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有声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钻石闪婚之溺宠小娇妻最新章节列表 » 94 挨打

94 挨打

文/花间妖
钻石闪婚之溺宠小娇妻 本章字数:11307 钻石闪婚之溺宠小娇妻txt下载
推荐阅读:凤逆天下:银发太子的嗜血妃 吴限宇宙 绝世神医:腹黑大小姐 女神的近身护卫 拒嫁豪门:少奶奶99次出逃 异能小农民 废材逆世:腹黑邪妃太嚣张 萌妻很纯情:天价富豪来相亲 邪医毒妃 绝杀飘雪
    看着扑在自己脚下的人,容颜皱了皱眉,向后退了一步,抬眼,冷冷的看着她。

    “颜颜,我求求你!求求你放过我们吧!我们以后再也不会麻烦你了真的!”出现在容颜面前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容颜的养母——苏月。原来,利用职权买人身份录取通知书的凌副部受到了惩罚,而卖了自家养女身份和录取通知书的李兆龙同样受到了处罚,法院要求李兆龙退回一百万卖身份的钱,同时罚款五十万作为容颜的精神损失的赔偿。总共也就是一百五十万,现在的李兆龙就是一个身无分文的无赖,因为拿不出钱只能一直被拘留,而卖录取通知书的钱以及皇甫卿给的那一百万,早就被他败的光光的,哪里能拿出这么一笔巨款?至于苏月,虽然手里还有一大笔钱,但是想要她掏出最后的老底她是怎么也不愿意的,没过过有钱人的日子,她也可以忍受贫穷,可是过了几天大手大脚花钱,想吃什么打个电话,想穿什么随便买,想要什么就可以要什么的生活,再让她回到以前那种整日窝在破房子里不见天日的生活,她是怎么都不愿意的,如果……如果另外那笔大钱如果没有被容颜改成儿子的教育基金的话,她也是可以想法子拿点钱出来的,可是现在……她的身上只剩下一百来万的钱,她怎么舍得?

    “我有对你们怎么吗?”所有的事情皇甫卿都没让她上手,她自然不知道还有精神损失这一说,就那天婷婷对她说过,李兆龙好像被拘留了,其他的因为她不想听,婷婷也就没说!

    “那个……律师说了,只要你不要赔偿,法院是不会强要那五十万的!”苏月看容颜这个情况,还以为容颜没有心思要他们赔偿,连忙爬了起来,一脸谄媚的笑着,“你现在也不缺钱花,就饶了我们这次吧,我们保证,以后一定不会出现在你的面前!”现在,苏月是能少多少就

    “法院怎么判就怎么来吧!”容颜淡淡的道。“我不会插手的!”

    “不要,颜颜,我求求你!”苏月一听到这句话突然就慌了,连忙上前一步,抓住容颜的手,死死的,想抓住百万的支票一样。“我求求你,就跟法院求个情吧,我真的没有你们多钱!我求你……”

    “松手!”容颜用力想要抽回自己的手,奈何,苏月不让,两只手紧紧的抓着容颜的手,容颜这才冷冷的开口说道。

    “我……我不!你要不答应我……我……我就不松手!”苏月被容颜冷冷的声音吓到了,然而,为了那五十万甚至更多的钱,她只能壮着胆子,努力强硬着态度,死死的拉着容颜的手,任是她如何用力都不松开自己的手。

    “那你想抓住我到什么时候呢?”容颜送了力道,由着她拉着自己,只是声音更冷了两分,“你这样抓着我我就答应你的要求了?那以后你需要我的时候,每次只要来抓着我一下就成了?你觉着我是这样的人吗?”

    “我……”苏月愣了一下,这才为难的开口:“我也……我也不想这样的,我求求你……我求求你还不行吗?放过我们一次,就看在我们把你养这么大的份上还不行吗?”

