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有声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钻石闪婚之溺宠小娇妻最新章节列表 » 145 我也不行吗?

145 我也不行吗?

文/花间妖
钻石闪婚之溺宠小娇妻 本章字数:11525 钻石闪婚之溺宠小娇妻txt下载
推荐阅读: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 英雄联盟之王者荣耀 炮灰攻略 网游之邪神逆天 最强败家子 地狱恶灵 一宠到底:腹黑老公逗萌妻 爱上坏坏女上司 极品全能学生 山河血帝
    145

    就在人们吃吃说说的时候,一个穿着旗袍的服务员便推着一个推车上了前台,这时一个男主持也拿着话筒走了上去。

    拍卖品一共有三样——几百年前一帝后的凤冠,同样有几百年历史的双鱼瓶,以及最后一个玉双子吊坠,论起来,最前面的价值倒是最高,偏偏,舒家把最贵的放在最前面,最一般的却放在了最后,那个吊坠虽然有些年代,玉质上层,也是比不过帝后的凤冠以及那个唐三彩的双鱼瓶。

    “怎么样?有没有打算把那个凤冠给拿回去送给小猪?”歪着头,明烨一脸趣味的问着皇甫卿。

    皇甫卿睨了他一眼,良久,方才开口询问:“你打算把那个双鱼瓶送给哥哥?”

    “没啊?他又不喜欢!”明烨很是直接的开口,若是阿琅喜欢,花个小钱又如何?不喜欢买回去还得挨骂,他才不会这么傻?

    “那你看我很傻么?”皇甫卿淡淡的问。

    “……”明烨顿时无言。

    “小猪要知道哥哥花大价钱买一个能看不能用的东西回去,不喷才怪!”坐在一旁百无聊奈的皇甫湘凉凉的开口说道,“不过那个双子玉坠按着小猪的性格应该会喜欢,哥哥可以争取!”

    “是吗,那我待会儿抢回来,送给容小猪,就当我和你们大哥送给她宝宝的礼物吧!”明烨在皇甫卿还没有开口之前就说道。顺带还能气一气皇甫卿,很好!哈哈……

    “……”皇甫卿扫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第一个开拍,底价并不很高,只五万,然而,一个比一个加价狠,这种事情,也算是变相的讨好了舒家,一些有钱却没甚权势的人自然不想浪费,钱花了还能赚,这搭桥的机会若没了可就没多少再有的机会,这舒家,好歹是有爵位的人家。

    “怎么?三少和明大公子就没有一点兴趣吗?”这时,拿着酒杯走过来的舒墨看着两人带笑着说道。

    “家里又没有皇后,用不着啊!”明大公子甚是遗憾的说道,他要是敢把这个凤冠拿回去,他家阿琅一准能让他带着不准拿下来,一准会问:怎么滴?这是变相的要和我分手是不是?一准会在打他一顿之后和他分手!想到这里,堂堂明大公子也忍不住打了个寒战,他是绝对不会做这么愚蠢滴事情的!

    不知他心中想法的舒墨也只是轻轻一笑,倒也没有再问皇甫卿了,毕竟,在他的认知里,皇甫卿的家里也是没有皇后的,不拍还正好印证了他的想法,拍了他才该感到焦急才是,这样的人才,他现在是越发的赞同妹妹和这人的事情了。

    “越不起眼的东西越有意想不到的价值!”最终留下这么一句意味深长的话,舒墨这才转身离开这一桌。明烨笑了笑,并未将舒墨那句话放在眼里,那个双子玉坠很有价值?

    皇甫卿却是皱了眉头,思考着他那句话的用意。妹妹的话他自然也懂,容颜那丫头似乎就偏偏喜欢不怎么贵却有很精致可爱的小东西,花一点钱博她一笑倒也无事。只是……他可不想沾染什么麻烦上身。随即又摇了摇头,他倒也想看看能有什么麻烦敢往他的身上沾。

    最终,那个帝后的凤冠被一名富商以七百万的价码得了去,而那个双鱼瓶,则被一个喜爱股东收藏的公爵得了去,以四百万的价码,倒不是没人想要,实在是对方的身份,那可是和皇家有关系的,那人,可是帝君的堂弟,谁有敢和他抢东西?

