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有声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钻石闪婚之溺宠小娇妻最新章节列表 » 73 吻醒睡美人

73 吻醒睡美人

文/花间妖
钻石闪婚之溺宠小娇妻 本章字数:11800 钻石闪婚之溺宠小娇妻txt下载
推荐阅读:武道至尊 墨上璃愁 血舞狂风 修冥纪 邪帝凛然 我在泰国卖佛牌的那几年 次元主神创建者 拒嫁豪门:少夫人99次出逃 武炼巅峰 暗夜将至
    原本还得意洋洋的墨哲瀚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噎住,直觉的便挂断了手机。挂完电话之后,方才回过神来,又狠狠把自己鄙视了一番,有什么好怕的呀,果真是见了鬼了,一个坏男人,一个丑女人,两口每一个好东西!

    那厢,容颜看着挂断的手机也是愣了一下,呃……其实她也没怎么来着,冷了声音也只是因为吃惊而已。谁都看得出墨哲瀚那家伙对皇甫卿恶意满满的,没想到还当起皇甫卿的眼线了。果然口是心非么?

    嗯,她这是完全误会墨哲瀚了,实在是迫于她家男人的淫威他墨哲瀚才不得不答应的,尤其是这件事情,之所以打电话通风报信,其中很大一个原因是想捉弄她家男人来着。口是心非?若是让墨小少爷听见了,非得骂娘不可。

    容颜坐在沙发上,思考这件事情到底该不该向皇甫卿求情,毕竟苏晴也没有陷害成功不是?而且她也是遭到那样对待之后才会扭曲了心理,这样不仅被劝退还要面临被告是不是有点狠了?然而,低头,却瞧见自己平坦的腹部,那里现在还什么都看不出来,然而,却藏着她的至宝——香喷喷的小包子。

    原本的不忍终是收了起来,姑息养奸,她不能因为自己的一时心软而把危机留给小包子,容颜想,若是她一个人,什么都好办,唯独,谁都不能伤害到小包子,哪怕一丁点的可能也不行。

    即便没有人教过她要与人为善,从小到大,她也是个善良的孩子,做事留三分余地。只是……今年之前,她从未见过如此多的恶意来袭,以往最让她费心思的只有她的学费生活费,以及嗜酒嗜赌的养父,从未见过这么多的人恶脸相向……

    “颜颜,快来,吃饭了!”那厢,端着汤从厨房走出来的皇甫妈妈对着这边喊。

    “哎!”容颜微笑着回应,起身,想:也许,这么多的恶意也许就是她偶得幸福的代价。如果是这样的话,她想,她甘之如饴。

    “颜颜,你先吃,保温箱里还有饭菜,阿卿还不知什么时候回来,你吃过了上楼好好休息,等阿卿回来了而你若饿了,在和阿卿一起吃点!”皇甫妈妈一边替容颜盛烫一边开口说道。

    “妈,我自己来,你也坐下来吃点!”容颜走了过去,却被皇甫妈妈按坐了下去。

    “你先吃!”皇甫妈妈说道:“你奶奶年纪大了,不能操劳,我还得回去给他们做饭,你爸和阿卿一样,都不喜欢在外面吃!”皇甫妈妈又给容颜把汤递到容颜的面前,边说着又替她把饭盛好。

    “妈,以后你忙就不用特意过来做饭了!”容颜十分愧疚不的说道,“我现在又没多大的妊娠反应,而且也没显怀,做点饭菜什么的还是可以的!”

    “没事的!”皇甫妈妈笑着,摸了摸容颜的脑袋,知道她心疼自己,心中对这个儿媳越发的满意,柔着声音说道:“我这是和大孙子培养感情呢!”

    “妈!生下来在培养也一样!”容颜说道,现在培养,小包子知道才怪。

    “行了行了!”皇甫妈妈不让她在劝阻:“我先回去了,你一个人在家可以吗?”

    “妈,你放心!”容颜重重的点了点头,伸手拍了拍自己的小腹,认真的开口:“我会保护好小包子的!”

