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有声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钻石闪婚之溺宠小娇妻最新章节列表 » 068 先兆流产

068 先兆流产

文/花间妖
钻石闪婚之溺宠小娇妻 本章字数:11590 钻石闪婚之溺宠小娇妻txt下载
推荐阅读:异能小农民 萌妻很纯情:天价富豪来相亲 拒嫁豪门:少奶奶99次出逃 绝杀飘雪 绝世神医:腹黑大小姐 我是极品灵石:爆宠萌徒 吴限宇宙 儒道至圣 与校花同居:高手风流 凤逆天下:银发太子的嗜血妃
    068

    刚要责备的皇甫卿还未开口,便被容颜制止,温软的小手覆在他的大手之上,微微用力握了握,容颜抬头,看着他暖暖的笑着,似乎一点也不介意皇甫湘的态度。喜欢就亲近一点,不喜欢就疏远一点,再简单不过。

    皇甫卿没有开口则被皇甫湘,却也没有回应她的招呼,而是直接拉着容颜走人。

    皇甫湘看着这样的皇甫卿,只能委屈的嘟着嘴跺着脚,目光落在容颜的身上,瞬间变得怨怪,似乎都是因为这人,才把哥哥所有的注意力都给拿走了。让哥哥对她也变得苛刻起来,果然,很是惹人讨厌。越发坚定了反感她的心。

    容颜和皇甫卿两个人安然的走在十号院的石板路上,似乎谁都没有把刚刚那一幕放在心上,容颜挽着皇甫卿的胳膊,一副依偎的姿态。最近,似乎越来越能习惯靠近,虽然过分的亲密依旧会羞涩,但是这样恰好适中亲近却是她极其喜爱的。

    皇甫卿看着她的发顶,有一种不想开车就这样一路走回去的冲动。当他这样想时也就这样做了,然而,两人刚走到大院的门口,却都不由自主的停了下来。

    “家里好像在吵……”两人回头,容颜看着主宅的方向不确定的说道。

    “我去看看!”皇甫卿淡淡的道,然后又看了看门口,终究是不放心将她一个人扔在门口或是让她独自回家,“还是一起去吧!”

    “好!”于是刚走到大院门口的两人又都转了回去,刚进屋,就看见歇斯底里的皇甫湘以及黑着脸的皇甫爸妈,还有手中拿着杯子面无表情的皇甫琅。

    “你怎么可以喜欢男人?你就是一个变态……”

    啪的一声,皇甫琅手中的杯子一个不稳摔到地上,杯中的水四溅,精致的玻璃杯摔了个粉碎。然而,即便如此,皇甫湘依然还在喋喋不休的说着:“如果你要执迷不悟,我就没有你这个哥哥,如果让别人知道,我还有什么脸见人!”

    “住口!湘儿!”皇甫妈妈怒道,尤其是看到大儿子难看的脸色却依然故作无事的模样,更是心疼的要命。

    然而,皇甫湘却依旧不依不饶,逮谁就叮谁,现在听得皇甫妈妈开口,立刻转头喷了起来:“妈?难道你都不管管吗?三哥是这样,随随便便找个一无是处的女人也就算了,可是大哥呢?带个男人回来你也不管吗?你想让咱们家成为全帝国的笑话吗?你……”

    “你若怕人笑话,可以宣布和家里脱离关系!”皇甫卿的声音,冷冷的,像刀一样锋利。

    原本还盛气凌人的皇甫湘突然像被人家点了穴道一样,僵硬的转过身,看着楼梯下突然出现的皇甫卿以及站在他身旁的容颜。呐呐的开口:“三哥!”

    “不是怕丢人吗?脱离皇甫家,皇甫家有任何事情都不会影响到你的名声!”皇甫卿不理会她,只冷冷的说道,压抑的低气压笼罩整座别墅,让人心头难受。

    “我……我……”皇甫湘结结巴巴,却终是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完全没了之前的气势。

    皇甫卿却没有看她,一步一步,姿态从容的走上楼梯,容颜则跟在他的身侧,看着蹲在地上捡玻璃碎片的皇甫琅,多多少少,也觉着皇甫湘说的话太伤人,自己与她而言是个外人,看不顺眼倒也能理解,可是皇甫琅到底是她的兄长,怎么能说出那样的话来,家人不就是在需要的时候给与无条件的支持吗?怎么能……

    皇甫卿走到皇甫琅的身边,饶是家人也不喜过分接触的他却在此时,伸手将皇甫琅从地上拽了起来,“碎了就碎了,扔了就是!”