    “最后一件,是双子玉坠,这个别看它体积小,历史却是这三件拍品之中最为悠久的,双生玉意义也非凡,起拍价——五十万!”

    “一千万!”皇甫卿按响了杯底下的红色按钮,声音淡淡的说道,他可没时间和这些人一个一个叫价。

    他的话音一落,整个宴会厅出现了一阵短暂的沉默,随即便爆发出一阵喧闹之声,所有人都在议论,不明白一个小小的双子玉坠怎么就得了三少的青睐,一千万?什么样的玉坠能值一千万?镁光灯不断的闪起,却没有人敢聚焦对准真正的主角。

    “对了,还有一个重要的事情忘了宣布!”这个主持人拿着话筒笑眯眯的说道,“最后拍得双子玉坠的人,将获得咱们今天的女主角第一支舞!”

    “噢!”众人发出了然的目光,看向皇甫卿的目光又多了一层深意,怪不得这么大的手笔,是不是已经知道了会有这么一出?

    皇甫卿的一张脸瞬间黑了,想着舒墨,他似乎终于明白了那句话的意思?只是价值?这个就是他口中的附加价值么?一抹冷笑浮现,皇甫卿只平静的坐在那里。

    而皇甫湘却表现的很忐忑,终于要来了吗?扫了一眼自己的哥哥,皇甫湘的内心很矛盾,不知道该不该阻止哥哥和舒砚姐姐跳舞,不阻止,她该怎么面对容小猪,阻止了,又该如何面对舒砚姐姐?

    皇甫湘进退维谷之际,终是无奈的叹了一口气,算了,以后他们的事情她就当不知道,她谁都不管了!虽是这样说,皇甫湘还是转头看向坐在哥哥那边的明烨:“你不是说要给把那双子玉坠拍下来送给小猪么?怎么没动静了!一千万你就舍不得了?”终归,她的心还是偏向了容小猪,这样温暖又平易近人的哥哥,她不想他变成以往的模样。

    “……”听了她的话的明烨,却狠命的摇了摇头,“如果没有这个附加条件,别说一千万了,就是两千万我也抢了,可是……我要是和她跳舞,回去了你哥不得罚我跪键盘?”明烨想着,这种事情,在如何也是不能做的,最后只转头,看着皇甫卿一脸同情的模样,“哥们儿,节哀顺变呐!”

    皇甫卿扫了他一眼,淡定自若。

    “你还是个男人么?怕我哥成这样?”皇甫湘瞪他,万分鄙夷的模样。

    “我怎么不是男人了?我这不是怕,而是重视!是在乎!”明烨很是认真的说道,“所有一切可能让阿琅不开心的事情我都不会做的!”跟别的女人跳舞,脚趾头想,也知道阿琅不会开心呐!

    “……”皇甫湘不说话了,以往,虽然道了歉,可是终归还是对男男这种事情接受不良,可是现在……皇甫湘却再也生不出这种抵触的心思,这世上,又能找到那个女人能这样珍重哥哥呢?只是……抬头看着自己的三哥,皇甫湘又为难了,“哥哥,你会和舒砚姐姐跳舞吗?”

    “我为什么要和她跳舞?”皇甫卿扫了她一眼,问的理直气壮。

    “可是……那主持人明明说……”皇甫湘愣了一下,这才结结巴巴的提醒自家哥哥人家的游戏规则,只是话还没有说完,便被皇甫卿给打断。

    “我不要赠品行不行?”皇甫卿凉凉的说道。

    “……”皇甫湘一阵无言,说舒砚姐姐时赠品有点不好吧?

    “行了,你只管填饱你的肚子就是!”皇甫卿淡淡的开口,便拿着酒杯喝了一口。

    而明烨,在听到皇甫卿说的那句话之后也终于放下心来,毕竟他可是答应容小猪的,看着他不能被别的女人占便宜的。其实,他看不看无所谓,最重要的还是得看皇甫卿的意思,只要皇甫卿愿意守着自己,那个女人又敢轻易的往他的身上贴?