    “你们养大我的恩我该还到什么时候呢?”容颜看着她,轻轻的笑着,“就因着你们养大了我,所以,无论你们做多么过分的事情我都要默默的承担吗?”其实,她并不需要什么精神损失的赔偿,但是……法律既然这么判定了,她就不会否定,她要告诉他们,什么事情能做什么事情不能做,并不是投机取巧就能行的,如果她这次向法院说情,说明自己不需要精神损失的赔偿,那他们会不会认为,只要抓个手求一求就可以无法无天了?容颜的思想,要做个大方的人,却不能做个没有原则的人,像她,可以原谅皇甫湘,因为她已经认识到自己的错误,而最初,在皇甫卿做决定惩罚皇甫卿的时候,她也不曾开口替皇甫湘求情。

    “我……你非要这么狠心吗?”看着人围观的人越来越多,苏月像得到了依仗一般,再一次在容颜的面前跪了下去,她想,这么多人对她指指点点,这么多人给她口诛笔伐,容颜终将屈服舆论的压力对她伸出援手。

    “……”容颜只一眼,就能明白苏月的用心,这种情况,她也不是没见过,像苏晴的妈妈也曾这般对她,在帝国大学的门口,然而,事实终究是事实,人们会因为一时的被误导而向着你,然而,在了解事实真相之后,又有谁能坚持自己的谬论?

    “我辛辛苦苦把你拉扯长大,你……你怎么能……怎么能在跟了有钱人之后就不管我们的死活呢?你和我们断绝关系我们也认了,终究我们不是你的亲生父母,可是……可是现在,难道你真的就这么狠心,眼睁睁的看着我们一家分崩析离吗?”

    “哎,怎么就养了这么一个没良心的白眼狼!”

    “就是,自己跟了有钱人,难道就不管不顾自己的家了吗?”

    “是呀,这养育之恩比天大,怎么能在自己辉煌之后就忘了养父母呢?”

    “要是我家的闺女是这样的,我一定趁她睡着的时候掐死她!这样的白眼狼要她干什么?”

    “……”

    围观的人叽叽喳喳说个不停,这个商场,正好是混合式的,八楼以下是平民区,八楼以上是富人区,所以,这大门口,无论是贵族还是平民,都围了不少,这时倒也没了贫富之差,站在一起,大肆的发表着自己的观点。

    谁说苏月只是一个逆来顺受的主儿?容颜想,她从来没有见过这么能说会道的苏月,几句话说下来,似乎她就成了那个得道升天抛却糟糠之家的无情无义之人。果然,平时不怎么叫的狗咬起人来才更狠。这么说有点不好,毕竟对方是长辈,再错也曾是她的养母。

    “我说谁在这里乱吼乱叫呢?”突然一道清脆带冷的声音传来,皇甫湘宛如高傲的孔雀一般慢悠悠的走了过来,扫了一眼围观的人群,这才看向苏月,声音冷冷的开口:“原来是一个不知廉耻的狗!”

    “……”苏月的脸色一白,终究不是富豪之家斗来斗去的人,在机灵的脑袋在这么尊贵耀眼的人面前也能化成一锅浆糊,皇甫湘的气场,让苏月直接联想到皇甫卿,那个尊贵强大宛如帝王一般的男人,虽然两人相距甚远,然而,这气场终究有些相似,都是有钱人的架势。

    也就在这时,很多围观的贵妇人千金小姐什么的,很默契的,悄悄地离开这个是非之地,皇甫湘,不说别的,只皇甫这个姓氏,如果想让自己老公或者父兄之辈在商场上活得轻松自在一些,就不会有人傻到看皇甫家的好戏,因为,总是看着看着就看到自己悲惨的结局。这种情况发生过很多次,而聪明的人,不想亲自体验一把。刚刚皇甫湘那一眼,算是给她们的警告,如果再多说一句废话,她们……

    皇甫湘很满意她们的识时务,这才把目光放在容颜的身上。

    “这就是你那个养母?”皇甫湘的语气,满是嘲讽。

    容颜耸肩,无奈。

    “就你这样没良心的人还好意思出现在她的面前?”皇甫湘转到苏月的面前声音冷冷的说道。“真的,如果我是你,我会一辈子躲在老鼠洞里不出来,因为我会羞的慌!把养女拿去还赌债的时候你怎么没想到自己心狠呢?把她的身份录取通知书卖掉的时候怎么没想到自己心狠的呢?为了钱和她断绝关系的时候又怎么没想到的呢?现在知道心狠了?到底谁才是白眼狼?谁才最心狠?嗯?”