    “嗯!吃过了你就上楼,碗筷什么的别收拾,等阿卿回来收拾知道不?”皇甫妈妈解下围裙,叮嘱容颜。

    “……”容颜愣了一下,这个不好吧?让他收拾就跟全扔了是一个意思。

    “我宁愿他摔碎几个碗,也不愿你有什么意外!”皇甫妈妈似乎看出她的意思,轻笑着说道,“记住了,别收拾!晚上我会打电话过来问阿卿的,如果你收拾碗筷进厨房的话,明天我来揍你!”

    “呵呵呵……”容颜被她那假装的凶狠逗笑,最终只得无奈的点头应道,“好,我不收拾,等他回来收拾!”

    “这才乖!”皇甫妈妈捏了捏她的小脸,方才准备回十号院。现在才四五点的样子,回去做饭正好。临走之前又忍不住开口叮嘱:“吃过了就上楼休息会儿!”

    “嗯!”容颜点头,心里暖暖的,声音也跟着暖了起来:“妈,你自己路上小心!”

    “嗯!那我走了!”

    “好!”

    本来是要送她到门口的,却被皇甫妈妈拦下,“趁热吃,凉了味道就不好闻了,到时候你又该犯恶心了!”

    目送着皇甫妈妈离去,容颜一边喝着汤一边恬淡的笑着,她想,这就是她甘之如饴的原因,看着冷酷霸道却事事考虑周到的皇甫卿,温暖宽容的爸爸妈妈,慈祥善良的爷爷奶奶,还有其他的家人,容颜想,她一生最渴望的温暖的家,是他们给她的,不是生身父母也不是养父母,是十八岁的某一天,突然遇见的一个人,他给了她想要的一切。所以,即便恶意再多,即便麻烦不少,她确实甘之如饴。

    一顿饭吃完,容颜起身,咬着唇看着桌上的碗碟,心里在挣扎,到底该不该把碗留下来让那人回来败,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小腹,然后果断的上楼,败就败吧,小包子要紧。

    嘻嘻嘻……容颜想,有了小包子,真是好处多多,实在是万事都有了借口。呃……这个不好,会把她养懒了的。

    回到卧室,容颜去阳台那边将衣服收了进来,放在床上,仔细的叠着,卧室里,已经多了一个不小的衣柜,是皇甫卿根据容颜极力的要求让人特别定制的,实在是认为孕妇那样一间一件的找衣服很麻烦。

    现在,这个衣柜里,放了皇甫卿和她的衣服,昨天,她就把两个人这一段时间要穿的衣服从衣帽间拿到衣柜里,反正他的卧房也空空荡荡的,即便放了一个衣柜,也不显得拥挤。容颜将衣服该叠的叠,该挂的挂,整整齐齐的放到衣柜中,然后拿了睡衣前往浴室洗澡。

    简单的冲了个澡,容颜便包着一头湿发穿着长袖的睡衣出来了,她没有吹头发的习惯,那人见了,总是沉着一张脸训她,然后动作不甚轻柔的替她吹干头发。

    容颜迟疑了一下,终究还是起身去拿了电吹风,反正也没事,吹干了也舒服。嗯,最主要的是,她不想看着那人沉着脸的样子。

    吹干了头发,容颜坐在床上看书,嗯,她在皇甫卿的书房里找的一本诗集,她可是想把小包子培养成像李白一样的浪漫主义的诗人呢!商人,铜臭味太重,不适合小包子。

    “轻轻地我走了,就像我轻轻地来……”

    小包子,呃,虽然这不是李白的诗,哎哎哎……算了,以后你想成为啥样的人都行,只要你快乐就成。于是找到理由的容颜把诗集也给放下了,安心的带着小包子上床睡觉了。

    皇甫卿回到家,第一件事情就是上楼查看她的情况,看她侧卧在床上安然的睡着,嘴角还挂着甜腻的笑容。不自觉的,他的嘴角也微微的勾了起来。

    “咕咕咕……”皇甫卿刚要转身离去的时候,却听到了这奇怪的声音,愣了一下,悄悄走到床边。

    “唔……”似乎察觉到有人注视着她,容颜嘤咛一声,终于缓缓的睁开了眼睛,“皇甫卿!”

