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有声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钻石闪婚之溺宠小娇妻最新章节列表 » 123 我爱你

123 我爱你

文/花间妖
钻石闪婚之溺宠小娇妻 本章字数:11103 钻石闪婚之溺宠小娇妻txt下载
推荐阅读:借种 我的绝色女友 邪医毒妃 废材逆世:腹黑邪妃太嚣张 女神的近身护卫 乱世仙妖 凤逆天下:银发太子的嗜血妃 吴限宇宙 暗夜将至 绝世神医:腹黑大小姐
    123

    “爸爸……”董玥看着爸爸的背影,语气为难的说道。他有自己的追求,不想因为爱情,而出卖自己的尊严和灵魂。否则,他如何有一颗纯粹的心,去面对自己真心喜爱的人。

    “不要再说了,明天按着我的意思去做!”董老板头也不回的说道。

    “爸!”董玥不依的喊着,他可以什么都听话吧,但是唯独这件事情,他不可以妥协也不愿意妥协,想到容颜,那张混合着妖艳和清纯的小脸,他怎么能那样错待她,那个人是值得的,全心全意好好对待的,把她当情人一样养在暗处那是对她的一种亵渎,他不愿意!

    然而他的父亲却没有听他说话的意思,径自向楼上走去。徒留她一个人留在原地陷入两难的境地,一个是他的父亲,一个是他真心喜欢的人,任何一个他都不想辜负,那却没有两全的法子,让他不负如来不负卿,他该怎么办?坐在沙发上,董玥双手抓着自己的头发,万分痛苦的模样。

    然而现在,这样的深夜,痛苦的却不止他一个人,被赫连非白一句话就好赶走的金娜,在听到自己的爸爸被赫连非白三言两语就搞定之后,便被气的大发雷霆,把家里能摔的东西都给摔了,就是这样还是不解气,喋喋不休地骂着,一会儿骂赫连非白没有眼光,一会儿骂自己爸爸没有用,一会儿又骂皇甫琳是狐狸精,勾引赫连非白,完全忘了自己才是打算插足人家婚姻的第三者。

    金教授和金夫人坐在客厅无奈的看着,叹息不已。

    “老头子,你就不能再想想法子吗?”金夫人看着已然失控的闺女,看着自己的老伴无奈的说道。

    “法子?我还能有什么法子?”金教授对着自己的老伴大吼,“直接告诉非白,让他和他的夫人离婚然后娶咱们的女儿?”

    “这这这……”绕是再心疼自己的女儿也知道这种话太过无耻了,“我也不是让你这样做的!我只是让你想想别的办法,帮帮咱们的女儿!你也不想她一直这样吧!”看着歇斯底里的女儿,金夫人小声的说道。

    “还能有什么办法?我早就说了,她不该有这种心思,非白是我的学生,在怎么样也只是我的学生,他尊重我爱重我也只是因为我值得,如果我成了一个是非不明的人,你认为我的话还能有什么说服力?”

    “可是……”金夫人看着自己的女儿,那个失控疯狂的人,那叫一个心疼?她这辈子,只有这么一个女儿,一直当心肝宝贝一样疼着宠着,又哪里能忍受她这个模样,这要星星不给月亮的,现在……

    “可是什么?正好趁着这个机会断了她的心思,非白不是她应该喜欢的人!长痛不如短痛,既然以后注定了会痛苦,还不如现在一刀斩断她的心思!”金教授冷硬的说道,他现在才知道自己当初的决定有多么的荒谬,明明知道自己女儿要去研究所的目的,他还是怕让非白开了后门,这种事情他怎么能做?便是之前的那个电话他也不该打,幸而,非白阻止了他没有让他把求情的话说出口!否则他又如何以人师自称?

    “不,我不要!”正在旁边发疯的金娜,听到自己爸爸的话,便快步的跑了过来,大声的宣告,“我是不会放弃的,这辈子我一定要成为赫连非白的妻子!不管要为此付出什么样的代价?我都不会放弃的!”无论赫连非白喜欢谁,她金娜一定要成为他赫连非白明证言顺的妻子!无论前面有多少阻碍也不能阻止她!

