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有声小说网 » 校园小说 » 张闲闲不了了最新章节列表 » 章 节目录 第165章 钓者

章 节目录 第165章 钓者

文/如木子
张闲闲不了了 本章字数:7597 张闲闲不了了txt下载
推荐阅读:极品全能学生 山河血帝 踏歌远行 快穿炮灰女配 穿梭在无限废土 重生电子帝国 爱上坏坏女上司 霸道老公,抱一抱 完美世界 星光璀璨:重生第一影后
    第二天,当然又是一个风和日丽的好天气。

    因为对m城不熟,担心不容易找到地方,张闲买了趟上午的动车票。

    综合考虑后,出门时,她没穿郁金色包**裙,而是穿了一套端装大气的纯白西装。而且真听王姝姝的建议,把裙子放在包里,有备无患。

    一来要坐各种车,穿裤子方便,免得不小心**外露。二来,真要遇上**呀,咸猪手什么的,好干仗。

    shak突然约hawk去见秦氏总裁,所以spaow替他送张闲去的火车站。

    路上,spaow像叮嘱自家小妹一样,“出门在外要小心,防止被人骗,防止被人偷,还要防止被人抢!”

    只念得张闲耳根子起茧,“行了,我可是老江湖。想当年,俺从老家上火车去学校,三天两夜的飘过,蚊子都不敢咬我!”

    嗨,这就不知道了吧。火车上没蚊子!

    spaow确实坐火车少,不懂!他冲她竖起大拇指,“牛气!”

    上了动车,张闲给spaow和hawk发了短信,“出发了,甭惦着!”

    两个大男人收到短信,不约而同地回,“不惦谁,也不能甭惦你!”

    张闲一阵好笑,这两男人处得太久,说话的口吻都统一!

    坐在张闲旁边的是位高大的男中学生,还背着书包呢。

    见张闲捧着手机笑,来一句,“阿姨,看笑话呀。我最喜欢听笑话了,讲一个来听听www.shukeba.com。”

    阿姨?

    这个称呼让张闲汗颜!

    如果是个四五岁的小屁孩叫阿姨,倒可以原谅。

    可他一个快****的人,懂不懂礼貌?!

    本来非常开心的张闲,立马不开心了。脸上的微微笑,瞬间烟消云散。

    更不去答理那个不礼貌的家伙。

    男中学生可能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匆忙改口,“姐姐,对不起!”

    张闲撇了他一眼,“对不起什么呀?”

    惹美女生气,是每个青春期少男最不愿意做的事!

    中学生倒还算镇定,“刚才不应该叫你阿姨!我见你穿得成熟,以为你年纪很大,只是显嫩!是我猜错了,千万别怪小弟不懂事!”

    这话听着有好多个意思。一,张闲不懂穿衣打扮,穿着过于成熟;二,因为穿着成熟,所以给人造成年幻大的印象;三,看起来年纪大,但显嫩,不是自然而然的嫩。

    张闲脑子里的车轱辘又转得飞快,委实地不太**。

    冲人家来一句,“小弟弟,你今年几岁?”

    “刚满十七周,虚岁十八了。家里人都当我成年人。”中学生面对陌生人半点不扭抳,真把人家当姐姐待。

    人家大咧咧地,不隐瞒,不虚报,就是好孩子。

    张闲总算舒服了些。只好祈祷,被十八岁的男孩叫阿姨的事,别再发生!

    见张闲脸色好了,中学生的胆气又活了,“姐姐,你也去m城?”

    “嗯。”张闲点头。因为刚才的那个心结,不愿意和人家说太多话。

    可中学生似乎不在意她的冷淡,眼眸里闪烁着亮晶晶的东西,“我和同学们约好去海边写生,m城的海滩很美。下个月我要参加全国中学生写生作品大赛。”

    张闲作为过来人,深知这个年纪的人,最需要鼓励。

    “这么厉害!”她勉强地笑了笑,“我头一回去m城,不知道那里还有美丽的海滩。”

    “我今年就去过两三次,太美了!”中学生好夸张,表情看着就像发现了世外桃源,“姐姐,你一定要去看看。地球上这么美的地方,绝对少!到了那里,你就能领略到大自然的魅力!它是多么的迷人!”