    苏月被皇甫湘问的不住向后仰着身体,奈何双手还死死地抓住容颜的手。最终,容颜敌不过她的力道,也跟着向前倒去。

    皇甫湘一惊,连忙上前,抓住容颜的手臂,在看到苏月的手还死死的拉着容颜的时候,终于气不过抬脚就踹了过去。尖利的高跟鞋踢在苏月的手臂上,苏月吃痛,下意识的松了手,等反应过来的时候,有想要去拽,却不如皇甫湘动作快。在她松手之后,皇甫湘便将容颜拽到自己的身后,在她不死心的又伸手过来的时候,直接毫不留情的一脚踹了过去。

    苏月吃痛,本就重心不稳的她直接倒在地上,想到对方的身份,直接就耍泼打滚在地上嚎叫。

    “呜呜呜……没天理啦,有钱人就没王法了!杀人啦!还有没有咱穷人的活路啊!谁来主持个公道啊……”苏月躺在地上,也是把脸给豁出去了,是啊,脸皮多少钱一斤?能值五十万吗?能有一百万吗?想到这里,苏月嚎叫的声音就越发的大了。

    而围观的人,终于有人认出容颜。

    “这不就是那高考状元吗?”

    “哎哎,我也想起来了,咱们帝国多少年才出一个的天才!高考总分多少来着?”

    “七百三十六!”

    “对对对!我儿子要能考一半我就满足了!”

    “可怜的孩子,听说虽然考上了帝国大学,身份证件和录取通知书却被他的养父给卖了!”

    “就是,若不是有个有钱人资助,还不定现在什么情况呢?”

    “这个泼妇就是她的养母?”

    “怎么好意思出现的?”

    “就是,夫妻俩都是人渣!”

    原本一边倒的围观群众,虽然现在依旧还是一边倒,但是现在倒向的却是容颜而非苏月。人人都在骂李氏夫妻是人渣,都说容颜是个好孩子,而还在地上哭天喊地的苏月,只余光瞄到众人指指点点,还以为这些人依旧如之前那般,精神上支持着自己。哭号的越发的用力了。

    皇甫湘冷哼一声,终是不在管她泼妇骂街,拉着容颜就走,她可是来逛街的,可不是来看戏的,想表演,也得等她空了再说。

    “果然,穷酸货就是穷酸货!”刚走进商场的大门,还未来得及其他的动作,便听见这一声满是嘲讽的话。

    容颜和皇甫湘两人一同循着声音看去,却见一贵妇,打扮的妖娆动人的模样,端着姿态,轻蔑的扫了他们一眼。

    容颜看着这人,只是觉着面熟,却不知道在哪儿见过,这种情况很少见,因着她无懈可击的记忆力,甚少有人或物见过了却忘记了,呃……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一孕傻三年?呃……那她生过孩子去上学校,成绩还能达到皇甫先生的要求吗?嗯嗯,歪楼了,现在是该考虑如何处理这个高姿态的贵妇。视而不见还是上去给她一个巴掌?

    皇甫湘也冷笑,显然没有想到,会有人在她面前装有钱人!嘴角扯了扯,皇甫湘想,果然,这好戏还真是让你想不看都不成啊!

    皇甫湘掏出自己的手机,一边拨号码一边向那贵妇走去,和她站在一起的容颜连忙将她拉住,容颜是看出来了,这千金小姐,不比付婷迂回婉转多少,大多数时候还是崇尚暴力的。这多大的事儿啊,人家不就发表了一下自己的观点么?算了呗?

