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有声小说网 » 校园小说 » 张闲闲不了了最新章节列表 » 章 节目录 第153章 呆鹅

章 节目录 第153章 呆鹅

文/如木子
张闲闲不了了 本章字数:6493 张闲闲不了了txt下载
推荐阅读:邪帝凛然 我在泰国卖佛牌的那几年 拒嫁豪门:少夫人99次出逃 武炼巅峰 暗夜将至 修冥纪 乱世仙妖 我的绝色女友 借种 邪医毒妃
    掌声袅袅!喝声袅袅!

    张闲清亮的瞳孔在急速地收缩,快气炸的节奏!她怎么也想不到,老陈会如此的嚣张!简直在犯小孩子常见的最低级的错误。

    坐得像根老树桩的老陈,眼睛都不敢眨一下,干枯的双手又握成了挙,指关节苍白。

    单身鱼则如放了气的章鱼,奄奄一息地靠在椅子上,四肢无力地耸拉着。

    张闲吼了几句,心里的怒气暂时缓了些。用难得的冷腔调,说,“老陈,我会向刘副总汇报这件事。说句话吧,还愿不愿意和单身鱼合作,共同研究项目?”

    老陈默不作声,喉咙里活像被灰尘堵塞住的烟囱,一个字也冒不出来。

    “好吧。我就当你不愿意。从现在开始,项目由单身鱼全权负责,你不用再去实验室报到www.shukeba.com。”张闲拍拍衣服,就要站起来。

    “等一下,我愿意和单身鱼合作!但我有个条件。”老陈的鳄鱼嘴终于开了。

    张闲轻轻地眨眼,脑海里急速地转动着,“说吧,什么条件?”

    老陈的老脸不自然地在扭曲了一下,费了好大劲地才从满布灰尘的烟囱里嘣出几个字,“各做各的,互不干涉!”

    张闲眉毛高挑,“什么意思?没听懂!”

    单身鱼的四肢像重新接上了一样,收放在一起,耳朵竖得跟只狼一样。

    老陈深吸了口气,喉结一上一下的调节,“两班制,他上白班,我上晚班。”

    张闲还没完全明白老陈的意思,他这样做,能起到什么作用?于是,问单身鱼,“你觉得呢?”

    单身鱼动了动身体,觉得舒服了些,说,“没问题。他无非是怕我偷看他做实验,其实他做实验的样子一点都不性感。”

    “可是,你们之间不需要沟通吗?”张闲没心情开玩笑。

    “我们还有助手,一人配一个帮手。由他们交接,写实验报告。”

    张闲定定地望着面前的两个老男人,难道他们有几辈子的仇恨?非得这辈子来清算!

    “我很怀疑,这样的项目成功的希望在哪里?”

    老陈的鳄鱼嘴又开了,“相信我们就有希望。”

    “好吧。”张闲爽快地站起来,“我同意!”

    话说开后,单身鱼和老陈各忙各的,互不干涉。实验室又安静了,每天的实验报告写得非常漂亮。张闲偶尔过来检查,所闻所见一切正常。她的一颗心总算落回了原处。

    这天晚上,hawk约她去吃骨头汤。

    两人好久没有单独一起用餐,一来工作忙,二来不方便太过招摇。

    桔黄色的灯光下,hawk的眼睛至始至终没有离开过张闲。他一见到张闲,很轻易失去了自我。

    在艾立芍面前,他通常会伪装,说心口不一的话。

    在张闲面前,只有两种情况,要么不说话,要么说真心话!

    今天,张闲一袭玫红色的长袖春装,笼了条薄薄的纱巾,样子很纯洁。

    其实大多数人喜欢简单的美,太过繁杂了,累!

    hawk就是被张闲这种简简单单的美所吸引。

    隔着长条桌,他轻轻地抓住她柔似无骨的小手,用心地抚摸着,熠熠生辉的眸子里荡漾着邪魅的波光,一点一点的诱人上当。

    张闲的俏脸被诱得通红,羞答答的好可爱。

    “咚咚咚”服务生的敲门声打断了两人的眉目传情。

    hawk机警地松开了手,张闲赶紧把手收了回去。

    美丽大方的服务生端进来两碗热气腾腾的骨头汤,贴心地放好,然后带着标准的职业笑脸说,“两位,请慢用!”

