敌了吧,然而,露西却生不出不喜欢的意思,这样洒脱直爽的性子,正是她羡慕却不曾拥有的,唔,她很喜欢这样的女孩,也怪不得那人会喜欢她。

    “哇,你汉语说的这么好?崇拜哇!”付婷看着瞪着一双大眼睛看着露西,甚是崇拜的说道,“哎,咱们就在楼上,以后你空了就到楼上去玩儿!你和罗斌那小子一起!”

    “......”露西看着付婷,有点不能理解,不能理解她提到罗斌的时候怎么能那么的自然,就像刚刚,她怎么能那么大胆的和罗斌勾肩搭背一样,男女朋友见面不是应该很尴尬很尴尬的么?唔,这人,似乎比她这个外国人还要看得开?

    “唔,你喜欢罗斌那小子吧?”付婷拖着露西往里面走,神秘兮兮的问道。

    “没......没有!”露西那白皙的脸瞬间就红了,瞪大着一双眼睛,直觉的就要否认!

    “行了行了!”付婷挥了挥手,“喜欢一个人又不是什么丢脸的事情,有啥不好意思承认的!”

    “......”露西愣了一下,终是平静了下来,看着付婷,乖乖的点了点头,“我只是......我只是想看着他过的幸福!”至于他跟谁在一起,她倒是没有多想。

    “你傻啊!”付婷很无语的扫了她一眼,“你不和他在一起,你怎么知道他过的幸福不幸福?你知道他老妈很厉害的吧,你想想,如果他老妈以后随便给他塞个女人,而罗斌又不喜欢,只是因为母亲的命令不得不遵从,你说,这样子他还能幸福么?”

    “不!”露西想到这种可能,一双眼中满是惊讶,怎么可以这样,然而想到自己侧面听到的罗妈妈的模样,也觉着这种事情不无可能,“那怎么办?”

    “既然给别的女人不放心,那就抓在自己的手中吧,尽自己最大的力量让他幸福!”付婷凑在露西的耳边甚是认真的出着主意。

    “......”露西瞪大着双眼,瞧着付婷,看着她眼中的认真,终于也压下自己心中的惊讶,认真的思考了起来,是了,以往,她陪着罗斌,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在他结婚之前陪着他,让他不会觉着自己是那么的孤单,只要他找回自己喜欢的人......然而,看着付婷,这个曾经喜欢甚至现在还喜欢的人他是再也找不回了,那么她还要继续等下去吗?想到付婷的话,良久,露西终于点了点头,既然不能确定别的女人能不能给罗斌幸福,那何必要把罗斌拱手让人呢,还不如由自己给他幸福。“谢谢你,我知道怎么做了!”

    “你不知道!”付婷很是善良的说道,“想要得到一些前车之鉴,今晚去我们家吃饭吧!”

    “谢谢你!”露西看着她点了点头,甚是认真的模样。

    付婷微微一笑,倒是没有推拒这个感谢,毕竟,这也算是她的黑历史,能拿出来供她借鉴真的是很为难很为难的了。

    而此时,罗斌刚从武胥那边拿到自己对面那间房子的钥匙,心想露西一个人,自己先给她收拾收拾,到时候,她直接让人把行礼送过来就行了。当然,想到付婷的话,罗斌承认,他还是有点恼的,她......她把他想成什么人了?他和露西,只是朋友和上下属的关系,再没有其他的了。

    “老大!”就在罗斌收拾的差不多的时候,露西方才回来,身边已经没了付婷的影子。

    罗斌放下手中的抹布,走了过来,看着露西,有些歉疚的说道“那丫头说话不过脑子,你别放在心上!”

    “我已经放在心上了!”露西看着他,很是认真的说道。

    “啊?”显然,想到了各种各样的回答,罗斌单单没想过这一种,一时间有些呆愣,看着露西,忘了该有啥反应。

    “我喜欢你!一直喜欢你!”看着呆愣中的罗斌,露西很是认真的说道“在学校里,看见你第一次微笑的时候,我就喜欢你了,千里迢迢来到帝京,不是因为这边的工作待遇有多么的优渥,只是因为这边有你!”