    “怕啥!我又不是去打架的!”皇甫湘扫了她一眼淡淡的道,“我只是去认识认识,况且,你敢说你刚刚没有上去扇她几巴掌的想法?”

    “呃……”容颜不敢说。

    “那不就是了呗!”皇甫湘冷嗤,“我也想打,可我是文明人,亲自动手不是我这种文明人该做的事情!”

    “……”容颜扫了她一眼,还真敢说,刚刚高跟鞋踹人的是谁?

    “我那时动脚!”皇甫湘丝毫不脸红,“动手跟动脚是一个概念吗?”

    “……”容颜仰望,她不知道两者之间有啥区别。

    “怎么?还想要跟我动手吗?”看着两人越来越近,那名贵妇冷笑着开口,其中一个她不认识,容颜她却是知道个清清楚楚的,当儿子为了这个丫头竟然答应他爸爸出国留学的时候,她就开始重视了,并私下里把容颜的底细查个清清楚楚,一个不知根底的人,一个嗜赌成性的混混养父,一个逆来顺受的养母,平民窟里出来的货色,能是什么好东西?所以,她可以不干涉儿子的婚事,却坚决不答应这个狐狸精或是那个野丫头进入她罗家的大门,嗯,这个贵妇不是别人,正是罗斌的妈妈——苗凤!这家商场就是她罗家的,她来视察顺带带几件衣服回去,却在门口的时候碰到这有趣的场面,这不,才特意停下来看了看,无论是那个老女人还是这个小贱人都不是个好东西,简直丢尽了女人的脸。

    “跟你动手干什么?浪费我逛街的时间!”皇甫湘嘴角微勾,漫不经心的说道。

    容颜扫了她一眼,真心觉着这人不像皇甫卿反倒跟大哥一个模样。湘儿,你是不是崇拜错了人?

    “你……”罗夫人冷了脸色,似乎被皇甫湘这么无礼的说话方式带动了怒火。“看清楚你脚下的地方,别撒野撒错了地儿!”罗夫人的意思很明了,这里可是罗家的地盘,如果想要安然无恙,还是别轻举妄动的好。

    “呵呵呵……”这句话瞬间成了皇甫湘爆笑的导火索,脚下的地儿?皇甫湘想,这帝京,除了皇宫,就没有她皇甫湘不敢站的地儿。而就在这时候,刚刚拨打的手机已经接通。

    皇甫湘把手机放在耳旁,静听对面的人开口。

    “怎么了?”正在家里办公的皇甫卿声音淡淡的问。

    “哥,刚有人说我嫂子是穷酸货,还说我嫂子没有教养来着!”皇甫湘一本正经的和皇甫卿告状。

    果然,听到皇甫湘告状的皇甫卿,立刻就放下了手中的文件,一张精致完美的脸也沉了下去。“你是怎么保护你嫂子的?”

    “我这不是和你报备一声么?要不然闯了什么祸你在怪我!”皇甫湘笑嘻嘻的说道,第一次,和自己崇拜的哥哥如此轻松的说话,原来,她也可以不需要任何小心翼翼随性的和自己的兄长说话。这种感觉真好,没有压力也没有畏惧。

    “什么事情有我担着!”皇甫卿冷冷的道,“当然,不能让你嫂子和侄女伤一分!”

    “OK!”皇甫湘打了个OK的手势,这才挂断了电话,像是得到了免死金牌一样,看着罗夫人,眼神又轻蔑了几分。

    “呵!”罗夫人冷哼一声,“怎么?告状?你以为你哥哥就是大罗神仙,说晴就是晴说雨就是雨?穷酸货就是穷酸货,没教养也就是没教养!告诉你哥哥她就变成白富美了?告诉你哥哥她就成了淑女了?简直是笑话!”

