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有声小说网 » 校园小说 » 张闲闲不了了最新章节列表 » 章 节目录 第163章 狂喜

章 节目录 第163章 狂喜

文/如木子
张闲闲不了了 本章字数:7491 张闲闲不了了txt下载
推荐阅读:一宠到底:腹黑老公逗萌妻 爱上坏坏女上司 极品全能学生 地狱恶灵 山河血帝 踏歌远行 快穿炮灰女配 穿梭在无限废土 重生电子帝国 霸道老公,抱一抱
    窗外,沉静似水。唯有昏暗的路灯,还在孜孜不卷的工作。

    夜已很深,张闲很快进入了甜美的梦乡。

    第二天,遇到单身鱼,本想和他好好聊聊实验室事件。

    他却目光闪烁,似乎有难言之隐,只推说自己不知情,让张闲等助手回来再细问他。

    张闲不好勉强,半开玩笑地对他说,“昨天晚上,碰到孟红,她喝多了,说了好些醉话。让我想起,上次我们一起去喝酒,在酒吧里也遇到她。她倒真像是个名符其实的洒鬼,昨天后半夜已是酩酊大醉,不省人事www.shukeba.com。”

    瞬间,单身鱼浑身都不好了,皮笑肉不笑地,“她说了什么醉话?”

    “她说,喝了一整瓶黑方,爽死了!”

    听到孟红并没有提自己,单身鱼稍稍放心了些。

    昨晚上喝醉了,醉晕晕的也不知道说了什么不该说的醉话。

    既然孟红也喝醉了,应该记不得他的胡说。

    他匆忙告辞,“我还有事,先走。”

    “嗯。”张闲照常微笑着点头。

    打听的事,又一次的泡汤了。

    张闲有点惆怅,那件事一直挂在心里,让人不爽快。

    虽然辞职书还没交,可离开BLUE—SKY那是迟早的事,想着有些淡淡的留恋。

    好多天没去D栋,突然想去看看。

    现在,李工调去生产技术组,老陈也是。

    张闲跑到D栋办公室时,只剩四个项目组的工程师在专心研究各自的项目,其他人都下车间了。

    为了不白来一趟,把他们四人召在一起,临时开了个会。

    五个人呆在宽大的会议室里,略显空旷。

    张闲记起第一次开工程部会议时,这里是何其的拥挤。

    估计,以后这种情景是见不到了。

    她依旧谈笑风声,“各位,如果项目组解散,想好了去哪儿成就未来吗?”

    四个愣头青,一心钻在项目里,倒没想过这个问题,一时之间,不知如何作答。

    张闲循循诱导,“愿不愿去私人实验室?”

    小路领了个头,“要看什么样的实验室?如果符合我的要求,试试也无妨。”

    浪子跟着说,“我也这么想。我现在对项目挺感兴趣的,不愿意再去车间逛。真有实验室要,我也想去。”

    郭威灵和刘响清也都点头,表示同意。

    好吧,既然你们都有这个意向,那就好办。这年头,我就缺人手。

    张闲最后苦口婆心交待,“你们把重心放在设计项目报告上,不要去操心其他的事。我会帮你们都安排好。”

    这段时间,老陈和李工散播了不少的流言。四个愣头青,不无例外地听说了一些。张闲的一席话,无疑像颗定心丸,让大家把心重新兜回肚子里。

    散了会,张闲便回了办公室。

    王姝姝冲进来,手里扬着一个精美的大信封,“老大,你的邀请函到了!”

    这几天忙得晕乎乎的,倒忘了这码子事。

    拆开信封,果真是Lucy的邀请函。

    王姝姝在一旁羡慕的不得了,“老大,我也想去。”

    张闲看着她萌萌哒的样,忍不住扑哧笑了,“敢情像我家大女儿。妈妈要出门了,宝贝闹着要跟着去!”

    王姝姝羞得恨不能找个地缝钻进去,“老大,哪有这样损人的。我才比你少两岁!”

    “知道就好!乖乖出去干活。这事就别想了,回来给你带好吃哦。”张闲说话的口气,像不像个妈?

    把王姝姝哄出了门外,张闲又给三只老猫打电话。

    “猫哥们,我准备离开BLUE—SKY,去开创我的实验室,money给我准备好哟。”

    三只老猫又是一惊。

    这妞前两天才说没项目,冷不丁又开始了!

    听这语气,不像是头脑发热。

    “张闲,真考虑好了?不带这么骗我们的!”

    张闲加重了语气,“这回真不骗你们。计划书已做好了一半。现在,和你们商量个事。你们知道B城,哪里有合适的建筑物,安放我的实验室吗?”