    张闲本就极爱海的,喜欢它的博大无垠,喜欢它的自由无拘束!

    想当年,在忙碌找工作的空隙里,还要跑去看海!

    被人家如此撩拔,还不动心,就不是我的张闲啦!

    眼眸子闪闪,微微笑又上了脸,“弟弟,你对m城熟吗?”

    “熟呀!我小时候就m城长大的,后来才跟着爸妈去了b城。我有好多亲戚都住在m城。因为高中了,学习紧,才来得少。”

    看着中学生稚气未脱的脸,张闲想,应该不是骗子!

    这年代,骗子的年龄也渐趋低龄化。大街上,被流着鼻涕的小姑娘,骗着买花的事见得多。

    “你帮我看看这个地址,距离海边近吗?”张闲拿出邀请函,给人家看。

    中学生瞧了瞧,“这地儿我熟,小时候老去,就在靠海一带。”

    不会这么巧吧!

    张闲又开始不信任人家了。

    小毛孩想骗你老姐,门儿都没有。

    出门准备工作没做好,来之前忘了上网搜搜地图。当时只想着,到了打个车,简单又方便。

    等着,姐马上就揭穿你的谎言。

    手机上网,分分钟钟就查得到!

    打开m城地图,输入地址,点击搜索!

    正在搜索中……

    中学生见了,露出一脸的惊讶,“姐,你不信任我!”

    “误会,完全是误会!”张闲慌忙解释,千万别伤害了人家纯洁的心灵,“我查查下了火车坐几路公交车过去!”

    中学生嘻嘻地笑了,“坐8路车。你问我好了,要费那么大的劲上网!”

    “是哦,你看我这脑子。”张闲佯装笨蛋的形象,落到中学生的眼里,那叫萌。

    地图搜出来了,确实在海岸线附近,说不定还是海景房呢。

    张闲彻底放了心。

    本还想着到这么早,没地儿闲逛,这下子有去处了。

    “弟弟,等下我跟你去海边玩一阵子,再去干正事。不打扰你们吧?”

    “不打扰。海边很大,你玩你的,我们画我们的。”

    旅途中,有了个弟弟作伴,孤独寂寞感顿时少了很多。

    接着,两人天南海北的乱聊了一气,聊得最多的还是哪里好玩,哪里有好吃的。

    两个小时后,抵达m城。

    出了火车站,张闲俨然成了人家的妹妹,处处听人指挥。

    先去买瓶水,准备些点心,海边的小店很贵的。

    去海边的人不多,先不挤这辆车,等下辆。火车刚到站,人自然多,下一辆人就少了。

    把你的包包背在前面,小心身后的扒手。

    张闲眯着眼睛,听人家叨唠。

    是不是男人天生就有保护女人的爱好呀?

    想我张闲出门的日子可比你多多了!

    为了不伤人自尊心,只好委屈地忍着。

    遵照中学生的安排,两人愉快地坐上了通往海边的公交车。

    车子不挤,便于欣赏路边的风景。高楼大厦,层出不穷。城市绿化,做得相当不错。高大的棕榈树,列兵一样守在城市的第一前沿。

    m城地处海边,空气温度大。

    嗅着空气中淡淡的腥味,张闲莫名的兴奋,内心早已欢呼,“大海,我来了!”

    公交车缓缓驶近海边小站,中学生喊张闲,“姐,下车!”

    “好!”张闲赶紧拿好包包,跟着人群下车。

    中学生四处眺望,冲几个靠在树荫底下聊天的小家伙们挥挥手,“嗨!”