    “嗯!饿了吗?”皇甫卿微微弯身,将她床上扶起来,“再去吃点!”

    “咕咕咕……”容颜还未说话,小包子已经欢快的叫了起来。看样子果真是饿了,至少小包子是饿了的。

    “……”容颜红了脸,有些不好意思。

    皇甫卿看着她,只是扯了扯嘴角。然后拿了一件外套让她套上,直接将她从床上抱了起来。

    “我……我可以自己走的!放我下来吧!”容颜的脸更红了,声音小的像蚊子唱歌。

    皇甫卿却没理她,一路将她从床上抱到楼下餐厅。

    “你先坐一下!”皇甫卿将她放到椅子上坐好,然后才转身,走向厨房:“我去拿饭菜!”

    容颜坐在椅子上,光着的双脚不自在的来回摆动。偶尔看一眼皇甫卿,看着他来来回回的端菜上饭。直到所有的饭菜都上齐了,他才在她的旁边坐下。

    “吃饭!”将筷子递到她的面前,皇甫卿简练的说道。

    “谢谢!”容颜接过筷子,声音轻轻的说道。谢谢,既是指现在,又是指学校发生的事情。谢谢他将她的事情当成自己的事情,从来不嫌烦。

    “嗯!”然后端起碗,举止优雅的吃饭。

    容颜小口小口的吃着,两个人都没有说话,却不觉着尴尬,反而萦绕着淡淡的温暖和甜腻。

    吃饭之后,自然还是皇甫卿将她抱上的楼。虽然她也开口拒绝了,说就算光脚走在地毯上也不会冷的。那人却不顾,径自将她从椅子上抱了起来,慢悠悠却极稳的向楼上走去。

    “不冷,也不干净!”直到将她放到床上,皇甫卿才冷冷的道。

    “嗯?”容颜愣了一下,一时之间不明所以。

    “你洗过澡了不是吗?”皇甫卿扫了她一眼,看她依旧一脸懵懂的模样,也不在费心解释:“你先休息,我下去收拾碗筷!”

    “哦!”容颜目送他离去,躺在床上,方才明白他刚刚说话的意思。原来是说她要赤脚上来的呀!可是,地毯也很干净呀!

    容颜撇了撇嘴,在床上躺了下来,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小腹,开口道:“包子,你可千万不能学你爹,这洁癖万不能要,人只要讲卫生爱干净就好,太过了就是病了!嗯,你爹那就是病,不接地气,生生比别人少了很多的乐趣!”容颜对着自己的小包子教育道,“他小时候肯定没玩过泥巴和沙子,肯定也没吃过虽然便宜却很美味的东西,尤其是路边那些美味,活成这样,也着实可怜,嗯,你长大了对他好点。他脾气不好估计也是没有美好童年的原因,你让着他点!”容颜很是苦口婆心的摸着自己的小腹教育。不经意时,便看见卧室的大门,已经被打开,而那个尊贵霸气如帝王的男人则双臂环胸倚在门框上冷冷的睨着她。

    “嗯,接着说!”见她没说话,那人凉凉的开口,似乎没有一丁点的怒火,偏偏,容颜却觉着周身被低气压笼罩,似乎空气都稀薄了一样。

    “呵呵呵……真困呐!”容颜四处瞟了一眼,装着自己没看见他一眼,然后干笑几声,打了几个哈气便拉起被子蒙住了自己的脑袋,鸵鸟一般,想着那人会放过自己。

    皇甫卿冷冷的扫了她一眼,嗯,过了就是病?他没有美好的童年?他没玩过泥巴?

    皇甫卿看了一眼那个缩头小乌龟,终究没有揍她,而是转身走向衣橱,先冲个澡回来再说。

    打开衣橱的大门,便看见他的衣服和她的衣服整齐的排列,他的西装她的长裙,他的风衣她的外套,他的居家服她的睡衣。相互依偎一如他和她站在一起。

    皇甫卿弯了弯嘴角,突然觉着这个衣柜比那偌大的衣帽间要来的珍贵惹他欢喜。取出自己的居家服和被卷成一卷的内裤,心情转好的走向浴室。

    原先,他洗澡之后都是不穿上衣的,只是这人,却成套成套的准备着,显然是在给他暗示呢!

