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有声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钻石闪婚之溺宠小娇妻最新章节列表 » 112 查到了?

112 查到了?

文/花间妖
钻石闪婚之溺宠小娇妻 本章字数:11616 钻石闪婚之溺宠小娇妻txt下载
推荐阅读:拒嫁豪门:少奶奶99次出逃 绝世神医:腹黑大小姐 异能小农民 吴限宇宙 萌妻很纯情:天价富豪来相亲 绝杀飘雪 凤逆天下:银发太子的嗜血妃 我是极品灵石:爆宠萌徒 女神的近身护卫 儒道至圣
    112

    “你敢?”舒墨冰寒了声音,语气森冷的开口。

    “哥?”舒砚焦急了声音,她这些年她的所做所为,只为了能够配得上那个人,如果那个人已经结婚生子了,那么她现在再努力又有什么用?她必须要回去,回去把那个人给抢回来,那个人是她一生追求的梦想,她怎么能轻易的把梦想让给别人呢?所以谁都不能阻止她,即便这个人是她的哥哥,也不可以阻止!她明天必须要回去!

    “别忘了,你出国的原因!”电话这边的舒墨冷冷的说道,“如果三年前,你认为一无所长的你配不上那个人!那么今天,就算你回来了,依然一无所成的你,又拿什么配得上那个人?”

    “我……”舒砚哑口无言,是啊,如果三年前,她没有信心走到他的面前,那么今天功败垂成的她,又有什么资格站在他的面前?可是……他竟然结婚了!她以为,这个世界上除了自己再也没有人配的上的他竟然看上了别的女人了吗?那她这些年来所做的努力又该向谁索取回报?而她又怎么能继续安心的待在国外学习?当她努力前行,想要离自己的目标越来越近的时候,却有人突然告诉她,她的目标被毁了,谁能告诉她,除了去找回目标,还能做些什么?难道要毫无头绪的继续努力吗?

    “算了,你也别放在心上了,我也只是听他那么随口一说!”舒墨淡淡的说道,“或许他也只是为了不让我继续刁难他而已!”

    “哥?”突然听到这种大转弯的话,舒砚差点一口气上不来,然而不可否认,她的心里,却因为这个大转弯而欣喜不已,“你怎么可以这样吓我?怎么可以肆意传播这种莫须有的消息?你知不知道这样会害死人的!”因为不再那么紧张,压抑,舒砚的声音又变成了娇俏玲珑的模样,带着女儿家特有的娇嗔。只是她的话却是再认真不过了的,这样未经证实的话,会把她给害死的。

    “我只是那么随口一说,谁让你当真了!”舒墨冷哼,“真不知道你看上他哪了,要礼貌没礼貌,有修养没修养,拽的跟二五八万似的!一副天下我第一的张狂模样!丝毫不把我放在眼里!按我的脾气是绝对不允许这样的人,把我妹妹娶走的!”

    “哥,你说什么呢?这八字还没有一撇呢!”电话那端的舒砚羞红了脸,不依的说道,完全忘了自己差点失去理智的癫狂。

    “行了,你早点睡吧!”舒墨淡淡的说道,“尽快发毕业证出拿到手上,才能尽快赶回来!”

    “我知道啦!”舒砚嘟着嘴说道。“一点都不关心我在外面过的好不好?只知道关心我的学业,你是不是越来越不疼我了?”

    “我疼你有什么用?你的一颗心还放在家里吗?我疼你,你却想着别人,我还心疼你干什么?让别人心疼好了!”舒墨冷冰冰的说道。

    “呜呜呜……不要这个样子嘛!”舒砚撒娇着说道。“我也是,很爱很爱哥哥的呀!”

    “行了,不要拍马屁了,赶紧睡觉!”舒墨的脸上终于有了笑意,到底是自己的嫡亲妹妹,只有盼着她越来越好的,哪有盼着她不好的?