    “露西,我......”罗斌的呆愣,不,跟准确的来说,应该是惊吓,显然,他从来不曾察觉到露西会对他有这样的感情,因为......

    “你出去吧!”露西把罗斌给推了出去,“我告诉你这些,不是让你疏离我或者给我些什么的,你依旧按着你的心意来就行!”露西说完,便砰的一声把门给关上了。

    罗斌被关在门外,半天没回过神来,呆呆的看着紧闭的大门,半晌之后,罗斌终于回神,大怒“付婷,我杀了你!”不用问,这肯定有事付婷那臭丫头搞的鬼。

    “爸爸,罗叔叔在生气?”电梯经过五楼的时候,正好听到这么一句怒吼。歪着头,两只小宝对着皇甫卿说道。

    “不管他,习惯习惯之后就好了!”皇甫卿甚是淡定的说道。

    “哦!”两只小宝点头,电梯继续前行,皇甫离抬头,看着自己的爸爸甚是认真的问“爸爸,外公什么时候回来?”

    “想外公了?”皇甫卿看着他们,甚是认真的询问。

    “嗯!”皇甫离和皇甫苒异口同声的应了一声。

    “还有几天,因为外公要陪着妈妈,过两天就会过来了!”皇甫卿开口说道。

    “那......那不要回来好了!”皇甫离想了想,突然开口说道,“让外公陪着妈妈!”

    “......”皇甫卿看着两只小宝,终是没有说出话来,只是俯下身,将皇甫离和皇甫苒都抱在怀里,心中感念这两只小宝的懂事。良久,方才开口,“很快,妈妈也会回来的!”

    “嗯!”两只小宝趴在爸爸的肩头,甚是认真的点了点头。

    回来的这些时日,皇甫卿每天都会收到一束花,不不不......是每天都有一束花送到魅影大楼要送给皇甫卿的,或是玫瑰,或是百合,或是郁金香或是海芋,一天一种,几乎不重样,每一束花上面都有一张小卡片,上面写着一句告白,自然,每天也不重样,或是简单的我爱你,或是一句佛语,或是一句其他的情诗之类的话,当然,没有一次是署名的。

    当然,这些花没有一次能送到九十楼的,起初,接待处人还打电话向九十楼请示,而今,已经直接把这个请示给忽略了,除了把卡片忍到垃圾桶里,至于花,自行处理就好。皇甫卿更是看都不看一眼的,哪怕,送花小妹过来送的时候,皇甫卿正好进入魅影大楼,除了第一次,吩咐瑶姐和阿妹扔掉之后,便再也没有半点反应,甚至,也没有让人去查,到底是谁这么无聊,毕竟有人免费送花,他虽然不喜,楼下阿妹和瑶姐她们却似乎很是欢喜,就当给她们的福利好了。与他并没有什么损失。

    然而,皇甫卿没有想到,他以为没什么影响的小事儿,差点把远在国的人给炸回来,因为,不知是谁竟然把这件事情告诉了远在国的容颜,试想,谁听到这样的情况能不慌,不在老公的身边,还有人天天给自己的老公送花送卡片,饶是再相信自己的老公,恐怕也不好接受。

    然而,现在距离圣诞节放假还有好些天,她总不能丢下工作不做回家就回家解决这件事情,然而,这种事情放着不管,她心里又不痛快,最终,只能由刚认回来的老爸出马了,当然,听了人家添油加醋的说,容颜是把皇甫卿也给记恨上的,愣是好些天不打电话回去,也没接他的电话,当然,两只小宝和外公说话的时候,她还是和两只小宝好好说话的,只是当电话交到皇甫卿的手上,容颜就直接掐断了电话,一点时间都不浪费。

    于是,饶是皇甫卿再迟钝,也能察觉出事情的不对头来了,这丫头是和他生气了,只是思前想后,都没有想出自己到底做错了啥才惹了这姑奶奶不痛快,他回来之后什么也没做呀?然后,便想到那些花了,与以往唯一的不同之处,便是回来之后,每日都有一束花送到魅影大楼,想到这里,皇甫卿哪里还敢不作为,连忙打电话给那人解释,只是对方正在气头上,打定了主意不接他的电话。

