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有声小说网 » 校园小说 » 张闲闲不了了最新章节列表 » 章 节目录 第172章 了解

章 节目录 第172章 了解

文/如木子
张闲闲不了了 本章字数:6745 张闲闲不了了txt下载
推荐阅读:拒嫁豪门:少奶奶99次出逃 绝世神医:腹黑大小姐 异能小农民 吴限宇宙 萌妻很纯情:天价富豪来相亲 绝杀飘雪 凤逆天下:银发太子的嗜血妃 我是极品灵石:爆宠萌徒 女神的近身护卫 儒道至圣
    一宿无话。

    至于两人是不是心猿意马,胡思乱想,想入非非地睡不着觉,我就不去猜了。

    反正,第二天早上,在闹铃的帮助下,两人准时起床,洗漱,上班。

    一起下的楼,一起坐上Benz。那情景演练过许多年一样的自然。

    一上车,大BOSS就问,“丫头,昨晚还睡得好吗?”

    丫头就算没睡好,嘴巴肯定会答,“好呀,大BOSS,你呢?”

    “我也睡得很好。有好酒在杯,有美人在侧,夫复何求。呵呵,下次还来哦。你来了,我睡得很安心www.shukeba.com。”大BOSS说话直白,不拐弯子,确实不错。省得要去猜他的心思,累!

    丫头也不赖,“好啊!你那张床比我宿舍那张床好睡多了,空着太浪费。权当我为你解除空虚寂寞无聊,而支付的报偿。”

    大BOSS开心地笑,丫头也开心地笑。

    一小时后,两人意气风发地走进各自的办公室。

    张闲今天上午有要事要干。

    一坐下来,就打电话找李工。李工来得晚,坐他旁边的工程师替他接的电话。

    “李工还没到吗?”张闲问。

    工程师听出来是张闲,赶紧回,“张经理,早上好。李工估计这个时间他正在爬楼梯,有事要转告吗?”

    “等下他到了,请他立即过来我这里。”

    “好的。”工程师汗颜。张闲一大早找人的事,从来没发生过。

    他似乎嗅到暴风雨来临前的那种令人窒息的平静!冲旁边张望他的人,吐舌头,做了个要出大事的表情。

    刚放下电话,李工的身影就出现在办公室门口。

    工程师急忙冲他喊,“李工,张经理请你立马去一趟。”

    李工脸色不太好,脚步沉重,拎着包,慢步走进来,“知道了。”

    他无精打采地把包放下,又去倒了一杯白开水喝了,才去E栋。

    等他走了,好事的工程师们纷纷猜测,张闲请李工究竟干啥。

    难道李工又做错了BOM表?李工以前有错过一次。

    难道李工又有生产单漏签?李工以前有过一次这样的经历。

    ……

    张闲边开电脑,边浏览记事本。

    今天的事情挺多,公司开会,追踪实验室装修进程,准备注册资料。

    王姝姝捧着一堆的表单进来,“老大,日报表,各种申请单,都在。”

    “放着吧。我看完了,叫你。”张闲现在没心情处理这些。从昨晚开始,她脑袋里一直在盘旋李工的事。

    虽说之前已经徘徊在真相的边缘,一旦要掀开真相了,心里还是很难受。

    “嗯。”放下表单,王姝姝问,“老大,新经理什么时候到?”

    “我也不知道。要看人事部招聘进展,你有空,问他们去。”张闲淡淡地说。

    本来刘副总打算仍跟以前一样,让老陈和李工帮着管理工程部,不再设经理一位。

    但Hawk不同意。他说,“工程部是非常重要的部门,关系到公司的核心利益,需要一位专业的经理来管理。老陈和李工管理经验不够,不能担此重任。”

    刘副总只好写申请,请人事部速速招聘新经理。

    这个重担,自然而然地落到了一一姐的头上。她现在正在往人才交流中心的路上呢。

    前面面试过几个,刘副总都不太满意。

    一一姐只好充分发挥她多年HR经验,竭尽全力给他物色一流的好经理。

    王姝姝撅着小嘴,“昨天问过了,还没定。”

    张闲又瞪她,“那你还来问我,浪费口舌。去吧,忙去。我约了李工谈事,等下他来了,请他立即进来。”

    “知道了。”

    王姝姝出来,看见李工得了忧郁症似的走来,便笑他,“李工,昨晚是不是玩游戏玩通宵呀,我看你走路都要睡着了。”