    “你……”金教授起身指着自己的女儿气的说不出话来。心口疼的难受,然而,这一切都怪不了别人,怪只怪,他们没教好,才会让女儿变成这个模样。?中年得子,让他们忘了,教育女儿不再一味的顺应她的要求,而是要教导她身强志坚,做一个积极向上的人,而非自私自利只为自己着想的人。

    “我告诉你们谁也别想做什么,否则别怪我和你们恩断义绝!”金娜怒气冲冲的说完,便直接跑向自己的房间。

    “你看看你,把女儿气的!”金夫人站起身瞪了一眼自己的丈夫冷冷的说道,这在转身向女儿的房间走去。

    金教授抬头瞪了自己的夫人一眼,终是没有开口说些什么?女儿的教育问题不只是慈母多败儿的原因,他自己也有原因!所以她不会一味的责怪溺爱女儿的夫人,因为他也同样溺爱这个女儿!同样要星星不给月亮!虽然现在说什么都没有用,只有尽快的打消女儿对非白的心思,否则……他不知道,为了达到自己心中的想望,这个一向唯我独尊的女儿会做出什么样的事情来!非白的媳妇他是知道的,皇甫家大小姐,皇甫家又岂是他们金家可以随意招惹的?如果……女儿真的不知好歹做了什么事惹怒了皇甫家,那时候别说非白会不会站在女儿这边,就这一个皇甫家,也可以随意地将他们碾压致死!更何况非白从来就不是一个任人欺凌的人,赫连家,在帝京,同样是举足轻重的家族!如果不是因为这么一点师生之情,赫连非白又岂会将他放在眼里?然而,这个道理在这个家似乎只有他一个人明白,无论是他的夫人还是女儿都未曾认识到。

    金教授坐在沙发上唉声叹气,他不知道,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早知道如此,当初他就不会动用师生关系,请非白到学校做那次演讲,那样,他的女儿,也就不会对非白一见钟情,更不会生出如此的执念。然而,这世上哪有早知道这回事儿?错了就是错了,除了想法子让错误终止并减少因错而造成的影响,其他的再无他法。

    这一夜,有人安睡有人失眠,有人无忧有人愁苦,有人欢喜有人怅惘。

    董玥在客厅里坐了一个晚上,直到天亮,他还是没能想出双全的法子,最终,终于下定了决心一般,既然不能双全,那就只能选择其一了,父亲终究不是他的父亲,这个永远也不会变的,而如果他错过了容颜,那么......可能这一辈子都在难遇见了。

    “对!就是这样!”董玥站起身,颓废了一一夜的他终于恢复了生气一般,“我不能因为金钱的诱惑就失了尊严,爱一个人应该要全心全意!”打定了主意,董玥便不再那么为难,心里想着,即便要违背自己父亲的愿意,他也势必要把容颜追求到手,至于皇甫湘,这辈子也只能做朋友了,如果不做朋友是她的意思,那么他也会尊重,尊重她的选择,这一生,不再主动出现在她的面前。

    “阿玥,这么早就起床了!”董珏,董玥的大哥,一边整理着西装一边诧异的问,早起,这可不像他弟弟的作风。

    “嗯!大哥早!”董玥对着自己的大哥问好,倒也没有提昨晚的事情。

    “嗯,早!”董珏点了点头,“我公司还有事情,就先去公司了!”董玥下来之后,对着董玥这么说道,便直接出了门。

    “哥,吃过早饭再去吧!”董玥跟在身后低叫,这个哥哥,忙工作也不能不把自己的身子当回事儿啊,又不是铁打的,怎么跟机器人一样?

    “没事!”董珏头也不回的挥了挥手,“我去公司之后在吃!”

    “好吧!”董玥无奈的应了一声,终是没有多说,径自上楼换衣服,大四了,学业最重,今天几乎满课,可不能耽误了。

    七点钟,董家准时开饭,餐桌上只有董玥和董氏夫妻,也就是董玥的爸妈。

    “玥儿啊,听说你又找了女朋友,怎么没带回来给妈妈看看啊?”董夫人一边吃着早餐一边温和的开口问道。

    “妈!”董玥皱了皱眉,“这八字儿还没一撇呢!等我和她稳定下来了我就把她带回来给你瞧瞧,这个人你一定会喜欢上的!”董玥自动把董夫人口中的女朋友想象成容颜,把皇甫湘直接抛到了脑后。

    “放肆!”坐在主位上的董老板啪的一声,大掌狠狠的落在餐桌上,可把董夫人和董玥吓了一跳,“你是傻的吗?我昨天和你说的话都当成了耳旁风是不是?”