    “你若不接我电话,我明天就去找你!”最后,打电话无望,皇甫卿便发了这么一条信息过去。皇甫卿便做在书房里等,几分钟之后,电话果真响了起来,皇甫卿一看号码,连忙接了电话。

    生气归生气,容颜倒也没有生气生到失去理智的程度,这人刚刚从这边回去没多久,哪能这样子来回来的跑,大人没什么,孩子看着不难受么?而她只是难受一点点罢了,哪里用得着他再跑过来。

    “干嘛?”接到电话,容颜嘟着嘴问道。

    “没什么,只是告诉你,你这醋吃的也太亏了!”皇甫卿扯了扯嘴角淡淡的说道。

    “谁吃醋了呀!美得你!”容颜翻白眼,死活不承认自己吃醋了,她这么好的姑娘,用得着吃别人的醋么?

    “呵呵呵......不承认自己吃醋,那你不接我电话做什么?”皇甫卿忍不住轻笑两声,随即,认真的询问。

    “哼!”容颜冷哼一声,“我为什么非得接你的电话呀?”

    “你是我媳妇儿不接我的电话接谁的?”皇甫卿皱着眉头问。

    “我就是不想接!”容颜说完,也忍不住一脸的黑线,显然,自己都有点看不下去了,这个模样,简直就是无理取闹的小孩子么?

    皇甫卿再一次轻笑两声,然而又怕惹恼了对方,连忙收了笑开口说道“我什么都没有做!”

    “骗人!”容颜嘟着嘴说道,“是不是收花收到手软了?”

    “收什么花?”皇甫卿皱眉,他可碰都没有碰那些花一下,不,看都没看一眼。

    “还能收什么花,第一天九十九朵红玫瑰,第二天,四十九朵香水百合,第三天......

    “行了行了!”皇甫卿投降,打断容颜的倒带,他能够理解她的记忆力有多好,“无论是什么我没有收过一次!”

    “那为什么任由她送?”容颜委屈就委屈在这里,知道人家对他心怀不轨,他难道不应该直接拒绝么?这么放任,难道不是想趁机找个备胎?

    “我只是想,她既然那么有钱那就任由她花呗!”皇甫卿冷笑,显然,同样万分不喜这送花之人,只是,也没有让他兴起动手的意思,她既然想花钱,那么就花吧,给魅影大楼免费提供鲜花倒也还行。

    “人家一看就是个有钱的主儿,能在乎这么一点小钱么?”容颜撇嘴,也阿卿这做法是为了什么,就好像一个你不喜欢的人拼命的想要打电话给你,偏偏你没话说可对方就是打个不停,然后,便会有一种坏心,接通了电话让他说,自己一句不回,看她有多少电话费可以浪。可是,这种想法不是她这种小市民才会有的么,大人物,谁还会在乎这么一点小钱?

    “呵呵......那你可知那些送过来的话一束有多少钱?”皇甫卿轻笑着问道。

    “多少?”容颜问。她不觉着一束花能有多少钱。

    然后皇甫卿对着话筒小声的说了一个数字,容颜便愣住了,再然后......“好吧,让她接着送吧,要是能送点给我就更好了!”

    “你的花只能我送你!”皇甫卿开口,甚是霸道的说道,“别人送的花你都不准收!”

    “我才不要你送!”容颜开口,“你送和我自己买有什么区别!你的钱就是我的钱!”

    “是!”皇甫卿轻笑着点头,“我的钱都是你的,我都是你的!”

    “本来就是!”容颜脸红,却没有反驳,他本来就是她的。“行了,不和你多说了,我得去上班了!”

