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有声小说网 » 校园小说 » 张闲闲不了了最新章节列表 » 章 节目录 第159章 通关

章 节目录 第159章 通关

文/如木子
张闲闲不了了 本章字数:6669 张闲闲不了了txt下载
推荐阅读:星光璀璨:重生第一影后 完美世界 桃运双修 雄霸神荒 霸道老公,抱一抱 闪婚少校娇妻 青春的死胡同 重生电子帝国 神医嫡女 与校花同居:高手风流
    圆形壁灯掩映在草丛里,暧昧的灯光落在脚底下。

    树影在风中摇摆。

    月亮羞的躲进了云层。

    星星也蒙上淡淡的白纱。

    突然,草丛深处跳出一只白猫,发出一声尖锐的“喵”,从椅子底下一闪而过!

    漫妙激情,刹那间消散。

    结束了热血沸腾的香吻,小鸟依人状赖在人家怀中,如靠在自家的沙发上,十分惬意!

    兴奋处,忍不住又去摸人家结实的胸肌和腹肌。

    惹得人家低吼,“再乱动,我告你性骚扰!”

    “告去呀!”意料中的反唇相讥。

    接下来,报复性的小动作,轻咬,轻掐,轻捏,挠痒痒,一阵戏闹!

    “不行,这里不许摸!”细细的尖叫声!

    “你都摸了,我也要!”霸道的低喃声!

    “再胡来,告你妈去!”无可奈何的要胁!

    “好怕怕哦!”故作的颤音!

    正闹腾着,张闲兜里的电话又唱歌了。

    单身鱼打电话来,“他醒了!感觉都好www.shukeba.com。”

    “谢谢。你帮我征询他的意见,要不要通知他家里人?”

    “不需要。”单身鱼问过后,回答,“他家离b城远,麻烦。这几天,由我来照顾吧。反正实验做不了。”

    “行,那就麻烦你了!”

    “不麻烦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既然诸事妥当,张闲和hawk商量打道回府。

    出了公园,去附近取了车。

    车子沿着大街小巷缓慢穿行。

    路上,路灯,车灯,尽是一片橙红交错的灯海。映在眼底,弄得像个火冒金星一般,挺好玩的。

    刚才玩得有些过火,精神被掏空,见累了。

    两人都没说话,默默休息中。

    蓦地,张闲想起还有个事未完结。

    于是,冲旁边专心开车的人甜甜一笑,笑容有点诡异,“**oss,我突然想到一个好主意,想不想听听?”

    通常求人帮忙前,都习惯性地摆个好脸出来。

    张闲现在就这种脸。

    hawk瞟到这张脸,就清楚小丫头打的是歪主意。

    既然人家要诓他,那就当作没看穿,由她诓吧。

    谁让自个儿愿意呢?

    温温柔柔两个字,“说吧!”

    张闲笑得更甜,甜得比三月里山茶花蕊中间的蜜汁,还要甜!

    hawk斜眼里看着,恨不得变作一只公蜜蜂,飞过去大大的舔一口。眼神歪了歪,“三秒钟内,不说出来,我就不听了。”

    “我说,我说。”张闲故意往他身边靠了靠,声音也加了蜜似的甜,“辞职后干点什么好呢?刚才我经过深思熟虑,百转纠结,终于想出了一个好主意。我要成立实验室!”

    hawk的神情微微一滞,“嗯,接着说。”

    “你把blue—sky的项目组让给我,我来搞研发,产品成功了,你掏钱买专利!”她的眸子这会儿特亮,比天上当空照的月亮还要亮十分,照得hawk不敢直视。

    “噢,这种好事亏你想得到!”hawk佯装恍然大悟!接着问,“说完了吗?”

    “完了!阁下的意见呢?”小丫的头仰得高高的,非常地期待!

    hawk的脸上起了戏弄的笑意,眸子底下黑沉沉的,“容我想想。这种事换作别人,我肯定直接回,不干!如今是你张闲,得给留点面子,缓一缓再驳回吧。”

    “你敢!你驳了我,我就去找肖非合作。”张闲倏地将身体拉开一段距离,脸皮子底下全是欲擒故纵的笑意。

    那有这样,伤害自己的心上人!

