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有声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钻石闪婚之溺宠小娇妻最新章节列表 » 209 叔叔,你的鲜花

209 叔叔,你的鲜花

文/花间妖
钻石闪婚之溺宠小娇妻 本章字数:11333 钻石闪婚之溺宠小娇妻txt下载
推荐阅读:凤逆天下:银发太子的嗜血妃 吴限宇宙 女神的近身护卫 绝世神医:腹黑大小姐 拒嫁豪门:少奶奶99次出逃 废材逆世:腹黑邪妃太嚣张 异能小农民 萌妻很纯情:天价富豪来相亲 邪医毒妃 绝杀飘雪
    “嗯?叔叔,怎么了吗?”容颜抬头,甚是疑惑的问道。

    “那个……那个……”楚霄看着容颜,那个了半天,终是没说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呵呵呵……叔叔,你这是怎么了?有话您就直说,没有什么的!”容颜看着楚霄紧张结巴的模样,不由得轻笑了起来,声音甚是柔和的说道。

    “哦,那个……那个今天的菜很好吃!”楚霄终于憋出这么一句,却是和自己想说的有着天差地别的距离,好吧,楚霄对自己也很失望,可是,他就是说不出来。

    皇甫卿抬手,甚是无语的挡着自己的眼睛,实在是看不下去了,心想,若是这个模样的楚霄被外人看见了,绝对会吓得那些人目瞪口呆,真真太毁形象了。

    楚霄自然也看到了皇甫卿的模样,他也知道自己这个模样有多软弱,可是……可是,他就是说不出来么?

    “呵呵呵……”容颜轻轻的笑了出来,随机,便很是自豪的说道,“那当然了,阿卿做菜可是很好吃很好吃的!”

    “对对对!”坐在边上同样吃饱的两只小宝连忙跟着附和,“爸爸和妈妈做的菜都很好吃哦!”

    “呵呵呵……以后叔叔想吃地道的中餐,随时过来,我和阿卿做给你吃!”容颜微笑着说道。

    “嗯,谢谢,那我就先走了!”楚霄说完,便忽的一下站了起来,也不等他们挽留,便快步的走了出去,直直的走出了院子的大门。

    还坐在餐桌旁的容颜和两只小宝那叫一脸的惊讶,这这这……这是怎么了?就算要走,也不用急成这个模样吧!

    唯有皇甫卿一点坦然,表示对楚霄已经无语了。以后,再也不想听到关于对楚霄如何如何厉害的评论,因为,他会忍不住想到今天楚霄的表现。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门铃却响了起来。

    容颜愣了一下,不知道这个时候还会有谁来,“你们先吃着,我去开门!”

    “妈妈,要看清门外的人是谁再开门!”皇甫离很是认真的叮嘱自己的妈妈。

    “是哦,不能让坏人进来哦!”皇甫苒也跟着说道。

    “我晓得,我晓得!”容颜一边走出餐厅一边无奈的说道,“我有这么不让人放心么?”撇嘴,得到他们三人一致的同意,终是转身走了出去。

    容颜走出餐厅,绕过大厅,走到门边,一眼看见外面的人是谁,正是去而复还的楚霄,容颜先是愣了一下,连忙把院子的大门给打开,自己也走出了屋子,等着楚霄进来。

    “叔叔,怎么了吗?”直到楚霄走到她的面前,容颜方才不放心的开口问道。这人,出去一趟,竟然已经满头大汗了,明明此刻,已经入秋了,天气微凉,何曾还有流汗的可能。

    “……”楚霄站在容颜的面前,大口的穿着粗气,刚刚急匆匆的走了出去,虽然逃避成功了,却仍然觉着不甘心,所以,一股气顶着他让他大步的赶回来,他想要告诉她事实真相,哪怕她一时接受不了他,哪怕她会生他的气,他也不想继续等下去了。