    李工对她不自然地笑了笑,便推门进了张闲的办公室。

    张闲连忙站起来,指着面前的椅子,“坐吧。”又对还站在门外的王姝姝说,“姝姝,帮忙关上门,赶紧干活去。”

    王姝姝嘟囔一句,“知道了,操闲心。”帮忙关上门,便回座位上了。

    张闲坐下来,语重心长地说,“李工,今天不管我们聊了什么内容,聊完后,就扔这里了,谁也不许带出那道门槛。我马上要离开BLUE—SKY,走之前只想知道真相,并不打算再掀什么波浪。”

    李工的脸色好了些,“张经理,对不起!我一时鬼迷心窃,请你原谅我。”

    “说吧,我洗耳恭听!”张闲两手搭在桌面上。

    李工清了清嗓子,略显紧张,双手握成挙,放在腿上。

    面对小女孩,成年大叔暗自惭愧。

    怪不得人家年纪轻轻当经理,自已年纪一大把,还只是个可有可无的工程师。

    人家就是比你有风度,有气度!

    要是换成自己,有了这么大把柄,肯定已经闹得满城风雨,哪里还会叫进办公室里说悄悄话?!

    他好不容易缓了心神,娓娓道来,“张经理,还记得我和艾经理在A栋楼下大吵了一场吗?”

    “记得!怎么了?”张闲疑惑地看着他。

    “那天,我的心情本来很糟糕,和她吵了一架,反倒好些了,从地上捡起包便往家走。走到公司大门时,艾经理从后面追上来,叫住我,要请我喝酒。才和她吵完架,那有这个心情,我便冷漠地拒绝了。

    ”艾经理看起来心情也不好。想想也是,莫名其妙地和我这个大叔吵架,肯定谁招她惹她了。被我拒绝后,她落寞地靠在大门旁边,眼神恍惚着,感觉非常绝望。那表情真的很可怜,像一只被人抛弃的流浪小猫。我这人就有一毛病,心软。

    “我一时动了恻瘾之心,就问她,出了什么事?她不说,只问我要不要陪她喝两口。好歹都是BLUE—SKY的同事,我不忍心说不了。于是我说,那好吧,就去附近的酒吧喝几杯,我老婆还在等我呢。说这话的时候,我知道我老婆早睡了。

    ”艾经理开玩笑说,让你老婆多等一会儿。有美女请她老公喝酒,该感觉到荣幸,说明他老公还有魅力。被她这么一说,我倒觉得挺不好意思的。但艾经理是个风趣大方的人,和她在一起,不会不自在。

    “就这样我们就去了酒吧。她酒量不怎么样,一整大杯啤酒灌下去,话就多了。她告诉我,刚从屠总办公室出来。本来想找他聊会天,他却以工作忙为由,把她赶出来。还说,屠总老这样,不给她机会。而且,她还说……”

    李工抬眼看了一眼张闲,停住了。

    张闲帮他接上,“因为我的原因,是吗?”

    李工微微点头,“她说,就因为张经理你,要不是你老在屠总面前晃,屠总肯定会接受她的。她还告诉我,连乔总都支持她追求屠总。她不会轻言放弃,一定奋战到底。小女孩因为爱情所苦恼,到了我这个年纪,听了已经没什么感觉了,随便安慰了她几句。但她,似乎爱得很深,完全不能自拔,一遍又一遍地叨唠。

    ”听着她的烦恼,我想起了我的烦恼。我一杯接一杯的喝。她突然意识到我心里也有事,于是问我怎么了?我起先没想过要跟一个小女孩聊心里话,经不起她再三的询问,便告诉了她。

    “我那时候没项目,工资一落千丈。老婆老怀疑我在外面有其他女人。天天和我吵,让我补回少了的工资。我又没其他的收入,没买股票,没投资基金,哪来的钱补呀?所以,我只好天天泡办公室,呆很晚才回家。”

    张闲静静地听李工讲述。她现在才了解,工资改革给李工带来那么多的烦恼,一时之间,心里五味杂陈,什么味儿都有。

    李工继续说,“艾经理听了我的烦恼,沉默了一会儿,说,李工,我给你五千块,你帮我想个办法让张闲离开BLUE—SKY。

    ”听到这话,我吓了一跳。我知道你和屠总关系好,那里会轻易离开BLUE—SKY,除非出了非走不可的事。我回她,不行,我没这么大的能耐。再说,张经理做得好好的,我们工程部多亏了她,才有了点起色。