    “三少一千万!三少一千万!还有没有在加价?”主持人在台上激动的吼着,台下的少男少女们无不羡慕嫉妒恨,男人嫉妒皇甫卿,轻轻松松得到了他们心目中的女神的第一支舞。女人嫉妒到现在还未曾出面的舒砚,个死妖精,一回来就想霸占她们的男神。

    而这个消息也飞快的传到了九楼休息室,当舒砚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差一点就高兴坏了。只激动的抱着自己的好朋友徐熙照,不住的询问。

    “你说的是真的吗?他一开口就是一千万!是真的吗?”此时的舒砚,并不知道主持人按着舒墨的意思,故意把和她跳第一支舞的这个消息晚说一步,只想着,皇甫卿为了能和她跳一支舞,竟然大手笔的一出口就是一千万,连让别人开口的机会都不曾给。

    “是真的是真的!”徐熙照拍着她的肩膀微笑着说道,“行了,快别激动了,马上你就该出场了,该以最好的姿态出现才是!”徐熙照放开舒砚,一脸温润的模样。

    “可是我平静不下来!”舒砚后退一步,坐在长椅上,捂着噗通噗通的心口,抬头,看着自己的好朋友,舒砚紧张的说道。

    “不平静也的让自己平静下来!”徐熙照认真的说道,“现在是什么情况啊,你现在要是在皇甫卿的面前出了丑,那你就一辈子也别想进皇甫家的大门了!”

    一句话,宛如定海神针,瞬间让舒砚平静了下来。是了,现在如果她不好好表现,往后,她会后悔一辈子的。

    就在这时,一名服务员匆忙的跑了过来,一脸激动的模样:“舒小姐,该您出场了!”

    “谢谢!”舒砚看着服务员轻轻的道谢,脸上带着恰到好处的微笑。

    那名服务员愣了一下,良久方才反应过来,一张脸控制不住的红了起来,这才腼腆的开口:“舒小姐客气了!”

    “走吧!”徐熙照笑了笑,这才充当起绿叶,扶着舒砚起身一起离开了休息室。最终在楼梯口停了下来,只等着楼下的讯号。

    “现在,让我们用热烈的掌声欢迎留学归来的帝国骄傲——舒砚舒小姐!”

    “哗啦啦……”话音刚落,就传来了一阵如浪潮一般的掌声。

    “舒砚,剩下的路就只能你自己走了!”徐熙照对着舒砚很是认真的说道。

    “嗯,熙照,谢谢你!”两个人轻轻的拥抱了一下,这才放开彼此,舒砚转身,高昂着头,双手交叠于腹部宛若公主一般优雅而高贵的走了下去。

    “出来了出来了!”

    “快拍照!”

    “……”镁光灯不住的闪着,一时间,舒砚聚焦了所有人的目光,而被称为第一名媛的她,有点自然不只是教养与学识,她的长相也是个中翘楚,十足十的大美人一个。再加上此刻的精心打扮,自然美不胜收。

    和明烨站在一边的皇甫卿抬头扫了一眼,便收回了目光,百无聊奈的把玩着手中的酒杯,有点想他家的小猪了。不知道她现在吃饭了没?

    “谢谢大家,在繁忙之中来参加为我接风洗尘的慈善晚宴,同时也谢谢我的家人,特意为我举办这场晚宴,爸爸,妈妈,还有哥哥,谢谢你们的默默支持才让我这般无忧无虑的学习成长,相信我,我会更优秀,不让你们白白付出,谢谢!”舒砚站在前台中央,从主持人的手中接过话筒,对着台下的亲人朋友以及媒体记者真诚感激的说道。

    “不愧是舒砚姐姐,真好看!”站在皇甫卿身边的皇甫湘看着台上的舒砚由衷的说道。

    明烨听了她的话不由得抬头看了台上的人一眼,然后又扫了皇甫湘一眼,表情怪异。

    “你那是什么眼神啊?”皇甫湘瞪着他皱眉。

    “这明明是我想问的!”明烨开口说道。

    “什么意思?”皇甫湘有些傻傻的问,她问他那样看她是什么意思,跟她的眼神有什么关系?