    “嗯,路上小心!”皇甫卿交代,听着她乖巧的应了,这才放下电话。

    而楚霄,在把容颜送到工作地点之后,便开始下达了一系列的命令,自然是,谁惹他女儿不快,他就让谁更不快了。当然,女儿想让对方接着送花,这一点,他还是能做到不违背这一点的。

    皇甫卿和孩子离开之后的日子,楚霄便搬到容颜这座宅子里,当然,两只小宝的教导队则早早的去了帝京,依旧按着原来的计划继续教导训练两只,不,三只小宝,还有赫连铭那个小子。而他留在这边,一是,舍不得容颜,尤其是那天,送他们离开的时候,哭的那么难受的容颜让他心疼,二是,好不容易有这个机会,楚霄想,正是他和女儿培养感情的时候,他自然不能错过。

    每日,由他亲自负责接送容颜的上下班,他不会做菜,为了女儿,特意让杜肯把楚家的厨子给叫了过来,只是,他就没有这方面的天赋,无论厨子如何教,他就是做不出像样的饭菜来,当然,他都是偷偷的学来着,没有告诉容颜。只是学不好,厨子就要挨骂,最后还是厨子偷偷向着自己的小主子求饶,放过他吧,主上就不是个会做菜的料啊,小姐,求求你让主上放弃这个想法吧!而楚霄才被容颜给说通,没继续这个成为大厨的梦。

    而帝京,楚家的势力,在接到家主的命令之后,便迅速的开始行动,用了不到两个小时的时间,所有该查到的信息便都被查到了,而楚家的生存守则,该出手时就出手,绝不浪费一分钟的时间。

    然后......然后舒砚就挨揍了!一个女人,一个要事业有事业,要脸蛋儿有脸蛋儿,要家世有家世的女人就这么被揍了,揍得那叫一个凄惨无比,断了两个肋骨,腿也骨折了,一张脸更是被揍得看不出原来的模样。舒夫人看到自己的女儿之后差点没吓得晕过去,这这这......这就是一张猪头,哪里......哪里是她那......她那被称为帝京第一名媛的宝贝女儿?

    “乖女儿,这是谁?这是谁做的?”震惊之后便是浓浓的愤怒,她引以为傲的女儿,到底是谁......到底是谁竟然有这么大的胆子,竟然敢......竟然敢如此对待?

    “我要报警,对,一定要报警,把这群混蛋给我抓起来!”舒夫人在病房内愤怒的低吼,显然,怎么也想不到会有人刚动她的女儿,她舒家的女儿是谁都能动的人吗?现在的舒家......现在的舒家岂是什么人都能动的?

    “不......不能报警!”躺在病床上虚弱的舒砚突然便拉住了舒夫人的衣角,有气无力的说道。

    “为什么......为什么不能报警?”舒夫人愤怒的低吼,“绝对不能姑息那些伤害你的混蛋!”

    “妈!”始终站在一旁皱着眉头的舒墨终是开口,声音低沉的紧“这件事情交给我就行了,不要报警!”

    “为什么?”舒夫人依旧不解,皱着眉头大声的质问,显然,对此深恶痛绝,一定要把那些个混蛋抓到牢里好好的关他个不死不休,如何也不肯答应就这么简简单单的放过他们,否则,她女儿受的罪岂不是没有一点补偿?还有她舒家的脸面又该往哪里搁?绝对不能姑息。

    “你想让所有人都知道舒砚被别人打了吗?你想舒砚明天就登上各大报纸的头条你就打电话报警,我不拦着你!”舒墨扫了一眼自己的母亲皱着眉头冷冰冰的说道。

    “......”舒夫人听到这里,目瞪口呆,终是说不出半句话来,她......她根本就没想到还有这一点!帝京第一名媛被打了还打成这副模样,若是被外人知道了,这这这......这还要脸不要了?

    舒墨看着自己母亲终于不再说话,这才看向自己的妹妹,认真的开口询问“最近可有得罪什么人?”

    “没......没有!”舒砚摇头,她刚回来没多久,除了每日给皇甫卿送一束花,其他的心思都在工作上,毕竟,她要在帝京这边站稳脚跟,就要做出像样的成绩来。难道就是公司里那些不甘心的人做出来的?

    “想到了什么?”舒墨看着自己妹妹皱着眉头的样子,连忙开口询问。

    “会不会是公司里的人,有几个,本来是可以升职的,因为我的缘故,所以升职无望,与我相处的也是硝烟味十足!”舒砚躺在病床上,依然变成熊猫眼的双眸闪过一道冷光,如果......如果真是她们......她一定会让她们吃不了兜着走的!