    “爸,我不喜欢皇甫湘,勉强和她在一起是不会是幸福的!”董玥对着自己的爸爸低叫,“我不能因为她家有钱就和她在一起,我是靠女人吃饭的小白脸吗?”

    “那你以为你是什么?”董老板冷着声音轻蔑的开口:“你二十四岁了,还不是靠着你老爸吃饭?从出生到现在,你有凭着自己的本事吃过一顿饭吗?”

    “老爷,你说这是什么话!”终于回过神来的董夫人瞪了董老板一眼,这才走到儿子的旁边,怜爱的摸了摸儿子的脸,“儿子这么小,难道就不管他是不是?谁家的孩子不靠父母呀!等儿子毕业了,成就不会别你小!”

    原本脸色苍白的董玥,听到自己妈妈说的话,瞬间满血复活,是啊,他只是还没毕业,等他毕业了,他的成就不见得就比自己的爸爸低,他也能像哥哥那样,凭借着自己的能力闯出自己的一片天。

    “你的将来我现在看不见,我只知道,如果你错过皇甫湘,你就会错过一个让自己飞黄腾达的良机,你以为这世上会天天掉馅饼吗?嗯?你的脑子到底像谁?竟然天真成这个模样?爱情?这年头,爱情算个什么东西?有钱就会有爱情,没有钱,那个女人和你爱情?有了爱情喝西北风就能喝饱吗?嗯?”董老板问,声音带着不可忽视的讥嘲。爱情,他妈的爱情就是个屁!

    “爸!你怎么如此......”董玥有些不可置信的叫道,他的父亲,怎么能如此的势利呢?差点被饿死的陶渊明还不愿意为几斗米折腰呢,难道他堂堂董家二少,竟然要为了金钱而向一个女人屈服?不,他绝对不会这样!他是真正的男子汉,绝对不会为了少拼搏多少年就向一个自己不爱的人屈膝。

    “势利?势利怎么了?”董老板丝毫不以为耻,“这年头活下去很简单,可是活得好却很难,你以为人人都像你衣来伸手饭来张口?若不是有你老子庇佑,你什么都不是,你也和那些路边的乞丐没什么两样!不信,你自己出去过两天,看看你那些狐朋狗友在你脱离了董家之后还有几个想要和你有瓜葛,看看你没了依附之后,还能不能这么随性的生活!”坐在主位上,董老板看着自己的小儿子,很是讥嘲的说道。爱情,他年轻的时候也相信这个东西,甚至为了爱情自认为刚强的和家里脱离了关系,可笑的以为,他凭借着自己的力量也能养活自己和所爱之人,可惜,命运就是这么的调皮,总是爱和原本就成困兽的人开玩笑,玩笑之余,用现实给他一个狠狠的耳光,那个他自诩为真爱的人,再和他苦守寒窑十八天之后和他说了分手,美名其曰,不想拖累他,转身就进了土豪的车,这就是爱情!他年少时感悟最深的体验,这一生都不可能忘却,最后,他是跪着走到父亲的面前,面对父亲嘲弄的眼神,他也只是生生受着,因为,一切都是他自己做的选择,怪不得他人。

    “爸我会证明给你看的!”董玥站起身很是坚定的说道,“这世间除了金钱,还有真情!”董玥说完,便很是干脆的离开了家。

    “儿子......儿子......”董夫人连忙追了上,然而,任凭她怎么喊,董玥还是头也不回的走了走去。最终只能无奈的走了过来,眼神哀怨的看着自己的丈夫,“你......你怎么能和儿子说这种话呢,不是成心逼他离开这个家的吗?”

    “这件事情你就不要管了!”董老板淡淡的说道,甚至还取出自己的手机打了电话给自己的助理,让助理安排一下,冻结董玥所有的银行卡。

    “你.....”在一旁,听到他所有安排的董夫人,脸色直接发白,“你这是不想要儿子的意思吗?他身上能有多少现金,你冻结了他的卡让他吃什么住哪儿?”

    董老板的脸上带着笑容,他也很好奇呐,不用家里一分钱的儿子应该要怎么生活?当初,他好歹坚持了十八天,儿子呢?作为他的儿子,董玥又能坚持多少天?他真的很好奇呐!

    “你......你还笑的出来?”董老板云淡风轻的模样,董夫人却急白了头发,她的心肝宝贝,哪里受过一丝的苦楚,这要在外面被冻着了饿着了可怎么办?想到这里,更是不放心,心急的董夫人想也没想,便直接要走,怎么样,也得送些钱给儿子,要不然......