    “你这样真丑!”倚在墙上的明烨脸上挂着邪肆的笑意,与这人相处甚久,从来都是一副心不在焉目中无人的模样,更别说给谁给伤了。

    “你他娘的才丑!”皇甫琅扫他一眼,骂。

    明烨却没和他计较,虽然没见过他受伤的神情,却也不想经常看见,慢悠悠的走到皇甫琅的身边,伸手一揽:“这位姑娘,记好喽,如果下次再让我听到一句你对他的不尊重,我可不管你是不是他的妹妹,我都会让你好看!记住,你不认他没关系,埋汰一句,我就让人缝了你的嘴!”明烨带着笑意说的,却丝毫不影响其中的狠意,如果皇甫湘真的再敢瞎说一句的话,他绝对会让人缝了她的嘴。

    皇甫湘被他吓得一愣,对这个突然出现的陌生的却长相妖孽的男人,那模样,似乎不比她的三哥逊色分毫。可是…。男人怎么能喜欢男人呢?长得再好看也还是男人不是吗?如果传出去,人家会怎么看?同学们一人一口唾沫就能淹死她,更别说在围绕在她的身边了,人们看见她,一定不会说呀,那是咱们系最美的女生,而坑定会说,看,她的哥哥是同性恋!不……她受不了,为什么这样的事情会发生在她的家里?

    “你不要担心啊!”容颜看她那模样终究还是不忍心,于是出言劝解:“恋爱自由,况且法律不也承认了同性婚姻的合法性了吗?这说明,这是一种很自然的事情,没有人会用异样的眼神看你的,人这一生,不就是为了寻找心中喜爱的人吗?心中喜爱的,应该是无关男女无关年龄无关一切外在条件的限制。”

    “你知道什么?”皇甫湘开口,三哥他不敢,那个后出现的妖孽男她也不敢,容颜她却是无半点惧怕的。“你在这里满口白话说的好听,那是因为事情不是发生在你的身上,你一个外人有什么权利对我说三道四,我告诉你你……”

    “皇甫湘,你给我闭嘴!”皇甫爸爸站在一旁冷冷的道,着实没想到自己的女儿会是这个模样,现在的皇甫湘,哪里还有以前的乖巧懂事,完全就是一个自私冷漠只考虑到自己的人。

    皇甫湘愣愣的住了口,似乎有些不敢相信,无论是爸爸还是妈妈,甚至是爷爷奶奶,也站在楼下不认同的看着她,这个家里以往最爱她的人,如今却都站在她的对立面,心中的坚持似乎一下子崩塌。

    “我讨要你们!”终于忍不住,皇甫湘哭喊一声,便推开站在她身旁的人伤心的跑向自己的房间。

    站在她身旁的皇甫妈妈首当其冲,被她推得站立不稳,向后踉跄了几步,站在皇甫妈妈身旁的容颜见状连忙上前,却没用足力道,两个人齐齐跌倒在地。

    “颜颜,你没事吧?”皇甫妈妈没料到自己能把容颜给撞到,自己还没爬起来就转头关心的问着容颜。

    “我没事儿!”容颜摇了摇头,微笑着说道。

    其他救之不及的人终于放下心来,刚刚,若不是有容颜在身后缓冲一下,皇甫妈妈那下会摔得多重可想而知。

    皇甫妈妈在皇甫琅和皇甫爸爸的帮助下站起身。而容颜也伸手握住把手伸向她的皇甫卿,然而,原本还微笑着容颜突然间就变了脸色,一张小脸也变得惨白。

    “怎么了?”皇甫卿最是关注她,自然,她有些微的不适都逃不过她的眼睛。

    “……”容颜没有回答,缓一口气却依然疼的受不了,这才抬头,看着皇甫卿,力道有些不稳的道:“我……肚子疼!”