    两个人又来回来说了几句,这才挂断了电话。

    舒墨将手机扔到书桌上,想想皇甫卿说的话,越来越觉得他是在胡说八道,他若是真的结婚了,不轰动整个帝国,起码也得轰动整个帝京。怎么可能会一点消息都没有流出来?虽然这人确实有事,却不是为了他媳妇?舒墨这样想着,却也没敢大意,到底事关自己妹妹的终身幸福,怎么也得调查清楚了,当然无论事情如何,他也不会允许自己的妹妹在现在这个关键时刻回国。如果她敢没完成学业就不顾一切的跑回来,他就敢不让这个妹妹进家门!

    “嘟……嘟……”将扔的书桌上的手机又捡了起来,找到一个号码,便拨了出去。

    “喂,舒部长,什么风把你吹到我这儿了?”电话那端,有人快速的接通电话。用着甚是熟稔的语气和舒墨说着玩笑。

    “自然无事不登三宝殿!”舒墨声音冷冷的说道。“就是不知道您是否有空帮忙了!”

    “舒部长有事尽管吩咐,再没空也不能耽误了舒部长的事情不是?”电话那端,那人甚是讨好的笑着。

    “帮我查一个人!”舒墨淡淡的道。

    “谁?竟然引起舒部长的兴趣?只要舒部长开口,在下一定查的清清楚楚,便是对方什么时候上厕所都给您查清楚喽!”对方开口问道。

    “皇甫卿!”舒墨很是干脆的道,倒也不和对面的人浪费时间。

    “……”对面的人,在听到舒墨口中说出的人名之后,突然间便愣住了,一时之间,还以为自己听错了,不可置信的又问了一句:“舒部长说的是谁?”

    “你没有听错,我想你查的人就是皇甫三少——皇甫卿!”听到对方的反应,舒墨冷笑了一声,这才冷漠的开口,语气也微微带了讽意,“怎么?这是查不清楚了?还是我的面子不够大,所以请不动了?”

    “舒部长哪里的话!”对方冷汗直冒,显然,无论是皇甫卿还是舒墨都是他惹不起的大爷,无论得罪谁他都没有好日子可过。

    “那到底是帮忙还是不帮忙呢?”舒墨坐在椅子上,漫不经心的开口。

    “帮!帮!自然帮!”电话那端的人连忙点头,“只是……部长也知道皇甫三少是何人,这资料可能查的不那么清晰,你也知道如果惊动了三少,小的……”

    “放心吧,不要你查什么私密的事情!”舒部长在听到对方的回答之后,终于决定好心的放过他,不让他那么为难,“你只要帮我查一查皇甫卿是否登记结婚就成了!”舒墨想,只要皇甫卿没有结婚,那么身边有一个或者几个女人都没有关系,毕竟,大男人哪个不是这样的,只要结婚之后,不要在外面乱搞就成了。当然,如果他现在已经登记结婚了那可就难办了!当然,难办他也不会允许自己的妹妹半途而废,毕竟当初知道她是为了别的男人而出国留学他就十分不同意的。

    “是是!我会尽快给你查清楚的!”对方在听到舒墨的说明之后终于长长的吐出了一口气,还好,还好,只是婚姻状况,这个只要稍微动用点人脉就能查到的信息,若是其他的……他还真的不知道该如何应对。

    “行吧,这么点小事也应该用不了你三天的时间吧!”舒墨淡淡的说道,“三天之内把确切的信息告诉我!”

    “是!是!三天之内我一定把准确的信息给您!”那人连连应道,只觉着这件事情最是简单不过了。

    舒墨挂断了电话,坐在椅子上沉思,媳妇儿?呵呵呵……果真为了应付他所以扯着这种莫须有的事情吗?还是,真的有让其动心的女人?那他的妹妹,为了那个男人活了多少年的妹妹又该怎么办?

