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有声小说网 » 校园小说 » 张闲闲不了了最新章节列表 » 章 节目录 第171章 入室

章 节目录 第171章 入室

文/如木子
张闲闲不了了 本章字数:6672 张闲闲不了了txt下载
推荐阅读:异能小农民 萌妻很纯情:天价富豪来相亲 拒嫁豪门:少奶奶99次出逃 绝杀飘雪 绝世神医:腹黑大小姐 我是极品灵石:爆宠萌徒 吴限宇宙 儒道至圣 与校花同居:高手风流 凤逆天下:银发太子的嗜血妃
    人来车往,五颜六色的灯光闪烁。.shuotxts.

    夜风轻拂中,长发飘飘,张闲背靠着公交站台的广告牌等侯。广告牌上的广告正是bl—sy的最新产品聚物质。

    聚物质一周前,已经在bl—sy正式上线试产。

    新产品的订单量已超出了bl—sy的最大产能,bs集团已紧急启用另一处分工厂。

    现在,两个分工厂同时生产,日产量直线飙升。

    各种好消息从四面面铺天盖地而来,老屠,大屠笑得合不拢嘴。

    乔可昕的脸色却没那么好。

    她几乎要对张闲两个字产生抗体,想着屠家的男人一个个成了她的俘虏,心里很不好受。

    女人天生喜欢得到特别关注!

    二十多年来,她是屠家唯一的女主角。如今,尽管她风韵犹存,也很精明能干,终究抵不过张闲的影响力。

    屠家的饭桌上,bs的办公室里,张闲两个字,嚼得比饭烂。

    这对未来的婆媳,过早的成为了天敌。

    隔着广告牌外面的玻璃,摸向聚物质颗粒,张闲仿佛感觉到了它们的高弹性,高透明度,心情稍稍好了点。

    昨天收到文叔寄给她的专利书,简直欣喜若狂。

    她打电话回家,告诉了爸爸妈妈。

    张爸爸张妈妈激动得老泪纵横。女儿有出息了,做父母的最骄傲。

    张妈妈哽得话都说不出来。

    张爸爸还好,说,“闲闲,爸爸要退休!”

    张闲问他,“为什么呀?”

    张爸爸哈哈大笑,“我有女儿养呀!”

    “没问题!爸爸,我肯定养你和我妈www.shukeba.com。”张闲说得很认真。

    “我就知道,闲闲爱爸爸妈妈的。”

    bnz来得好快!

    衣装整齐的n。”

    张闲瞪他,“从那儿学来的破规矩。我可不是白富美小姐,不习惯这套。再说,我从来不认为,帮人开个车门,就是对人家尊敬。”

    “不开窃!”疼爱地笑笑。

    “前面带路吧。”张闲不耐烦地推他。

    伸手搂住她的小肩膀,低头在她耳边轻吻了下,“走吧。”

    被吻得酥酥的,张闲羞涩地冲他笑了笑。

    电梯里,遇到几个邻居。

    他们向打招呼,“屠总,好久没见!这位是你女朋友?”

    优雅地点头,“是的。”

    几个邻居毫不顾忌地打量张闲。

    张闲被看得脸红耳赤。

    看见了,把她护在怀里,眼睛紧紧盯着她。

    几个邻居又说,“你女朋友真漂亮!”

    只呵呵地笑。

    等几个邻居走了,张闲才从的怀里挣扎出来。

    “你不觉得他们看我们的目光很怪异,好像逮着了奸情。嗯,这感觉不好,下次再不来了。”

    捏她的小鼻子,“你就在和我偷情!不承认?”

    张闲立即反驳,“没有!”

    “没有?!那你跟我回来干什么?聊天?讲故事?还是喝咖啡?”