    “啊?怎么会肚子疼?”站在一旁的皇甫妈妈和皇甫爸爸连忙开口询问,就连站在楼下没有上来的皇甫爷爷和奶奶都匆忙赶了上来。

    皇甫卿也不在浪费时间,直接弯腰将她抱了起来。匆忙的下楼。“不要急,也不要紧张,我送你去医院!”

    “我来开车吧!”一旁的明烨开口道,却被皇甫琅一脚踹了过去。

    “你想去医院的途中还被查个醉驾?”皇甫琅冷冷的说完,便快速的跟了上去。

    其他人也乱了套,纷纷下楼,准备跟去。

    “爸妈,你们在家,我们去医院看看,随时给你们电话!”皇甫爸爸对着皇甫爷爷奶奶说道。

    容颜看着这么大的阵仗,着实有些惭愧,然而肚子实在疼的难受,让她根本无暇顾及他人,两只小手死死的抓住皇甫卿的衣襟,似乎这样,自己就能好受一点。

    “上车!我来开车!”皇甫琅跑到他们的前面,来到皇甫卿的车边,将后座的车门打开,声音清冷的道,再无一丝漫不经心。

    皇甫卿扫了他一眼,没有拒绝,直接抱着容颜坐到后座。皇甫琅替他们把门关上,这才快速的走到驾驶座,发动,转弯,向医院疾驰而去。

    “你在这儿等着,我去开车!”皇甫爸爸对着皇甫妈妈说道,只是话才说完,一辆宝蓝色的跑车便在他们面前停下,车窗滑下,露出明烨那张颠倒众生的脸:“爸妈,上车吧!”

    夫妻两互看了一眼,虽然没有应这一声爸妈,但是也匆忙的上了他的车。

    “快,跟上他们!”皇甫妈妈搓着自己的手,不知道只是轻轻的摔了一跤怎么就肚子疼了,那丫头不是那种娇气的娃,说出来定然是已经忍不住的那种疼痛。

    “没事的!不会有事的!”皇甫爸爸也是担心,但是还是不忘宽慰自己的媳妇儿。想到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心中越是愤怒,这丫头,真是一点也不懂事了。

    “回来,你和湘儿好好谈谈!”皇甫妈妈也想到了刚刚发生的事情,皱着眉头对着自己的丈夫说道。

    “嗯!”皇甫爸爸应了一声,眉头同样紧锁。

    而他们前面一辆车,容颜正躺在皇甫卿的怀里,一张小脸没有丝毫的血色,额头也沁满了冷汗。

    皇甫卿一手拥着她一手时不时的替她擦汗,“乖哈,不要怕,一会儿就到医院了!”

    开车的皇甫琅,什么时候看见过这样的弟弟,看了一眼脸色惨白的容颜,越发的加大了车速。

    家里,皇甫爷爷和皇甫奶奶在客厅里来回来的走动,两人皆是担忧不已。

    “老头子,你快给医院那老家伙打电话,让医院那边准备好!”走了两圈,好不容易回过神来的皇甫奶奶伸手推了推自己的老伴,声音激动的开口。

    “对对对!”皇甫爷爷狠狠地拍了拍自己的脑门,“怎么把这事情给忘了!我现在就打电话!”

    而此时,正在房间里伤心哭泣的皇甫湘,见哭了半天却没有一个人上来安慰她之后哭的越发的委屈难受了,然而哭过之后,又直接从床上坐了起来。

    “哼!凭什么呀,做错事的人没哭我这个没做错的人反倒这么难受?”这样说着,也果真不哭了,理了理自己的头发就从房间里走了出去,她才不要亏待自己呢,她要吃得好喝的好睡得好,才不要管别人呢!