    “你需要多大的建筑物?几屋?”三只老猫关心地问。

    “差不多三百平米。我要分三个区,最好三个项目同时上。这样的话,资源共享,人员也可以充分调配。”张闲说。

    “一开始就搞这么大,有信心?”

    “必须的,这一直是我的梦想。”

    “倒是有几处,但价钱各不一样。繁华地段,交通方便,价格贵,也很难租到这么大的地。我们知道西城有一处厂房,虽偏僻了些,但环境不错,绿树红花萦绕。屋主在外地,懒得打理,想找个长期的租客,租金相对来说便宜不少。要不,我们联系试试。”

    “好嘞。猫哥们办事,我放心。”

    三只老猫又说,“钱的事,我们哥几个一直帮你预备着。什么时候要,支个声就行。再不济,从肖非的公款里挪。不过,你不能背着我们打小报告。又不然一拍几散,鸡鸭鹅的全飞!”

    张闲格格地笑,“哥们,放心。我这事还没跟肖非说呢。”

    “这样我们真放心了!”三只老猫跟着格格地笑。

    挂了三只老猫的电话,张闲又开始她的计划书。

    原本想着挺简单的实验室,活一一落实下来,竟然还真不少。

    麻雀虽小,五脏俱全!

    很多事,张闲不知道要怎么办,只好去请教Hawk,请教三只老猫,请教公司的法律顾问,上网查查找找。

    弄是搞出那叫一个忙呀,电话,邮件,信息,当面交谈,海、陆、空,全方位打探!

    刘玥每回来,都说不上三句话,就被她赶走。

    王姝姝也找不到机会,再跟人家high八卦。

    罗夕阳又来过几回,也是只字片语的答。

    照说有忙不完的事,可以吩咐属下帮忙,但张闲的样,半点没有让他们插手的意思。

    老大忽然转了性似的忙,当属下的,当然最先察觉。

    一个个犯了疑心病。

    刘玥没事时,给王姝姝打电话,两人嘀嘀咕咕地探讨老大最近在瞎忙什么。

    王姝姝也不知道,“老大好象在做年度总结。我偷看了她的电脑,密密麻麻的报告式,估计就这个。”

    “放屁!现在才几月份,做哪门子的年度总结。”冷面女王刘玥说话向来直。

    被刘玥骂,王姝姝只有吐舌头的份。

    人家官职比她高呀!

    刘玥当了主管后,说话口气,语气,不曾变过,仍是要说什么就说什么,要骂什么就骂什么!

    她和罗夕阳也算是老搭档了。

    两人的性子,都十分地奇葩。

    照说时不时来场和许竹式的对仗,极有可能的。

    但罗夕阳调过来后,两人从没发生过口角斗。

    连Emu都觉得很奇怪。当初她还和王姝姝打过赌,这两人能和平相处,天下就不存在战争!

    为此王姝姝赢了根冰激淋吃。

    当然,她们不知道张闲给过罗夕阳下马威!

    刘玥见王姝姝不说话,激她,“你这助手怎么当的?老大天天忙得车轱辘的乱转,你却不知道人家在忙什么?”

    王姝姝被激得性起,回她,“你呢?你还是人家的主管呢,不是一样什么忙都帮不上。”

    刘玥啪地就挂了电话,心里哼哼的,老大一定在做大事,不想让大伙知道的大事!

    也就不打听了!

    张闲这边忙得热火朝天!

    艾立芍那边倒清静了不少。

    自从被Sparrow诱吻了后,她好象有所顿悟,不再无所不用其极地往Hawk身边窜。

    这会儿,她抄着文件夹又上了八楼。

    Sparrow的耳朵练出了道行,如他所说,听鞋跟声拍打地板的声音,就知道谁来也。

    更何况是艾立芍的鞋跟声呢!

    当当当声近到跟前,他满脸浪笑,“老婆,又有何事?”

    艾立芍倒也不气了,眼神儿飘飘,嘴角儿撇撇,“谁是你老婆?说话注意点。”

    Sparrow更不生气,口头上占人家便宜的事干得多了去。

    “偷走了我的初吻,还不当我老婆的事,我可不允许发生!再不服从,我嚷嚷全天下人都知道,某人爬八楼偷腥!”

    这话说的,自已占了人家便宜,还扯人家的不是!

    艾立芍真要是这么温顺的动物,Hawk也不会被她扰得不安宁!

    “死麻雀,我忍你好久了!你再要嚣张,我嚷嚷全天下人都知道,你是个断袖!看你还能不能人模狗样地,坐在这里。”

    “断袖?!哈哈哈,笑死本大爷!”Sparrow调戏别人成精,轮到自己被调戏,倒也放得开。被人家骂成断袖,竟然未曾勃然大怒,仍是满脸惊悚的笑。

    艾立芍扭动腰肢,就要去推门。

    Sparrow赶紧补上一句,“要不要给你检验一下,我是不是真的断袖?”