    “那只鬼有容小猪半成漂亮么?”明烨开口甚是疑惑的问。

    “……”皇甫湘愣了一下,脑海中不由得闪现容颜的那张妖颜,一时无话,最终才不得不开口说道,“谁要和她比了呀!”毕竟不是谁都能修炼成妖的。

    “还不就是了!少了这些化妆品,顶多也就算个上层美人,离极品远着呢!”明烨淡淡的说道,“你看看你哥就知道了,扫了一眼就觉着乏味无比,你看你哥可曾看她第二眼?”

    “……”皇甫湘无话,扫了自己的哥哥一眼,不知道那一场舞该怎么办?

    就在她担忧的时候,中间舞场的灯光已然熄灭,而那个被称为第一名媛舒砚也已经走下了前台,在众人观望中慢慢的向他们这个方向走来。

    本来,按着流程,应该是皇甫卿走向她向她邀舞的,只是,主持人刚要说话,却被她阻止了,本来,按着哥哥设计的游戏,她的第一支舞是这个双子玉坠的赠品,本就该由她将双子玉坠递到他的面前,并邀请他跳舞。

    “三少真是好福气啊!”对面的一个角落里,一个男人盯着慢慢向皇甫卿走去的舒砚语气酸酸的说道。

    “胡说八道什么呢?”谁知道他的话一出,立刻就遭到了周围所有女性同胞的攻击。

    “明明就是倒了八辈子的霉了让这个臭女人沾染上!”

    “就是!不知道我们男神有洁癖?”

    “不行,我不能让她碰到我们男神,我要去阻止她!”

    “回来!这件事情要你管?”

    “哥……”

    “你管了,皇甫卿也不是你的!只会觉着你野蛮粗鲁没有教养!”

    “呜呜呜……”

    而此时,舒砚终是捧着装着双子玉坠的礼盒走到了皇甫卿的面前,抬头,脸上依旧漾着恰到好处的笑容,不娇不艳,不清不淡。“三少,这是你拍得的双子玉坠!”双手奉上手中的盒子,舒砚甚是温柔的说道。

    “谢谢!”皇甫卿淡淡的谢了一声,却没有伸手去接,而是扫了站在一旁的皇甫湘一眼。

    皇甫湘愣了一下,立刻就回过神来,伸出双手,一把接过舒砚递过来的盒子,甚是欢喜的说道:“舒砚姐姐,让我来拿吧!”

    舒砚看着空空如也的双手,双眸中闪过一丝不悦,然而,也只是一瞬,看向皇甫湘时立刻就漾起了温和的笑容,亲热的开口:“湘儿,可看见你了!早就想和你出去坐坐的,只是这些天一直忙着晚宴的事情……”

    “我知道我知道!”皇甫湘立刻开口说道,“知道你事儿多,我也没好意思打搅你!等你空了,我可随叫随到呢!”

    “那好!”舒砚甜甜的应了,这才转身看向一旁的皇甫卿,好不容易平静下来的心再一次噗通噗通的激越了起来,她得用尽全身的力气才能克制住自己不激动的扑上去抱住他,天知道她有多想他。

    “这位先生,我可以请你跳支舞吗?”此时浪漫的舞曲已然响了起来,舒砚偷偷地长吸了一口气,这才微微弯腰一手背在身后,一手做出有请的姿势,一副绅士的看着皇甫卿,微笑着询问。

    “不可以!”皇甫卿扫了她一眼甚是干脆的回答。

    “噗!”明烨一个没忍住直接喷了出来。

    舒砚的脸一僵,终归如何想也想不出皇甫卿回如此干脆的拒绝她,她以为,自己十拿九稳,能够得到他的第一支舞,又岂会想到……

    “那先生可以请我跳一支舞吗?”僵硬也只是一瞬间,舒砚像是打不死的小强一般,收回之前绅士邀舞的模样,只抬高自己的手伸在皇甫卿的面前,依旧微笑如初的问,好似一点打击都没受到一样,好似一点嘲笑之声也没听到一样。