    我的妈呀!hawk刚毅的脸瞬间暗淡,两只抓方向盘的大手,不由自主地用足了力气,明显在生气嘛。

    哎,逗你玩呢。

    小气鬼!

    张闲斜眼看了看,讨好地问,“怒了?”

    “能不怒吗?小丫头,以后不许用这招欺负我,我严正抗议英雄联盟之传奇杀神!”

    “抗议无效!除非你答应。”

    “要胁我?”

    “大方承认了!”这语气特像张闲。说什么呢,本来就是她张闲说的话。

    “信不信,我扔你下车?”

    “舍不得吧?真扔下去,就捡不回来啰。我会跑的。”小丫的两个手指,做了个快腿跑的动作。

    人家好歹是**oss,任意被个小丫欺负,有失脸面。不能太过分哦,小丫别太得意忘形!

    不过这事,一定得让他答应!

    为了他,可是丢了小丫的饭碗。

    小丫嘴上不说,心里打过小九九的。

    值当不值当,研究过的。

    想着要再次去人才市场挤人肉,小丫不愿意!挤人肉的事,发生了一次,经历过一次,就算人生经历,不需要再来第二次体验!

    人体的氨气味,并不比动物的尿腥味强多少!

    小丫十万分地痛恨!

    尽管有三只老猫和肖非的资金支持,成立实验室没问题。但产品研发出来后,要找个买家卖掉,问题就来了。

    市场推广这一块,张闲不是强项,必须找个支撑。

    新产品没人要,或是还得自个儿冒着太阳月亮出门求爷爷告奶奶的,那就悬乎了。

    如果靠着bs集团,与他们合作,至少短期内,不用烦愁市场这一块。

    张闲做事向来稳打稳扎,不希望冒无谓的风险!

    刚才hawk提出让她辞职,忽然灵动一动,就想出了这么个好主意。

    真是一通百通,把困挠了她许久以来的关节,就这么轻松地打通了。

    她心里好不得意!

    所以,她得降住人家。

    所以,她得主动去吻,去摸,去引诱!

    嘿嘿,好象越说越恶心!

    当然,前提是,她是爱他的,只不过这当口使了些小诡计而已。

    换成别人,张闲一定,肯定,必须,绝对不会这么去做的。

    她傲着呢!她做人有自己的粗底线!

    hawk毕竟是做大事的人,听得出张闲说的不是玩笑话。

    沉默中,蹙紧眉头沉吟,认真地想了想,“张闲,你打这个主意多久了?”

    “也不全是,之前有考虑过成立实验室百鬼夜行医。但一直卡着売,只是今天突然开了窃而已。嘿嘿嘿。”张闲傻乐。

    “确实是个不烂的主意。一来,解决你的后顾之忧,二来,也解决了我的后顾之忧。两全齐美的主意,为什么不实行呢?但是,还得经过一个复杂的合理的程序后,我和你才能合作,懂了吗?”

    hawk的样子,十足地,象在教育一个小屁孩。

    张闲没去计较,激动到要去抓人家的手腕,差一点又倒贴口水蹭上去,“**oss,你愿意当我的合伙人?”

    hawk急的直吹大气,“放开你的爪子!车子要跑偏了。”

    小丫,差点出了大事呀!

    吓得她赶紧松开人家的手,脑袋瓜子往后背椅上一靠,像在做梦一般,呵呵呵傻笑。

    hawk暗自腹诽。

    这丫头要疯了。

    原本以为让她辞职,她会伤心,会难过,会暴跳如雷,会挙脚相向!

    这小模样看着,她高兴都来不及,何曾有半点不妥的迹象。

    小丫,你究竟背着我打过什么主意呀?

    敢情早就打算离开blue—sky,远离我的视野!?

    绝—对—不—行!

    这是某人心底的呐喊。

    他隐了笑意,瘦削的下巴骨一沉,郑重其事,“张闲,一个月内你把辞职报告和实验室报告书同时递上来,我审核过了,当我们开夫妻店,我给你百分之五十的投资。完了,blue—sky再给你买产品。怎么样,够意思了吧。”

    “夫妻店!”张闲脸红,“**oss,你真那么想和我成夫妻?”

    “太伤心!我追了你那么久,竟然不知道我想和你成夫妻。难不成,你以为我要和你谈一辈子的恋爱?”hawk气不顺。

    小丫,你当谈恋爱是玩小孩子过家家嘛!人家可是正儿八很地说过,要和你谈恋爱!