    “嗨!”

    大家立即欢呼着。

    中学生带着张闲大踏步走过去。

    有人疑惑地盯着他们,“王剑,这位漂亮的姐姐是谁呀?”

    原来中学生叫王剑呀。张闲才想起,聊了这么久,没问过人家姓名!

    王剑大方的介绍,“动车上认识的。她想来看海,我就把她带来了。”

    “姐姐好!”

    “大家好!你们去玩吧,别管我。我一个人到处逛逛。”

    “姐姐,我们就在那边的沙滩上写生。如果姐姐逛累了,可以去那里找我们。”同行中,一位小女生银铃般的声音。

    “行。”

    张闲望着那一堆活蹦乱跳的背影,破口大骂,“岁月这把杀猪的刀啊!想当年,我可还要活跃十倍!”

    海风轻送,波涛如松。

    满眼里的黄沙,碧水,蓝天,加上远方轮廓色的小岛,如人在画中!

    太美了!

    这一片属于未开发的海滩,除了本地人,外地人不知情,所以,保护得非常好。

    除了那群中学生在写生,还有两位钓鱼的老者,在一处海弯处垂钓。

    偶尔走过来的情侣,并不愿意留得太久。

    张闲扔了包,脱掉鞋,光着脚,就着软绵绵的细沙,狂奔!

    白色的身影映在画中,非常的抢镜。

    跑到累了,一屁股坐下来,把脚插进沙里,玩自埋。

    深处的细沙带着潮湿,盖在脚背上,很舒服。

    又像个小屁孩一样,在旁边堆了城堡,拿手机拍了,发给hawk!

    hawk馋得直流口水,“丫头,你跑哪去了?”

    “海边!”

    “把我抛弃,独自享受生活,要不得!赶快回来。”

    “才不,正事还没干呢。”

    扔了手机,一个人又忙乎了一会儿,新鲜劲一过,也就腻了。

    都说不管到那里,有好的玩伴,才是好玩的地方。

    如今到是到了个好地方,但少了个好玩伴。

    刚认识的弟弟,正忙着写生,人家没空陪。

    临近中午,肚子咕咕地响。

    想起一大包零食在王剑那里,于是跑过去找他。

    他们正画得起劲,根本忘了管肚子那事。

    张闲只好说,“王剑,我饿了,先吃。”

    王剑专注着他的画板,“没问题。这边太阳太晒,去海湾那边棕榈树底下躲一躲。我们画完,也过去。”

    张闲拎了一瓶水,挑了一块面包,边走边吃边喝边往棕榈树底下走。

    路过两位钓者旁边,张闲抑制不住好奇心,过去瞧了瞧他们的鱼桶。数了数,各有四五尾巴掌大的鱼。

    张闲低头瞄瞄湾底,水流湍急,鱼钩扔下去,被海水带向下流好几米。

    陪肖非钓过几次鱼,知道这种地方,鱼是钓不上来的。

    难道这两位是高手中高手!

    张闲瞪着疑惑的眼神,研究二位。

    奈何人家戴着草帽,盖着墨镜,披着白色的防晒衣,只露出握鱼杆的那只手。

    隐约从那只手上,分辨出不再年轻。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长期在海边钓鱼的原因,棕黑的肤色,起了皱纹。

    本想看看人家的脸,可自己一个小女孩,低下头,凑人家脸上去,实在是不好意思。

    略略转了转,便取道去了棕榈树底下。

    虽然还不到盛夏,但映在沙滩上的日光,尤其的热情。

    守在树影底下,眼睛被强光刺得睁不开。

    写生的中学生们也被晒得受不了,呼啦啦地全跑过来,抢着喝水,吃东西。

    望着他们狼吞虎咽的样,张闲偷笑。

    年轻就是好啊!

    跟他们比起来,直觉自己已不必于年轻人的范围好久了!