    舒墨很矛盾,一方面并不希望自己的妹妹和那个冷心冷情的人在一起,另一方面又觉着自己的妹妹为此付出了那么多,不该被辜负。这种矛盾的心里一直在他的心中纠结,让他看着皇甫卿,总是又爱又恨。平时总是想挑他几根刺儿,然而,当他真的宣告与自己妹妹相离的时候,他又不能甘心,果然,是自己的对头!最终,舒墨只能留下这一声叹息。

    而皇甫卿,从魅影总部离开之后便直接开车去了明魅医研所,而此时,手术正在进行时。

    容颜和萧敬东陪着老奶奶坐在门口安静的等候。

    早上,皇甫卿离开的时候,因为不忍心吵醒正在熟睡的她,便在准备好早餐之后就去了公司,当然,也让萧敬东去壹号院等人。

    两个人也在九点的时候赶到明魅医研所,而手术便定在九点半,容颜赶到时,正好赶上和邱爷爷说几句话。

    “容小姐,真是麻烦你了!让你怀着身孕还不能好好的休息!”也就才刚刚老奶奶才知道容颜已经怀孕三个多月的事情,想到容颜一早上就赶了过来,老奶奶是越发的过意不去,为他们如此细致的安排。

    “奶奶,没事的!”容颜微笑着说道,“容小姐荣小姐叫着多见外呀,你直接叫我颜颜吧!”

    “这……这怎么能?”老奶奶很是不安的说道,“你是我的大恩人,这一辈子我们老两口是无以回报了,只能期待下辈子……”

    “奶奶,你千万不要这么说!”容颜有些愧疚的说道,是她害了她的孙女儿,本来她是想把事情真相告诉他们的,但是其他人都不让,每个人都说错不在她,错的只有那些作恶的人!可是如果不是她,那个花一样的少女,也不会遭受如此,无妄之灾。

    你告诉他们,他们的孙女也不会回来!就是皇甫卿和她说过的话,还不如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让他们老两口的生活过的更好。你告诉他们只会让他们心生怨恨,从而不接受你的帮助,这样又有什么好处呢?

    她知道皇甫卿的想法,并不是担心那老两口会不会接受他们的帮助,而是不想多惹麻烦,哪怕有一点点机会可能威胁到她的安全,皇甫卿都不愿意看到。

    终究他也是自私的没有告诉他们真相,可是又怎么能以恩人自居呢?

    “奶奶,以后有什么事情你就,直接打我电话,我的娘家也没有什么人,从小我也希望有一个疼我的爷爷奶奶呢!”容颜很是真诚的说道。

    “哎!”终究老奶奶还是重重的点了点头,眼角控制不住的流出了眼泪。看这容颜她似乎又想到了自己,那个乖巧听话的孙女,?幸好,知道了那个凶手,多情不义必自毙!最终也落得个车祸身亡的下场,算是告慰孙女儿的在天之灵。

    容颜认真的替老人家擦了擦眼泪,这才认真的开口,“奶奶,你要坚强,爷爷还需要你的照顾呢!发生任何事情,你都要想想爷爷,邱爽也在天之灵,也希望你们老两口好好的!”

    “是,是的!”老奶奶忍着眼泪不住的点头,“爽儿这也算是和她父母一家团圆了!”

    “……”容颜沉默着,只握着老人家的手,希望能给她一点力量。

    萧敬东则坐在另外一边,只沉默的看着亮着红灯的手术室大门。

    将近十一点,皇甫卿的车出现在明魅医研所的大院之中。

    “boss!”皇甫卿一进入大厅,立刻便有人走了过来,恭敬的行礼。

    “手术怎么样了?夫人呢?”皇甫卿问着前来带路的人,声音淡漠。

    “夫人正在手术室外等候!”那人穿着白大褂对着皇甫卿认真的回禀,“手术刚进行一个小时,根据头的估算,最少还要六个小时方能结束!”那名医研所的工作人员一边带着皇甫卿走向手术室一边开口解释。

    刚走出电梯,皇甫卿便看见坐在走廊里的容颜,眸光微亮一步一步向她走了过去。

    “阿卿!”容颜看见皇甫卿的时候连忙站了起来,脸上带着暖暖的笑容。

    “嗯!”皇甫卿走到她的身边顺势将她揽进怀里,看着她身上有点单薄的外套,眉头皱了皱,“怎么穿这么少?”