    “妈,我要吃饭!妈……妈?”皇甫湘一边下楼梯一边喊,然而整个房子都静悄悄的,直到经过餐厅,看到坐在客厅里打电话的爷爷奶奶。

    “奶奶,我妈人呢?”皇甫湘问,宛若没事人一样,似虎刚刚那个痛哭嘶喊的人根本就不是她一般。

    “去医院去了!”终归是自己的孙女,皇甫奶奶没有责怪她,只淡淡的道。

    “医院?我妈怎么了?”皇甫湘一听说医院,还以为皇甫妈妈怎么了,连忙跑到客厅,拉着皇甫奶奶的手焦急的询问。

    “你妈没事!”见到她这样反应,皇甫奶奶方才露出满意的神情,果然还是懂事的丫头,刚刚也不过是事发突然才会表现的如此失常。

    “那去医院干什么呀?”知道自己妈妈没事,皇甫湘也放下心来,只是医院终归不是个好地方,皇甫湘还是开口询问道。

    “是你嫂子!”皇甫奶奶开口道,“刚刚你也不小心一点儿,推开你妈妈,若不是你嫂子在你妈妈的身后还不定摔成什么样呢!现在她肚子疼,你哥他们带她去医院看看,你爸妈不放心,也跟着去了!”

    “哼!”一听到是容颜肚子疼,皇甫湘那剩下的一丁点的担心立刻烟消云散一丝不剩,轻蔑的冷哼一声:“果真是个娇气的人,就那么轻轻一摔也能把肚子摔疼了?谁摔倒能摔到肚子疼?她以为自己是孕妇吗?”

    一句话让老两口醍醐灌顶,皇甫爷爷狠狠的瞪着一副不以为然的皇甫湘,皇甫奶奶则狠拍了一下大腿,“个逆孙,若你嫂子有个差池,你看你哥哥如何收拾你!”皇甫奶奶一屁股坐在沙发上无力的说道。

    “奶奶!你说什么呢?差池?那都是她装的!哼,我就不相信,就那么轻轻一摔,能把她摔出毛病来,如果真是那样,也就太娇气了,这么娇气的人咱们皇甫家不要也罢!”皇甫湘一点也不以为然,在她心中,已经认定了容颜就是这样的人,抓住一切可以利用的机会企图来博取她哥的关注与重视。

    “你给我滚!”皇甫爷爷突然站了起来,脸色很臭的开口说道,“你这样不懂得是非对错的孙女我皇甫家才是不要也罢!”

    “爷爷!”皇甫湘愣愣的看着皇甫爷爷,似乎没想到他会说出这样的话来,“爷爷,你凶我?难道我说的不对吗?就那么轻轻一推怎么可能肚子疼?你见过把屁股摔痛的有见过把肚子摔痛的吗?真正不分对错的是你们,你们都被那小妖精迷了眼!”皇甫湘说完,再一次转身哭着跑了。

    皇甫爷爷也不理她,在客厅了走了两圈,还是放不下心来,于是站定对着皇甫奶奶说道:“不行,我得去医院看看!”

    “我跟你一起去!”皇甫奶奶忽的一下也站了起来,猜想着自己孙女说的那种情况到底有几分可能性,然而,即便一分可能性也没有,再没有听到医生的专业定论之前,她这颗心是无论如何也定不下来的,既然都不能好好休息,那还不如去医院来的安心。

    皇甫兴国叫来自己的警卫,让他送自己和老伴去医院。

    而此时,皇甫卿他们一行人刚刚到达医院,而医院接到皇甫兴国的电话之后就准备的妥妥的,只等人一来,就推进去检查治疗。

    检查室外,皇甫卿以及他的家人在外面焦急的等候。刚刚,容颜是直接痛晕过去了,众人不明所以,只知道情况严重。

    “胡闹!”老院长从检查室里走出来,脸色难看的斥责。

    “叔,颜颜她怎么了?”众人还未开口时,皇甫妈妈已经走上前,看着老院长,神情紧张的问。

    “你们还好意思问她怎么了?一大家子人照顾不好一个孕妇,你们还好意思问?”老院长的脸色很难看,即便是世交,说话也不留情面。

    “你说什么?”皇甫卿呆了呆,孕……孕妇?“你说容颜怀孕了?”