    “不可以!”皇甫卿却不如她有耐心,扫了舒砚一眼凉凉的说道。

    “舒砚姐姐!”皇甫湘终于不忍心看下去,连忙上前搭个台阶给舒砚,“你可是咱们帝国的第一名媛呢,哪能让哥哥那么轻易的就得了你的第一支舞!这样也太不公平了!其他贵公子心中还不嫉妒死哥哥了!咱们玩个游戏,谁赢了才能得咱们帝国第一名媛的第一支舞是不是?”皇甫湘将自己手中的盒子塞到明烨的手中,这才不顾舒砚的反应揽着她就离开这边。

    皇甫湘终是好心,不想让舒砚在大庭广众之下没有面子,她的哥哥是何人她又岂会不知,这舞又岂是谁都能跳的?

    然而,她的这份好心并没有得到舒砚的感激,反而怨恨不已,当然,这份怨恨倒也没有显露出来,只是在无人察觉时,看向皇甫湘会露出那种怨毒的眼神,在舒砚的心中,便是皇甫湘的多管闲事害了她失了和皇甫卿亲密接触的机会,然而,大庭广众之下,她却没有一丁点的办法,尤其皇甫湘还是皇甫卿的妹妹,她更是一丁点都不能得罪。只是这心中却是越来越激荡,真的很想……很想推开身边这个聒噪的人奔向那人的怀抱。

    舒家人,至少舒墨是把这一幕都看在了眼底,心中庆幸皇甫湘帮忙的同时,也把皇甫卿给怨上了,他的妹妹亲自向他邀舞,他竟然摆谱拒绝?如果不是皇甫湘出手的及时,他特意为妹妹营造的气势就完了,不仅如此,还会让妹妹成为帝京的笑柄,想到这里,对皇甫卿是越发的生气了,怎么?难道我的妹妹还配不上你不成?

    最终,舒砚的第一支舞落到了另外一个豪门贵公子的手里,舒砚心不甘情不愿,也知道这时候不能乱来,她不能让自己沦为帝京的笑柄,否则,又如何在帝京立足?这也是她为何一边怨恨皇甫湘的同时又一边按着她的说法去做的原因。

    一曲舞终,便有各式各样的男人像她邀舞,舒砚都微笑着推托过去,在无人的一角终于找到了那个让她心心念念的人。

    而此时,皇甫卿已经让明烨去和舒墨说一声,他们先离开,只是没等到明烨,倒是看见这人走过来了。

    “皇甫卿,为什么不可以?”舒砚看着皇甫卿,一脸受伤的模样,难道这么优秀的自己还是不能站到他的身边吗?

    “什么?”皇甫卿愣了一下,不明所以。

    “为什么?为什么要拒绝和我跳舞?”舒砚看着他,泫然欲泣的模样,他知不知道,她为了他有多辛苦?怎么可以那么轻易的就拒绝了她?

    “脏!”皇甫卿了然,倒也没耍大牌的不告诉她,唔,他觉着和外人握个手都脏,更何况是跳舞,一会儿和她握手一会儿还要搂她腰的。皇甫卿摇了摇头,瞬间把这种想法抛之脑后,只是……如果让他牵手又搂腰的对象换成容颜的话,他还是很乐意滴,想到这里,不由得微微的笑了出来。

    听了他的话,舒砚终是想起皇甫湘对他的描述,是了,这人,有很严重的洁癖,忍不住难过的同时,突然便看着他这样的笑容,心中忍不住一甜,他……他这是在安慰自己么?然而一甜之后又是一酸,抬头,终是任性的问了出来:“我也不行吗?”她在他的心里就没有一点特殊之处么?

    “你要穿无菌服和我跳舞么?”皇甫卿想也不想直接开口问道,当然,她愿意穿无菌服,他还不乐意和穿无菌服的人跳舞呢,太丑!