    张闲道了声谢谢。

    服务生转身走了。

    抄起汤勺,往碗里捞了捞,尽是乳白色的汤汁,闻闻有股淡淡的清香。

    张闲以前没吃过,便笑嘻嘻地问,“**oss,你请我喝的是牛奶吗?”

    hawk的注意力才转移到骨头汤上面,拎起勺子搅了搅,“这叫骨头汤,经过名厨精心打造,美容养颜,非常适合女性。”

    “切!但凡商家推销某种产品,都会制造各种烂噱头,烂概念。”张闲不相信地说,“卖糖的,力挺糖是人体生命的必需品。卖减肥品的,就谣传绝不含糖,卡路里绝对低。听听,同一种东西,放在不同人的嘴巴里,就会出现不同的概念。”

    “不错,懂得还挺多的。”

    “那当然。”

    hawk先品尝了一口,“嗯,挺好喝的。你试试。”

    张闲勺了一大勺放进嘴巴,咂吧了几下,惊呼,“真的,太好喝了。”说完,便低下头,宛如只小猪崽抢食一样,一勺接一勺地往嘴巴里放。

    hawk放下勺子,静静地看着她,眼睑轻轻地眨,眨出一汪又一汪的柔情似水。

    小丫头,简直让人疼得没个性!

    张闲连喝了七八口,才住了嘴,一抬头,目光正对上hawk那燃放着焰火般的眼睛,脸又迅速地抹开了红润。

    抬起手背,擦净嘴边的汤汁,眼珠子转了转,“**oss,再这样看着我,我好担心被生吞活剥!”

    hawk的唇边迅速推开两道大大的弧度,“丫头,你祖上是不是属狐狸的?我已经完全被你的媚术俘获住,迷失了心智。”

    “你祖上才属狐狸的!生得一副迷死人的好皮囊。”张闲的眼睫毛忽闪忽闪地,赶紧垂下去。

    “过来,抱抱!”hawk实在受不了。两人单独在一起,还要坐得这么规矩。

    张闲旋即瞪了他一眼,红唇一抿,“不要!”

    “乖!就算是我勾引你,你稍稍地回应一下下,好不好?”hawk才发现在张闲面前,他的脸皮好厚。

    张闲羞得脖子根都红了,扬起水灵灵的大眼睛,不相信地看着对方。

    hawk已经伸长了手,眼巴巴地渴望着。

    突然,张闲的眼皮不受控制的急剧地跳动,心血如决堤的海水直冲脑门。只觉得脑子一阵晕眩,人一下子弹进了对方的怀里。

    哦,多么奇妙的感觉!

    只觉得自己的身体在一点一点地柔软,最后软到没有骨头。贴在别人宽阔的胸前,听着呯呯的心跳,真想赖他个千百年!

    hawk用力的搂住她,嗅着她的黑发。

    “吻我!”张闲的心里瞬间起了这个念头,甚至开始苦苦地哀求。

    然而对方的唇依旧高高在上,朦胧中带着刺眼的红。

    “快点!”那种暴风雨来临前的窒息感,让她快承受不住了。

    那个人,你还在等什么呢?!

    让人难以相信的是,hawk眼睛边上的笑意越来越明显,越来越张扬。突然哈哈大笑起来,笑得天晕地暗,眼泪横流!

    张闲莫名其妙地从他怀里挣脱出来,捶打他,“你搞什么鬼?”

    再次出人意料!

    电光火石间——

    hawk的手搂住了她的后脑勺,两道相隔不到半米的红唇在零点零一秒内撞在了一起。

    张闲的大眼睛瞪到最大,脑子完全被抽空了般无语。

    过了一会儿,从唇瓣上传来的疼痛,才使她意识到某个人正在干某事。

    嗨,这人搞突然袭击!我不干!

    思考会让眼睛眨动。就在大眼睛盖上的刹那间,她突然间像失忆了一样忘记了初衷!

    安静的包厢里,只剩两人的喘息声。

    几秒钟后。

    叮咚——

    手机收到信息的声响。

    张闲蓦地被惊醒了。她试着去推开他。

    他的嘴移动到她的耳边,热气轻吐,“别管它。”

    叮咚——

    又一个拯救张闲的声音。

    她紧紧地抓住他的衣领,“停止!”