    “你好好休养,这件事情交给我来处理!”舒墨看着自己妹妹被打成猪头的脸,心中同样的愤怒。

    “哎呦,我的宝贝闺女,到底是谁这么狠心......”没法子报警,无计可施的舒夫人只有哭,扑在舒砚的身上大哭不止。

    “......”舒砚的双眸闪过一阵厌烦,这个时候,哭是最没用的作为。

    “妈,你别吵着妹妹了,让她好好休息!”舒墨自然没有错过自家妹妹脸上的不耐,皱着眉头对着舒夫人说道,终归,他的想法是和妹妹一样的,现在,哭也无济于事,还不如尽快找出下黑手的人。他倒要看看,谁有这个胆子敢伤还他的妹妹。

    “我......我这不是心疼么?”舒夫人擦了擦眼泪,虽然不服气,却也没有继续嚎啕大哭,而是起身走到儿子的身边,神情凶狠的开口“儿子,这件事情就交给你了,你一定要找出伤害你妹妹的元凶,让他们死无葬身之地!”

    “妈,你放心吧!我知道怎么做!”舒墨开口说道,“你先回去吧,这里有我守着就好!”

    “嗯,我回去给砚儿煲点汤!”终归还是心疼自己女儿的,把这里交给自己的儿子她也放心,又交代了女儿几句,方才转身离去。

    “哥,你去忙吧,我这边没什么事情!”舒砚躺在床上,小声的说道。

    “嗯!”舒墨应了一声,“我先去交代一下,你好好休息,我一会儿就过来!”舒墨说道,也知道现在只有找到罪魁祸首才是对妹妹最好的交代,确定这边没什么,舒墨这才转身走了出去。

    舒砚躺在床上,一动也不敢动,其实,只是说话,她的脸都疼的不行,她不知道自己的脸变成了什么样,却也知道绝对丑到不行。然而,她却只能躺在床上,动弹不得。心中怒的要死,却不知道到底是谁,自然,她是绝对想不到,她这一场遭遇只是因为她每日不厌其烦的给皇甫卿送花,碍着了某个刚认回女儿的男人的眼,试想一下,哪个父亲能够容忍别的女人抢自己女儿的丈夫?尤其是好不容易和女儿相认觉着万分愧疚的父亲,自然是绝对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的。

    而舒砚自然想象不到,除了徐傲松和商迩雪把容颜当宝一样的疼,还有一个更大的人物把容颜当成宝,哪怕容颜不作为,他也是看不过去的。而舒砚之所以完全没有怀疑皇甫卿,是根本就不知道皇甫卿还有另外一面,只是凭借着自己的自以为,觉着皇甫卿这样的人绝对不会做这样卑鄙的事情,心里想着,如果皇甫卿不想要她的花,一定会告诉她让她不要送了,绝对不会做这样的事情,这也是她能够坚持下去的原因之一。所以,自己这次挨打的主要嫌疑人,她还是放在了她的那些同事身上,自觉那些同事对她羡慕嫉妒恨,所以才会这个样子表现。

    就在她遐想的时候,病房的门被打开,舒砚以为,是自己的哥哥办好了事情又回来了,然而,抬头,就看见自己现在最不想见的人——惠和公主,她的死对头,龙天玉。舒砚直觉的想要她滚出去,然而,那也只能想一想,却是半点实现的机会都没有的,然而,她又着实不想面对这人,终于还是闭上了眼睛,假装自己睡着了!

    “唔,这是哪里来的丑怪?”龙天玉走到病床前,双臂环胸,一脸轻笑着询问,“我怎么从来没有见过!”

    “公主!”而龙天玉的侍从站在龙天玉的身后,想要开口却又怯怯的模样。

    “哼,一群混账东西!”龙天玉对着自己的侍从大骂,“是怎么办事情的?平白污蔑了舒墨,这样的女人也能让驸马金屋藏娇吗?驸马岂是这样没眼光的人?”