    张闲格格地笑起来,眼眉低垂,目光不好意思地落到自己的脚底下,粉唇微挪,还要白痴地说,“你妈不同意呀!”

    “我爸同意!”hawk修长的眉毛扬了扬,“你有半数的赞成票!不错的成绩。”

    张闲抓抓头,略略难为情,“你爸都不知道我是哪个路人甲,哪个路人乙,他的意见作不得数的。”

    “我爸的话作不得数,谁的话作得了数!”hawk狠狠地瞪了她一眼,“而且工程部撤项目组的事,我只要跟我爸汇报,不需要向我妈汇报,成功的把握是不是又大了?”

    张闲又笑了,“也是。但是被你妈知道了,会不会对你父子俩有意见?”

    “当然只停留在有意见上,翻不了篇位面快递员!集团的事,我爸作主。放心,我爸不是妻管严。他做事有自己的分寸。绝不会为了我胡来,更不会为了你胡来,也不会为了我妈胡来!”

    张闲歪着头,问,“敢情是个黑包公,铁面无私!”

    “怕了?”小丫的,胆小了吧。天不怕,地不怕,原来怕我爸!

    “哪能怕呀?讨好都不及!”张闲心虚到发冷笑。

    hawk右手松开方向盘,轻轻捏住女孩柔软的手指,“小丫头,放心吧。我妈虽然现在怂恿艾立芍。只要我们真的在一起了,她不会再帮着外人,对付家里人!我妈没那么迂腐,会是个好婆婆!我爸更是个好好人,心慈面善。”

    张闲嘴角牵牵,大概想说,“这还差不多。要不然嫁给你,天天受强势婆婆的欺负,想想比下地狱还恐怖。”

    哎,总算巴着**oss得了点的好处!

    大好前程又向前迈了一大步!

    人生啊,人生!好奇怪的人生。

    我张闲的人生,到底捏在姓屠的手里吗?

    歪来歪去,竟然要和他开个夫妻店!

    行吧,谁让我们对上眼了呢?

    说的好听点,或许是累积了几辈子的缘份吧。

    怎么偏就遇上他呢?

    甭想了,一切随天意!

    这是件好事,最想告诉的人当然是爸爸和妈妈!

    张爸爸和张妈妈一辈子就她一个女儿,打小手心里捧着,心窝窝里暖着,嘴巴里哄着,才有了今天的张闲。

    从benz下来,她就开始给家里打电话。

    电话响了两下,张妈妈就接起来了。

    “闲闲吗?”

    一听这话,就知道一直在家等着的呀。

    张闲赶紧叫,“妈,是我!”

    “闲闲呀,两个星期没打电话了吧。我正担心着。”

    “没事,好着呢。妈,春天来了,天气转暖。但衣服别脱太急,小心感冒!”不愧是爸妈的贴心小棉袄,真够贴心的。

    “闲闲,我们还没老到不懂冷暖,放心!”张妈妈的好嗓子,说话和她唱歌一样的好听。

    张闲停了停,一时之间找不到好词,来说要辞职的事。憋了憋,只好问,“我爸呢?又出门下棋了?”

    “可不是,最近迷上了拉小提琴。天天一吃饱饭,就和他那一班酒肉朋友,去了社区的小礼堂。抛下我老太婆,孤家寡人一个,独守空房!”

    张闲笑了,“妈,别成了怨妇。没事,也跟着去呗。难道他们还赶你不成?”

    “我才不去位面时空指南。一堆白头发老头子,有什么意思!我在家看电视,更自在。”

    “哦,原来我妈嫌我爸老!改天我告诉我爸去。”张闲好调皮。

    “闲闲,你可不能挑拔离间。我和你爸爸闹不愉快了,我就来找你。我烦死你。”张妈妈也不是好惹的。张闲可是人家身上掉的肉。有其女必有其母!

    张闲只好乖乖地改口,“不敢了。”

    “这还差不多。”

    张闲息了息,憋不住的心里话,还是说出来了,“妈,我决定辞职。”

    “干得好好的,为什么要辞职?”张妈妈不亚于惊雷。

    几个月前,才报的喜,当经理了。

    声音犹自在耳!

    当经理不是很威风么?