    “不要!”

    “放手!”

    “不放!”

    “哎哟——”

    两条结实的手臂终于从张闲的腰肩溜开,她再次耍戏法一样弹跳到对面的空椅子上。

    hawk摸着肩膀,眉心微蹙,“真是属狐狸的,会咬人!”

    “嗯,自找的。”张闲低头悠闲地享受着美味的骨头汤呢。

    hawk的表情好难形容。他突然又说,“我妈明天会来,想见她吗?”

    “啊,你妈?”张闲被吓到了一样,扔下勺子,“我…。我……你妈怎么突然要来?”

    “不知道艾立芍和她说了什么,她突然决定来看看。”

    重新把住勺子,飞快地往嘴里勺汤水,等稍稍平息了内心的狂乱,张闲才说,“我还是不见的好!”

    “为什么?”

    “你妈可能不喜欢我。为了不影响你们母子之间的感情,我认为不见的好。”

    “我怎么听着这话泛着酸。你要是不见,那我妈会被艾立芍包圆,别怪我没提醒你。”

    “不怪,不怪!”张闲说的好快。

    hawk轻笑着低头喝汤。

    喝了几口后,他说,“我妈最喜欢喝这种汤。明天我就带她来这里喝。”

    张闲闷着头来了一句,“天天喝汤,不觉得腻呀。”

    “不会。今天陪女朋友,明天陪老妈,世上好男人!”

    “切!”

    张闲想起刚才有信息来,赶紧拿起手机翻看,原来是白芬的qq信息。唉,不愧是闺蜜,相隔这么远还能救人!

    “闲人!”

    “在和男朋友约会?”

    张闲摸着手机键盘飞快地输入,“没有!”

    “还撒谎!灰马王子都告诉我了。”

    “他撒谎!”

    “再不说实话,我掀了你的老底。”

    张闲边输入边念,“你敢!”

    hawk听到了,脑袋湊过来,“谁?肖非?”

    张闲赶紧躲开了去,不让他看,“你管他是谁?”

    “嘿嘿。灰马王子说,我俩注定要做一辈子的好闺蜜。他今天向我求婚了!”

    “啊,求婚!”张闲兴奋地说出口。

    hawk惊得站起来,“肖非向你求婚?!”

    张闲继续边念边输入,“答应他!?”

    “必须的!”

    hawk一把抢过手机,要来翻看。张闲急忙跳起来抱住他的手,故意不让他看。

    hawk的脸成了酱紫色,嘴里乱叫,“张闲,你敢答应肖非的求婚,我……我……先吃了你!”

    张闲羞得又脸红,“想什么呢?是屠辉向白芬求婚!”

    “是么?好消息呀!”hawk痛快地把手机还给了她。

    张闲撇撇嘴,继续和白芬聊。

    hawk掏出手机给屠辉打电话。

    电话里两兄弟笑得前俯后仰的,完全没了形象。

    屠辉说,“什么女人,这种事也聊!”

    hawk说,“人家是闺蜜,知道不!”

    “下周末我带白芬回去见爷爷,你要不要一起来?”

    “你先忙!我的还没完全搞定。”

    “加油,小子!”

    结束通话,hawk守在一旁,听张闲嘻嘻哈哈地聊,心里不爽。

    人家求婚,你穷开心什么?把男朋友当透明物。

    最后白芬写,“电话来了,不聊了哦。”

    “好!”

    放下手机,张闲瞥见hawk在一旁发呆,大叫,“喂,呆鹅!”

    hawk缓缓抬头,略显受伤,“明天真不打算见我妈?”

    “不见!”

    “丑媳妇总要见公婆的!”

    “一,我不丑。二,是你妈,不是我婆婆。”

    hawk脸挤得变形,恨不得撕了她的嘴,“张闲,再不乖,小心我揍你!”

    “呵呵,揍人犯法。”张闲拿起勺起,吧嗒吧嗒把一大碗骨头汤喝光,“这汤确实不错,你妈肯定满意。”

    hawk又说,“你觉得我是尊重你的意见好呢,还是不尊重的好?”

    “废话。小心我揍你!”