    “叔叔?是不是哪里不舒服?我让阿卿……”容颜看他那模样,呼吸急促脸色发红还满头大汗,连忙有些担忧的说道,只是话还没有说完,便被楚霄给打断。

    “不是叔叔!”楚霄看着她很是认真的说道。

    “嗯?”容颜愣了一下,有点不解的说道。

    “不是叔叔!”楚霄看着容颜再次认真的说道,是了,经过第一句的心惊胆战,第二次说的时候就平静了好多,恢复正常不在激越疯狂的心跳,此时的楚霄已经能平静的说出自己想说的话了。对上容颜疑惑不解的眼神,很是认真的开口说道:“我不是你的叔叔,我是楚霄,是你的亲生父亲!”终于说出来了,然而说完之后,楚霄又紧张了,紧紧的盯着容颜,想要从她的脸上看出些什么,然而,容颜却好似没听到一般,只傻愣愣的站在那里。“那个……那个我不是要故意瞒着你的,当年的事情我也是迫不得已,后来也派人遭过你母亲,可是却得到她的死讯,我以为那只是一个意外,也便没有放在心上,我不知道我在这个世上还有一个女儿,否则绝对不会不管你的!真的!”楚霄看着容颜那样,连忙紧张的开口解释。

    而容颜愣愣的看着皇甫卿,原本因为这个消息而万分震惊的模样,却在看到对面的楚霄比自己还要紧张的时候,奇异的,心中的那种不知所措突然便减淡了不少。良久,容颜那有些混沌的大脑终于开始运转,也直到现在,容颜方才明白,阿离的眼睛为何会与这人如此相似了,“你……你早就知道了?”容颜终于开了口,却发现自己声音破碎的厉害,显然,这个消息对她冲击不小。

    “就是你初来m国的时候,我不是要故意瞒着你的!”听到容颜的问话,楚霄低着头小声的说道,随即害怕她生气,抬头连忙开口解释,“我只是……我只是害怕!害怕你不愿意认我!”

    “那现在呢!现在你就确定我会认你吗?”终于让自己狂跳的心平静下去,容颜看着楚霄,这个天生拥着尊贵优雅气质的男人此刻却低着头像个犯了错误的孩子一样。容颜这句话说完,那人便快速的抬头,以为理解了她的意思,那原本妖气十足的眸子瞬间涨满了伤痛。

    “我会弥补的!”以为容颜说这句话就是不认他的意思,楚霄虽然

    认他的意思,楚霄虽然难受,却仍然坚定的说道,“我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口才有把握让你一下子就承认了我,而我不想这样浪费时间下去了,我现在还有时间,我可以等,等你有一天愿意叫我一声爸爸!”楚霄认真的说道,然而视线却不敢与容颜的视线对上,怕看到她眼中的决绝。

    “我有爸爸了!”容颜看着他,良久,方才开口说道。这个爸爸,指的当然不是李兆龙,而是商迩雪的丈夫徐傲松,容颜想,是徐傲松,让她体会到爱的包容和宽大,她不能辜负这样无私对她的人。

    “我知道!”楚霄抬起头又快速的低了下去,心中的难受是少不了的,当然,还有一点怨怪,早知道那混蛋会和自己抢女儿,当初那一拳都不让他了,如果,如果说让他多打两拳他就不和自己抢女儿,那倒也无所谓,而现在……控制不住地心中发酸。楚霄有一种想要杀人的冲动,可是……一时之间,又没个炮灰出现在他的面前,这心中是越发的憋闷了。

    “爸爸妈妈都知道了吗?”容颜看着他那模样,似乎也没有想到这样的人竟然也会有一天低头,还是和她低头,再偷偷地瞧一眼他的脸色,容颜承认,她有点坏心眼了,看着他这个模样,她似乎想笑了,控制不住的嘴角上扬,声音却一如之前平静压抑的厉害。

    “嗯!我都有说!”听着她的语气,情绪原本便低落的楚霄越发的难受了,当然,难受归难受,楚霄还是老老实实的回答问题。

    “他们怎么说?”容颜问,语气清冷。

    “他们说认与不认是你的权利,他们不会干涉!”低着头的楚霄,声音越发的小了,如果他现在抬头,定然能发现容颜脸上的笑意,只是一直沉浸在难过中的楚霄,不曾发觉如此明显的事情。