    听到轻轻的咔嚓一声,浴室的门被关上,容颜方才偷偷的舒了一口长气,拍了拍失控的小心口,刚刚,她还以为自己要小命休矣了呢!这也太背了不是,好不容易在人背后说人两句闲话还被人给听了个正着,哎!

    “小包子,你也太不厚道了,好歹也给我给提示哇!”蒙在被窝里,容颜小声的对着肚子里的小包子声讨。“你这样,太不厚道了!”

    “嗯!和你说话你还不理我?胆肥儿了吧?”

    “让你不说,那我不喜欢你了呀?”

    “呵呵呵……骗你的,我怎么会不喜欢你呢?”

    “只是你这样,让我很难过呐,就这样一看,你这臭脾气和你爹十足个相似呀,这样很不讨女生喜欢呐!”

    “哎,你说你以后长大了要是讨不到老婆可怎么办?”

    “不对呀,我还不知道你是女包子还是男包子呢,你给我给提示呗!”

    “咳咳……”容颜没忍住咳嗽了两声,“呃…。这是你给我的暗示?两声?女包?男包?你这是毛意思哇?”

    “你这智商有点让人捉急啊!你爹据说是个天才,你娘我,就算不是个天才,也算个人才了,怎么样也不会生出个小弱智吧?”

    “哎,算了,估计现在你也不懂自己是男是女,我告你啊,有小*的是男包,有小咪咪的是女包!”

    “哎,算了吧,告了你也不知道,你睡吧,就当今天咱们没谈过这个话题!”

    “……”皇甫卿穿着居家服出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蒙在被子里,自说自话的容大姑娘。然后听着她说的内容之后,脸色直接铁青了,有你这样做胎教的吗?说的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

    砰!躺在床上的容颜刚准备开口,便感受到隔壁突然下压的床铺,直觉的,立刻闭上了嘴巴,防备的抓紧了被沿,警惕的瞪着隔壁的方向。

    然而,再警惕,被子稍稍被拉开,两条大长腿直接伸进了被窝。

    容颜伸手,抓住两人中间的被子部分,三八线一样,意图不让他过界。

    坐在床上的皇甫卿,看着整个头都蒙在被窝里,只有一只小手露在外面紧紧的抓住被沿,浓眉挑了挑,然后静默的看着她能蒙多长时间。

    容颜一直在等,因为她知道,凭着这人睚眦必报的性子,定是要找她报仇雪恨的,然而,一分钟……两分钟……五分钟……依然没有动静,容颜纳闷了,难道这人洗澡的时候脑子进水了?把刚刚的事情给忘了?另外一只小手也悄悄伸过头顶,抓住被沿,然后小心翼翼的向下拉,缓慢的把自己的脑袋露出来,打算偷偷打探一下敌情,然而,刚抬眼,便对上那人的眼,那什么,她就是那个自己往死路上走的人。等她打算再缩回被子里当乌龟的时候,才发现被子已经被压住,动弹不得。

    皇甫卿一手压着被子,一边冷冷的盯着她,“你再接着躲呀!”

    “……”容颜欲哭无泪,我倒是想躲,你倒是让呀!

    “错了没?”皇甫卿看着她,声音冷冷的问。

    “错了!”容颜很识时务,既然被抓正着了那还死扛着不认那不是找死么?所以,她很是干脆的认了。

    “哪儿错了!”皇甫卿没有被她那积极的认错态度感动,依旧冷冷的问。

    容颜瘪了瘪嘴,酝酿情绪,随即,才语气悲惨的开口:“哪儿都错了!”

    皇甫卿又想咬牙了,“你……”

    “no!no!no!”容颜打断皇甫卿的咬牙切齿,拍了拍自己的小腹:“小包子在,不能爆粗口!”

    “你还知道小包子?刚刚和他说了啥?”不提这个还好,提到这个皇甫卿就更怒了,“什么叫小*什么又叫小咪咪?”