    “我……我……我来参观你的房子。”张闲迅速找到了好借口。硬要把气恼,气疯,才罢休。

    电梯门开了,一把拽着她出了电梯。

    开了房门,把张闲推进去,“请吧。免费参观!谢绝拍照。”

    客厅的装饰称不上奢华,只能算有特色,酷似bs集团办公区的装饰风格。

    黑白灰,三种冷色调,经过巧妙的混搭,颇有线条感,柔和感。

    张闲故意背着手到处转转,借以减缓自己紧张的心情。

    第一次,被男人骗回家,多少有些忐忑不安。

    并且,这个家里只有一男一女。

    在韩剧泛滥的时代里,就算张闲不去看,也有闺蜜,同学,同事,朋友,在耳朵宣传。按照电视剧中常有的情节,接下来要发生的事,将影响到男女主角的命运。

    进了卧室,换了件休闲的恤出来,人显得更居家,更有男人味。

    见张闲还四处乱晃,便说,“我家客厅不大,一眼扫过去就撞墙。你这么认真,干脆帮我把旮旯里的小强找出来一只。明天我拿着去扣清洁阿姨的工资。”

    张闲被说得脸红,“你家这么干净,那来的小强。我就好奇,怎么不种些花花草草?再放些植物在这里,多漂亮!”

    不搭理她,转身在厨房里乱翻,吆喝着,“想喝点什么?白开水,酒,还是咖啡?”

    张闲本想说酒,但喝了酒,就不能送她回去了,自己半夜三更的打车回宿舍,多孤独。

    还是不要喝酒,喝白开水吧。

    真要只喝白开水,显得也太没情调吧!

    要是和白芬聊,第一次去男朋友家,两人在一起大喝白开水,铁定会被她笑十天半个月。

    思来想去,还是咖啡好。

    又听说咖啡里含有咖啡因,会刺激大脑中枢,喝多了也会醉。

    怎么办?

    既然自己决定不了的事,就交给别人作主吧。

    “随便你!你想喝什么就喝什么!”

    显然也经过一番深思熟虑,回答,“喝红酒吧。情人之间喝红酒,可以调节气氛,增强爱意。”

    “可是喝了酒,等下谁送我回宿舍呀?”张闲急忙问。

    闻言,更是毫不犹豫地拿了两只高脚杯,一瓶红酒过来,“怎么刚来就想着走?不是想我吗?刚才乱说的?”

    “嘿嘿嘿,这里又不是我家,总要想回去的呀。现在不想,等下也要想吧。”张闲抿着小嘴,站在原地兜圈子。

    找来开瓶器,开始开酒,“别在那兜了,过来喝酒。听艾立芍说你酒量不错,有个雅号叫酒家女……”

    “喂,你和艾立芍什么关系呀?这种事,她也和你说!”张闲气极,酒家女在张闲老家,是一种贬义词,指的是专门陪人家喝酒,卖酒的下流女人。

    没有意识到自己的错误,还要气人家,“我和艾立芍什么关系,你不知道?装蒜!”

    张闲气冲冲地过来,“老实交待,是不是带艾立芍来这里喝过酒?”

    难得见张闲因为艾立芍吃醋,的心里好舒服,旋即唇角边牵出一抹邪魅的笑,“来过怎样?没来过又怎样?”

    “来过,我现在就走!没来过,没来过,我,我陪你喝!”激动的张闲,伶牙利齿的小嘴,也有说错话的时候。

    上当了!

    打开了酒塞,倒了两杯,端起一杯,放在她的面前,“那就陪我喝酒!”

    “不喝!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张闲胸脯一挺,大有刘胡兰赴死如归的气势。

    “除了你一个女的,还有清洁阿姨,没有第三个女人来过我屋,连我妈都没来过。放心吧,你男朋友,不是朝三暮四的人渣,要相信自己的眼光。”朝她举杯。

    “这还差不多!”张闲趁势坐下来。其实她心慌慌的,不敢靠那么近。刚才听到艾立芍三个字,气一上来,倒冲散了些慌乱。

    想想如果今天换成艾立芍来这,肯定主动找他喝酒,肯定想方设法把他灌醉,然后,把他睡了。

    从此生米煮成熟饭,赖上他!

    张闲的小脑袋瓜,也有不纯洁的时候。

    如此邪恶的念头一出,脸上的红润愈发的扩散,都红到脖子底下。

    再次举杯,“丫头,还没喝酒就脸红?不会是想入非非吧?”

    “有吗?我的脸不红,是你这儿的灯光效果。”张闲双手摸上脸颊,借机冷却脸上沸腾的血液。

    率先喝了一口红酒,手指拖住酒杯,小心的荡荡,“我这儿的灯光还有这功能,我怎么不知道。我看起来会脸红吗?”

    “有呀,真有。整张脸红朴朴的,像个红苹果。”张闲端起酒杯,大大地喝了一口。

    轻笑,眉宇间飞扬着快乐,“干杯!”