    客厅里,皇甫卿和两只小宝隔着落地窗,将这一幕尽收眼底。

    “爸爸,叔叔好可怜哦!”皇甫苒看着楚霄,扯了扯皇甫卿的裤子,甚是心疼的说道。

    “是外公,不是叔叔!”皇甫卿订正道。

    “外外外……外公?”两只小宝都愣住了,抬头,甚是惊讶的看着自己的爸爸,“外公不是妈妈的爸爸么?妈妈有两个爸爸?”

    “是!”皇甫卿点头。

    “那苒苒和哥哥为什么只有一个爸爸?”皇甫苒抬头,甚是疑惑的问。

    “你们那么多干爸呢?”皇甫卿睨了他们一眼无语的道。

    “哦!”两只小宝点头,似懂非懂。

    “可是妈妈不想要叔叔外公吗?”看着外面场景,皇甫离小声的问,他还是比较喜欢这个叔叔外公的。

    “就叫外公,什么叔叔外公!”皇甫卿强调,“你们要去帮外公一下么?”

    “要啊!”一旁的皇甫苒连忙开口说道,“爸爸,要怎么帮!”

    “出去喊他外公就好了!”皇甫卿轻笑着说道,实在是,他也看不下去楚霄那丢人的模样了!

    “好!”皇甫离和皇甫苒应了一声,便飞快的跑出了客厅,直接跑到外面,一人一只,抱住楚霄的腿,甚是欢快的喊着:“外公!”

    当他们的双手圈住他的腿的时候,楚霄便控制不住的僵硬了身子,在听到他们的叫声之后,楚霄终于控制不住自己,眼泪就这样,毫无预警的掉了下来。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只是抬手,慈爱的摸着两只小宝的脑袋。

    而容颜,看到这样的一幕,再也生不出捉弄的心思,这样的人,她还能如何呢?转身,终是向屋子走去。

    “容颜!”听到脚步声,楚霄豁然抬头,便看见容颜的背影,在他看来,那是有一种决绝意味的背影,心中一慌,连忙开口喊道。

    “晚上也留下来吃饭吧!”虽然刚吃过午饭,然而,一时之间找不到别的话的容颜只能拿这个做借口。

    然而,这于楚霄而言,却是天下间最动听的话语,原本沉落深渊的心突然便得道升天,妖气十足的眸子再次染上笑意,越发的魅惑动人了。把两只小宝都给看呆了。

    “外公,你好偏心哦!”皇甫苒仰着头,看着楚霄,甚是认真的说道。

    楚霄连忙蹲下身子,蹲在两只小宝的面前,偏心,这是一个很严重的问题,而他不可能会出这样的问题。连忙开口表明自己的立场:“不偏心,外公对阿离和苒苒都是一样的!”

    “可是,你把你最漂亮的眼睛给了哥哥没有给我啊!”皇甫苒抬手,覆上楚霄那妖气十足的眸子,甚是认真的说道。

    这下,楚霄一下子就没有话说了,这这这……这是他的问题吗?

    “可是,你也要外公的眼睛,爸爸谁都不像,不是很可怜?”一旁的皇甫离说道,倒不是很在意自己的外貌,他甚至有点厌恶,厌恶有些人看他的眼光,那种他说不清楚却直觉的厌恶的眼光。

    “也对哦!”皇甫苒想了想,顿时便释怀了,她虽比不得哥哥妖艳,却也是个极为精致的小娃娃,倒也不是十分的羡慕哥哥的长相。只是新外公么,怎么也得给点见面礼什么的。“那外公要不要给点其他的补偿补偿?”

    “机灵鬼!”楚霄笑,伸手,轻轻的捏了捏她的小脸,然后方才开口:“给你的礼物早就准备好了,一会儿我让人给你送来!”