    “呸!”艾立芍杏目一斜,目光像刀子一样砍过来。

    门里面的Hawk,早将这一番暴笑的对话,听得一字不漏。

    还好笑点不低,不然人家推门进来,铁定见着的是一副扶风吹柳的俏模样。

    门开了,艾立芍早收拾妥当一张意气风发的笑脸。

    “屠总,东南亚市场的开发报告,我做出来了。上次和Shark转了一圈,收获不少。我加设了三个销售办公室,费用核算和市场预估都在里面。”

    Hawk接过报告翻了翻,“好,先放我这里。我再仔仔细细地研究,再给你答复。”

    艾立芍脸色敛了敛,“屠总,那天,那天的事,是Sparrow强迫我的。我,我不喜欢他。你别上心。”

    Hawk心里笑了笑,说,“那天的事,是什么事?”

    “就,就那天的事呀!”艾立芍的伶牙利齿,也有解释不清的时候。

    “我真不知道你说的是什么。Sparrow干嘛要强迫你?”Hawk难得捉弄一回这位艾女神,也算为张闲出一筒子气。

    艾立芍粉底下的脸,已是红通通加热乎乎的。

    化妆就有这么个好处,关键时刻,不会暴露你的内心世界。

    她明知Hawk心里清楚,但人家故意装糊涂,奈其何谁?

    干脆豁出去,“他强吻我,还诬陷我夺了他的初吻,简直可恶到底。屠总,你要为我主持公道!”

    Hawk故作惊讶,“还有这档子事!”随即大吼一声,“Sparrow,进来!”

    Sparrow应声而进,“什么事?”

    “艾经理说你强吻她,有这回事吗?”Hawk又是一口气吼出去。

    艾立芍神色俱变!

    Sparrow不慌不忙,“没有的事!是她勾引我。我控制不住,就亲了她。”

    艾立芍见这两人喝起双簧,眸子里全是火,气得头发丝都在发抖。

    “Sparrow,还要胡说!我踢破你的驴蛋!”

    竟也顾不得是在总经理办公室,一把脱下高跟鞋,往Sparrow胯下扔去。

    Sparrow吓得赶紧跳开,嘴巴里叽哩呱啦地乱叫,“蛋要破了,Hawk救我!”

    Hawk见这么一对活宝,真真天生一对,地造的一双。青眉扬扬,“两口子的事,自家去解决!本BOSS不受理。请!”

    艾立芍觉得丢大发了,恶狠狠地瞪Sparrow,捡起高跟鞋套上,敲得地板噔噔噔的,楼都要塌了。

    等她的背影消失了,Sparrow嘻皮笑脸地,“Hawk,这妞确实辣!我差点就招架不住。”

    Hawk冲他努努嘴,“小心你的蛋,不要被她弄坏了!”

    Sparrow赶紧两手拢住胯下,作痛苦状,“还好,小弟弟没受伤!不然,真成断袖啰。”

    自打这以后,艾立芍纠缠Hawk的次数见少。对Sparrow只是横眉冷对,倒不再动手动脚的。

    Sparrow偶尔叫上一句,“老婆,你又来了!”

    她除了瞪眼,就是不睬。

    再加上张闲很忙,看见她和Hawk在一起的次数很少。

    少了刺激,艾立芍心里平静,也不四处找刺,性子变好了些。

    张闲忙了大半个月,计划书已初具雏形。

    稍稍加以润色,相信拿得出手。

    心中好不得意洋洋!

    这天,Sparrow打电话通知她,晚上和BS集团有个电话会议,文叔要她来参加。

    因为sparrow还不知道她要辞职的事,张闲转而问Hawk,“我都要离开BLUE—SKY了,这种会议可以不参加了吧?”

    Hawk有点恼了,“就算明天走,今天还是BLUE—SKY的员工,乖乖地给我过来!”

    张闲只好乖乖地,准时过去。

    电视里,文叔拿出一包变态物的最终形态,展示给大家看,“这就是BS集团最新研究成果,取名聚A物质。你们看,晶莹剔透,外观宛如钻石,如果你们用手摸一摸,就知道它的弹性达到聚合物最高境界。聚A物质,高透明性,高弹性,耐高温高寒!几天前,BS集团已经提交了专利申请。屠董事长建议,申请人用张闲的名字。他老人家说,我们不抢人家的东西,BS集团出钱向张闲卖下这个专利权!”

    谁曾想过,“张闲”两个字这么快出现在专利书上。

    那可是她的梦寐以求了许久的东西!

    她激动得,浑身颤抖!