    “很快就没了!”老院长冷冷的道,让嘴角渐渐咧成傻子状的皇甫卿瞬间恢复成高冷无情状。

    “你说什么?”皇甫卿冷冷的道,似乎只要他再敢说一遍,他就不管他是不是老人而对他动粗了。

    老院长扫了他一眼,丝毫不畏惧他身上的冷意,到底活了大半辈子了,岂能被一个后生晚辈给吓唬到?看着一众小辈们焦急的眼神,终于冷冷的开口:“先兆流产!”

    “啊!”最先受不了刺激的皇甫妈妈一个站立不稳就到跌倒在地,还是皇甫爸爸眼疾手快,将她揽进自己的怀里,“叔,情况很严重吗?”

    “都怪我!”皇甫妈妈趴在皇甫爸爸的怀里愧疚自责,“如果我没有站不稳,就不会撞到她!都是我不好!”

    老院长看她这样,终究不忍,“行了行了,要观察几天,看情况!如果情况好的就不会有什么大的影响,如果情况不好……”

    “叔,您说,咱们可以做些什么您都告诉咱们,咱们一定照顾好她!”皇甫妈妈抬头,看着老院长,急切的开口。

    “……”

    “老东西,如果我重孙有啥好歹,我就拆了你这一身老骨头!”皇甫兴国从走廊那端大步走了过来,自然,也听到那句先兆流产,他的重孙,他还没得来及体会有重孙的喜悦,就听到了先兆流产这个噩耗,这让他怎么受得了?

    老院长一看是那个老家伙,顿时气得胡子乱翘:“你要重孙,你不知道把孙媳妇给照顾好了!现在你好意思叫了?怪谁?”

    “就怪你!”皇甫兴国耍赖的说道:“反正我孙媳妇送到你这里来了,你要不把她完完整整的送回去看我不把你这拆了!”

    皇甫卿扫了一眼两个吵得正兴起的人,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径自去陪媳妇去了。

    “三少,少夫人这几日需要卧床休息,且不能有太大压力,刚刚我们已经打了保胎针,在观察观察几日!”检查室里,已经替容颜检查完的妇科大夫对着皇甫卿说道。“一会儿转到普通病房就行了!”

    皇甫卿点点头,算是应了,然后在几个护士的帮助下,将容颜的病床推到已经安排到的病房。自然不是普通病房,而是十九楼的VIP病房,装修奢华,宛如总统套房一样。

    皇甫卿坐在容颜的床边,看着她那精致的小脸,虽然,不如之前那般惨白,却也依旧没有几分血色。刚刚她的疼痛,他看在眼里,拽住他衣服的力道就是她疼的程度。目光缓缓的移到她的腹部,即便隔着薄被,他也知道平坦依旧,让他怎么也想不到那里竟然被塞了一个娃娃。

    “滴滴滴……”放在口袋中的通讯器响了起来,皇甫卿扫了一眼信号,方才按了一下接听键,小小的宛如投影仪一样的空中屏幕,出现戴着眼镜的萧敬东的身影。

    “boss,晚上好!”萧敬东推了推鼻梁上的镜框,笑嘻嘻的打招呼。

    “给我准备一套关于怀孕的书籍,嗯,先给我一份简报,快的,其他的,明天给我!”皇甫卿很淡定的开口。

    对面的萧敬东不淡定了,怀……怀孕?“boss,你在外面偷人?”

    皇甫卿淡淡的扫了他一眼,那一眼,宛如一盆冷水,让他从头爽到脚。

    “哈哈哈……说笑的说笑的,您这么坚贞不二的人又岂会做出这种狼心狗肺的事情,小的马上去准备!”

    “嗯!去吧,我……”皇甫卿的意思是,我说完了你可以滚了。

    深知自家boss德性的萧敬东连忙出声打断,“那个……关于夏仲亭的资料,全都查好!”萧敬东说出自己的来意,就怕晚了一步,自家boss就把他给踢走了。

    “收拾了!”皇甫卿道,原本还想等到这学期的期末,但是碰巧他现在心火正旺且找不到发泄的地儿,谁让他这么不幸撞到自己的手上?