    “谢谢外公!”皇甫苒笑嘻嘻,搂着楚霄便在他的脸上用力的啵了一口。

    而回到屋

    而回到屋里的容颜,被皇甫卿搂在怀里,看着这一幕,终究也湿润了眼眶。她说,阿卿,如果我这么快就原谅他,妈妈和爸爸会不会难受?

    “不会!”听到容颜的问话,搂着她的皇甫卿很是坚定的说道,“无论是爸还是妈,唯一的希望,就是你觉着幸福!”

    “我喜欢他!”倚在皇甫卿的怀里,容颜小声的说道,“初始,我以为,只是因为那双和阿离一模一样的眼睛,现在,现在才知道,有一种东西叫父女天性,似乎有一个强大的磁场,每一次相见都用心招待!”容颜不想否认,昨天晚上得知自己亲生父亲的消息时,她也曾想过千百种父亲的模样,和李兆龙一样见利忘义,和徐傲松一样深沉坚韧,和皇甫爸爸一样温润如玉,想了很多很多,却没想到楚霄,更没想到他就是她的爸爸。

    “那就认吧!”皇甫卿说道,“不要为了谁而违逆自己的心意,爸爸和妈妈都不会怪你!”

    “可我……”容颜还是觉着,当初的事情,无论是商迩雪还是徐傲松,都不会那么好接受吧,她如果认了,他们会不会太心凉?

    “你放心吧!”皇甫卿开口说道,“岳父和爸爸已经见过面了!当初的事情有隐情,不是我们想象的那么简单!而岳父似乎和爸还是朋友!”

    “……”容颜抬头,傻愣愣的看着皇甫卿,这这关系也太乱了吧?“那我待会儿打电话给爸爸他们看看!”容颜开口说道。

    “嗯!”皇甫卿点了点头,还是让徐傲松和商迩雪亲自对她说比较好。

    “我现在就去打!”容颜说着,也不等皇甫卿劝说,离开他的怀抱便颠颠的跑上了楼去,也不管此时的帝京是不是已经入夜,商迩雪和徐傲松是不是已经入睡。

    皇甫卿看着,终是无奈的笑了笑,而此时,两只小宝正和他们的新外公一起进来。

    楚霄看到皇甫卿的时候,掩饰性的咳嗽了一下,神情微微有些不自然,楚霄想,幸而这里没有别人,否则,他楚家掌权人的脸可就丢光了。做事畏畏缩缩,跟个愣头青一样一样的,幸而他有先见之明,连杜肯都没有带在身边,至于在皇甫卿面前丢脸么,楚霄想,自己可是他的岳父,他难道还敢把岳父的糗事向外散播不曾?

    皇甫卿当然不会这么无聊,终归,对方是自己的岳父,无论容颜早认还是迟认,反正他这个岳父是叫定了,毕竟,父亲能够容忍女儿无底线的任性,岳父却不会对女婿如此大方,这一点他还是深知的。所以,看到楚霄那微微不自然的神情,皇甫卿便很自觉的转移了话题,“阿离,苒苒,外公可有给你们见面礼?”

    “有哦!”皇甫苒连忙跑到自己爸爸的面前,献宝一样的说道:“外公说准备了好多的礼物哦,现在正在让人送过来呢!”

    “哦!”皇甫卿点头,这才抬头,对着楚霄开口:“岳父,去客厅里坐吧!”

    “嗯!”楚霄点头,这才和皇甫卿两只小宝一同在客厅里坐了下来。

    半小时不到,杜肯便将早就准备好的礼物给送了过来,整整两个手提箱,一个归皇甫苒,一个归皇甫离。

    箱子一打开,在阳光的照耀下,更显得银光闪闪一阵刺目。尤其是皇甫苒那个箱子,里面全是珠宝,钻石的,宝石的,翡翠的各种各样的材质的,胸针,耳环,发卡,手链,项链等等可谓应有尽有。

    “全是这些东西呀!”皇甫苒一点也不高兴,这些东西她又不怎么戴,要着完全没有作用嘛!