    “我有穿很多!”容颜倚在他的怀里,抬头,认真的说道,“只是之前觉着热的慌,这才把外套给脱了下去!”之前,老爷爷还没有进手术室的时候,不知道因为紧张还是因为别的什么,就是觉着莫名的烦躁,这才将外套给脱了放在了余大哥的办公室里。

    “之前热现在冷了不知道把衣服拿过来穿上吗?”皇甫卿冷着声音说道,显然,很不喜欢她不把自己的身体当回事儿这种举动。

    “那我现在去拿!”容颜低头,一副做错事的小孩子模样。

    这时,萧敬东连忙站了起来,大声的开口说道。“boss稍等,我这就去拿!”是他疏忽了,把这件事情给忽略了,就一直想着手术的事情了!抬脚,直接离开手术室的门口,萧敬东前往余味的办公室去取容颜放在里面的棉外套。

    而老奶奶,也从萧敬东的嘴里得知,这次的义诊都是眼前这人的功劳,自然万分的感激,现在看到他就站在自己的面前,连忙起身对着皇甫卿深深的鞠了一躬,“真的非常感谢您!”如果没有这个人,她们一家根本就负担不起老伴的手术费用,真的非常非常的感谢!

    皇甫卿对着她点了点头,算是接受了她的感激,他不是容颜,会对这件事情觉得愧疚,他没有出手害人,反而伸手帮助了他们,本就对他们有恩,他们感激自己再理所当然不过。

    容颜扯了扯他的袖子,让他注意注意自己的态度,对待老人家怎么能如此傲慢无礼?也不知道谦卑一点。瞪了皇甫卿一眼,容颜才走到老奶奶的身边,将老奶奶扶了起来,“奶奶,这件事情你就别放在心里了!与他而言也不过举手之劳!”

    “谢谢!”对着容颜,老奶奶也万分真诚的道谢,她知道,这个男人不是爱管闲事的人,而他们能得到这人的帮助,绝对少不了这个小姑娘的说情,真的真的很感激他们。

    容颜被她这么客气的道谢,越发觉得心虚了。只能悄悄捏了皇甫卿一把,让她开口。

    “老奶奶不用放在心上,明魅医研所每年都会举行一次义诊慈善活动,老爷爷这是赶上了这个机会!与我没多大相关!”腰间的肉被捏着,皇甫卿扫了她一眼,终是抬头,对着老奶奶甚是清淡的说道。

    老奶奶一直在看着他们,自是将他们的互动看在眼里,难得的,眼中露出了淡淡的笑意,终于,在历经如此灾难之后,让她看到这么幸福的一幕,也算给了她一丝安慰了。

    “嗯,是我们幸运了。”老奶奶坐了回去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感叹着说道。

    “嗯!”容颜点了点头这才拉着皇甫卿准备坐下来。“公事都忙完了吗?有没有耽误?”

    “放心吧!没有耽误!”皇甫卿淡淡的说道。和容颜一起坐了下来。

    而这时,萧敬东终于拿着容颜的外套走了回来,走到容颜的面前,将那叫蓝色的棉衣递了过去。“夫人,您的棉衣!”

    “谢谢你,萧大哥!”容颜双手接过棉衣对着萧敬东感激的说道。

    萧敬东连忙摆手,“举手之劳!”

    皇甫卿从容颜的怀里把棉衣拿了过来,小心得伺候她把棉衣穿好。

    “boss,时间不早了,我去让人准备午饭!”萧敬东对着皇甫卿提议的说道。

    皇甫卿看了一眼时间,然后对着萧敬东点了点头。

    而老奶奶这时候也回过神来,听说这手术要持续七八个小时,总不能让人家一个孕妇一直陪着自己的等,况且,还是和自己无亲无故的人,早上容颜能来安了老伴的心,她已经很感激了,怎么好一直让人家劳累,转过身,看着容颜他们,语气真诚的开口说道,“你们都回去吧,这手术正在进行着,你们在这里也白白受累,况且你的身子也不能一直受累,需要好好的休息!”