    “给我站住!”董老板声音冷冽的说道。

    董夫人停下脚步,回头,伤心的看着自己的丈夫,“你不心疼儿子,我可心疼,你不管他我管!”说完,便又要离去。

    “你若是敢给他送钱,那么只要出了这个门就别打算回来了!”董老板冷冷的说道。“记住,别随便的违逆我的意思!”说完,便起身,绕过僵化成石头的董夫人,径自出门离开。

    董夫人踉跄了几步,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那个越走越远的身影,渐渐的,眼泪迷蒙了双眼,董夫人跌坐在地,委屈的小声哭泣,她知道,他的心里有一道锁,饶是她,陪伴了他几十年都不能开启,那里,藏着他最深的秘密,每一次提到,都会让他变成另外一个人。

    这么多年,打不开锁的她已经厌了够了烦了,可是,为什么要这样对待她的儿子呢?玥儿可是她唯一的儿子,为什么要这样对待玥儿,他把公司交给董珏她没有过问,为什么还要无情的对待她的儿子?

    直到离开家门,董老板都没有回头看自己的夫人一眼,妇人之见,懂什么?他终归会把公司交给董玥,只是,在此之前,他得磨掉董玥身上的棱角,就像当初,他的父亲磨砺他的时候一样。只有受过伤的人,才能变得更加冷硬,也才能更加适应这个社会!至于董珏,有那样的妈妈在,他就绝不会让董玥有出头之日,这有什么好担心的?

    对于这个夫人,无论爱不爱,既然娶了,他就会让她得到该得到的一切。抬头,看着外面的艳阳高照,董老板很是意味深长的笑了笑。

    而壹号院,皇甫卿已然苏醒,今天不仅要去学校,还要去公司,着实没办法呆在家里陪着这人,只是想到昨晚上接到的电话,终究还是担心这人一个人在家会不会胡思乱想。想把这人叫起来好好叮嘱两声,却有舍不得,昨晚上睡的不甚安稳,凌晨两三点的时候方才安然,现在醒了,定然又睡不着了!想到这里的皇甫卿,最终只是写了个便签放在她的床头,着重加大加粗不准出华府豪庭这几个字儿。这才下楼去准备早餐,放保温箱里,安排好了一切,才开车离开壹号院。

    容颜醒来的时候,已经将近九点了,还没从床上下来,便看见放在贴在日历本上的便签纸,写了双层的不准出华府豪庭,容颜笑了笑,这才从床上小心的爬起来,以往除了孕吐严重,其他的倒也没有什么不便,现在,显怀了,倒是觉着怎么都不便了,睡觉了不敢趴着,更是不敢有什么大动作,就怕伤着肚子里的小包子。动作有些笨拙的穿好衣服鞋子,容颜这才慢悠悠的走了出去,手里还握着自己的手机。她在考虑,要不要打电话给湘儿。

    在厨房里找到自己的早餐,容颜一边吃一边思量,终究还是选择了发短信给皇甫湘——我们谈谈吧!容颜想,不管有什么事情还是说开的好。他们的关系好不容易才有所缓和,她不想在生出什么波折来。然而,短信发出去了,却一直没有回信,一直到她忐忑不安的把饭吃完,手机都不曾亮过一次。

    “嗯,也许,湘儿正在上课!”容颜把手机放在口袋里,小声的对自己说道。“上次打电话给她不害得她被老师赶出了教室吗!”这样想着,容颜倒也不急着打电话给皇甫湘了。然而,虽是这样想着,容颜的手机却不离身,无论是在客厅里看电视还是在院子里散步,容颜都一直握着手机,就怕......就怕皇甫湘回短信时,会因为手机不在而误了说话的时机。

    十点钟,她一直期待的手机终于想了起来,正在心不在焉的看着电视的容颜吓了一跳,看也没看便接通了电话,放在耳边,急切的开口:“湘儿!”

    “是我!”电话那端的皇甫卿微微拧了眉,淡淡的开口道。

    “啊,是你啊!”容颜愣了一下,微微有些失望。她还以为......她还以为是湘儿回电话的呢!

    皇甫卿的脸黑了,“你似乎很失望打电话的人是我?”

    “呃?”后知后觉的容颜,终于察觉对方语气的不悦,连忙堆起了笑容,“那哪能啊,我可是等了你一早上的电话呢!”这都等了好几个小时呢!”