    看着小小姐嘟着嘴,杜肯觉着自己受到了一万点的伤害,小祖宗,你知不知道这些材料是多么的难弄哟。

    而楚霄,却好似猜到了她的反应一般,一点也没有吃惊,而是从手提箱中拿出那套红宝石的首饰,认真的给皇甫苒讲解,“这可不止是首饰哦,还有武器!”

    “真的吗?”原本神情恹恹的人终于来了兴趣,连忙凑了过来,一脸急切的模样。“哪里哪里?”

    “这里!”楚霄认真的给皇甫苒讲解,手环上藏了三根麻醉针,耳坠上,有最先进的定位芯片,胸针上有录音摄像一体功能,还有项链上镶嵌的三颗红宝石,每一颗宝石都分别代表着求救,行动,取消等命令。

    皇甫苒听得惊喜莫名,原本不怎么喜欢这些东西的人突然就改变了主意,把整个箱子都搂在自己的面前,守财奴一样的说道:“都是苒苒的,哈哈哈……”

    甚至原本对这些女孩子的东西万分不屑的皇甫离都来了兴趣,盯着妹妹身边的箱子,眼神发光。

    皇甫卿看着,也不得不佩服楚霄哄孩子的能力,忒智慧了。

    然而,当皇甫离打开自己的箱子之后,便发觉完全不需要羡慕妹妹的东西,因为,他箱子里的东西,比妹妹箱子里的东西更加的简单粗暴。迷你麻醉手枪,还有烟雾弹催泪弹,还有很多他不曾见过的东西,而楚霄同样一一告诉皇甫离这些东西的用法以及注意事项,皇甫离听的那叫一个认真。

    皇甫卿在一旁,直接无语了,这么小的孩子用得着这些东西吗?

    楚霄却不管他的看法,只认真的教着两个孩子,两个人听的认真,饶是杜肯,也不得不佩服自己主上的聪明睿智,着实没想到,就这么点小东西,就把两位小主子的心给拢过来了。

    而楚霄的滔滔不绝,在容颜从楼上下来之后

    上下来之后瞬间断层,楚霄闭上嘴巴,老老实实的坐在那边,乖的就跟正在上课的小学生一样。

    而皇甫离和皇甫苒,看到自己的妈妈,动作一致,快速的将箱子给合了起来,显然,他们的心思与爸爸一样,妈妈只要负责美貌如花,他们负责卫家守天下。

    楚霄看到这一幕,心中自然欢喜,只是看到容颜的时候,却又不知该如何面对,他吃不准容颜的心思,不知道她愿不愿意原谅自己。

    而容颜也没有多问,她也是个聪明人,自然能猜到这些东西都是楚霄哄两只小宝的东西,而皇甫卿也在场,能收和不能收皇甫卿自然也会有决断,完全不需要她多嘴。

    几近一个小时,原本是她问爸爸妈妈的意见,最后却变成了,他们两个人在劝说自己,让她不要有心理负担,让她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尤其是徐傲松,还告诉她一些楚霄的事情,虽然没有详细的说,却也说了他过的很辛苦,让她如果可以的话,就多喜欢一些这个父亲,徐傲松还表明,只要容颜不忘了还有他这个爸爸,他是不会吃楚霄的醋的。

    而容颜,自然感动的不行,心里也知道,他们之所以这么说,只是为了减少她的心里负担,容颜想,她何德何能,能遇到这么多真心爱护她的人。

    “外公,你有没有给妈妈带礼物?”这时候,皇甫离凑到楚霄的面前,自认为很是小心的提醒。

    “……”楚霄听到这个问题,顿时一僵,唔,他只想到如何哄两只小宝,完全忘了要给女儿准备礼物了!看了一眼容颜,顿时便觉着愧疚了。

    “没事没事!”这时候,皇甫苒拎着自己的箱子走了过来,甚是大方的说道,“外公给我准备的这些礼物也可以给妈妈用嘛!”皇甫苒想,妈妈没有丝毫战斗力,这些好东西应该也给妈妈备上一些,这样遇到坏人的时候还能给对方来个出其不意。

    “别!”楚霄和容颜异口同声的说道。说完,两个人愣了一下,想等着对方先说,对方又都没说,然对着皇甫苒,却再一次同时发声。

    “我在另外准备!”