    “好嘞!”萧敬东欢喜的应了一声,就挂断了通讯器,开始将自己收集且整理好的文件打包,准备明日寄到教育局去。夏仲亭,他想收拾他很久了呐。摆威风欺负人,也得看看自己有没有那个资本呐!

    怀孕呐!他能说boss威武么?哈哈哈……对对对,先把怀孕的基础知识发送给boss要紧,这个商业天才啊,每天只想着赚钱赚钱,终于可以想点不那么铜臭的事情了。

    不一会儿,皇甫卿就接到了萧敬东发过来的关于怀孕的基础知识,从受孕之处到生孩子都有详细的说明,皇甫卿想到那一夜的疯狂,未想,那一夜,就播下了种子,这一刻终于发芽成长。再想到那几日,她闻到鱼腥味儿就吐,如果让有经验的人见了定然就知道怎么回事,活着带着她来医院检查,也会再更早的时候知道她怀孕,而非像现在这般,如此严重才知晓。

    当终于吵够了的人想起最重要的人时才发现人已经被转移了阵地,于是一群人又颠颠的从四楼跑到十九楼,却又在门口的时候被拦了下来。

    “你们都回去睡觉吧!这里有我看着就好!”皇甫卿对着众人面无表情的说道。

    “那至少让我们看看颜颜呀!”皇甫妈妈不放心,不知道那孩子怎么样了这让她如何能安心休息?

    “她在休息!”皇甫卿开口道,站在门边的身子没有丝毫移动的意思,见着众人没有丝毫离去的心思,不得不继续开口:“医生说了,她现在需要卧床静养,如果你们不想抱孙子或重孙,来进去看吧!”

    这一招以退为进成功让众人止步病房门口,盼了多少年的孙子重孙了,他们怎么可能不想要?

    “行了行了,咱们都回去吧!明天再来看!”皇甫兴国第一个开口,谁不让他抱重孙,他就拿大炮轰谁!

    “明天也不用来!”皇甫卿淡淡的开口,完全不把自家爷爷的瞪视放在眼里,“在容颜出院之前,都不要来打扰,等医生确认她好了,我会带她回老宅!”说完,又看向皇甫妈妈:“回去,给我带句话给皇甫湘,以后容颜出现的地方,麻烦请她退避三舍,否则别怪我不恋兄妹情分!”

    “阿卿?”皇甫妈妈微愣,是没想到儿子会说出这样的话来,然而,却说不出求情的话来,湘儿这次终究是过分了些,即便这过分没对着容颜发作,却终是伤害了她,如果再重上一分,说不定她肚子里的孩子就……就……

    “我回去之后会好好和湘儿谈谈!”皇甫爸爸开口道。

    皇甫卿没做声,谈与不谈,这是他最大的让步,这次没有惩罚她,是作为哥哥对妹妹的纵容,然而一次又一次,他不能总记着哥哥的身份而忘了身边还有另外一个人。

    “好了好了,咱们回去吧,阿丹,明天你去买只鸡回来,熬汤给颜颜送来!”皇甫奶奶开口道,打破这一阵令人尴尬的沉默。

    “哦,好!”皇甫妈妈愣了一下,随即点头应道。

    “走吧,爸妈,我送你们回去!”明烨对着皇甫爸妈说道。

    “不是不让你开车的吗?”皇甫琅转头瞪他,都醉成那死样还敢带着他的爸妈?不想活自己滚远点死。

    “呵呵呵……”明烨笑,“别人不知道,你还不知道么?我又没醉!”

    皇甫琅睨了他一眼,没有反驳,这人有一特质,千杯不醉,当然,你别以为他酒量好,他虽然不会嘴,但是晕,就像有的人晕车有的人晕船也有人晕机一样,他大爷是晕酒,喝了酒之后会很快晕倒,无论喝一杯还是喝很多杯结果都是一样的。晕过之后醒了就好。

    “好了,咱们走了,你照顾好你媳妇儿!”皇甫琅对着皇甫卿说道。

    “嗯!”皇甫卿应了一声,然后目送他们离去。

    皇甫兴国一边走一边对着老院长交代,要照顾好他孙媳妇和重孙什么的,然后两个人又开骂了。

    皇甫卿扯了扯嘴角,然后进屋关门。

    病床的旁边正好安放着一张沙发,皇甫卿坐过去,决定今晚就在这里度过,其实这一个病房有厨房有卫生间还有另外一间次卧,专门用于陪床用的,只是那样,就不能第一时间察觉她的需要。陪与不陪相差无几那又有何作用?