    “……”舒砚一噎,半晌无话,想象自己穿无菌服的模样,那个模样,她哪里还敢出现在这人的面前?

    “行了,咱们走吧!”明烨走过来的时候还不曾看见舒砚,只对着皇甫卿开口说道。

    “走吧!”皇甫卿应了一声,便直接转身离开。

    “哟,舒小姐也在呐!白白啦!”明烨对着提着裙子连忙要追的舒砚开口,好似这时才看见一样。

    被她这样一说的舒砚,哪里还敢追上去?只看着他们的背影渐渐的远去。而她定在哪里,只眼泪婆娑,不敢向前一步。

    “舒砚姐姐!”这时皇甫湘在门口,对着依旧站在这里的舒砚挥了挥手。

    舒砚见状一喜,终于有了走过去的理由,快速的擦了擦眼泪,舒砚若无其事的跑了过去。“怎么了?湘儿?”

    “舒砚姐姐,我要回去了,下次再见了!”皇甫湘搂了搂舒砚,这才甚是不舍的说道。

    “这么快就要走了呀!”舒砚同样不舍的说道,一双眼睛却不住的瞄着不远处的皇甫卿,能多看一眼就多看一样的模样。

    “嗯!”皇甫湘点了点头,没有错过她的小动作,然而,对此,她却无能为力,她总不能不管不顾拆了容小猪和哥哥让舒砚姐姐和哥哥在一起吧,先别说她拆不拆得了,恐怕就是拆散了,看这个模样,哥哥也不可能和她在一起的了?

    “好吧,那下次我们在联系,刚回来,这还没有拜会伯父伯父呢!湘儿可要帮我问声好,等过两日,我一定登门向伯父伯父还有爷爷奶奶问安!”舒砚温和的说道。

    “嗯!那你忙吧,我们就先回去了!”皇甫湘挥了挥手,这才转身打算和皇甫卿明烨一道离去,她可是搭顺风车来了,可不想一个人爬回去。

    然而,就在他们走到门口的时候,宴会厅的大门突然被打了开来,皇甫卿一行人和刚到的一行人打了个照面。

    “皇甫卿!”对面的人看到他的时候很是讶异的开口。

    “惠和公主!”皇甫卿扫了她一眼淡淡的道。

    惠和公主见他们要离去的的模样很是自觉的带着身后的人让到一边让他们先离开,皇甫卿提前离去,不和舒砚这人同处一室她自然乐见,更不会做从中阻挠的事儿。本来,她过来的目的就是为了不让舒砚那个小贱人阴谋得逞的。只不过妈妈唠叨了些,浪费了她的时间,这才让她晚了些时候到达。

    惠和公主的身后,就是她的一些侍从,当看到堂堂一个公主给一个平民让路的时候,其中几个没眼力劲儿的竟然还瞪了皇甫卿一眼。

    刚瞪过,便被扫了一个耳刮子,抬头,便是自家主子阴狠的模样,“做好自己的事情,别给我丢人!”

    而皇甫卿一行人却没有逗留,只干脆的离开了宴会大厅。

    直到他们的身影消失不见,舒砚才回过神来,看着惠和公主,心里虽是万般不愿意,却不得不低头,“公主殿下驾临,不曾远迎,还请殿下见谅!”

    “本就是我不请自来,要你迎接什么?”惠和公主鼻孔朝天的说道,帝国第一名媛?比她这个公主还要高贵典雅?呵呵……那又如何?还不是次次都要向她低头?想要拐走皇甫卿,那也要看她愿意不愿意!

    舒砚看她这个模样,那是气得一肚子火,然而没法子,谁让人家是公主,而她只是个公爵的女儿,虽然顶着天下第一名媛的名号,也不能和人家的公主相比,尤其是这个公主还是下一位帝君的顺位继承人,现任帝君膝下,就只有惠和这么一个女儿,再无其他一儿半女。这样尊贵的人,她又如何能得罪?