    “公主息怒!是属下没查清楚!”跟在龙天玉身后的侍从连忙低头请罪,配合的甚是默契。

    “行了行了!”龙天玉挥手,“我就说驸马是不可能做对不起我的事情的,这个......这个猪......哦不,这个可怜的女人肯定是驸马好心救的平民,以后做事小心一点,万不能把随便哪只阿猫阿狗都说成驸马的相好!”

    “是,属下之错!”侍从甚是恭敬地说道。

    “行了,下去吧,我在这里等驸马回来!”龙天玉对着自己的侍从挥了挥手,甚是温和的说道。

    “是!”侍从应了一声,这才和其他的几个侍从一起退了出去。

    而龙天玉则慢悠悠的走到病床边上,脸上带着轻蔑的笑容,心中冷哼装......继续装!

    “这位大婶,你这是怎么了?什么人和你有这么大的仇恨?竟然把你打成这副模样,真是太没人性了!看看,我都找不到你眼睛在哪儿了!”龙天玉在一旁的沙发上坐了下来,甚是悠闲的说道,“哎,都说可怜之人必有恨之处,也不知道驸马救你救的对不对!你说,要是救了一只白眼狼岂不是伤了我家驸马的一片赤诚之心?哎,那我岂不是心疼的紧,拜托拜托,老天保佑,你一定不是一朵白莲花绿茶婊,拜托拜托!”

    躺在床上装睡的舒砚,恨不能起来直接撕了龙天玉那张臭嘴,然而,无论她现在是完好无损还是怎么样,她都不能和这个恶毒的女人正面撕,人家是公主,而她家世再大,也大不过皇家,此生,她都将被这个恶毒的女人压在自己的头顶上。所以,现在,哪怕她再是气愤不甘,她也只能忍着。心中想着,龙天玉,你给我记着,这一生千万别落在我的手上,否则,我一定让你生不如死。

    “呵呵......”龙天玉冷笑,自然看到她放在被子上面紧紧握起的拳头,呵呵呵......可是又能怎么样呢?在愤怒又如何?还不是得乖乖的受着?贱人就是会装!还以为自己有多么的了不起,也不过如此,还不是谁想打谁就能打一顿的人。龙天玉想,她虽然不知道是谁把舒砚揍了,然而,在她的心中,还是想好好感谢一下这个人的,真的,她早就看这个绿茶婊不爽了,只是碍着自己公主的身份,碍着自己即将成为她的大嫂,这才生生忍下来的。

    而门外,舒墨去而复还,看到龙天玉身旁的几个侍从都站在门口的时候,连忙加快了脚步,那几个保镖看到他的时候露出了明显为难的表情,显然,他虽然吩咐过谁都不让进,可对方是公主,这......他们也抵抗不住。

    “参见驸马!”四个侍从看到舒墨的时候没有半点心虚,甚是恭敬的低头行礼。

    舒墨挥了挥手,便直接推门走了进去。进了病房,那一刻紧张狂跳的心方才安定下来,不,不是安定,而是惊讶,他以为......她以为......龙天玉得知妹妹受伤特意跑过来奚落来着,却没想到,他进了病房,却看到这么一幕,妹妹依旧躺在病床上安睡的模样,而龙天玉坐在一旁的沙发上,声音温和的读着文章,直到他进来,方才停歇。这样的龙天玉,显然是他没有想到的,他以为......

    “辛苦你了!”舒墨走到龙天玉的身边,小声的说道。

    “我反正也闲着!”龙天玉抬头,对着舒墨温和的说道,“你要是忙的话就去忙吧,我在这边顾着!”龙天玉甚是善解人意的说道,看到舒砚那又紧紧握起来的拳头时,脸上的笑容就越发的温柔了。看吧,其实,谁都会装,不止是你一个人。

    “没事儿,这边已经没什么了!我送你回去!”舒墨开口道,语句之中,难得有了些情谊。

    “别,我自己回去就行,砚儿一个人在这边......”