    去浴室里简单冲了个澡,然后发现问题了,没带衣服……皇甫卿的眉头皱了又皱,现在怎么办?

    于是又联系了萧敬东,让他立刻送一个星期从内到外的衣服过来。

    此时,终于结束一天的工作准备上床睡觉的萧敬东不得不从床上爬起来,换上衣服跑到不夜店去,那里有boss的服装设计组,就像皇甫卿为容颜准备的衣服,大多数是来自不夜店。不夜店,顾名思义,是帝国唯一一间二十四小时营业的服装店。其中服装都是国际大品牌,一般人根本就没有资格成为不夜店的顾客。

    收了衣服,赶走了人,皇甫卿舒舒服服的坐在容颜的对面,虽然,这张kingsize的大床足够他和她躺下互不相碰,然而,瞧了瞧她那平坦的腹部,他可没忘记那里有个娃娃,如若他一个不小心碰到她伤了她肚子里的娃娃,那可怎么办?

    向来不可一世的人突然感觉踢到了铁板,皇甫卿却没有丝毫的挫败,反而带着浓浓的欣喜,他的孩子,虽然没有在预期之内,但是他依然十足欢喜。这种欢喜让他忐忑不安,让他泰山崩于顶而岿然不动的自信稳重出现裂缝,至少,他在听说她怀孕时那几乎没控制住的喜悦以及在听到先兆流产而同样无法抑制的愤怒,因为那是他的妹妹,他不能动手,若是别人,此刻早就死无完尸了。

    将灯光调暗,皇甫卿在对面的沙发上坐了下来,在暗夜中任由思绪奔腾。

    容颜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天亮,还是被憋醒的。只是看到这陌生的房间有一瞬间的愣怔,随后才想起昨晚上发生的一幕,摸了摸已经不痛了的肚子,容颜微微有些脸红,想到自己因为摔了那么一下就疼成那个模样还害的大家兴师动众就觉着十分愧疚。

    此时,房门打开,依然一身西装笔挺的皇甫卿领着几个餐盒进来。

    “醒了,正好吃点东西!”皇甫卿扫了她一眼,淡淡得道。

    “呃……”容颜看着他,看着他将粥和餐点一一摆放在她的面前,尤其是那碗白粥,她突然想起被自己忘掉的事情,她想……

    “看什么看?我脸上长花了?”皇甫卿点了她的脑袋一下,冷冷的说道。

    容颜就顺着她的手直接向后倒去,这一下可不得了,差点把皇甫三少的小心脏给吓到停摆,手一伸,拽住容颜,止住她向后倒的趋势。

    “容颜,你胆肥啊!”噗通噗通……似乎能听见自己的心跳,皇甫卿黑着一张脸,凶神恶煞的开口。

    “呃……”容颜被吓了一下,小腹的地方似乎又传来一阵胀痛之感。

    “怎么了?”皇甫卿想到妇科大夫的交代,不能受到刺激,难道刚刚吼的太大声了?于是连忙僵着身子,放柔了声调:“你那个……那个注意身体,不能乱动!昨天肚子疼忘了?”

    容颜傻傻的看着脸色极不自然的皇甫卿,这人是吃错药了?可是她真的好想……“你能扶我一下么?我有点腿软!”

    “嗯?”皇甫卿不明白她的意思,这根腿软有啥关系?

    “那个……”容颜指了指卫生间的方向,“人有三急!”

    “……”

    ……

    不一会儿,容颜红着一张脸坐回到床上,“几点了,我上午还有课呢!”一边吃着早餐,容颜一边说道。

    “不用去了,我已经给你请了一个星期的假!”皇甫卿淡淡的道。

    “一个星期?”容颜大惊,“请那么长时间的假干什么?”缺课那么多,他怎么赶上教程?随即想到昨晚的情况,脸色微微发白:“难道我的病情很严重?”