    当经理不是有钱了么?

    ……

    这丫头老喜欢搞些,老人家意料之外的事。

    自小,被她爸带野了心。

    有一次给她报书法,结果她跑去让老师改成唱歌。

    练了一个月,老两口才发现。

    书法一个没学,嗓子倒练得顶呱呱的。

    张妈妈本来就是唱家,对练嗓子这门子技巧不怎么感冒。要来揍,结果被当爸的拦下,“我的女儿,你不能打的哦。”

    听听,气死老娘的节奏。

    到底是秉承了老妈的基因,虽然没成歌唱明星,业余的也不错呃。

    在这当口,她又要闹出什么幺蛾子?!

    “妈,我想成立一个小小的实验室!”

    “实验室?”张妈妈十分惊讶。这事她连做梦都没想过。

    “嗯。”

    生怕吓到老妈,说得很小心!

    “都打算好的?”

    “想是想清楚了,得花些日子筹备,没那么快!等我的好消息吧。”

    张妈妈深知女儿的臭脾气,想好了的事,劝了也白劝,省省口水吧。

    “那我就等你的好消息啰!要我转告你爸吗?”

    “说吧,说吧。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你爸听了,指不定会杀到b城去。他混了一辈子,芝麻绿豆点小官都没搂到。好不容易女儿当了几年的官,敢情又要扔了。估摸着他的老心脏难受到,抽搐!我还是等你的好消息到了,再说。”

    “妈,没那么严重最强败家子!要是我说我谈恋爱了,我爸会高兴吗?”

    “这小家伙,又想折腾什么?你爸还能不想你谈恋爱,不知好歹的东西。”张妈妈要骂人了。小丫你也特不懂事了吧。

    真是的,谁家爸爸不高兴女儿谈恋爱呢?

    “对了嘛,我都到了谈恋爱的年龄了,做事会有分寸的,你老放老大的宽心。”

    “对,放老大的宽心。我一把老骨头,还能像小时候一样,把你抓来一顿竹笋炒肉?不能的呀!”张妈妈的性子和张闲的太相像。

    “妈,竹笋炒肉的味道真心的不怎么好吃,以后,你这一辈子都不要再做这道菜了。”

    张妈妈呵呵呵地乐了,抬头望了望倚在门旮旯里的竹片,“再不做了,等下我就把做菜的材料全扔到垃圾堆去。”

    “好妈妈,挂了啊。想洗洗睡了,玩了一天好累。”

    “照顾好自已!”临挂电话,张妈妈还不忘再次叮嘱一遍。

    张闲的手机早离开了耳朵,打了个呵欠,把手机扔了。

    张妈妈挂了电话,去门旮旯里把竹片拿到手里,发起了呆。

    这竹片不知道揍过张闲多少遍!

    小时候的张闲,虽说是个女娃,跟个男娃一样野。

    因没生个男娃,老爸将错就错把她当男娃养。

    可急坏了老妈,她可喜欢娇滴滴状的小女娃。

    于是,但凡老爸不在家,她就拿竹片吓唬张闲,不许出门玩泥巴,疯跑,乘乘呆在家里装淑女。

    张闲机灵的很,知道老妈不会真的揍,偶尔几次触犯天条,王母娘娘不会降罪,于是乎,隔三差五地来那么一回。

    结果,可想而知。

    王母娘娘再仁慈,也有发怒的时候不是。

    竹笋炒菜这个名是他爸取的。

    一回来,看她张闲的小腿丫丫上一条又一条的红蚯蚓,瞧见了藏在门旮旯里的竹片,就说,“老的,小的,吃了一顿竹笋炒肉,心里都痛快了是吧!”

    老的,小的,都还在生气,你不理我,我不理你,倔得一模一样。

    老爸抱着可怜的小张闲,出门玩去了。

    留下老妈一个人在家流眼泪。

    后来,小张闲才知道,打在儿身上疼在娘心里!

    她调皮的次数才少了。

    可是偶尔还是会招惹到王母娘娘大动肝火,来一道竹笋炒肉!

    估计张闲这辈子都忘不了这道菜,说不定以后还会做给她的小宝贝们吃呢。
(快捷键 ←)上一章:第158章 事变 返回《张闲闲不了了》目录 下一章:第160章 滚吧(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