    “等了好几个小时就不知道打一个电话给我?”皇甫卿眯着眼声音淡淡的道。

    “我这不是怕你忙吗!”容颜依旧嬉皮笑脸,“要是不小心打扰了你工作怎么办?”

    “嗯,这倒是个好理由!”皇甫卿的语气淡淡,“我什么时候因为工作而耽误了接你的电话吗?”

    容颜连忙摇头,“没有没有,你可是鼎好鼎好的老公,怎么会出现这种情况!我这不是体贴嘛!”容颜甚是厚脸皮的说道,“体贴老公的辛苦!”

    “说的倒也好听!”皇甫卿冷笑,倒也没有真的放在心上。

    “唔,有事吗?”容颜正经了神色问。

    “没什么事情,就是告诉你一声,我中午没法子回去,你去十号院吃饭!”电话那端的皇甫卿说道。

    “嗯!”容颜点了点头,“我知道的,你也别忘了吃饭!”

    “嗯!”皇甫卿点头,又和她啰嗦了两句,这才挂断了电话。

    收起电话,容颜想着皇甫卿的交代,倒也没有在壹号院多浪费时间,拿起自己的外套套上,便离开了壹号院向十号院进军。当然,没忘了把她的宝贝手机带着。

    容颜不知道皇甫湘到底出了什么事情,然而凭着她的智商,倒也不是不能猜到个大概,只是这确切的情况......容颜不敢问皇甫卿,虽然不知道他到底知不知道情况,不知道湘儿和董玥现在到底处于何种状态,是发生了一些争执还是怎么样,只是于她个人的观点,如果那个董玥真的对自己动了不该动的心思,那么湘儿就不该和这个董玥再有半点牵扯。这才见了几次面,就能让一个人对另外一个人动了心思?别说一见钟情,他和湘儿表白似乎也只是认识过后没两天的事情,如果对她是一见钟情,那之前对湘儿又是如何?这样的人品就该值得推敲了!

    而皇甫湘,在哭了一夜之后早早的便去上课了,与以往一样,依旧是高高在上的女王样儿,只是那双兔子一样的红眼睛有点有损形象。至于容颜发给她的短信,她自然是没有收到的,因着那次上课手机响了被赶教室的经验,她进教室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关机,显然,那么丢脸的事情她是再也不想发生第二次的。

    上午四节课满课,只是上面两节课在一个教学楼上,下面两节课在另外一个教学楼上,在转战教学楼的时候,在被积雪覆盖的大道上,皇甫湘遇见那个人,很奇怪的,以往,在同一个学校两三年,她从来不曾与他偶遇过,如今,才分手后的第一天,却又那么奇异的和他相向而行,这算是孽缘还是冤家路窄?

    皇甫湘苦笑了一声,终是整了整神色,面无表情的从他身边走了过去,既然结束了,那么就结束的彻底一些。然而,想象很美好,现实很残酷,越想华丽的转身越容易华丽的跌倒。刚走到董玥的身后,却因为脚下的积雪太深,脚还为抬起来便向前倾了重心,很是干脆的扑到了地上,五体投地的模样,差一点就被雪埋了!

    “湘儿!”本就一直关注她的董玥看到这个情况吓了一跳,连忙转身跑了过来,将她从雪地里救了出来,“湘儿,你没事吧!”一边帮着皇甫湘掸身上沾染的雪,董玥一边焦急的问道。

    皇甫湘恨不能掐死自己,真是在没有比这样更丢脸的事情了,伸手擦了擦脸上的雪,皇甫湘挥开董玥的手,语气真诚的开口:“谢谢!”说完之后,便直接抬脚离去。越过他的时候,终于控制不住又掉下了眼泪。一边走一边拍着身上的雪,皇甫湘想,这谁安排的狗屁命运,她真的真的很想骂他几句——操你大爷!

    董玥看着皇甫湘离去的背影,那个虽然狼狈却依然站的笔直的人,眼神复杂,他想,如果没有容颜,他会好好珍惜她一心一意对她知道老去的。可惜......叹只叹命运无常,让他遇见更加心动的人。

    直到离开这条大道,皇甫湘才伸手擦了擦眼泪,哭什么?哭了人家就喜欢你了?别白费劲儿了!仰头,拼命的眨巴着眼睛,好让剩下的眼泪逆流,眼泪多贵重的东西啊,怎么能如此的浪费?