    两人碰了杯,各自将杯中的红酒一饮而尽。

    一杯酒下了肚,张闲的野性瞬间得到了释放。

    “**ss,早知道今晚要来你这儿喝酒。我把从ly家带回来的那瓶拿过来,该多好。那可是顶级的好酒,我都舍不得喝呢。”

    “我这红酒也不错呀,上次s从法国直接带回来的。我也一直舍不得喝,早想着等你来,一起喝。”

    “嗯,味道还行。s给你带了几瓶?”

    “就这一瓶。从法国拎回来,多累,有一瓶就不错啰。你还想要一大筐吗?改天,去我家,我家里有一大筐。我不怎么爱酒,所以,没往这里拿。”

    “这里不是你家吗?租来的?吹牛皮!”张闲当然知道他说的是那个家,故意装傻。

    目光柔柔的,盯着她的眼睛,“我说的是我在城的那个家。家里有爸爸,妈妈,还有爷爷。”

    “哦。”张闲装作听懂了,“我那里敢去那个地方。我可不想为了几瓶红酒,被人赶出来,多丢脸的事。”

    “不丢脸。有我在,谁敢赶你走。”又喝了一大口,“丫头,坐过来!”

    张闲往的身边稍稍挪了挪,算坐过去。

    放下酒杯,长手一伸,也将她的酒杯夺了,放回桌子上。然后把她拎了过去,搂在怀里,轻轻地抚摸着她滚烫的脸颊,“真想了?”

    “想什么了?”张闲赶紧避开人家的大手,脸往人家的怀里躲。

    却不放过,把她的脸掰正,着了火的眼睛照过去,“要接吻吗?”

    啊,要死了。

    要吻就吻嘛,要不是没吻过!还用问!

    张闲感觉血都涌上头顶了,小心脏扑通扑通地敲着鼓。

    原来男人霸道点更好!

    直接了当,不费口舌,省了许多麻烦。

    这会儿假惺惺征求意见,想干嘛?

    张闲接过这个问题,好难为情。

    女人要装矜持,女人要欲擒故纵,这些都是有经验的大姐们教的。

    可是真的很想要嘛!

    来吧,来吧,跟以前一样,不要问我。

    可恶的一点不心急!

    眼睛里盯着,丝毫不放松,头却不往下低。

    对呀,他着什么急。

    把人都拐家里来了,还怕她跑了?

    笑话,可不是省油的灯。

    他当然是故意的。

    他想听听张闲的心声。

    张闲仿佛在火上烤着,煎熬着,等待着。

    说吧,快说呀。

    亮黑的眸子里,流泄着火烫火烫的热流。

    张闲清楚地看见自己在对方眼睛里的倒影,是那么地渴望!强忍着**的痛苦,是如此的强烈!

    唉,豁出去吧!于是,粉唇轻抿,清清脆脆地飞出一个字,“要!”

    话一脱口,如释重负,一般暖流席卷而来,身体在的怀里彻底柔软。

    倾刻间,冰冷的双唇盖了上来,两对唇瓣热烈地纠缠在一起。

    如痴如醉……

    两分钟后,的手机铃声,残酷地绞碎了这一切。

    抹着唇边的芬芳,两人相视而笑。

    含情脉脉地看着怀里的小东西,竟忘了去接电话。张闲推推他,指了指手机。他才去伸长手拿手机。

    是大屠总的电话!

    “爸,怎么这么晚给我打电话?”

    大屠总说,“你妈不知那根筋又不对,闹着要去bl—sy。你准备接待吧。”

    “行呀。能透点内幕吗?我妈到底要来干什么?”

    大屠总拖长了音调,“说要去拯救儿子!”

    “哎呀,我的这个妈呀。爸,你就不能劝劝她?她都走火入魔啦!”

    “这是你们之间的战斗,我不掺合。我只负责通风报信,剩下的你看着办。你妈在的时候,最好收敛点,不要让她觉得你是故意的。”

    “我哪敢!艾立芍是不是又对她说了什么,让她心里不平衡?”

    “这个你妈没讲。吃晚饭的时候,她说快被张闲两个字压得透不过气。如果将来张闲真要来了咱家,她这个当婆婆的,面子往哪搁。所以,她要阻止这个事情的发生。”

    “爸,她是你老婆,我不管。你最好劝她打消这个念头。我和张闲已经同居了,她现在就在我旁边。”

    “喂,儿子,你来真的。”

    “当然,不信,你听听。张闲!”