    王剑问,“美女姐姐,你什么时候去参加你朋友的宴会?”

    “要晚上呢。我还得在这里呆上几个小时吧。”张闲边嚼面包,边说。

    “我们等一下就去另一个地方,你要不要和我们一起去?”

    张闲有点急了,这伙人一走,就真没人陪她。

    “你们要去哪里?”

    “距离这里有点远,去另外一个海滩。”

    听这语气,来来回回肯定不容易。还得保存体力,参加晚上的宴会呢。

    张闲只好沮丧地摇头,“我不去了。我就呆在这儿吧。时间差不多了,我找一酒店休息。”

    王剑说,“一个人要注意安全。海边没人的时候,小心有**。”

    张闲笑着说,“大白天,那来的**。”

    另一位女同学说,“姐,真的有**,你担点心。上次我们来这的时候,就遇上了。幸亏我们跑得快,把他给甩了。”

    “真有!”张闲心虚,出门在外就怕遇事。她指了指不远处两钓鱼的,“不会是那两人吧。”

    同学们都呵呵呵地笑,“那两老家伙,怎么可能是**?**,你懂嘛?是**!”

    天哪,敢情他们觉得张闲连**是什么样的人都不知道!

    天大的笑话!

    张闲遇到的**多着呢,比如三只老猫,spaow,andy,他们一个比一个下流!

    见她不怕的样,几个女同学有点担心,“姐,你还是和我们一块走吧。”

    “放心,姐不是吓大的。姐脾气坏,**怕我,我不怕**。”

    既然话都说到这份上,同学们也就不再好意思,硬**着人家说我胆小,求保护的话。

    同学们嘻嘻哈哈地打闹戏耍了一阵子,填饱了肚子,背着画架出发了。

    张闲一个人呆着,确实无聊。想睡觉,又担心真有**。

    到时候,被人家非礼了,确实得不偿失。

    便找了个借口,向两钓者靠近。

    “大叔,你们肚子不饿吗?要不要去休息?我来帮你们看钓杆吧。”

    一位钓者,回头看了她一眼,没作声,继续紧握着他手里的钓杆,生怕被张闲抢了似的。

    别一位钓者,连头都没回,保持雕像式的模样,竖守岗位。

    嗨,脾气比我还臭!

    “大叔,那帮学生说这海滩有**,你们见过吗?”

    大叔不理小女孩。

    小女孩只好继续自言自语,“其实以前,我和我的一个朋友,经常去河边钓鱼。他的钓鱼技术真的好,一甩杆一条上,一甩杆一条上,看得我眼花缭乱。你们蹲了一中午,一杆都不上,技术太怂了。”

    这么明显气人的话,也就张闲敢说。

    人家是什么人都不知,就放开喉咙乱发炮,小心被人揍!

    人家的耐心练出来的,不然一中午没上一杆,那里还会守在这里。

    张闲,你那眼力劲,哪儿去了?

    果然,如石沉大海,半个小浪都掀不起。

    张闲确实闲得慌,说说话,动动脑筋,耍耍嘴皮子,总比一个人傻乎乎的闷在树底下强。

    “大叔,能不能借你的钓杆我玩玩。我一个呆着,太无聊。”

    终于磨到有个人开口了,听声音上了年纪,“无聊,干嘛不回家去?”

    “我还得去办个事。时间没到,去早了,显得不礼貌,去晚了,更不礼貌。所以,跑这儿来等着。哎,简直是在浪费大好青春!”