    “容颜,你说你打还是我打?”皇甫湘没理会罗夫人的冷笑,只歪着头,一脸认真的看着自己的小嫂子。

    “算了,还是我打吧!待会儿你护着我就成了!”容颜说道,总不能把皇甫湘也给拖下水,她是明白了,自己就是一麻烦吸引体,就算她不惹麻烦,麻烦也会自动来惹她的,叹了一口气,容颜抬手,啪的一声给了罗夫人一个巴掌,力道适中,以不打疼自己的手为界限。然后退了一步,认真的看着罗夫人,“我如何是我自己的事情,你没有置喙的余地。有教养的人不会随意的多嘴多舌,在说别人之前,也请看看自己!别自己一身绿毛还说别人是妖怪!”容颜说完,便挽着皇甫湘的手要走。

    “就这样就算了?”皇甫湘有些不敢置信的说道,她特意要来的免死金牌还么有用了好不好?

    “逛街吧!”容颜说道,“再浪费时间都要中午了!”

    “……好吧!”皇甫湘退让,终究也不愿意把时间浪费在这个无聊人士的人身上。

    只是……她们想退让,被打的人却不愿意,作威作福惯了的罗夫人,哪里受过这样的对待,这与她来说,绝对是个屈辱,要是被那些圈中好友知道,她被一个乳臭未干的小丫头打了,她还有什么脸见人?

    “打了我就想走?你们是不是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罗夫人向前两步,声音像浇了汽油的大火,恨不能把那两人烧死才好。

    “哟?大婶,一巴掌还不够,想要多来几下是不是?”皇甫湘回头,无情的嘲笑。

    “你喊谁大婶?”罗夫人觉着自己快要被气疯了,大婶?大婶这种低俗的词儿能用在她的身上吗?她天天保养,那些大婶的皮肤能有她的娇嫩吗?大婶?大婶?

    皇甫湘和容颜很惊讶,原来,要击败这个女人,根本就不用动手动脚,直接多喊她几句大婶就能把她给气晕了。

    “怎么?不喊你大婶难道要喊你大妈?”皇甫湘来了兴致,也不急着逛商场了,看着罗夫人,甚是虚心好学的问。

    “住口!”一向以淑女自标的罗夫人,终于忍不住爆了,她自认自己现在仍旧还是一枝花,她保养得宜,她身材完美,她仪态大方她……她全身上下无一处有时光的印记,她虽然比不过十七八岁的小姑娘,看起来也只多二十七八的模样,她们……这一群没有教养没有内涵的蠢货。

    “认清自己吧,大婶!”皇甫湘苦口婆心的劝道,“每个年龄阶段都是美好的,不必死活硬赖着年轻,人家年轻也很为难的!”

    “你……你个死丫头,你再胡说八道……”一只脚横踢在她的嘴边,与她的嘴相隔不到三公分,罗夫人吓得一僵,很是识时务的闭上了嘴巴。小心肝乱颤,之差一点点,她就踹到了自己。

    皇甫湘摆着横踢的姿势,身子稳稳的,嘴角勾着冷冷的笑,确定对面的老女人不敢再开口之后,方才收手手脚,“管好自己的嘴,我妈都没舍得骂我,你算个什么东西?”

    “……”罗夫人依旧一动不动,虽然心中万分不服气,却也知道好汉不吃眼前亏,现在和这两人硬拼,只有自己吃亏的份儿。

    看着她们两人离去,直到她们的身影消失不见,罗夫人这才拿出自己的手机给自家的老公儿子打电话,先是打电话给自己的老公,告诉自己挨了打,后来又打电话告诉了自己的儿子,说有人在罗家的地盘上欺负她,让她老公儿子赶紧的过来帮她报仇,罗爸爸正在和客户谈生意,这客户,可是个大客户,罗爸爸自然不敢得罪,然而,罗妈妈却不依不饶,非要罗爸爸赶过去才行。

    “我什么都让你了!难道我就没有一桩生意重要吗?”电话里,罗夫人伤心的哭泣,“你为了挣钱,是不是老婆的死活都不管了?”