    张闲靠在他的怀里,把两父子的对话听得清清楚楚。这么好的进阶机会,怎么能够轻易放过?赶紧溜开几步,大声的答,“什么事?”

    笑笑,“没什么事?我向我爸证明你有在。”

    “哦,没事的话,我先洗澡了啊。”张闲演得真好。

    “忙你的去吧。”憋着笑。

    大屠总听了一场戏,倒也不着急,“既然这样,我把你的最新战况向你妈报告,让她作好思想准备。”

    “最好劝她别来添乱!”

    “这个,我管不了。她要去哪里,从来不用经过我的允许的。我老婆就是这么的有个性。你未来的老婆,也很有个性哦。加油,儿子!”

    “谢谢老爸!”

    结束了与大屠总的电话,两人笑成一团。

    张闲问,“**ss,你到底什么时候才能搞定你妈?”

    “怎么变成我什么时候搞我妈?这要靠你的人格魅力!是你什么时候才能搞定我妈?你太强悍了,我妈害怕你进了屠家,屠家的男人都不把她放眼里。所以,她现在就采取行动,给你个下马威。”

    “你妈只见过我一次,那里琢磨得出我的人格魅力!我是搞不定。你找了一个她不称心如意的女朋友,伸长脖子等着砍吧。”

    “幸灾乐祸的丫头!这回,她杀过来,可是完全冲你来的。你要怎么接招?”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能怎么样?”

    “好吧,我倒要看看是我未来的老婆厉害,还是我爸的老婆厉害?喝酒!”

    两人又喝了数杯。张闲一点酒意都没,仍然思想清晰,口齿伶俐。

    的酒量不咋地,脸红了,说话带着明显的醉态。

    他搂住张闲,在她耳边轻轻地说,“今晚就别回去了,住我这里啊。”

    “你睡沙发,我睡床,我就答应。”

    “我们俩都睡床!”

    “不行,我要回去。”

    “你刚才不是说要去洗澡吗?快去呀。”

    “不,我打车回公司。”

    “不后悔?”

    “不后悔!”

    紧紧地搂住,不放手。

    “**ss,再不放手,我动武啰。”

    猛然想起上次被她的膝盖撞了的事,赶紧放开她。

    张闲笑得花枝招展地,拎起包,就要出门。

    又挡在门口,“这么晚了,你一个人回去我不放心。”

    “你睡沙发,我睡床!”

    “你傻不傻,我家有两张床,干嘛一定要我睡沙发?就这么心疼男朋友的。”使劲往她脸吹酒气。

    “早说嘛!”张闲一把搂着他的脖子,撒娇。

    张闲洗完澡,打算去书房里找本书,催眠用。

    书房很大,书架上的书很多。书桌上摆着各式各样的装饰品,张闲看着喜欢,就跑过去拿起来玩。

    桌面上的玻璃下面压前许多漂亮的女孩照片,有金发碧眼的,有黑发黑眼的,还有红发蓝眼的,个个都长得花儿一样的青春亮丽。

    张闲猜,这些会不会全是他的前女友?

    正好也沐浴好了,看见张闲趴在桌子上看照片,逗她,“里面哪一个最漂亮?”

    “**ss,你每天由这么多美女伺候,也太奢侈吧。”

    掐了她一把,“想法好龌磋。这些都是我在英国留学期间,美女们送给我的。”

    “全都喜欢?”

    “对呀。最喜欢还是现在站在我面前的这位。”

    “你这句话,对几个女孩说过?”

    “就你一个。”

    “不信!”

    “信不信由你。我要睡啰。真不跟我睡一张床上?隔壁那屋,指不定会有老鼠,你不怕?”

    “不怕!我更怕色狼。”

    “好吧。我睡觉不关门,如果害怕的话,欢迎钻我被窝。”

    “我鄙视你!”张闲随便拿了本书,跑回客卧,咣当一声锁上了门。

    站在门口,一脸邪魅的笑。

    ------题外话------

    各位,没送出去的票票,都赏了我吧。
(快捷键 ←)上一章:第170章 放过 返回《张闲闲不了了》目录 下一章:第172章 了解(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