    “艾经理压着酒杯又想了想,说,你们不是还有个项目吗?你想法子让项目流产,出了这么大的事,刘副总肯定会找个替死鬼出来交差,首当其冲便是张闲。我再在经理会议上,添一把火,她走定了。

    ”我告诉她,我没参与项目,连实验室都进不去,凭我的身份不可能让项目流产。艾经理却说,没关系,没有让你明天就把事给办了。你伺机潜伏,逮住机会就下手,我就不相信实验室比鬼子的碉堡还牢固。五千块钱算我先借给你应急。事成了,你不用还我钱。如果半年内张闲还在,那么你再还我钱不迟。“

    ”那段时间,确实被老婆逼得走投无路。所以,我就答应了。拿了她的五千块,分别补了两个月的工资。老婆才放过我。“

    张闲突然问,”你口渴吗?“

    ”不渴。“李工连忙摆摆手。

    张闲端起杯子喝了一口水,示意李工继续。

    李工说,”没想到机会这么快就来了。单身鱼要去相亲,请了假。助手一个人在实验室里忙。他想上厕所,请我帮忙看一会儿。其实当时我心里斗争得很激烈,真心不愿意做这么卑鄙的事。“

    这一段张闲早已知道,但她并没有打断李工的叙述,依然安静地听。

    ”我知道这个项目是老陈的。平常我们看起来相处好,暗地里我俩早斗了好多年。我想,如果他的项目没了,他也就没那么了不起了。下次有机会往上爬,我就和他拥有同等的机会。再加上借了艾经理的五千块钱。

    “在利益的驱动下,于是我打开了实验室柜子,随便挑了一个玻璃瓶,倒了些东西在旁边待配比的溶液里。”

    张闲赶紧问,“你倒了什么东西在溶液里?”

    李工眼珠子划动着,紧张得手心里尽是汗,“我当时想着,溶液里掺了杂质,实验肯定会失败。确实没想过,会产生爆炸,我绝对不是故意的。张经理,这点你要相信我。我对不起助手,我现在都不敢面对他。”

    张闲又追问,“你到底倒了什么东西在溶液里?”

    李工越发的紧张,摸了一把额角上的汗,“我自己也不知道拿的是什么东西。当时非常害怕,怕助手回来,又怕被其他人看见,我手摸到一个罐子,就往溶液里倒,然后又随手放了回去,根本没看清楚我到底扔了什么东西进去。事后,我反复地想了想,实验室柜子里存放着太多的物质,实在是搞不清楚当时抓得是那个瓶子。为了减少我的嫌疑,我还第一时间,分析出产生爆炸的原因。老陈和其他工程师都特别佩服我,其实我心里真的好难过!”

    说完这些话,李工如释重负,长吐了一口气,手脚都放得开了。

    这件事情一直压在他的心上,让他寝食难安了好久。事情说出来,心反而平静了,现在反倒是,俗话说,要打要杀,随你便吧。

    他安静地等待张闲的发落。

    张闲抬眼看着他。

    作为中年人,李工面貌还算帅。虽然混得级别不高,至少是个资深工程师,比许多同龄人要强得多。

    这么优秀的一个人,却被老婆搞得要去做违背道理良心的事。

    这世上,受老婆害的男人,好可怜!

    还有人与人之间,信任到底算怎么回事?

    如果李工老婆信任李工,李工也不会为了区区五千块钱,破坏别人辛苦了几个月的项目。

    如果不是助手信任李工,也不会请他帮忙看实验,他就没机会搞破坏。

    张闲垂下了眼皮,“李工,这件事,我清楚了。虽说这个项目不一定会成功,但是老陈,单身鱼,还有两名助手,花在项目上的时间和精力,大家都有目共睹。我希望你以后做事情,考虑一下别人的感受。”

    李工用力地点头,有点忏悔式,“不会了,再也不会了。”

    捡起桌上的笔,紧紧地捏住,张闲深深地呼吸,接着说,“还有个事,我想问你一下。还记得电箱起火的事吗?跟你有没有关系?”

    李工愣了愣,赶紧摆手,“那事,跟我没关系。我真不知道怎么回事!”