    “放心吧,我有让人守着!”舒墨说道。

    “嗯,那好吧!”龙天玉这才勉勉强强的答应了,一副认真懂事的模样。

    直到房门关上,舒砚再也忍不住,双手紧紧抓着身下的床单,恨不能把床单绞碎了的模样。龙天玉,我和你势不两立!舒砚是又愤怒又难受,愤怒龙天玉的恶毒,难受哥哥进来之后竟然看都不看她一眼直接被龙天玉勾走了魂。想到这里,眼泪终是控制不住掉了下来,此刻,她不想承认,她竟然在想汉斯,如果汉斯在的话,一定不会让她孤零零的躺在病房里,不,汉斯在的话,甚至不会让她受到这样的伤害,可是......可是这能怪谁呢?是她把汉斯给推出去的不是吗?

    而舒墨直接把龙天玉送到帝宫的门口方才停车,叮嘱龙天玉注意休息,这才打算离去。

    “我知道了!你好好照顾砚儿,她一个人在病房,脾气若大了你也别和她计较,女孩子嘛,你让让她!”龙天玉对着舒墨交代。

    “我知道,你放心!”舒墨摸了摸龙天玉的脑袋,这才和她告别,转身开车离去。

    龙天玉一直微笑着,微笑着看他离去。微笑着看他的车子消失不见,一直在笑一直在笑。站在她身后的四名侍从,一脸的莫名其妙,不懂明明很是厌恶舒砚的公主为何变成这个模样,而龙天玉并没有多说,只是维持着一脸微笑的模样,呵呵呵......她似乎可以预见,预见舒砚即将会有的遭遇。

    “砚儿,你怎么了?”舒墨回到病房的时候,就看见蜷缩成一团的舒砚,连忙上前担忧的询问。

    “你给我滚!”舒砚听到他的声音,在没有以往的依赖,大着声音骂道“你给我滚出去,你去陪你的公主未婚妻,我不要你管!”

    “你再胡说道些什么?”舒墨皱着眉头怒道。

    “呵呵......我胡说道?我就胡说道了,你给我滚出去!”指着门口,舒砚对着舒墨怒吼道。“你心心念念着你的未婚妻,你来管我做什么,你给我滚!”

    “你......你简直无药可救了!”想到来之前,龙天玉对自己的交代,那般的懂事,再看到自己妹妹的,这般无理取闹。

    “我就无药可救了,你给我出去,我不要你管,你给我出去!”舒砚大吼,顶着一张猪头,要多难看就有多难看。

    “你......我懒得管你!”舒墨终是气不过,冷哼一声,甩袖走人。

    “砰!”一声巨响,病房的门被打开又关上,屋里,只剩下舒砚一个人委屈的哭声。

    而一直站在帝宫门口的人,好似终于感应到了一般,这才转身,悠然的向着自己的宫殿走去。还有两个月,便是她和舒墨大婚的日子,龙天玉想,无论爱不爱对方,她也要牢牢的把舒墨拽着自己的手上,至于老和她作对的舒砚,呵呵呵......听话了还好,不听话有的让她受的。

    本来,他们的婚期早就该提上日程,只是......只是舒墨一直不曾完成帝君交代的任务,这婚期便一拖再拖,而今,公主的年龄已然不小,这婚事是不能再拖了,至于那个任务,帝君想,只能让他们两个一起解决了。

    十二月二十五,皇甫卿的生日,往年,都有那人陪着自己一起过,总是给他准备一个或大或小的惊喜,而今年,结婚以来的第一次,她不能陪着自己过生日。

    “爸爸,生日快乐!”早上,两只小宝每个人在皇甫卿的脸上亲了一下,甚是认真的说道。

    “谢谢!”皇甫卿一人回吻一下,微笑着感谢。看着他们进入幼儿园,皇甫卿方才开车,去了魅影大楼。

    “bss,你的花!”接待处的阿妹大声的喊。

    “扔了!”皇甫卿头也不回,冷峻的说道。

    “唔,我送的生日礼物呢,你确定要扔了吗?”一道软软的声音响起,让皇甫卿的脚步瞬间停驻。
(快捷键 ←)上一章:210 女人就是爱矫情 返回《钻石闪婚之溺宠小娇妻》目录 下一章:212 我不是你初恋么?(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