    “呃……”容颜愣了一下,没想到这个他也听到了,小脸一红,瞬间说不出话来了。

    “嗯?”皇甫卿抬手,将她的小脸托了起来,让她不得不看着他。

    “流氓!”容颜扫了他一眼,声音轻轻的说了一句,哼,她说了那么多,怎滴偏偏就记住这么一句了呢?

    “你说什么?”皇甫卿皱眉,觉着自己出现了幻听,刚刚这小妮子不仅没认错反而说他流氓?到底谁才是流氓?

    “流氓!”容颜不怕死的稍微大了点声,当然,之所以这么不怕死,实乃因为有小包子护体,胆子这才微微大了些。

    皇甫卿听了,笑了,然后真流氓了!直接将容颜压在身下堵住了她不认输的嘴。将他的流氓恶名弄了个名副其实。

    良久,容颜瘫在床上,气喘吁吁脸色嫣红,边上一流氓,心情甚好。来一句:“晚安!”

    “……”歪着头,容颜瞪着他,无言。

    然后,那人却慢慢的靠了过来,在她的唇上微微红肿的唇上落下轻轻一吻,“这是晚安吻!”皇甫卿轻轻的说道。

    “刚刚……”容颜一开口,便察觉自己那沙哑的不像话的声音,看着皇甫卿突然间深沉的眸,很是识相的闭上了嘴,只是瞪着她,满脸的不服气。

    “刚刚那是耍流氓!”皇甫卿很是理直气壮的说道。

    “……”然后容颜睡觉了。这哪里还是那个冷酷霸道的帝王呀,简直就是一贵族混混。

    “早安!”第二天,容颜醒来的时候,很难得,皇甫卿还躺在床上,侧躺着,在她一睁开眼睛的时候轻轻的在她的额头落上一个吻。

    容颜看着自己,四肢像八爪章鱼一样紧紧的缠在皇甫卿的身上,而皇甫卿则提供自己的手臂给她枕着,明明,睡觉之前,泾渭分明,睡着之后,她就会不自觉的涌进他的怀里,然后像抱着熊娃娃一样一觉到天明。

    容颜的脸红了红,然后乖乖的缩回自己的手脚,是因为这样,所以他才没有起床上班的么?

    “七点半了!”皇甫卿抬起头,十分淡定的说道。

    “啊?”容颜一惊,再顾不得羞涩,直接从床上坐了起来,然后不知何时,几乎扣到颈部的睡衣已经解开了三个扣子,而自己露在外面的肩膀胸前,再一次草莓密布。

    容颜转头,瞪着一脸自如的皇甫卿。一张脸红的像初生的太阳。

    “干嘛?我比以前很好看了吗?”皇甫卿没事人一样的问。

    “……”容颜咬牙,这人还敢问她干嘛。小手紧握,容颜怕自己会控制不住而想要揍她。

    “你衣服滑下来了!”皇甫卿不理会她的瞪视,很是正人君子的将她滑到胳膊上的衣领拽了回去,挡住了她圆润的肩头也遮住了她胸前乍泄的春光。

    “……”容颜想,自己以前参加的那些辩论大赛肯定是评委席打瞌睡了所以才次次让她得了冠军。否则,现在面对这人时,她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呢?

    “快起床吧,要迟到了!”皇甫卿很是好心的提醒。

    “……”终究,容颜还是忍了,只是怒火依旧纯在,下床的时候差点把被子都给拖走了,从衣柜里取出今天要穿的衣服用力的走近浴室。

    然后,在看到镜子中的自己后,所有的隐忍都失去作用了,哒哒哒的跑到门口,还没看准人就开始大喊:“皇甫卿!”

    “嗯?”

    容颜循着声音看去,便看见一只穿着裸了百分之八十九的男人站在衣橱前。于是微微平静下来的心再次入火中烧,也不管他是不是只穿着小内内,容颜指着自己的脖子,怒声质问:“这是什么?”

    “嗯?”皇甫卿又嗯了一声,先将一条黑色的西裤套在自己腿上,这才缓缓的走了过来,弯腰盯着容颜手指的方向,一会儿才恍然大悟:“这呀,吻痕,小孩子喜欢称之为草莓!”