    “是!”皇甫卿扫了她一眼,凉凉的到,随即一手安放在她的腹部:“这里多了个小东西!”

    “瘤?”容颜试探着开口。

    “……”皇甫卿的脸黑了。你呀还能再迟钝些吗?

    “到底是还是不是呀?”容颜急了,哪个年纪轻轻的人听到自己身上多长了个东西也高兴不起来吧?

    “你怀孕了!”皇甫卿黑着一张脸说道,实在不敢再浪费时间,否则这人还不定想到什么地方去了。

    “哦,怀孕呀,吓死我……怀孕?”声音陡然拔高,容颜有些不敢置信的开口。

    皇甫卿看着她一惊一乍的模样,原本就黑了的脸又黑了几分,“你要是不想要孩子你就继续这么一惊一乍情绪起伏激烈!”

    “我要我要我要!”一连三个我要,容颜饭也不吃了,恨不能抱着自己的肚子,哈哈哈……孩子呀!这是她的孩子呀!这个世上与她最亲近的人!她一定一定会好好爱她绝对不会把她抛弃的。她要让她做天下最幸福的孩子。

    皇甫卿看着她笑的像个傻瓜一样,也不由得微微笑了出去,呃,对了,“医生说了,先兆流产,这几天你要好好表现,不能伤了她,否则你懂得!”

    “嗯嗯嗯!”容颜连连点头,乖巧的坐在那里,却依然不放心,想了想,还是躺下最好,于是躺在床上躺好,乖宝宝一样,动都不敢乱动一分。

    “……这学校…。”

    “不去了不去了!等她长结实了再去!”容颜摸着肚子欢喜的说道,大一年纪的课程与她而言小意思,去不去也无所谓。

    “……”皇甫卿彻底无言。“你的手再向下五公分!”

    “哦!不是长在这里的吗?”容颜放在肚脐上方的手听话的向下挪了挪,生物课只为了应付考试,倒也没认真听讲,看来还得好好看看才行。

    也就在此时,响起一阵咚咚咚的敲门声,皇甫卿开的门,进来的正是萧敬东,他的手里拎了厚厚一达的书。容颜扫了一眼,都是关于孕期的,什么合格的奶爸,什么胎教每一页,什么希尔斯怀孕百科等等。容颜扫了一眼皇甫三少,在想象他头上戴着花边帽穿着小围裙,瞬间各种违和感。奶爸?这人合适吗?

    病房里一片和睦,皇甫家自然同样欢腾,唯一不欢腾的便是皇甫湘,听到皇甫妈妈转告的话,整个人如坠冰窟,她的哥哥竟然对她说出那样的话,难道只是因为有了孩子就不要妹妹了吗?带着这样的情绪上学,而容颜所在的班级同样陷入低气压。

    指教外语系一班基础英语的夏仲亭被举报了,关于他收受学生红包数额之大以及以为女同学补课为名对女同学进行性侵,有人匿名举报甚至还附上各项证据,让教育局想当没看见都不可能。正在上课的夏仲亭被迫中止讲课,教育局已经下达通知,取消夏仲亭的教育资格,其他涉及违法事情,将交由警方依法处理。

    被迫中止的课上,学生们三三俩俩的交谈着,众人把所有的矛头都指向了容颜,只因为夏仲亭前天得罪了容颜今天就遭到了举报,容颜的嫌疑最大。

    “好狠!不就是让她认个错吗?竟然把人家搞成这样!”

    “她的背后肯定有人撑腰啊!”

    “真想知道是谁,竟然有这么大的能耐!”

    “容颜,你说咱们以后还能跟她对着干嘛?我就讨厌她,很讨厌很讨厌!”有人拉着凌蓉的手来回的晃着。

    凌蓉却是淡笑不予,一副宽容的姿态。

    倒是苏晴,眉头紧皱,思量自己到底该不该再动容颜,如果她的背后果真有那么强大的势力的话。
(快捷键 ←)上一章:067 嫂子?姐夫? 返回《钻石闪婚之溺宠小娇妻》目录 下一章:069 同床共枕(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