    “妈妈不需要礼物!”

    “呵呵……小姐和主上太有缘了!”杜肯笑了一下,开口说道。

    皇甫卿也在一旁打圆场,转移话题的说道:“礼物的事情以后再说,你们两个,是不是该做功课了?”

    “哦!坏爸爸!”皇甫苒直接瘫在沙发上感慨。

    “功课!”皇甫离点头,拎着自己的小箱子走人。

    “什么功课?”容颜站在那边甚是理解的问道,孩子这么小,能有什么功课?

    “放心吧,一点小小功课!”皇甫卿把容颜拽到自己的身边坐下,不让她知道,否则铁定会不同意的。

    “妈,你晚上给我做好吃的哟,我要吃炸鸡翅!”皇甫苒也拎着自己的小箱子上楼,自然也知道这件事情是不能给妈妈知道的,甚是笑嘻嘻的说道。

    “好,妈妈给你做炸鸡翅!你认真做功课!”容颜微笑着说道。

    “嗯!”皇甫苒很是认真的说道,这才费力的拉着自己的小箱子上楼去了,她要跟哥哥一样,把宝贝儿都给收起来。

    之后,杜肯便带着两只小宝去训练了,一直到下午五点的时候,杜肯才带着两只小宝回来,这一次,不像上午那样,两只小宝是洗过方才回来的,就怕容颜看见两只小宝满头大汗的模样会心疼。

    “妈妈,我们回来了!”两只小宝粉扑扑的跑了进来,看见皇甫卿和楚霄,便很认真的打招呼:“爸爸好,外公好!”

    而容颜正在厨房里做饭,听到他们那么自然的叫楚霄外公,容颜终是扯了扯嘴角,心想,算了吧,容颜,按着自己的心意走吧!

    六点钟的时候,容颜准备好晚餐,喊大家去餐厅吃饭。当然,杜肯也是被留了下来吃饭的。

    饭后,楚霄和杜肯在这边坐了一会儿,方才起身告辞,容颜和皇甫卿带着两只小宝一同他们送到院子的门口。

    “外公,路上小心一点!”

    “外公要记得想苒苒哦!”

    “好!”楚霄回头,看了他们一眼,这才转身,向自己的车边走去。

    “明天有空的话,过来吃饭吧,爸!”在楚霄快要上车的时候,酝酿了好久的容颜终于紧张的说了这么一句,此刻,似乎终于能体会到楚霄今天中午时面对自己的那种情绪。那种忐忑和不安,似乎比高考还要让她紧张。

    “……”刚刚打开车门的楚霄突然便愣在了那边,身子僵硬的像块石头,张口,想要说些什么,却发现半点声音也说不出来,眼睛也**的很,良久,方才微微平复,轻轻的应了一声:“好!”然后,便快速的上车,吩咐杜肯开车离去。

    留下皇甫卿和容颜以及两个孩子傻眼,这这这是什么情况,难道不是应该相拥着哭一下么?就这样没志气的逃跑了?

    开车的杜肯也觉着自己的主上太丢人也太不明智了,堂堂楚家掌权人,怎么能因为一声爸就逃跑了呢?还有,小姐好不容易喊了这么一声,你不抓紧机会培养一下感情,傻兮兮的应了一声便跑了,这让小姐怎么想?

    楚霄也觉着自己做的很不明智,可是……可是他当时唯一能想到的便是赶紧走,然后,他也便这么做了,等到自己回过神来的时候,他恨不能弄死自己,楚霄,你什么时

    ,你什么时候蠢到这个程度了?