    “啊!”容颜一把扯住皇甫卿,原本想扯住他的衣领的,伸手过去才想起这人还没穿衣服,只得抓住他的手臂使劲儿的摇晃,“你种在我胸前种在我肩膀上我都认了,为毛弄在脖子上?你让我上学校怎么见人呀!啊……我要杀了你!”

    其实以她的力道实在撼动不了高大挺拔的皇甫卿,虽然他看起来偏瘦,但是力量却不输任何人,只是善良的皇甫三少,为了让某人发泄心中的怒火,只能微微随着她的力道晃动身体,并作出一副很痛苦的神色。

    “说!你居心为何?”容颜本就气得想要吐血,看到他这样,更是想要吐血三升,实在是装的太假,连她都看不下去了。

    “没有居心!”只穿了一条西裤的皇甫卿很是认真的说道:“我只是想叫醒你来着,不是有吻醒睡美人一说么,只是吻着吻着一不小心就偏离了预计的轨道!”说道这里,原本一脸坦然的人也微微有了点心虚,原本,他真的没想把草莓种她脖子上的,甚至是想吻她的心都没有,实在是,时机太好姿势太*,他这才没忍住……

    “啊!你还有脸说,你说我现在怎么办?啊?我才十八岁呀禽兽!”容颜骂,也顾不得小包子了,这十八岁结婚是一件事,十八岁和人亲嘴上床又是一回事,好歹隐秘一点呀,有谁这么不管不顾的?

    “呃……”皇甫卿盯着她看了半晌,然后将她拽回到浴室,“你先去换衣服,这个我来想法子!”好吧,他也不想别人看到她身上的吻痕然后对她想入非非。她是他的,别人不得染指,便是意淫,也不行。

    容颜不知道他能想出什么办法,总之不会用涂改液把这颗草莓给涂掉吧?关了浴室的门,容颜决定还是先把衣服换好了再说。

    至于皇甫卿则光着上半身进了衣帽间,在装饰那一隔间里找出几个丝巾,便匆匆的回到卧室,而容颜已经换好了衣服。

    “来!”皇甫卿对她招手。

    容颜看到他手中的丝巾时已经明白了她的做法,虽然没有带丝巾的习惯,但是大喇喇的秀吻痕也实在不是她敢干的事情。

    现在已入秋,带个围巾也不会引起别人的疑惑。容颜穿着一身白色的套头毛衣,红色的及膝裙,长袜,帆布鞋,在配上白底红蝶的纱巾,倒也显得相得益彰。

    看着这样打扮的容颜,皇甫卿觉着自己站在她的旁边果真是太老的,偷偷的觑了一眼容颜,这人才十八岁,花一样的年纪,他和她站在一起,是不是更像叔叔和侄女而非夫妻?

    皇甫卿的这种心理,若是被别人知道,尤其是他的智囊团和几个堪称朋友的人知道,那绝对会在笑掉他们的大牙之后狠狠的嘲笑他一番,不可一世目中无人的皇甫卿也会有如此不自信的时候?

    容颜在他替自己系好纱巾之后,便颠颠的跑到洗浴室的镜子前瞧瞧,看到镜子里的自己时,原本还愤怒生气的容颜此时却微微笑了起来,嗯,虽然,在脖子上绑了一道东西很不舒服,看是看着还真挺好看的!

    “行了,别臭美了!”刚刚遭受一场心理打击的皇甫卿也没时间理会她漂亮与否了,看她这么漂亮非但没高兴,反而生出浓浓的担忧,嗯,太美了,容易招惹色狼!如果,变小一点,能直接装进他的口袋就好了,省的麻烦。

    容颜扫了他一眼,哼,你只是将功补过,即便我现在看着还行,你也没有功劳!一看时间,已经其实四十八了,哪里敢再浪费时间,瞪着还光着上半身的人:“你赶紧的呀,送我上学校,要不然得迟到了!”说完,也不等人家回答,便快速得离开洗浴室,前往外面收拾自己今天要用到的书本。