    “公主里面请!”舒砚微笑着说道,终归,她的样子要做足,公道自在人心,她不能改变自己的身世,让人人畏惧,只能改变自己的人,让人人都喜爱。

    “不用了,我就是来看看,人都走差不多了,我还进去干什么?小鹿,把我给舒砚姐姐准备的礼物送上来!”惠和公主淡然的说道,“回国了,以后就不走了吧,哎,早就和你说了,深造不深造都一个模样,喜欢你怎么都喜欢你,不喜欢你怎么样都不喜欢你!就别折腾了!咱都是忙人,哪里有空看你猴子一样的折腾来折腾去啊,你这折腾就是一场无味的戏儿,看了觉着枯燥浪费时间,不看又觉着可惜!”最后一句附在舒砚的耳边,一边笑一边说着。

    镁光灯不住的闪,人们只以为舒砚果然不愧是第一名媛,原来和公主相处的这么好。

    却不知此刻的舒砚已经一口血涌到口腔,活生生被气得。不仅如此,她还不能表现出愤怒的模样,依旧一脸微笑的模样,好似和这个惠和公主正在说着悄悄话一样。镁光灯依旧在不住的闪,便是她一张脸已经僵硬成石头,依旧在闪个不停。

    看到她这个模样,惠和公主笑的越发的开心,“行了,你比我大,这些道理你也该懂了才是,赶紧找个还能过得去的男人结婚得了,别到时候连挑挑拣拣的机会都没有了!”

    “谢公主提醒!”舒砚咬着牙说道,面上依旧带着笑容,心里面早就把眼前这人骂的死去活来,他娘的,不过比我小一岁,还以为自己有多年轻么?跟我站在一起,还不定谁比谁看起来更老呢!

    “行了,既然开了晚宴就好好玩吧,我还有事就先走了!”惠和公主拍了拍舒砚的肩膀,这才对着其他的人微微一笑,转身领着自己的人走了出去。

    “去打听一下,皇甫三少有没有和那个小贱人接触!”惠和公主头也不回的说道。

    “是!”其中一个人应了一声,便脱离了公主的队伍,径自去了别处。

    没过多久的时间,便追上了公主的脚步,将自己得来的消息尽数说给了自己的主子听。

    “呵呵呵……我就说嘛!蠢货出国几年回来依然还是蠢货!行了,回帝宫!”

    “是!”坐在驾驶座上的仆人应了一声,这才发动车子离开了鼎红国际大酒店。

    而此时,皇甫卿的车上,明烨开着车,皇甫湘坐在副驾驶,只有皇甫卿一人坐在后面,身旁,便是他用一千万买来的双子玉坠,摸着自己的下巴,皇甫卿想着这个玉坠到底给容颜做什么?唔,给她用作手机挂饰好了!

    想到这里,皇甫卿点了点头,越发觉着自己这个想法好。

    回到壹号院已经九点多,皇甫卿扔了盒子只拎着玉坠便走了进去,车子给明烨开去送湘儿回十号院。

    壹号院的灯亮着,这时间也不到容颜睡觉的时间,皇甫卿以为,他家小猪说不定正看动画片呢!一进客厅,却看见他家小猪正躺在沙发上呼呼大睡,而电视上,动画片播的正欢。

    皱了皱眉,皇甫卿终是走了过去,却见这丫头眉心微蹙睡的不甚安稳的模样。原本想要叫醒她好好训一顿的心思瞬间就没了,明明说好了走个过场就回来,却为了等一个玉坠而浪费了这么久的时间。

    弯腰,将蜷缩在沙发上的人抱了起来,抱着她直接上了楼。

    睡熟了的容颜在他的怀里蹭了蹭,便又安稳了睡了过去,好似知道抱着自己的人是谁,潜意识里便放松了心神。

    皇甫卿看了看,终是浅浅的笑了出来。

    卧室里,皇甫卿将容颜小心的安放在床上,直到把被子盖好,这才拿出之前那个双子玉坠,找到容颜的手机,认真的将玉坠挂到她的手机上,确定还算美观,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也不枉费他花费了一千万巨款。

    将手机放在她的床头柜上,皇甫卿才转身进了洗浴室,果然,洗浴室里,整齐的叠放着他的内衣长裤。嘴角不由自主的勾了勾,这才快速的脱衣洗澡,穿好衣服擦干头发,却发现自己的心情依旧不错,四处扫了一圈,这才看见收纳篮里刚换的衣服,他的还有她的,心中一动,将可以机洗的塞进洗衣机里,需要手洗的放进一旁的盆里,本来,这些都是第二天早上她要做的事情,一边搓着小内内,一边悄悄的红了脸,唔,这是她的!