    张闲抿着嘴唇,定定地看着他,不说话。

    李工见张闲不说话,以为她还不相信他,又补了一句,“但我猜应该是老陈做的。”

    “你有证据吗?”张闲赶紧问。

    “我没直接的证据。还记得那天,因为找不到项目的事,心里很难过。下了班,老婆又给我打电话,说她晚上要加班,晚饭让我自已解决。于是,我心烦意乱地去了附近的超市,买了几包方便面。

    ”付了款,从超市出来后,我看见老陈远远地跟在电工小刘后面。小刘骑自行车,手里拎着刚刚从超市里买来的东西。老陈也骑着自行车,跟在他身后,大概几步远的距离。我当时以为他们约好一起的,也就没多想。

    “第二天,才听说小刘的手机和钥匙被人摸走了。电箱被烧,公司联系不上他,害他被记过。我才起了疑。但确实没有直接的证据是老陈做的。”

    张闲立即再次把所有听来的,看来的片断,都重演了一遍,还是没办法确定就是老陈干的。

    算了,这么久的事,她不想再讨论。

    她以领导对下属说话的口吻说,“李工,人生中要有竟争,但通过正当手段,来获取最大的利益者才是胜利者。小偷小摸干些坏事,对自己的人生起不了多大的作用。还要时刻担心事情败露,背负着沉重的思想包袱,日子过得并不好,这叫得不偿失。我早听说了你和老陈两个人,热衷于做些小动作。我之所以,没有安排你们在重要的岗位上,就是信不过你们。如果不是因为你们的品性不好,也不致于降了工资,得不到重用,当然不会被老婆逼得不想回家。人嘛,还是做好人活得舒坦。”

    顿了顿,张闲又说,“你今天对我说了实话,我感激你。这件事,我不会告诉任何人。你也不必要告诉艾经理,我已经知道了这件事。你们不是说,只要我在半年内走了,这钱就不用还了吗?你权作她赔偿你的精神损失费吧,安心地吞了。去吧,努力工作才是正道。”

    李工站起来,深深地向张闲鞠了一躬,面带感激,“谢谢!”

    望着李工疲惫的背影,张闲撑着下巴若有所思。

    工作好累,过日子真累,成家立业更累!

    低头认真地把桌上的单据签了,叫进王姝姝,“告诉刘玥,这个月的总结报告,提前一天做出来。还有,明天我要去实验室,上午不在办公室。要紧的工作,今天下班前都拿进来。”

    王姝姝立即抱怨,“老大,你最近太忙了吧。我都被你搞乱了节奏。”

    张闲收拾好文件夹,递过去,“没办法。新经理没来,我离不开。但我实验室的事,早一天处理好,大家早一天安心。我们都加油干吧!”

    王姝姝又递过来一个文件夹,“老大,这是罗夕阳的辞职书。你走了,他也不想在这里干了。”

    “这是什么事!”张闲接过文件夹,“他到底想干嘛呢?帮我打电话,叫他过来,我问问。”

    王姝姝很快把罗夕阳找来了。

    张闲指着辞职书,开口就问,“什么情况?要不要解释一下?”

    罗夕阳翘起二郎脚,悠哉游哉的,“就许你辞职,就不许我辞职呀?都说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说的就是你吧?”

    “少贫!我当然不是这意思。为什么我辞职,你也要辞职?跟我有关系吗?你女朋友知道吗?”张闲噼里啪啦地提出了一连串的问题。

    罗夕阳性感的嘴唇翘翘,“说有关系也可以,没关系也可以。”

    “要被你气死,痛快点!”张闲本就事多,那有时间跟他绕弯子。

    罗夕阳明亮的眼眸瞪着她,“因为听说你要走,所以我就在我女朋友面前发了牢骚,说我也不想在这呆了。没想到,她说,不干就不干,我推荐你去个地方。我一听,是好事,立即跟她去了。结果想知道吗?”

    “快说吧。”

    “结果人家请我去聚梦天堂!而且还是个不错的小官,当市场开发部的主管。你说我能不去嘛?”

    张闲一听就明白了。肯定人家看在华容的面子上帮他的,估计这小子还蒙在鼓里。将来有一天,他知道自己未来的小舅子是聚梦天堂的老板,不知道还会不会这么高兴。

    “恭喜高升!辞职书,我立马批了哦,不要怪我不留你。”

    “不怪!老大,其实我更希望去你的实验室工作,可惜你不要我,好无情!”

    “说得好听,我的小小实验室哪里比得过聚梦天堂。好好干吧,帅哥!不要让你女朋友失望。”

    “必须的。我一定向她证明,我罗夕阳是顶呱呱地男子汉。”

    “祝你成功!”
(快捷键 ←)上一章:第171章 入室 返回《张闲闲不了了》目录 下一章:第173章 搞定(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