    “小白眼狼!”皇甫卿冷哼,终究没有在浪费时间,前往卧室,拿了一件V领薄毛衣套上,又取出黑色的西装外套穿上,快速的梳洗,便下楼。

    而萧敬东也在他下楼之后准时到达壹号院的门口,手里面还拎着刚刚在路上打包好的一份早餐。

    “boss!”萧敬东将早餐递给皇甫卿。

    “嗯!”皇甫卿应了一声,刚要喊容颜,便见她快速的走了下来,现在倒是把小包子忘得干净了。

    “快走!”直接把萧敬东忽略,容颜拉着皇甫卿就走。

    “哎哎哎……”萧敬东连喊几声,连忙追了出去。

    直到容颜看到皇甫卿将她拉着一起坐在后座时才发现还有另外一个人。

    “呃……”容颜尴尬的看着萧敬东,不好意思的笑着:“不好意思呐,上学要迟到了才……”

    “没事没事!”接收到自家上司杀人一般的眼神,萧敬东连忙上了驾车,一边系安全带一边摇头。

    “吃饭!”皇甫卿将早餐递到容颜的面前说道。

    容颜接过,还热热的,看着萧敬东,越发感激了:“谢谢你,萧特助!真是麻烦你了!”

    于是皇甫卿的脸黑了,萧敬东悲催了。

    “哪里哪里!是boss吩咐,否则我哪里能想到!”盯着上司杀人一样的眼刀,萧敬东很是识时务的将功劳还给自己得顶头上司。

    皇甫卿的脸色稍霁,只是……

    容颜扫他一眼,不说话,直接打开食盒开吃,实在是时间紧迫,不吃就得饿着小包子。至于等待夸奖或感激的某人,嗯,只能白等了。

    “……”皇甫卿的脸色再一次黑了,堪比锅底。这死丫头,真真蹬鼻子上脸了,直接爬他头顶了。

    “喽!你吃点吧,待会儿记得去吃早饭!”下车前,容颜将还没吃完的食盒塞到皇甫卿的手里,声音带笑的说道。

    于是黑了十分钟脸的皇甫三少终于拿到了解药一般,脸色微微好看了一些,只是该端着的依旧的端着,淡淡的扫了一眼容颜,淡淡的道:“好好学习!”然后啪的一声把车门给关了起来。瞥见她撅起的嘴,不自觉的跟着笑了起来。

    偷偷从后视镜里察觉到自己主子这一诡异一面的萧敬东,只能狠狠的抽了抽嘴角,然后若无其事将车转了出去。

    “不是昨天那辆车!”

    “这辆车丝毫不输昨天那辆!”

    “容颜到底是什么家世背景?”

    “好阔绰呀!”

    “哇!好美!”

    “咔嚓!”

    “你干什么?”

    “选美啊!过两日不是有那个校花选举么?就凭这张照片,绝对能夺得校花的宝座!”

    “真的好美!”

    “你看那条丝巾,可是狄罗莎今年新发行的限量版?”

    “好像啊!”

    “狄罗莎的呀,这条乱蝶,全球总共只有五十条!刚发行便被抢购一空了!”

    “咱们帝国似乎只有三个人购买到!”

    “天啊!容颜不会是帝君的女儿吧?咱们帝国的小公主?”

    “行了吧,八卦也得有个限度,公主是那么好当的?”一直坐在自己的位置上不为所动的凌蓉,终于忍受不了几乎所有人对那个容颜的猜想评论,从昨天下午开始,那个来接容颜的青年才俊恭敬的态度开始,几乎所有的同学都躁动了。走在她身边的同学便开始猜测容颜到底是什么身份,说着容颜也并不那么让人讨厌之类的话,她看着那些曾经围绕在她身边时时都在说着恭维她的话的人,变成现在依旧围在她的身边却把话题换成了另外一个人,她只能微笑,一直微笑。

    然而,一早上,一进教室的同学不是赶紧找个位置坐下来,而是一个个趴在走廊里,看着楼下,知道刚刚,她才知道为什么!她们一直在等,等那个容颜现身,然后继续对她进行各种猜想,于是,所有的神经都变得超出控制,终于在她们说那人可能是个公主的时候,忍不住出了口。

    公主?公主岂是那么好当的?是谁随随便便就能够当上公主的吗?凌蓉冷哼,嘲笑着这些不知所谓的人。

    “不是哇!你是没看见刚刚那个架势!”