    那人听了,也不再说话。

    旁人那人的钓杆这会儿突然来了一鱼,咬着垂线使劲往下沉。

    张闲见了,慌忙大叫,“鱼儿上钓了!大叔,快拉杆。”人急得靠过去,恨不得去帮人家拉上来。

    人家早知道,还用你叫。

    狠狠地瞪张闲,一边快速地转动线轴。

    水里的鱼渐渐地被拉过来。

    可能是条大鱼,快要被拉出水面的时候,它猛力一挣,差点把鱼杆带走了。

    人家急忙站起来,拖住鱼杆往岸边走。

    听肖非讲过,大鱼的力量很大,特别是甩尾的时候,如果没站稳,说不定会被带进水里。

    张闲站在海岸边上,看着水里的大鱼,生猛的很,拍打着浪花,哗啦啦地直响。

    看样子,要把它搞上来,得费点力气。

    “大叔,我来帮你吧。这鱼太大条,估计有得你受。”

    人家可是一直半个字没吐。听了这话,也不得不支个声,声音略带粗哑,有点严肃,“你懂什么?一惊一咋的,别惊了我的鱼。”

    张闲嘴巴一撇,乖乖退后,心想,“好吧,我观战!”

    钓者并不急着把鱼拉上来,来来回回地弄垂线,一会儿紧,一会儿松,一会儿猛拉,一会儿又放线。

    张闲看得眼直,这是什么战术?

    欲擒故纵?!

    看了半天,没看懂。

    另一位钓者也不来帮忙,也不支招,任由他一个人在忙。

    张闲腹诽,“真够朋友的!”

    那人与鱼斗得大汗淋漓,但依旧不慌不忙,纹丝不乱,仿佛这鱼迟早是他碗里的菜。

    越看越觉得人家不像是在钓鱼,而是在玩鱼!

    鱼儿,你不是很厉害吗,可是为什么会上钓呢?鱼儿,你不是很厉害,可是为什么挣不脱诱钩呢?

    鱼儿那里听得懂,张闲的心里话?

    张闲只好说出来让人听,“大叔,你和鱼玩得是什么招式?到底谁会赢?”

    大叔正忙着呢,哪里有心思来管你?不过人家钓着大鱼了,心情好!

    隐在眼镜下的眼神是看不到,但从声音里听得出来,“小朋友,想知道,回去问你那位钓鱼技术高超的朋友。”

    “他,他,他现在没空钓了。”张闲当然不好意思,冷不丁问肖非钓鱼的事。

    “哦。原来荒废了。那你还在我们面前吹得那么响。我当,是位多了不起的神钓呢!”讽刺,绝对的讽刺。还好当事人没在,不然,面子都让张闲丢尽了。

    张闲尴尬地笑笑,“大叔,我现在知道,比起他,你才是神钓。了不起的神钓!”

    “少拍马屁!马屁精!”大叔的警觉性老高,一下子听出来是在奉承他。

    张闲格格格地笑,别开话题,“大叔,快把鱼弄上来。好大一条,我看到他的嘴巴了。”

    大叔不再说话,专心与鱼战斗。

    一松又一紧,一收又一放,大鱼没弄懂大叔的节奏,狂舞了半天,终于精疲力竭。

    大叔一用力,大鱼脱了水。

    好大的一条鱼!

    被大叔甩到沙滩上,还要来一番垂死挣扎!

    掀得沙尘乱飞。

    大叔用一个大鱼网,把大鱼网进水桶里。

    大鱼才像回了老家,安静下来。

    大叔对另一位大叔说,“走吧。有这条鱼,今晚上的鱼宴够了。”

    两人便收拾好钓具,拎着水桶往停在路边上的汽车走去。

    突然一阵大风吹来,把大叔的草帽吹落在地上。草帽顺着风向,打了几个滚,落到张闲的脚下。

    张闲赶紧捡起草帽,给大叔送过去。

    大叔接过草帽,回脸道了谢,盖上草帽就走了。

    就在大叔回脸的瞬间,张闲看见了他下巴底下有颗红痣。

    红痣?

    好熟悉的东西!

    好象谁跟我说过?

    红痣!啊,红痣!

    张闲猛然想起了什么……
(快捷键 ←)上一章:第164章 佐料 返回《张闲闲不了了》目录 下一章:第166章 宴会(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