    “我们吃过饭之后离开!”皇甫卿在容颜开口之前说道。

    “哎,好!好!”老奶奶点了点头,这才放下心。

    “可是奶奶一个人……”容颜还是不放心,如果要有别的家人还好,可是就老奶奶一个人,都这么大的年纪了……

    “夫人放心,我会一直待在这边等待手术结束!”知道夫人的担心,接受到自家boss的眼神之后,萧敬东立刻开口说道。

    “不用!不用!”老奶奶连忙摆手,她一个人就够了,真的不用这么麻烦,让人家跟着受累。

    “奶奶,你就别推拒了!”萧敬东开口说道,“我若不呆在这边,夫人就算回去了也不会安心了,她这还怀孕呢,你忍心让她七上八下的担心受怕?”

    “我就是不想让你们跟着受累!”老奶奶如是说道。

    “我不累!”萧敬东开口说道,“你若不让我陪着你,我还得回去上班,上班才叫累呢!你就可怜可怜我让我放假一天呗!”

    “哎……”终究,老奶奶也不知该如何劝说了,到底也明白人家这是让她放宽心。

    十一点半的时候,一行人被带到医研所的食堂,都知道是自己的顶级*oss,这饭菜自然准备的周全,都是医学专家,先不论口味如何,那绝对营养周全。

    和他们一桌,家境普通的老奶奶有点拘谨,满满的一桌菜,够他们一家吃上大半个月的了。

    “奶奶,你不要客气,多吃点,吃饱了才有力气照顾爷爷!”容颜拿着公筷替老奶奶夹了满满一碗的菜。都是些老人喜欢的软烂易嚼的菜。

    “够了够了!”老奶奶连忙把自己的碗拿了过来,不让容颜再继续为自己添菜,否则她就不必吃饭了,光是这些菜就可以把她吃撑。努力的吃着碗里的菜,老奶奶哪里顾得上拘谨,老人家,还是有着旧时代留下来的传统美德,碗里不剩饭菜!

    三个人陪老奶奶用过午餐之后,又一直把她送到手术室的门口,皇甫卿又让人安排了空下的病房,在老奶奶累了的时候可以去休息休息!一切安排妥当之后,这才带着容颜一起离开医研所!

    晚上八点钟的时候,容颜终于接到了萧敬东的电话,得知手术顺利完成,只要二十四小时之内,病人能够清醒,就意味着一切OK!

    这句话一说,容颜好不容易放下去的心又提了起来,“这是什么意思?如果二十四小时之内,老爷爷没有……”

    “额……”萧敬东也知道自己说错话了,这不成心让夫人跟着担心的么,于是连忙开口说道,“这种情况不会发生的!余味是谁啊?全世界都高度认可的脑科专家,他亲自出手,又怎么会允许意外发生!”

    “……”容颜一阵无言,终是忐忑的挂断了电话,想了想还是不放心,又在手机上查了查余味其人,这一查不要紧,查过了才发现原来果真如萧大哥所说那般,原来,看起来反应有点迟钝的余大哥是那么厉害的一个人,好奇心大起,容颜又把萧敬东的名字输入了浏览器,这一查果然……然后宁宗,武胥,容颜把智囊团里的每一个人都查了一通,然后傻眼!一直到到九点半,皇甫卿端着一杯牛奶从外面走进来还没有回神!

    “发什么呆呢?”皇甫卿在她的面前坐了下来,疑惑的问。

    “……”容颜抬头,看着眼前的人,拥有各行各业顶尖人才的这个人到底又有什么样的能力才能留住这些狂妄不羁的天才呢?不,不止留住,还让他们心悦诚服敬畏不已?

    “怎么?现在看我更帅了?”皇甫卿敲了一下小傻子似的容颜,这才将另一只手里的牛奶递了过去,“快喝掉睡觉!”