    而此时,结束了宴会回到家里的舒砚,早已气得把自己房间里的东西能砸的都给砸了。

    “混账混账混账!啊!”一边砸一边骂,最终力竭扑倒在床上,失声痛哭着。

    咚咚咚……三声,房门被打开,舒墨走了进来,看到屋里的模样,不由得皱紧了眉头。“你这是做什么?”

    “哥!”一看见他,舒砚就忍不住扑了过来,趴进舒墨的怀里委屈的哭着,“她算什么东西?她凭什么这么说我?她不就是一个公主么?除了公主的身份,她还有什么比我更优秀的?”

    “公主?”舒墨愣了一下,他还以为自己的妹妹是为了皇甫卿这个人,却没想到最后竟然是为了公主,“你和公主不是相谈甚欢么?”他离的远,并不知道这两人在谈些什么,只是看着她们的模样,不像以往那样争锋相对,还以为她两的关系转好了呢?

    “谁跟她相谈甚欢?”舒砚委屈的叫着,“一个尖酸泼辣的心机婊!”

    “你既然知道就行了,何必和她生气,平白气坏了自己的身子!”舒墨淡淡的说道,“我还以为你在气皇甫卿那个混蛋!”

    “我为什么要气他?”舒砚抬头看着自己的哥哥一副疑惑的模样,好似她的哥哥问了一个多蠢的问题一样。

    舒墨一噎,一口气差点没上来,“为什么不气,你亲自邀他跳舞他竟然想也没想就给拒绝了,他算个什么东西,谁给他这个……”

    “这个不怪他!”舒砚急急的反驳,不让自己的哥哥骂人。

    “不怪他难道怪你不成?”舒墨不想承认被自己的妹子给气着了,想他这么优秀的一个妹妹,想要什么样的男人没有,偏偏一根筋儿的吊在皇甫卿这个树上。

    “真的不怪他!”舒砚很是认真的说道。

    “行了,我不管你了!”舒墨终是无语,“赶紧让人进来收拾了!”

    “哦!”舒砚应了一声,这才和舒墨一同走了出去,让家里的阿姨上来收拾,自己做在客厅里,脑海中尽是皇甫卿的模样,果然,是她看中的人,虽然几年没见,却一点都没变,不,变了,似乎比之前更加的闪耀了!跟钻石一样。想到这里,舒砚的眼神都迷乱了,这样的男人叫她怎么能放手呢?

    在舒砚的认知里,皇甫卿之所以不和她跳舞,只是因为他的洁癖不允许他和她跳舞,而非不想和她跳舞,对,就是这样,一定就是这样的!所以,她还有希望,有走到他身边的希望。

    ------题外话------

    啦啦啦~《溺宠》的领养榜即将开启啦!

    领养的方式为:在评论区抢楼!留言要领养谁即可!

    时间为【12月25日】晚上【8点整】,也就是星期五,同时也是圣诞节~

    此活动只针对【正版读者】,要参加的妹子要提交全文订阅截图给管理员!

    接下来是注意事项~

    1。一个人只能领养一个角色!

    2。先来后到,如果手慢了木有领养到只能选择别的人物领养了哈~

    3。领养的人物可以是文中任何一个出场过滴~

    领养榜会长期开放,有想要领养的一样在评论区内留言即可~

    最后,再次说一下花花读者群群号【一三三七零八四三五】,进群敲门砖为小说中任一人物!
(快捷键 ←)上一章:144 一见倾心 返回《钻石闪婚之溺宠小娇妻》目录 下一章:146 狗眼看人低(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