    罗斌赶过来的时候,罗夫人还在抱着电话哭诉指责,罗斌皱了皱眉,走了过去将她的手机拿了过来。“爸,你先忙,这边的事情交给我!”

    “嗯!”罗爸爸那边才松开了眉头,“你先处理,处理不了打电话给我!”

    “嗯!”罗斌点头,这才把电话给挂断。皱着眉头看着哭的伤心不已的妈妈,“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把你气成这个模样?”

    “就是你那个同学!”看到儿子就想到容颜那张妖一样的小脸,罗夫人越发的愤怒,“那个小贱人,竟然敢动手打我!你怎么会和这样的人做朋友?竟然还为她跟你爸爸借钱,十五万,早知道这个小贱人是这个模样,那十五万块钱我就是拿去烧火也不会让你借给她!”

    “妈!”听到这里,终于知道自己妈妈说的是谁,罗斌立刻沉了脸,“你说话好听一点,什么小贱人?”

    “她就是一个小贱人!”罗妈妈厉声说道,看着儿子竟然不顾自己被挨打反而维护容颜那个小妖精,罗妈妈更加气愤了,“她竟然对我动手,你说她难道还有一点教养吗?”

    “那肯定也是你做了什么不该做的事情!要不然容颜不会对任何人动手!”和容颜相处三年,罗斌自是知道容颜的个性,她就是那种人敬她一尺她敬人一丈的人,更不会无缘无故对人动手,更别说对方还是一个长者。

    “我就说了她一句穷酸货,没有家教,她就可以过来打我吗?”罗妈妈丝毫不觉着自己有错,反而理直气壮的开口质问。

    罗斌眼前一黑,突然便觉着这个人让他陌生,他的妈妈,他一直敬爱不已的妈妈,怎么会变成这个模样?说三道四不是那些八卦婆才会做的事情吗?还有,到底谁给她做后盾让她如此理直气壮的不讲理?骂了人还不让人回嘴这种事情可能吗?

    “你来了正好,跟我一起去教训她!”罗妈妈不管罗斌什么反应,直接拉着罗斌就要走。

    “我不会去的!”罗斌抽回自己的手淡淡地说道,“你回去吧,我会找容颜并向她道歉的!”

    “你说什么?”罗夫人直接爆了,“我被人打了,你不仅不帮我报仇反而去找她道歉?你怎么能这么窝囊?你还是我的儿子吗?竟然如此没有出息?”

    “妈!”罗斌冷冷的打断罗夫人,“这不是窝囊不窝囊,而是是非,如果你对了她打你,即便是我的同学我也不会放过她,可是你错了,即便是我的仇人,我也不会找她麻烦!”

    “你……你好样的!”指着自己的儿子,罗妈妈气得胸口激烈的起伏,“现在都能教训我了!你的眼中还有我这个妈妈吗?还是你也被那小狐狸精迷了心智?分不清东西南北了是不是?”

    “……”罗斌不在开口,突然间厌倦这样的妈妈,是的,厌倦,这样的妈妈让他不知道该如何面对。便是说话的力气似乎都没有了。

    “你说话呀?你是不是被那个小狐狸精迷住了?我告诉你,只要有我在,我是绝对不允许那个小狐狸精进我罗家的大门!”罗妈妈像是疯了一样,嘶声力竭的说着,完全不顾旁人的指点,她怕什么,她是这里的老板娘,谁敢多说一句她就直接让谁滚蛋!“看什么?还不快给我滚?”