    “哦!”容颜应了一声,乖乖的把杯子接了过来,大口大口的喝着,实在不大喜欢牛奶的味道,但是为了小包子又不能不喝,所以,只能大口大口的喝。

    容颜喝了牛奶,把杯子递给皇甫卿,这才乖乖的躺了下去,妖艳的大眼睛闪着深思,幸好,她智商还行,否则,站在一群高智商的人身边岂不会显得她很傻?

    不一会儿,洗了澡的皇甫卿便上了床,自然,上床的第一件事就是把她搂进怀里啃了几口,直到她气喘吁吁方才放开她,每次都让她心肝乱颤,让她忍不住的想,如果不是肚子里有两只包子,这人早就把她吃干抹净啃的渣渣都不剩!而容颜,说不出是庆幸还是遗憾,额,不对,绝对没有遗憾!容颜握着小拳头坚定的想到,她又不是小色女,怎么会因为没被吃干抹净而遗憾呢?“对!没有!绝对没有!”

    “没有什么?”低头,看着信誓旦旦的容姑娘,同样因为没能吃干抹净而意犹未尽的皇甫卿挑着眉头好奇的问!

    “额……”听到这人的问话,容颜才觉着自己傻了,竟然把心里的话给说出口了,看着那人一脸兴味的模样,连忙摇头。“没有没有!”

    “什么叫没有没有?”皇甫卿越来越好奇了,这丫头的反应值得挖掘!

    “……”容颜紧紧闭上嘴巴,一张小脸染满了红霞!她怎么可能会把这种话讲给他听?打死她也不说!太丢人了。

    “说不说?”突然,皇甫卿的手伸进了她的衣服里,一副威胁的口吻说道。

    “……”容颜愣了一下,随即明白他的意图,摇头,甚是淡定的开口:“我不怕痒!你不用来这招!”容颜甚是好心的提醒。然后……好心没好报,那人的手换了个位置,她就说不出一句话来了,一张小脸红的像要滴出血来。

    “说不说?”皇甫卿一本正经的问。

    “……流氓!”良久,容颜只能吐出这两个字,再然后,她的小嘴又被堵住了。

    既然已经被冠上流氓的罪名了,这要不做点流氓的事情,那也对不起这个名号不是!

    卧室里一片春光满室旖旎,当然,终归有小包子,皇甫卿把容颜啃了到底没能抹净!

    当皇甫卿放开容颜的时候,浑身无力的容颜那是想动也不能动了,如果她有力气的话,一定会把自己包成粽子的。禽兽,借问话之名行禽兽之径。

    “盖好了,别待会儿冻着了!”皇甫卿将容颜的衣襟放了下来,甚是认真的说道。

    容颜愣愣的看着他的动作,然后怒了,这都是谁干的?

    “快点睡觉,我去冲个澡!”皇甫卿笑的甚是和蔼的说道。

    “……”

    冲了个冷水澡之后,皇甫卿才回到床上,当然,床上的人果真把自己包成了粽子。轻笑一声,终是将她连人带被一起拥到自己的怀里。

    第二天,当容颜醒来的时候,皇甫卿已经不在家里,容颜哼了一声,才从床上爬起来,果然,现在是越来越冷了。起床都变成一件很困难的事情了。

    刚起床,便接到那人的电话,告诉她早餐在保温箱中,中午他赶不回来让她去十号院吃饭。容颜一一应了,他在外面工作,她在家里,即便有点小情绪,她也不想让这人在外面还要担心自己,尤其是那种小情绪根本就不能称之为真正的情绪,其实,还是羞多余恼。

    快速的打理好自己,容颜便套着棉衣走了出去,因着她不喜欢非自然的温度,家里的中央空调都不曾开放,当然,她估计自己也支撑不了多久的时间,至少,她不为自己想想也得想想那个人,那人,似乎一直都穿着西装,穿那么少,在不开空调,别再把他给冻着了。

    吃了早餐,在院子里散了散步,到十点半的时候容颜便开始向十号院出发。

    还没走多远,便听见身后有人叫,那个称呼,不用回头,也知道是谁在叫的她。

    “喂,丑女人!等一下!”