    直到下课,皇甫湘打开自己的手机,也直到现在,皇甫湘才看见容颜发给她的信息,看着短信上的备注——容小猪,皇甫湘愣了好久,想到昨天自己冲动做的事情,突然便心生愧疚,整个事件中,容颜又有什么错呢?她没有搔首弄姿,没有心存魅惑,她只是本本分分的做着自己,所以,那个人的变心又与容颜有什么关系呢?这世上除了容颜就没有别的更加好看的女人了吗?那她是不是要把世上那些好看的女人都恨一个遍?那她得多累啊?

    “对不起!”越想越觉着自己坏,皇甫湘已然没有脸面打电话给容颜,只是发了这么一个信息过去,然后没脸的把自己的手机关掉,嗯,她现在属鸵鸟的!所以,原谅她逃避一会儿!

    而此时,容颜刚刚在十号院吃过午饭,接到短信的时候,正在和皇甫爷爷奶奶看电视聊天。看着手机上的短信,容颜终是宽慰不少,她倒不是想着皇甫湘和自己道歉,而是想着皇甫湘想通的事情,虽然,想通这些可能会很痛,可是,总比被蒙在鼓里到不可收拾的时候才发现的好。

    在联系人里找到皇甫湘的号码,然而拨打过去之后,却显示的已关机状态,容颜愣了一下,不解其意。

    “怎么了?打电话给谁?”看着她皱眉的样子,皇甫奶奶连忙开口问道。

    容颜回神,连忙对皇甫奶奶笑了笑,“没什么大事,就是想叫湘儿有空的时候回来玩的,我一个人在家会很无聊!”

    “嗯!”皇甫奶奶听到容颜的话,连忙点头,“什么时候还是让湘儿回来住,这大冬天的,又要上课又要上班多不容易,主要是这上学的地儿和上班的地儿相距甚远!”帝国大学就在华府豪庭的隔壁,却距离市中太远,而她上班的地儿却恰巧在市中,虽然阿卿的公寓也在那边,终归是要来回来的跑。

    “辛苦什么?”皇甫爷爷不赞同的说道,“皇甫家的孩子那个不是经历这些过来的,唯独湘儿,没吃过的苦多呢,现在正好是历练的时候,而且,阿琅不是给湘儿买了车,好歹让她坚持到年关,做长辈的,怎么能教孩子半途而废呢!”皇甫爷爷瞪了皇甫奶奶一眼,语气甚是不赞同的说道。

    “我这不是......这不是颜颜她一个人在家无聊么?”皇甫奶奶想了想,看到容颜,终是想到了绝佳的理由。

    “无聊啥,以后来十号院和爷爷下棋!”皇甫爷爷瞪了一眼皇甫奶奶,这才转头看向容颜,一改之前凶狠的模样,笑的甚是和善的说道。

    “好!”容颜点头,欢喜的应道。

    皇甫奶奶撇嘴,“你一大老头子,谁想天天陪着你下棋!”

    “你一天不吵架心里不痛快是不是?”皇甫爷爷瞪着皇甫奶奶,“谁老头子了?谁老头子了?”

    “你眼瞎啊!”皇甫奶奶会瞪,毫不留情的开口:“这里除了你是老头子还有谁是?六七十岁的人了,还以为自己是帅小伙儿不成?”

    “怎么了?怎么了?我就是帅伙怎么了?”皇甫爷爷抬头挺胸甚是理直气壮的说道。

    “你也知道那小字儿说不出口是吧!”皇甫奶奶鄙夷,万分不屑的开口。

    看呆了的容颜终于回过神来,连忙开口阻止:“爷爷,奶奶,快别吵了,再吵你们重孙子该听了笑话你们了!”容颜拍着自己的肚子甚是认真的说道。

    老两口愣了一下,齐齐的看向她微微隆起的肚子,最后,不约而同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容颜见着,终是放下心来,也跟着微微的笑了起来。

    刚刚收拾好餐厅厨房的皇甫妈妈,看到这个场景,也不由得跟着笑了起来。她想,这样真好!

    而皇甫卿,在近一点的时候,才终于忙完了一堆的事务,下午两点钟,还有一个会议。公司食堂,皇甫卿吃着盒饭,他的周围便是萧敬东和十二智囊团成员,其他的人,虽然想靠近自己心目中的男神,但是畏于男神强大的气场,倒也没有人敢多踏足男神的领地一步。

    “萧敬东,你下午有空的时候去查一查董玥的资料,不用很详细,直接查他恋爱这一方面就行,这一方面仔细点,尽快把资料递给我!”