    “我还有事先走了!”终究,看不下去也说不下去的罗斌,淡淡的说道,便直接转身走人。

    “你给我站住!小斌,小斌……”然而,无论她怎么叫喊,走去的人再也没有停留,渐渐的消失在她的视线之外。“个混账东西!”最后,罗夫人只能气得跺脚,良久,还是无法平复心中的愤怒,这便又将自己的手机拿了出来,开始给罗爸爸打电话,今天,无论如何,也是要让容颜那个小贱人向她磕头认错的。

    正在和客户商谈的罗爸爸,看到震动的手机时,眉头忍不住皱了皱,终究还是和对面的客户说了声抱歉,拿着手机出去接听。

    “喂!”罗爸爸开口,声音满是不耐。

    “你是真的不管我的死活了吗?”罗夫人开口,声音尖利的吓人,“是不是就算我死了你也不打算来看我了?”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小斌不是过去了吗?”罗爸爸头疼的说道。现在这案子可是关系到十几亿的大工程,如果真的谈妥了,明年一年都可以悠闲度日了。对方可是魅影集团的,有多少人想和皇甫三少合作都找不到机会,不知吹了什么仙风终于把他吹到罗氏的门口,偏偏这个败家婆娘,竟然不住的坏事。

    “不要给我提那个不孝子!”一听到罗爸爸提到小斌,罗妈妈就气得伤心的落泪,“这个胳膊肘往外扭的白眼狼,只顾着自己情情爱爱,完全不把我的死活放在眼里!我告诉你,你赶紧过来,否则,我就直接从十八楼跳下去!”

    “行了行了,我马上赶过去!”罗爸爸说完便挂断了手机,这才走进会议室,诚恳的和对方道歉。

    “没事,我希望我们能尽快的继续下面的议程!”魅影集团的代表,对着罗爸爸挥了挥手,这些都是魅影集团的精英,更喜欢有效率的办公。

    “是是是!”罗爸爸连连称是,这才坐了下去。然而,刚坐下没两分钟,对面的代表还未说完,放在桌上的手机又呜呜的震动了起来。

    “这样吧,今天的议程到此结束,我们再另约时间商谈!”魅影集团的代表站起了身,对着罗爸爸平淡的说道,那语气,让人听不出喜也听不出怒。平平淡淡,精准的宛如机器人。

    “真是抱歉!”罗爸爸也知道自己实在让人忍无可忍了,只能站起身,认真的和对方鞠躬道歉。

    “没事!”为首的代表淡淡的说道,“这次之所以和贵公司合作,实在是令公子对我家夫人有恩,如果不出什么意外的话,这次项目是留给罗氏做的,当然,恩是一回事儿,合作又是一回事儿,该达到的标准依旧要达到!”

    “啊?”罗爸爸愣了一下,显然没想到这股仙风原来跟自家儿子有关,不知道儿子到底做了什么对三少夫人有恩的事情。

    “今天就先到这里,我们下次再接着谈!”为首的代表淡淡的说道,便领着自己的一众下属离开罗氏的办公室。

    罗爸爸亲自将他们送到楼下,这才转身直接去了地下停车场,先赶到罗氏商场再说。然而,刚上车,就接到了儿子的电话,听了儿子说的缘由之后直接就黑了一张脸。

    “行了,这件事情就交给我吧!”罗爸爸淡淡的说道。说着直接发动车里,前往罗氏的商场。

    而容颜和皇甫湘没逛几下,就因为皇甫湘不想呆在这边而作罢,两人商量着去逛名品街,于是便乘电梯下来,却在一楼大厅的时候再次遇见了罗妈妈。

    也就在这时,罗爸爸也赶了过来,罗妈妈看见罗爸爸,像是得了依仗一样,一个健步就冲了上去,毫不留情的甩了容颜一个巴掌。

    完全没有准备的容颜,刚迈出一步的姿势,向后退一步就能跌倒的模样,终究,与跌倒相比,她选择忍受那一耳光。

    啪的一声,响彻整个大厅。

    “既然没人教你,那么就有我来教你如何对待长者!”罗妈妈的嘴角挂着得意的笑容,似乎打的这一巴掌,能够让她年轻十岁。

    刚刚救之不及的皇甫湘,怒红了一双眼,抬手,直接握住罗妈妈还要挥过来的手腕。咔一声,毫不留情的捏了下去。

    “啊!”罗妈妈惨叫一声,直接就弯下身去,一张面容姣好的脸扭曲的不成模样,大声的嘶吼:“松手!快给我松手!”