    亮黑的眸子里迅速起了雾汽,脸上的表情不知是笑还是哭。

    Hawk隔着桌子喊,“张经理,别激动到掉眼泪啊!”

    张闲赶紧缓了缓,不好意思的笑了。

    都说商人见利忘义,总擅用一切卑劣的手段,谋取利益!

    老屠怎么就如此的仁慈呢?

    看来,世上善良之辈还是占据多数。

    通过这件事,张闲多少看到了商人的另一面。

    文叔继续说,“张闲,所以,之前我和你签的那张协议要变更。我刚刚把新的合约传真给Sparrow,他应该已经收到了。麻烦你签完后,迅速传回来。”

    张闲只顾点头,激动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Hawk对她鼓励似地眨眨眼,微笑着说,“高兴得傻了?!”

    张闲倒希望自己真傻了。傻了,不用思考了,不用作相应的回应了。

    末了,文叔慈爱地看着她,“张闲,恭喜你!”

    折腾了半天,张闲总算恢复了正常,红着脸,礼貌地回文叔,“谢谢文叔,谢谢屠董事长!”

    “不用谢我!谢屠董事长就好。他老人家可巴巴地想和你见面呢。”文叔说,“阿俊,什么时候满足你爷爷的愿望啊?”

    Hawk腆着脸,热切的眸子亮闪闪的,“要问当事人呀!我可不能绑着人家去。”

    张闲的脸更红了。

    文叔见了,乐呵呵地笑,“张闲,上次听阿俊说,你要请我喝酒。等你来A城,我请你喝!我可是个老酒鬼,三天不见酒就犯酒瘾。”

    “好的!”文叔给张闲的感觉很亲切。

    结束了电视会议,Hawk牵着张闲的小手,去了办公室。

    门神Sparrow把合约给了张闲。

    那张永远说不出正径话的嘴,说,“张闲,我何时成了你的助理?文叔指名道姓,让我伺候你老人家签合约。”

    张闲仗着有大BOSS撑腰,“不愿意就直说。背后说人闲话,不道德!”

    Sparrow还要调戏未来的BOSS夫人。

    大BOSS不高兴了,冷眼狠瞪,“张闲,我们走,去里面签!”

    一手搂着人家的香肩,一手去推门。

    Sparrow站在门外面,死叫,“你这才叫见色忘友!有了夫人,就忘了战友。明天的资料,自个儿整理,我也要去会我的小娘子!”

    Hawk当作没听见,把心上人送到沙发上,为她找来自己最喜欢的签字笔。

    张闲捧着合约,一行一字地看着,委实心花怒放。

    这年头,有点喜事不容易!

    何况这么大的喜事!

    真心有得她受的呀!

    特别是看到最后面的金额,数了七八遍,才数清楚,口齿不清地说,“大BOSS,文叔是不是眼花了,多打了几个零?”

    Hawk的眸子始终温和而多情,“文叔要是办这么点事都办不好,我爸早把他开了。”

    张闲觉得自个儿捧合约的手在抖,“或者他把小数点打成了分号!”

    “傻丫头,这点小钱就把你吓懵了。你还敢跟人家签更大的合约吗?你问问肖非,他和聚梦天堂签的合约有多少个零?”

    这个不用问肖非了,他早告诉过她,一个亿!

    一个亿,有多少个零?

    张闲默默地在心里数了数,个,十,百,千……千万,亿,一共八个!

    哇哦!

    好吧。人得像个有出息的样!

    既然已经混到这份上,没什么好担心,好激动的啦。

    保不定多看了几次后,就嫌零太少了呢。

    人心不足,蛇吞象!

    张闲懂得!

    默默地画上精心练过的花名!

    Hawk冲门外喊,“Sparrow,躲在外面干什么呢?拿出去传真呀!”

    Sparrow冲进来,边接合约,边大声说,“Hawk,乔总刚打电话问我,你是不是和张闲真正交往了?我回她,不知道。你对这答案满意吗?”

    Hawk扑哧一笑,“我妈到底是忍不住!”

    “估计艾立芍又对她说了什么,听声音,她老人家真急。”张闲头一回见Sparrow完全没有笑容的脸,有点冷酷。

    Hawk挥挥手,不耐烦地说,“你只管搞定艾立芍,我的事,你甭操心!”

    “下次我还说不知道,你妈铁定气疯。我算不算欺骗她?按职位,她可是我的上级!我可是冒着掉乌纱帽的风险!”

    “少来这套!千万不要给我走漏了风声,否则才是冒着掉乌纱帽的风险。”Hawk板起脸说话的样子,也很威风好不好。

    ------题外话------

    谢谢票票啊~~~
(快捷键 ←)上一章:第162章 把妹 返回《张闲闲不了了》目录 下一章:第164章 佐料(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