    “你知道那条丝巾多少钱么?”

    “可比一辆豪车了!”

    “你瞎说什么呢?”

    “哎哎哎……不懂的娃纸们呀!”

    “你懂你倒是说说呀!难道不是因为发行的少?”

    “什么发行的少?发行少那是因为做工难且原料稀少,你知道那上面的红蝶是怎么来的吗?”

    “怎么来的?”

    “那可是红宝石切割成很微笑的宝珠镶嵌而成,你看那一条纱巾上有多少只红蝶?”

    “……”所有人都愣住了,他们很多都是大富大贵之家,但是能把豪车围在脖子上出来瞎逛的没有几个。

    便是凌蓉也愣了愣,想到自己查不出来半点关于那个容颜的资料,果真是顶尖之家的人吗?一边羡慕嫉妒恨的同时,凌蓉一边又放下了心来,那个卖给她容颜身份的人,却实实在在是个贫民窟出来的人,如果果真拥有这么好的身世,那是绝对不会需要卖录取通知书和身份来治病救人的。

    “快,来了来了,大家别说话!”眼看着容颜就要上来了,有人从门口急忙跑了进来对着议论纷纷的众人开口说道。

    “对对对,快坐下!”原本还站在外面楼道的人纷纷跑了进来,而刚刚议论的人也住了口,一个个装着若无其事的模样,却在看见容颜时,忍不住的上下打量。

    “真丑!”一句话,宛如一道惊雷一般在安静的教室里响了起来,自然,拥有这么独具一格的审美观的人自然是咱们墨小少爷。看着可以用风华绝代来形容的容颜,墨哲瀚只有一句话——真是丑到了人神共愤的地步!

    于是,原本被容颜迷住的所有人们瞬间被墨小少爷的审美观给毒杀了,一个个扑倒在桌上吐血望天。

    至于容颜,已经习惯了墨哲瀚的奇特的审美观,所以,现在对于他说出来的话,她也就直接当成别样的赞美了,墨哲瀚说的越丑,说明她今天越美丽!

    “大家早!”容颜忽视墨哲瀚,微笑着和众人打招呼。

    恍若一剂良药,瞬间把那些被墨哲瀚打击到的人救活了。

    “早!”

    “容颜早!”

    “来,坐这边吧!”

    “容颜,你今天来的好晚!”

    容颜一一笑着回应,提到晚点,容颜笑的有些不好意思,软软的开口道:“今天有点睡过头了!”

    “呵呵……”

    凌蓉只默默的看着这一幕,她的印象中,这种事情从未发生过,别说打招呼说笑了,便是有一个对这个人有好脸色也就奇了,如今,她却渐渐的拉拢了几近所有人的心。

    容颜扫了凌蓉一眼,然后若无其事的继续向后走,依旧坐在自己的老位置上,后面坐着墨哲瀚。然后摊开书本,静等上课。

    然而,直到上课铃声响后五分钟,任课老师依旧没有出现,反倒是班主任姗姗来迟。

    “这两节课被征用开班会!”班主任站在讲台上,扫视了教室一圈,凉凉的开口道。

    原本欢乐的气氛被班主任这种参加葬礼一样的语气瞬间打碎。一个个盯着她等待着她的发言。

    “我想,大家已经知道了苏晴的事情!”班主任扫了一眼,冷冷的开口,那一眼意味复杂,这个容颜,她是极度讨厌的,然而,旁观了这许多事情之后,又多了一层恐惧,怕自己不小心惹到她,然后就会和表姐一样的下场。

    “苏晴,那是她自作自受!”

    “就是!”
(快捷键 ←)上一章:72 兵家之大忌 返回《钻石闪婚之溺宠小娇妻》目录 下一章:75 最是宽容大方(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