    容颜捂着被打痛的脸,火辣辣的,果然不十分好受。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匆忙赶过来的罗爸爸,跑了过来之后连忙询问,一张脸上满是紧张。

    “你老婆?”皇甫湘扫了他一眼冷冷的道。

    “是!有什么话好好说!”罗爸爸开口说道,终究是自己的老婆,不能让人给欺负了?

    “好好说?”皇甫湘冷笑,“谁有空和你好好说?记住,老婆脑子不好,就别随随便便放出来吓人!否则,不定什么时候把小命玩完!”伸手,直接把人推了出去,原本就弯着身子的罗妈妈,被这么一推,直接就滚到了地上,滚了三两圈才停了下来。

    “哎,你这姑娘……”罗爸爸将自己的老婆扶了起来,刚要出口教训皇甫湘,却瞥见站在一旁捂着脸的容颜,愣了一下,有点傻愣愣的开口:“颜颜?”

    “嗯?”容颜看着他,露出疑惑的神情,她并没有见过这个人。

    “哦,你不认识我,我是罗斌的爸爸,听他说起过你!”罗爸爸柔和的说道,随即看着她的脸上,小手之外,露出来的红肿的手掌印,“是她动手打的你?”

    “……”容颜愣了一下,怪不得觉着眼熟,原来是罗斌的父母,并非自己孕傻的关系呐!只是……罗斌有这样的妈妈,容颜想,真是醉了!幸好……幸好婷婷走了,否则有这样的婆婆,以婷婷那种直性子还不得给逼疯?她都怀疑,罗斌那么好的性子到底是怎么来的。

    “罗叔叔好!既然是罗斌的妈妈,我也就不计较了!”容颜淡淡的说道,终归,罗斌对自己帮忙甚多,又是自己最好的朋友之一,这点面子怎么着都得给。

    “你不计较了?好笑?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终于逃脱升天的罗妈妈,站在罗爸爸的身后,冷笑的开口,“你打了我你还说不计较?我告诉你……”

    “你给我闭嘴!”罗爸爸冷冷的打断罗妈妈的话,怒目相视,确定她乖乖的闭嘴之后,罗爸爸才转身,对着容颜,认认真真的鞠了个躬,“对不起!她不该动手打你,我替她像你道歉!”

    “你以为道个歉就算了吗?”皇甫湘冷冷的说道,一边自责愧疚的同时,一边愤怒难平。“我告诉你,你会为今天这个举动后悔的!”

    皇甫湘冷冷的说完,便拉着容颜走人,绕过他们走了出去。

    “哼,以为自己是个什么东西!”揉着自己的手腕,罗妈妈冷哼着说道,丝毫不把皇甫湘的威胁放在眼底,他们罗家在帝京,虽然算不上数一数二的人家,却也是富豪之家,有几个能动的了罗家的?

    “给我闭嘴吧你!”罗爸爸黑着一张脸说道。

    “我……就知道对我凶,我被别人欺负的时候你怎么就不知道开口?”罗妈妈不服气的说道。

    “跟我回家!”罗爸爸不理她,只冷冰冰的说道。

    开车的路上,罗爸爸便接到了一个电话,电话是刚刚魅影集团的代表,来电的意思很简单,合作意向取消,不用再另约时间了。

    “这……这是为……为什么?”

    “您的儿子帮了我们夫人一次,您的老婆打了咱们夫人一次,原本,两个根本不能相抵,但是看在你家儿子和夫人是朋友的份上,我家boss决定大人大量一次!”魅影集团的代表说完,便直接挂断了电话。

    还在开车中的罗爸爸,因为失神,差点把车开到路边的花坛中,更是吓得罗妈妈失声尖叫。

    “啊!你怎么开车的?不想活了吗?”

    “是不想活了,不想你活了!”
(快捷键 ←)上一章:93 神秘邻居 返回《钻石闪婚之溺宠小娇妻》目录 下一章:95 疯魔(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