    “你别想太多,岳父就是一时惊喜太过了!”站在门口的一家四口,皇甫卿拍了拍容颜的肩膀安慰着说道。

    “我知道!”容颜点头,只是,撇嘴,控制不住的想到,难道我喊这一声爸爸喊太快了?他那个模样似乎没想到她会这么快就喊他爸爸,容颜想,她也不知道快不快,从事情说清楚到现在,这是她和他说的唯一的一句话,就像之前说的,她一直在酝酿,酝酿如何把那个爸爸两个字儿说出口。因为她想,迟早都要认,那何必矫情?干脆直接一点不是更好?

    第二天,楚霄不曾过来,却派了一辆加长跑车把他们一家四口都带到了他的宅子,这是一处城堡,他早先就买下来的一处产业,之前一直空置,后来得知自己有个女儿,便让人开始打理,这就是他给女儿准备的礼物,他的女儿是公主,合该住在城堡里的。

    当容颜收到这样的礼物之后,显然是有点接受不能的,她又不在这里常住,最多两年就要回帝京了,要这么大的城堡做什么?然而,看着楚霄那期待的眼神,容颜拒绝的话却始终说不出口,最终只得无奈的收了下来,唔,不知道她哪天缺钱花了把这里卖掉他会不会难受。唔,这里没啥爱情故事吧?

    楚霄看着容颜收了下去,自然是满心欢喜。

    而皇甫卿在一旁看着,也不得不感叹楚霄的出手大方,唔,当初他们结婚的时候好像没啥聘礼?他是不是得补上?

    当然,皇甫卿也就是这样一想,并未说出口,反正,他的钱都在容颜的名下,给与不给都是一个样子的。

    先不论皇甫卿和容颜什么想法,两只小宝却很喜欢这样的城堡,据说已经有百年历史的古老建筑,两只小宝带着机会便溜进去探险去了,而杜肯怕两只小宝跑丢了,自然寸步不离的跟着他们。

    最终,他们一家四口在这里住了四天的时间,因着之后,皇甫卿要带两只小宝回国,一家人方才回到原来的住处,毕竟,那里距离容颜上班的地方还是很方便的。

    只是……容颜一想到他们明天就要走了,一颗心就变得很难受很难受了,从城堡中回来,几乎什么事情都没有做,只是紧紧搂着两只小宝,饶是皇甫卿把饭菜都准备好了,容颜也没什么兴致吃饭。而两只小宝感受到这样的气氛,同样情绪不佳,一口一口慢悠悠的向着嘴里塞东西,却吃不出嘴里的东西到底是什么味儿。

    容颜就像被一种失落的情绪吞没一样,想到他们离开之后,就又剩下自己一个人,便如何都淡定不了,然后,竟然有些怨怪有这一场相聚了,随即又摇头,怎么能这样想呢,明明当时想的快发疯了,好不容易有这么一个机会,容颜想,如果皇甫卿不带着两只小宝过来,她就会打包收拾东西回去的。

    七天长假,一年也就这么两三次,错过一次,便少一次,她又如何舍得。

    “乖,好好吃饭!等放寒假了,爸爸就带你们过来和妈妈一起过年!”看两只小宝落寞难过的模样,皇甫卿终是不忍,柔声的安慰。

    “……”容颜听着皇甫卿的声音,在看到两只小宝,终于知道自己的情绪也感染了两只小宝,突然便意识到自己这样做是不对的,如何能让两只小宝也跟着自己难受呢!于是,只好开口,笑眯眯的模样:“怎么办呢?给家里人的礼物都还没有买?”