    “是!”萧敬东应了一声,这才接着吃饭。

    一行人吃过饭,便忙着下午的会议,至于萧敬东,则放下了手中的事情,把查董玥的事情给吩咐了下去。这才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同样准备下午的会议。

    下午,皇甫湘在两节课结束之后便回了位于市中的公寓,因着晚上要上班,皇甫卿便直接上楼补觉了,距离上班还有两三个小时呢,够她好好休息休息了。

    而董玥,此时,终于渐渐体会到他爸爸的那句话,有钱才有朋友,没钱他什么都不是。找到平日里称兄道弟的朋友,告诉他们自己和家里脱离了关系,那些人起初也只是哈哈大笑,告诉他他讲的这个笑话并不好笑。直到后面,看着他严肃的模样,知道他并没有说假话,那些原本围在一起的朋友兄弟,竟然一个比一个跑得快,各种各样的理由都有。最终只有他一个人坐在空空的教室里。一时间不知道该想些什么,只能无奈的笑笑,原来,父亲说的话并不是假的!

    董玥没能坚持更长的时间,便是他爸爸那十八天的记录都没能打破,到周三早上,当他连饭都没得吃的时候,终于还是回去向他爸爸妥协了。

    “知道错了?”董老板看着跪在自己面前的儿子,轻笑着问。那语气,满是嘲讽。

    “我错了!”跪在爸爸的面前,董玥甚是坚定的开口,他不是没看到爸爸眼中的嘲讽,然而,正是这种嘲讽,让他更加坚定了自己心中的想法,原来,没了金钱作为后盾,他真的什么都不是,而什么都不是的他又如何追求自己的真爱?

    “起来吧,一会儿,一会儿就去向皇甫湘认错,挽回你自己之前造成的错误!”董老板开口说道。

    “是!”董玥开口说道,这才从地上爬了起来。转身走了出去。

    “先回家去洗个澡!”董老板开口说道,“精神点再去向人家认错!”

    “是!”董玥停下脚步,静听父亲的话说完,这才接着抬脚离去。

    董老板看着自己儿子的背影,脸上的笑容越发的得意,以后,以后他的儿子将与他一般,一般冷酷势利,只有这样,才能更加的适应这个社会。

    两个小时之后,皇甫湘,刚刚结束周三的课程,前往公寓的路上,只是刚到学校的门口,就被一辆车给拦住,皇甫湘愣了愣,在看清那辆车之后便变了脸色。

    “湘儿,我想和你谈一谈!”董玥从车上下来,走到皇甫湘的面前,脸色凝重的开口。

    皇甫湘抬头,看着他一眼,脸上漾起恰到好处的笑容:“你是不是搞错了?我们之间还有什么需要谈的?”

    “湘儿,不要这样!”董玥开口说道,声音之中满是痛苦,“我们好好谈谈好不好?”

    “不好意思,我没有时间!”皇甫湘开口说道,“而且,我们之间也没啥好谈的!”

    “湘儿!”董玥一把抓住皇甫湘的手声音沉痛的说道,“湘儿,我爱你!”

    “......”皇甫湘的身子震了一震,回头,有些不敢置信的看着他说道。“你刚刚说什么?”

    “湘儿,我爱你!”董玥看着皇甫湘,一副真诚的模样。

    “呵呵呵......”皇甫湘轻轻的笑了出来,眼中满是鄙夷:“董先生,你没忘了,三天前你是怎么和我说的吧!爱我?这种话你怎么能说的出口?”皇甫湘看着他,嘴角勾出冷冷的笑,这又是何必呢?想要挣开自己的手,奈何那人握的死紧,饶是她如何用力,他就是不松手!

    “你听我说!湘儿!”董玥看着他,眼中满是痛楚:“本来我是想用那个借口一辈子的,这样你就永远也不会原谅我想我,这样只有我一个人痛苦就行了,可是......可是我忍不住,你不知道这三天我是怎么过的,每一天想你想的快发疯了,我爱你,即便我配不上你我还是爱你!”

    “你说什么?什么配不上?”皇甫湘愣了愣,看着他万分疑惑的开口。

    ------题外话------

    一二三我爱你!嘻嘻我爱你们!么么
(快捷键 ←)上一章:122 我讨厌你 返回《钻石闪婚之溺宠小娇妻》目录 下一章:124 光明磊落的人(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