    容颜咬牙,转身,看着离自己几步远的墨哲瀚。凶神恶煞的开口:“干嘛!”

    “不要这么凶嘛!”墨哲瀚双手放在脑后,一边走过来一边甚是悠闲的说道。

    容颜看着他,撇嘴,真是,一点绅士风度都没有!自己的书包还得女生帮忙背着。“柴蝶,你傻啊,他的书包为什么不让他自己背!”

    “柴蝶不傻!”柴蝶甚是认真的摇头,“墨墨上课,累!柴蝶不累,背!”

    “他累个屁!”容颜毫不客气的戳穿,“哪天上课不是踩着上课铃声去的?哪天上课他不是睡觉来着?”

    “……”柴蝶默然,墨哲瀚则黑了一张帅气的脸。

    “容颜,我和你有仇么?这么挤兑我?”墨哲瀚怒气冲冲的说道。

    “我说的有那一句是假话么?”容颜丝毫不为所动,这丫的,她到底说的是实话,他咧?喊她丑女人,明明就是污蔑造谣无中生有。眼神有问题就是理由啊?

    “……”墨哲瀚瞪着她,哑口无言。最终只能转身对着柴蝶伸手,语气凶巴巴的说道:“拿来,我自己背!”

    柴蝶把他的包抱在怀里,很是用力的摇了摇头,“不要!”

    “行了,别假惺惺了!”容颜挥了挥手甚是无语的说道,“做给谁看呢!”

    “容颜,我要杀了你!”墨哲瀚疯了,直接过来掐人。

    “柴蝶,快把你家墨墨拽回去,杀人可是要偿命的!”容颜直接忽略张牙舞爪的墨哲瀚,对着站在后面的柴蝶开口说道。

    柴蝶一听到这个消息,原本甚是淡定的小脸立刻就变了,包也不要了,扔在一旁,快步的上前从墨哲瀚的身后,死死的揽住他的腰,不让他在上前一步,“不要偿命!”

    “你松手!”墨哲瀚咬牙,一张帅气的脸不由自主的红了红。

    这时容颜又开口了,当然,说话的对象是柴蝶而非恼羞的墨哲瀚。“千万别松手,他现在情绪很不定,你一松手,他的小命可能就没了!”

    “好!”柴蝶点头,那模样,是打算死也不松手的了。

    “容颜!”墨哲瀚咬牙,这丑丫头……

    “咩!”容颜对着他做了个鬼脸,这才转身,心情甚好的向十号院走去。完全不理会铁青着一张脸的墨哲瀚。

    周五,明天又是周六了,想到上次请了一般的客,还有另外一半没请,容颜想,明天让剩下的人都过来吃饭吧!只是不知,那剩下的人手气怎么样?能不能拼到好运气。

    而墨哲瀚,则被柴蝶死死的抱在那边,任由他说什么,柴蝶就是不松手。虽然,凭着他的力道,倒也不是挣不开这丫头的桎梏,只是……终究,不忍心来硬的。

    “你松手,我保证不去杀她了还不行吗?”最终,墨哲瀚只能收敛自己的怒气,妥协的开口。

    “不要!”柴蝶摇头,“墨墨说话,不算话!”

    “谁说的?”一句话,墨哲瀚又爆了,“又是容颜那个臭丫头说的对不对?我告诉你,她的话你不要信,以后你只听我的话!”

    “墨墨自己说!”柴蝶摇头,认真的说道。

    “嗯?”墨哲瀚愣了,他什么时候说话不算话来着?

    “早上,墨墨七点半起床,七点五十起!”柴蝶有些费劲儿的说道。

    墨哲瀚的脸黑了,这不是要到冬天了么?他就赖了一会儿的床,能叫说话不算话么?“我以后都七点五十起行不行?保证不超过七点五十行不行?”