    两人打情骂俏地玩到很晚,张闲突然想起宿舍快关门了,嚷嚷着,“我要回去,宿舍要关门了。”

    hawk抱住,“进不了,去我那里。”

    “你家有几张床?”

    “就一张。”

    “少做梦,走了,快点。”

    不一会儿,车子驶回blue—sky,张闲飞跑着回了宿舍。

    一边洗漱,一边想明天乔总要来的事。

    头顶上花洒均匀地喷出热乎乎的水,沐浴在身体上,非常的暖和。

    关上水,擦上沐浴露,用浴巾摸得全是白花花的泡泡。拢了一堆的泡沫放在手里,走心地玩着。

    玩过了瘾,又重新打开花洒,任由热水浇在脸上,胸前。脑子还像个车轱辘一样的飞速转动。

    她来blue—sky的真实目的是什么?视察工作?还是见艾立芍?她们的关系好到什么程度?

    我要去见她吗?她会喜欢我吗?

    不见面,hawk会不会有意见?艾立芍会不会趁机拉拢她?

    见面的话,和她谈什么?我们不熟!谈工作吗?她管理市场的,跟艾立芍更有共同语言!

    等到越来越冷的水,提醒她,热水器的热水快被放光了!

    她连忙擦干了身体,裹了睡衣上了床。

    又在床上翻来覆去的滚了好久,才进入睡眠。

    第二天上班,忙起来,就把未来婆婆要来的事完全抛之脑后了。

    罗夕阳调测试科后,孟红又拿回了她的成品仓科长。她这人有个好处,嘴上功夫了得,硬把许竹哄得服服贴贴的,仓库再没有上演吵架的电视剧。

    好事者迅速转移了注意力。

    王姝姝有一段日子,几乎天天在张闲面前演说仓库的口水战。最近,才说些其他人的绯闻故事。

    吃过中饭,王姝姝照往常一样,进来聊天。

    张闲有点困意,靠在椅子里小憩,看见她进来就问,“姝姝,今天又有什么八卦新闻?”

    “今天没有八卦,有新闻。bs集团市场部乔总监莅临本公司,**oss亲自全程陪同,还有市场部美女艾立芍跟前跟后。”王姝姝象个播音员一样报道。

    “你呆在e栋,哪只眼睛看得到?”张闲心中起了涟漪,酸酸的。

    王姝姝继续卖力的夸夸其辞,“中午,他们一行人去食堂吃的饭。乔总一出现,粉丝成堆,差点围观到水泄不通。保安赶去了七八个,比大明星出场还要壮观。我当时也在现场。你呢,在哪里?估计还在办公室。错过了,就是错过了,再也见不到啰。”

    张闲半眯着眼睛,“我不追星的。”

    王姝姝翘起二郎腿,回味着,“艾立芍真把自己当儿媳妇呢。她挽着乔总的胳膊,有说有笑。屠总在旁边幸福的笑着,好一副温馨的全家福哦。”

    “有拍照吗?发给我看看。”张闲装作若无其事地调侃。

    “没有。当时人太多,没想到。”

    张闲有气无力地笑了笑,“那你觉得艾立芍和屠总般配吗?”

    王姝姝认真的想了想,“还行吧。女的貌美如花,智商也高。男的气宇轩昂,有钱有权。金童玉女的好搭档。blue—sky好多人都看好他们。不过,我总觉得屠总对艾立芍不是真心的。他看她的目光,直视,无感情,虽然脸上笑着,可说话的语气和其他人讲话没两样。”

    “这你都瞧得出来?”

    “凭女人的第六感觉!真正的喜欢和不喜欢装不出来的。上大学的时候,我超喜欢一个男生,可是他不喜欢我。尽管他努力克制自己面对我的纠缠时,不要发脾气,可是我感觉得到他所有的细胞都在拒绝我。所以,我很快就放弃了。”

    “行呀,爱情专家!现在呢,男朋友对你怎么样?”

    “挺好的呀。”王姝姝高兴地摸摸头,又说,“哎呀,我还事找他说呢。不聊了哦,我要给他打电话。”

    张闲用眼睛在嘲笑她,“去吧,去吧。小心成了男朋友控。”
(快捷键 ←)上一章:第152章 教训 返回《张闲闲不了了》目录 下一章:第154章 够辣(快捷键 →)