    “是哦!”皇甫离没说话,皇甫苒却很快被转移了注意力,“我有答应带礼物给小铭哦!可是我还没有……”

    “赶紧吃饭,咱们待会儿出去采购去!”容颜握了握拳头甚是认真的说道。瞬间就恢复了斗志,好似刚刚那落寞难过的模样只是别人想象出来的一样。

    “好!”皇甫苒立刻欢喜的说道,而皇甫离看看这个看看那个,一颗吊起的心终于渐渐的放了下来。

    然后,吃过饭,一家四口出去逛街买礼物,好多好多礼物,皇甫家的,明烨和阿琅的,萧敬东和十二智囊团的,姐姐姐夫一家的,商迩雪和徐傲松一家的,一边买一边觉着还少了谁的。

    直至深夜,一家子方才打道回府,先把两只小宝哄睡着了,容颜才给他们三人收拾,先是他们的衣服,再是刚刚买来的礼物,好好的都给规整了起来,一直忙到凌晨几点,无论皇甫卿怎么说都不同意,非要整理好了才睡,然而,躺在皇甫卿的身边,没了两个孩子,容颜终是忍不住心中的难受,双手紧紧的抓着皇甫卿的衬衫,最终却一句话都没有说,一直维持着这个姿势两三个小时,然后起床,给皇甫卿和孩子做早餐。

    随后,皇甫卿便伺候两个孩子起床,昨晚被转移了注意力,然而,却也知道他们马上就要离开了,无论是皇甫离还是皇甫苒,都没有什么好心情。然而,他们的妈妈,却一直微笑,从早上的第一次会面,今天的最后一次会面,一直微笑,似乎在用行动告诉他们,没什么大不了的,很快又会再见了!接收到这样的信息,两只小宝,似乎也没那么难受了,原本的失落不在,微笑渐渐升腾。安检过境,一路微笑,妈妈,再见!

    容颜挥着手,直到再也看不见他们的身影,方才失去微笑的力气,一个人蹲在偌大的机场,眼泪吧嗒的掉着。

    而走在最后的皇甫卿,看着她这个模样,便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心中的酸涩,甚至有点

    ,甚至有点怀疑,自己这么做到底是对是错,如果当初自己不同意她离开,她是不是就不用经历这样的别离?

    “爸爸!爸爸!快走哦!”皇甫苒笑嘻嘻的招手,快点回家,快点放假,快点再来。而站在她身边的皇甫离,却顺着皇甫卿的目光看过去,只是,他的身高还不够,看不到皇甫卿能看到的东西。然而,即便看不到,心中却似乎能感应到一般,再也生不出欢声笑语。

    “好!”皇甫卿应了一声,直到看到楚霄对他点头,方才转身带着两个孩子离开。

    楚霄在容颜的面前蹲下,轻轻的拍着容颜的后背,小声的安慰:“其实很快的,两年很快就会过去的!”

    “……是吗?”容颜抬起头,有点不相信的询问。

    “是的!”楚霄看着她,很坚定的点了点头。

    “可是我还是难过!”容颜蹲在那里,眼泪依旧吧嗒吧嗒的掉着。

    “乖!”

    “呜呜呜……爸!爸!”容颜直接扑过去,搂着楚霄便放肆的哭了出来。

    楚霄先是一僵,显然,没有想到她会这样依赖自己,随即坦然,能够明白她的感受,伸手,将她从地上扶了起来,轻轻的拍着她的后背安抚:“再有两个多月便是圣诞节元旦节,那时候的假期很多,我带你回国去见他们!”

    “嗯!”容颜搂着楚霄,一边哭一边重重的点头。

    白天到白天,皇甫卿他们乘坐的班机在早上六点多在帝京国际机场着陆。萧敬东要忙着公事有的照顾媳妇儿,这不,就让刚刚新婚不久的宁大律师来接机了。

    “boss!”宁宗去一看见他们三人,便快步的走过去帮忙。看着好些个行李箱,甚是好奇的询问:“boss,你这是把m国给搬回来了?”

    皇甫卿扫了他一眼,还没来得及说话,便有一个七八岁的小女孩跑到他的面前,手里是一大捧的玫瑰花。“叔叔,你的鲜花!”

    “宁宗,你搞什么鬼?”皇甫卿皱眉,问。

    ------题外话------

    谢谢妹纸们的票票,么么么哒
(快捷键 ←)上一章:208 坦白 返回《钻石闪婚之溺宠小娇妻》目录 下一章:210 女人就是爱矫情(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