    “……”柴蝶不说话,手上的力道也没松。

    “那你打算我俩今天就在这里站一天?”墨哲瀚也无力了,“你没忘记我下午还要上课了吧?我早上还没吃饭呢!现在肚子可饿可饿了,你打算让我饿死在这里?”

    “不杀人?”终究,饿死这事还是吓到了柴蝶,只是想到杀人,柴蝶还是要确定一下。

    “不杀!”墨哲瀚点头,就差没举手发誓了。

    这样,柴蝶才缓缓的松开手,放他自由。

    墨哲瀚撇了撇嘴,终是无奈的回头,将地上的包捡了起来。

    “柴蝶抱!”张开双臂,柴蝶有点愧疚的说道。

    墨哲瀚却伸手,一把拉住她的手,慢悠悠的向九号院走去。

    柴蝶愣了一下,看着那人的身影,慢慢弯起了嘴角。

    而此时,皇甫卿正在和舒墨他们开会,结束今天的会议,以后的事情就可以交给武胥他们负责,而不用让他亲自出面了。

    会议一直持续到中午十二点,皇甫卿让人在对面酒店定好了酒席,所有与会人员都将出席,算是对合作正式达成的庆功宴。

    饭桌上,皇甫卿和舒墨的交锋自然不少,当然,皇甫卿一直冷静以对,倒是舒墨,带着种种的情绪,总要是不是的挑几根刺儿。皇甫卿倒也不惧,每一次都是轻轻松松的打了回去。让舒墨有一种重拳击在了棉花上的感觉,嗯,这种感觉很不爽,然而,他也只能自己不爽,没人敢插手。

    “那天三少说的夫人?这是何意?结婚这么大的事情难道一杯酒水都没有?”舒墨看着他,薄唇微勾,声音一如以往,冷笑中带着几分嘲讽。

    “结婚这么大的事情怎么会忘了舒部长?”皇甫卿依然淡定,轻描淡写的回拨,“等到那一天还请舒部长不吝前来!”

    “自然!三少成婚得是多大的事情,我怎么能缺席!”舒墨冷笑着说道。

    皇甫卿但笑不语。对于舒墨有点神经的态度并不深究,好与坏都与他无关,只要不牵扯到他就成。

    一顿饭结束,魅影的人送走舒墨一行人,这才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后续的事情就交给武胥和叶名琛负责!有什么事情直接询问他们!”皇甫卿淡淡的说道,说完,便要离去。

    而就在这时,宁宗却被几个人推了出去,差一点撞到皇甫卿的身上,幸好他定力足,否则,若真的扑到那个有着严重洁癖的人身上,那人非弄死自己不可。回头,狠狠的瞪了一眼罪魁祸首们一眼,这才小心的看着正疑问看着自己的皇甫卿。

    “呵呵呵……那个,夫人说这个周末请客吃饭还算数么?”宁宗漾起讨好的笑,甚是温和的问。

    “等通知!”皇甫卿上车淡淡的道,关上车门,皇甫卿又放下了窗户,看着一脸疑惑的宁宗,声音严肃的开口:“不想笑就别笑,笑的那么丑!”然后,关窗,发动车子,走人!

    “噗……哈哈哈……”一片笑声中,宁宗僵硬成石。

    而这时,原本应该早早离去的一辆黑色的轿车才缓缓的离去。车上,坐在后座的舒墨,神情疲惫的倚在后座上,显然,为了这件案子,他也是劳神劳力,和魅影合作,虽然最终达成,却也被扒去太多利润,将他们的预算吃的死死的,几乎没有一点盈余。也就在这时,放在车上的手机响了起来。

    “哟,这么快就查到了?”看到来电的号码,舒墨按了接听键,声音带笑的询问。

    ------题外话------

    标题党有木有?嘻嘻嘻……谢谢所有支持花花的妹纸,真的很感谢很感谢,你们的支持和陪伴是我一路最棒的动力,花花会加油,只希望不负你们期望!么么么……
(快捷键 ←)上一章:111 我明天就回去 返回《钻石闪婚之溺宠小娇妻》目录 下一章:113 华丽回归(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